第447章 破国亦有良士

【书名: 烂柯棋缘 第447章 破国亦有良士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斗战狂潮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廖大丘神情激动的看着计缘和常易。

    “两位先生,你们算得准吗,我是说,我是说你们说的是真的?小宝,他,他还活着?”

    寻常算命先生算卦,廖家人听着也就是听着,情绪虽然会有起伏,但不会这么夸张。

    可不知为何,这两个大先生说得话,出奇得令人信服,仿佛从他们口里说出来的就是事实。

    所以廖大丘的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不光是他,厨房门槛上的妇人也是如此,这种感觉好似并非找人算了个命,而是官差带信过来,说他们的大儿子还活着一样。

    门槛上的廖家幼子看着父母现在的样子有些不知所措,拉了拉廖母的衣袖。

    “娘……”

    廖母这才回神,揉揉自己小儿子的面庞,但还是留意着老廖和两个大先生的方向。

    面对这对老夫妇的激动,计缘和常易自然是理解的,前者再次郑重点头,回答道。

    “不错,你们的长子廖正宝还活着,我们可以帮你们去军中打听一下,说不定能找到你们的儿子。”

    听到这话,廖大丘一下子站了起来,手中的粥碗差点没摔了,对于农家人来说宝贵的白粥哗啦啦得流淌在地上。

    在手被白粥烫到后,廖大丘才赶紧把粥碗放在凳子上,然后噗通一下跪在了计缘和常易面前。

    “两位先生若是能帮我们找回小宝,此恩终生不忘,终生不忘啊!”

    那边厨房门槛上的妇人也是放下粥碗,同样跑到廖大丘跟前一起跪下。

    “求两位先生帮我们找回小宝,求两位先生了!”

    两人甚至还想磕头,不过被计缘和常易一左一右各自伸手托住,他们没躲没闪没拦着的受了两人一拜,但磕头就不用了。

    “两位快快请起,我等自然会竭尽全力帮助的,不用行此大礼。”

    老廖抬起头来,看着计缘和常易。

    “可,我们该如何报答二位?我们无财无势力,该如何报答呀?”

    从各处的军中找人并把人带走,就是老廖夫妇这样的农民也知道肯定要花不少钱,因为听说县里打个官司,前后打点的钱都得不少,甚至半年前就有邻村的两户因为一匹马的争执去告官,最后输家赢家都没有马,都折给官府了……

    老廖夫妇很清楚自己无力负担什么,可难道让两位大先生负担?且不说计缘和常易会不会这么做,就是真的这么做,廖家夫妇这良心不安啊,但救儿子的机会怎么可能放弃呢!

    计缘像是看穿了这两夫妇的想法,想了想后指了指自己小髻上的墨玉簪道。

    “我与常先生并不差钱,也并不差关系,况且,帮你们也是值得的。”

    看看计缘的墨玉簪,两夫妇就算不是对玉器识货的人,也知道这绝对价值不菲,若这忙对计缘和常易来说真的是举手之劳,那他们也会安心不少。

    “嗯,若是你们真的想报答,再给计某盛碗粥吧。”

    “呵呵呵,对,常某也要再添一碗,多加些咸菜,这咸菜带着鲜味,很好吃!”

    老廖夫妇面上浮现惊喜。

    “好好好,我给两位盛,我给两位先生盛!”

    两夫妇赶忙站起来,裤腿都顾不上拍,就从计缘和常易手中接过空碗,急匆匆去厨房盛粥,同时还不忘说着自家的咸菜。

    “这咸菜啊,是咱自己用白菜腌制的,这会正好开坛,正是鲜美的时候呢,用来煲汤也很好喝!”

    妇人盛粥,老廖则给两个碗里添菜,两人面上满是喜色,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流,只不过手上动作不停,只能以手臂上的衣袖擦拭眼泪。

    不过等走出厨房的时候,两人面上的眼泪已经擦干净了,稳稳端着两碗铺满咸菜的粥,小心翼翼的送到计缘和常易面前,仿佛端着的粥极其沉重也极其烫手一样。

    计缘和常易对视一眼,前者同后者微微点头,而后者从前者的那苍目中仿佛能看到世间人情冷暖的倒影。

    两人只是在廖大丘家吃了一顿早饭,就在两夫妇期盼又焦急的眼神中提前离开了茅滩村,让后面专程再来找计缘和常易的老村长都扑了个空。

    ……

    计缘和常易离开的时候拒绝了廖大丘以牛车相送的好意,选择直接步行,在离开村落一段路之后则直接飞举离去。

    有了廖正宝的资料信息,又从廖家带走了廖正宝小时候玩过的一把木剑,对计缘和常易而言,想找到廖正宝就并不算困难了。

    两人目的明确的朝着元兆国东南方向飞去,一路扫视大地,发现很多农田都已经慌了,有些村落乃至城镇都已经空了。

    这很像计缘当初去祖越国时见到的景象,而祖越国虽然国内形势极差,但作为一个能和大贞硬刚这么多年的国度,自身底蕴还是有一些的,国土面积也大,可元兆国要小得多,本就内忧外患,这次瘟疫又涵盖三分之一国土,怕是真的气数要尽了。

