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 全村动员

【书名: 烂柯棋缘 第442章 全村动员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重生之鬼眼商女斗战狂潮天影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一顿饱饭,这要求绝对算不上过分,甚至有些卑微,廖大丘深受感动,抱拳连连拱手。

    “各位壮士放心,我老廖一定办到,一定办到!”

    周围众鬼也一起朝着廖大丘拱手。

    “恩公,切记赶快找纸匠做兵刃战旗,切记切记啊!”

    “放心,一定办到,一定办到……”

    廖大丘家中里屋的房里,此刻的老廖双手死死抓着被子,不断喊着。

    “一定办到,一定办到,一定办到……”

    这声音直接把他妻子给吵醒了,眯着眼睛看看房间布帘外头,透过木窗缝隙已经有一丝丝白光,显然天已经蒙蒙亮。

    妇人在翻了个身看向自己相公,他一直在喊着“一定办到”,推了推他两下,发现身子绷得很紧,身上更是潮潮的。

    “孩子他爹,孩子他爹?孩子他爹!”

    妇人从床上坐起来,用力摇着廖大丘,终于将他摇醒,后者抖了一下,“哎呦”一声苏醒过来。

    “嗬……嗬……嗬……”

    廖大丘微微喘着气,略显茫然的看看房梁早扫视房内,最后看向自己孩子他娘。

    “孩子他爹,你做噩梦了?一直喊着一定办到什么的……那模样,有些吓人!”

    妇人找出床头的手绢,一边为廖大丘擦汗,一边这么说着。

    老廖从妻子手中拿过手绢,摸了摸脸,这才发现脸上全是汗,身上也是,就是被子都被汗水浸得有些发潮。

    “噩梦?算是吧……”

    刚刚梦中的一切,廖大丘记得清清楚楚,见着这么多鬼,但鬼都是好鬼,倒算不上是噩梦,可听到的事情却不妙。

    这会老廖回过神来,突然问妻子道。

    “孩子他娘,你知道哪有好的纸匠师父吗?”

    廖大丘这问题让妻子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乡里有铁匠、木匠、泥瓦匠,而纸匠特指那些打造死人用的物件的。

    “难道咱亲戚当中谁出事了?”

    妇人稍稍紧张了一下,廖大丘赶忙摇头。

    “不是不是不是,是因为我刚刚做的梦,梦见……”

    廖大丘顿了下,想了想道。

    “你先给我去把水壶提货来,我口渴的慌,喝完水再说。”

    “对对对,得喝完水再说!”

    妇人赶紧下床,到了外屋去提水壶,不过也同样先去看看了儿子,见其熟睡才提着水壶拿着茶碗回到了屋内。

    “给,水壶。”

    老廖接过水壶和茶碗,倒了水咕噜咕噜得喝,三碗下才终于解了渴,这次没像梦中那样怎么喝都没用了。

    “回神了吧?”

    “回神了!”

    这会外屋方向已经亮堂了不少,太阳正在从地平线升起,廖大丘定了定神,和妻子说道。

    “昨晚我梦到……”

    廖大丘将梦中的事情和妻子一说,后者果然也是被吓得不轻,一直问会不会就只是一个梦。

    但如此真实的梦让廖大丘不敢怠慢,等天再亮一些,在家中就着咸菜吃了点稀饭后,就赶紧出门了。

    才出门,廖大丘就见着了邻居老张,后者正蹲在家门口呼哧哈哧的吃着粥。

    “哎哎老张啊,我跟你说,昨晚我做了个梦啊……”

    廖大丘本来是打算直接去找老村长的,但现在的他充满了倾诉欲,尤其和无话不谈的好友老张,所以就直接叽里咕噜将昨晚那个深刻的梦一股脑说了出来。

    老张皱着眉头看着廖大丘。

    “我说老廖啊,这就是你的一个噩梦而已,我们这些年埋路人遗骨已经够累了,你现在的意思,我们还得开始给他们烧东西用,为他们祭祀?我们大家都不富裕,甚至不是年年倒头都能吃上一口饱饭,这就别折腾了……”

    老张也是苦口婆心,积德行善的事情做可以,但是也得量力而行。

    掩埋尸首,做个立个碑,不过就是出点力气,庄稼汉别的都缺,就是不缺力气,这是可以的,顶多有时候加上张破草席或者一些个干草。

    但是给义冢中的死人烧东西,给他们做羹饭?这日子还过不过了?义冢中的尸首可不少呢!

    “哎呀老张,我不是那意思!这些都是义冢中的鬼告诉我的,外头开始闹瘟疫了,烧这些东西也是在帮我们自己啊!”

    老张也是有些气了。

    “你老廖一个梦,合着还要我和你一起出钱做纸物件,一起摆羹饭?纸匠师父的工钱可不便宜!”

    人生几件大事,红白事无疑是最费钱费事的那部分了,纸匠师父做的那些精致纸物件,很多时候都只有有钱人才消费得起。

    “我说……老张,这钱当然是村里头大家一起凑啊,我们两家怎么可能……”

    一听这话,老张火气一下就有些上来了,张口大声道。

    “谁跟你‘我们两家’?我可没同意呢!”

    老张说完也不再理会廖大丘,自顾自吃粥,后者面色纠结,抓了抓衣服跺了跺脚。

    “哎,我找老村长去!”

    见廖大丘离开,老张在后头还喊一句。

    “去吧去吧,老村长绝对不会跟着你一起疯!”

