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夜里的厮杀声

【书名: 烂柯棋缘 第443章 夜里的厮杀声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焚神斗战狂潮洪荒之君临九天天影重生之鬼眼商女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好不容易来了一趟城里,廖大丘等人合计了一下,觉得得找郎中买点药材回去,这疫症要是起来了,到时候未必买得到药。

    于是一行人便又去了县中一间比较熟悉的药铺,以前村子里有人要抓药,大多就来这间济命堂,这会过来,药铺掌柜的也是这家铺子的大夫,正和铺子里的學徒忙着抓药包起来。

    见店里抓药的人不多,廖大丘和老张等人对视一眼,就赶紧上前询问。

    “赵大夫,我们想抓点药。”

    掌柜的听到声音转身看向一边,见到了已经走入药铺的廖大丘一行人。

    老廖带动茅滩村人建立义冢的事情,其实也有很多人知道,济命堂掌柜都认识这些人,自然也清楚。

    虽然很多人会说老廖和茅滩村人蠢,但作为一个大夫,不论是道德层面还是医道之理层面都觉得茅滩村人做得好,所以平常对这个村的人来看病也比较照顾。

    “哦,是老廖老张啊,你们进城了?这段时间还是待在自己村里好,外县开始闹瘟疫了,少走动为好。”

    听到大夫也提起这事,老廖赶紧说道。

    “是啊是啊,这不我们打算抓点药备着,赵大夫,这预防瘟疫或者治疗瘟疫的药,您看着给我们抓点吧。”

    赵大夫看看药柜这边。

    “巧了,我也正准备着呢,你们要多少?这样吧,就备个二十人三天的量,若真染了疫,光用药还是不够,还得来找我。”

    “是是是,您是大夫,您做主就成!”

    廖大丘和村人赶紧点头称是。

    不多时,提着药的几人就离开了药铺,随后也直径离开了城。

    等廖大丘和老张等人回到茅滩村,已经能看到家家户户炊烟起,经过大半天的忙活,一顿犒劳义冢中鬼魂的羹饭,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

    老廖一行人回来的正好,天色还早,茅滩村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场羹饭祭祀活动就此展开。

    妇女男子们或用篮子提着,或用板车推着,共同将一盆盆菜送往义冢方向,当然还带上了带着大桌和一应祭祀用具。

    菜都是用盆装的,有的是汤盆有的干脆就是洗干净的面盆,主要是菜太多,用盘子的话就不知道要多少了,用盆方便些,也不容易洒。

    很快一共四十多人就到了义冢外,老村长和廖大丘挑了几盘特别准备的菜肴,摆放到了土地庙前,放好筷子后又倒上了两杯酒。

    点燃烛台上的蜡烛和小香炉里的香后,就带领着一众人朝着土地公拜。

    “土地爷保佑,土地爷保佑!”

    做完这些,老村长才直起身来。

    “好了,大家把板车上的桌子都搬下来,放到那边空地上去,菜都放到桌上。”

    “对对对,赶紧准备准备,一会天都要黑了。”

    有些村人不常来义冢这边,看着这么多坟包还有些怕,听到一会可能天黑,哪怕现在时候其实还早,也不由手脚更加麻利。

    很快一盆盆依然冒着热气的菜被摆放在了十几张八人大桌上,还有一些则摆在周围相对干净的地上,更有酒盏酒壶摆放,也有蜡烛和香贡点燃。

    在村长的带领下,过来的四十多人对着摆满的菜肴不停叩拜,老廖更是开口略显大声的喊了几句。

    “诸位壮士,旗帜和兵刃正在做呢,今日先供你们吃羹饭,我们茅滩村不是什么富裕的地方,能力有限,这些个菜是我们能拿出来的最好的吃食了,各位壮士不要嫌弃,慢用,慢用!”

    义冢这边的温度显得比其他地方还要低一些,一阵阵凉风吹过,令村中的人忍不住打哆嗦。

    点燃的烛火跳动得厉害,大家都缓缓退出义冢内部范围,来到了土地庙外的地方,等候着羹饭结束,通常羹饭在供桌点燃烛火拜过之后,不用等太久,但今天他们打算等上两刻钟。

    当晚,整个茅滩村家家户户的伙食就和过年一样丰盛,做了这么多菜,不可能浪费掉,自然就是各家各户都拿回去一些吃了。

    只不过在吃饭的时候,很多村里人都觉着这饭菜,味道淡了很多,远比寻常家里祭祀祖先剩下的饭菜要夸张,但越是如此,越是让村民们都莫名相信这件事的意义。

    夜间,义冢区域逐渐变得鬼火森森,土地公现身在庙前,就坐在自己那小庙之上看着义冢中发生的事情。

    鬼和人不一样,人需要天天吃饭,而羹饭这种事情,一年都不需要几次,今天众鬼的精神面貌都和之前大不相同。

    “时间紧迫,我不可能将各位都训练成能征善战的兵卒,但我等是鬼身,同人也大不相同,所以我们着重身法步伐!归结起来一个字需要‘稳’!”