    大约过去一个半时辰左右的时间,计缘和常易到了元兆国东南方一处荒芜之地,这里已经算是元兆国边塞了,只不过边关城池显得有些残破,后方周遭也没什么百姓聚居,虽然有些农田,但都是士兵自己种的,用来一定程度缓解军粮短缺。

    计缘和常易当然不会直接飞落城头,而是在城外荒郊落下,随后沿着后方农田,一点点靠近城池。

    “计先生,那廖正宝应该就在城内,我们如何把他带走,不若让他睡去,然后携其飞回茅滩村?”

    在常易边走边问计缘的时候,计缘却在注视着这一座边塞城池,以他特殊的法眼观之,城上兵煞浓郁,其中更有一股隐晦而特殊的气息凝实在城中,有点不太像是元兆国这样的“破烂国度”能有的气相,心中思索过后看向常易。

    “这就得看廖正宝如何想了。”

    常易眉头一皱,也望向城池,有些不明白计缘的意思,但他也没多问。

    随着两人越来越接近这城池,也很快被一些哨兵发现,还走在两边是田野的小路上呢,一声大吼而出的“站住”之后,就从田边树丛中窜出五名兵卒。

    “铮”“铮”“铮”“铮”“铮”

    五人全都拔刀指向计缘和常易,满脸警惕的看着两人,领头的士兵细看计缘和常易,然后开口询问道。

    “尔等何人?来此边塞重地所为何事?速速说来,不得隐瞒!”

    边上其他士兵也跟着大吼复述。

    “速速说来,不得隐瞒!”

    计缘和常易毫无惊慌之色,前者因为视力问题,看得是这些兵卒饱满的战意,而常易则看到这些士兵身上的甲胄破旧,不少地方都能看到自制绑绳修复的痕迹,就连兵刃上也有缺口,但除了大缺口没办法,其他地方却磨得雪亮,刀刃也足见锋利。

    “鄙人计缘,这位是常易常先生,我二人受人之托,前来为这城中一位兵士送信,还望几位军爷行个方便。”

    “送信?”

    领头的兵卒愣了一下,边上的其他兵士也相互对视几眼。

    “给谁送信?可有官文信物?”

    计缘想了下,左手做势从右袖中掏东西,口上忙不迭回答道。

    “官文有的,有的有的,军爷稍等。”

    常易一脸好奇的看着身旁计先生,想知道计先生什么时候弄来的官文,结果看到计缘从袖中掏出了一张空白宣纸,直接递给了领头兵卒。

    领头的兵卒从计缘手中接过“官文”,仔细观看上头,边上还有两名兵卒也一起探头望来。

    他们上上下下看了好多回,随后才点点头还给计缘。

    “你确实有官文,但我也不知道这官文是不是真的,你先拿好,一会见了军候给他看,现在跟我们走!”

    “好,有劳几位军爷带路!”

    计缘冲着常易微微点头,把宣纸又塞回了袖中,而后者也一下明白过来,这不过是障眼法的小小运用,这些兵卒看到的“官文”,不过是他们想看到的那种而已。

    接近城池的时候,哪怕是面向后面这一方的,城门也仅仅开了小半,并且外头还设置了路障,至少经过了两次盘查,计缘和常易才见到了负责北门的军候。

    在一间城内靠门的屋子内,那位军候同样仔细看过了“官文”,还拿出了几份旧官文对比,确认了官文无误之后便没有再还给计缘,而是和其他官文一起放入了一个木盒中。

    “你们是来送信的?倒是怪了,上头那群酒囊饭袋军饷都给不全,居然会为了送信批公文……”

    这军候也就是这么嘀咕一句,随后就满怀期待的再次问计缘和常易。

    “有多少信?可有我的?我叫李秋阳,内河郡人士,可有啊?”

    听到这,屋内一些个兵士也纷纷期盼的朝着计缘和常易望来,明显很渴望有自己的信。

    但计缘只能无奈摇摇头。

    “并无其他人的信,只有廖正宝的口信以及家中信物。”

    这位军候叹了口气,点点头对着旁边一位士兵道。

    “带两位先生去见廖司马。”

    “是!”

    计缘和常易随着那名兵卒在城中穿行,也见到了不少其他兵士,有的还带着伤,有的则正在操练,无力例外的衣甲残破。

    “常先生怎么看?”

    听到计缘的话,常易又是摇头又是感慨得说道。

    “百战铁血之兵也,真壮士,可惜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