    连自己最要好的老兄弟都是这种态度,廖大丘虽然是个庄稼人,但脑子还是不蠢的,知道估计其他人就更不会同意这事了,所以虽然很想和见着的每一个熟人都说说那个梦,却憋着不讲,一路就往村长家走。

    “廖叔早!”

    “嗯早!”

    之前一起挖坑脏尸的年轻人朝着行色匆匆的廖大丘打招呼,却见以前听多话的廖叔简单回了一声就脚步不停的离开了。

    “怪事,廖叔今儿个怎么了?”

    廖大丘一路走向老村长家,老村长住在村尾方向,距离村尾土地庙不远,老远看到老村长家的院子,他也微微松了口气,但心中又有些忐忑。

    虽然老村长想来通情达理,人老经验足,见识也广,可回想老张的态度,若是老村长也是这样,那怎么办?

    还没等廖大丘琢磨出个好办法来,远远看到他过来的老村长直接方向手中的碗,快步走出了篱笆院子,朝着廖大丘小跑过去,冲到他面前张口就喊。

    “老廖啊!我跟你说啊,昨晚上土地爷给我托梦了!是真的啊!”

    老村长的情绪比廖大丘还激动,把正在苦思的老廖给吓了一跳。

    “啊?”

    廖大丘愣愣的问了一句,把老村长给急得。

    “哎呀,昨晚上啊,做了个很真实的梦,梦里我忽然肚子痛,被憋醒了,于是就披上衣服出门去茅房,路上经过土地庙,见着土地爷就坐在外头呢,他直接喊我‘小毛球’,这可是我的小名,我都六十多了,如今别说有人喊我,记着这个的人都差不多没了……”

    老村长望了望村尾方向。

    “我跟你说啊,土地爷真和传言中的那样,个子啊是相当的矮……对了对了,他告诉我,咱这不多久就可能会有疫鬼过来,他打算和义冢的鬼一起帮我们挡挡,挡不挡得住可也两说……”

    本来还愣愣听着的廖大丘,一听到这,当即狠狠一拍大腿。

    “哎呀老村长,我正打算和您说这事呢!我呀,昨晚也被托梦了,义冢中好多鬼都出来了,他们在我家门前等着我,告诉我疫鬼要来了,他们要和疫鬼决一死战,来保我们村人的安宁,而且还要烧一些纸物件……”

    两个昨夜做了梦,即便现在也惊魂未定的人,此刻就在一起相互倾诉昨夜的梦境,都讲完之后再两相印证,这事情已经很明白了。

    这还有什么说的?廖大丘和老村长一合计,准备一起去村里头动员,后者回院子里三两口扒完了稀饭,带上一面响锣就和老廖一起出门了。

    “当当当当当……”

    一路走,一路将响锣敲得震天响,那动静从村尾传到村头,也终于成功引起了全村人的注意。

    不多时,村中心的谷场位置已经聚集起了大半个村子的人,廖大丘更是借来了一张桌子,让老村长站在上头和大家讲,等老村长讲完了,他再上去说自己的梦。

    乡人其实还是比较迷信这种神怪之事的,如果只是廖大丘说,很多人可能会和老张的反应一样,但老村长和老廖一起说,而且面色严肃甚至偶尔面露惊恐,加上群聚效应容易上头,很快将大家的情绪也调动起来,变得人人怕起来。

    最后大家一合计,还是得去问问土地爷,所以许多人一起浩浩荡荡去了土地庙,用摔爻的方式询问土地爷,结果一连摔了多次,次次圣爻。

    这下子,村里头大多数人都动摇了,再加上老村长和廖大丘不停做工作,很快就说动了不少人。

    廖大丘和几个庄稼汉去县城里头找纸匠,老村长这在村里头张罗着羹饭。

    要给一百多个鬼做羹饭,起码也得十几二十户人家一起做才够,而且这次毕竟可能性命攸关,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所以这羹饭还是得费点力气,绝对不能应付了事,光杀得土鸡土鸭就三四十只,在茅滩村可算是大大破费了。

    县城距离茅滩村大约有小半日路程,老廖和老张等人到了城里,就去白事铺子找老板,一般这种店面,老板自己就可能是纸匠师父,结果也确实如此。

    茅滩村人一口气订了纸战旗和纸武器,令老板欣喜之余也蛮奇怪的,哪有给死人烧这个的,但有生意做当然是好的,哪会管那么多。

    客客气气的说着“客官走好”,送几个庄稼汉离去才带着笑容回了店里,正巧被他老婆看到。

    “当家的,这么高兴是遇上什么大生意了?”

    刚刚离去的好像也不是啥有钱的,所以妇人有些纳闷。

    “嘿嘿,当然咯,茅滩村那边,订了一些纸大旗和纸兵器,数量可不少,定金也给足了。”

    老板掂量着手中的一吊铜钱。

    “哟,看不出来啊!”

    “是说啊,就是时间紧点要求也高,不过这些玩意可比做宅子做纸人简单多了,我少休息点,很快就能赶工出来!嘿嘿嘿……”

    “那你还不快去干活啊?店我看着就行!”

    老板娘把手叉腰,就撵着店老板去干活了,后者赶忙回了店铺后头的院子。

    只不过走的时候,店老板也在想着那些庄稼汉的另一番话,说可能会闹疫鬼,让老板小心云云。

    但这些年官府对乡民之间口传之事很敏感,因为担心被官府抓去定妖言惑众的罪,庄稼汉也不敢说太多就走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