    “各位!我等已在恩公面前立下誓言,决不能令恩公和茅滩村人失望!”

    两个甲士之鬼相互对立,双臂互爪在一起好似角力,相互间摔跤要将对方甩出去,但却都没被撼动,其中一个正嘴上不停。

    “任何时刻不能倒!身边都是袍泽,要相信手中兵刃,相信身边袍泽!喝……”

    正说着,这甲士大喝一声将身边的另一个鬼兵甩飞,后者也不放松手臂,居然带着他一起离地飘出三丈,随后又落到一处坟头上。

    “兄弟们!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我们这些鬼,生前孤苦薄命,死后阴寿也不长,我们死过一次了……上一次我们死得窝囊,这一次纵然要死,也要死得壮烈!”

    土地公翘着个二郎腿,远远看着,觉得这甲士是个鬼才,生前怕是也不简单,可惜英年早逝了。

    ……

    三日后,廖大丘和一些村人再次进了县城,付了剩下的铜钱,将那一批纸匠师父做的旗帜和兵刃都拿到了手。

    回来之后也不停歇,直接就带着东西到了义冢处,堆放在坟区外烧了,只不过廖大丘等茅滩村人不知道的是,在烧这些纸兵刃的时候,土地公早就站在火堆旁念念有词,将自身法力随着茅滩村人愿力一起化入火中。

    又过去好一阵子,有越来越多关于瘟疫的消息传到县中也传到茅滩村人的耳中,但只是听说闹疫了,不知道具体情况如何。

    这一天廖大丘和老村长一起在村尾的一处旱厕上蹲坑,两人的话题自然也是关于疫鬼的。

    “这怎么还不来啊?”

    “什么混账话,你还盼着来啊?”

    “呃,不来当然最好,当然最好……”

    廖大丘说着,忽然感觉头有点晕,下意识的望向西北方的天空,越看头越是昏沉,老村长的声音这会也传了过来。

    “老廖,我怎么觉着……西北边的天像是要塌下来了呢?”

    “我,我也有这种感觉,头还晕……”

    老廖揉了揉眼睛再看,又感觉那边的天还是正常的,但仔细盯着看久一点就又开始犯晕,于是赶紧专心大解。

    “呜……呜……”

    一阵阵风吹过,旱厕不远处的树木枝叶都摇摇摆摆,风声中带着一种凄厉感。

    老村长和廖大丘不知道的是,此刻土地公正一脸震惊的望向西北远方,尽管路途极其遥远,尽管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那种玄之又玄的感觉却是如此强烈。

    ‘有高人施法!’

    这一天入夜尤其快,茅滩村人也同往常一样早早的回了家关好了门窗,而在村外,随着太阳彻底落山,同之前多日一样,一位位手持兵刃的义冢之鬼已经出现在村外,一个个一边作训一边严阵以待。

    “呜……呜……呜……”

    风声很大,像是有人在哭泣,土地公忽然浮现在村口,看向远方,而周围的义冢之鬼也停下了动作。

    “来了!”

    土地公面色严肃的说了一句,而众鬼也是精神一振。

    “各位兄弟姐妹们,抓紧手中的兵刃,我等生前悲苦,死后则能荣光一回,布阵旗——”

    “得令!”“得令!”“得令!”

    扛旗的鬼哪怕生前只是普通人,此刻也大声回应着命令,随后各自归位。

    远方已经有绿光蔓延过来,甚至还能听到一种痛苦的哀嚎和充满戾气的嘶吼,绿光和声音目标很明确,就是朝着有活人的地方来的。

    “嗬……嗬呃……”“呃啊嗬……”

    “呜呜……呜……”

    茅滩村外,一众义冢鬼卒列好队阵,领头甲士大吼。

    “放箭!”

    弯弓鬼卒手中的箭矢闪过微光,下一刻。

    嗖嗖嗖嗖嗖……

    几十支箭矢飞射,迎向远方,鬼卒不用刻意瞄准,这箭自己就照着疫鬼射去。

    大约几十个呼吸的时间后,更大的吼声在村外响起。

    “杀呀!”“杀!”

    “冲啊!”

    ……

    茅滩村中,不论是廖大丘还是老村长,亦或是许许多多普通村民,都在睡梦中听到了惨烈的厮杀声,声音响彻村里村外,犹如全村人就躺在沙场上睡觉一样。

    有的人被这噩梦惊醒,但醒来之后,居然不如梦中那么夸张,可居然还能隐隐约约听到那种厮杀声……

    西北方天空中,一道云霞带着在夜色中带着显眼的法光飞行,光晕照耀四野绚丽夺目。

    计缘和常易刻意将法光显露,就是要告诉可能遇上的妖魔,我们在这,算是一种打草惊蛇的做法,赶出来也好,赶走也罢,总之不希望妖魔驻留人世。

    “嗯?”

    计缘法眼一扫,好似看到了远方死气升腾盘踞压抑,所谓死气沉沉就是如此,常易显然也看出了什么。

    “计先生,看来情况确实有异。”

    “走!”

    身下云霞光彩一闪,飞举速度立刻提升,朝着远方而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