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1章 夜遇众鬼

【书名: 烂柯棋缘 第441章 夜遇众鬼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天影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在茅滩村有两个土地庙,一个在村尾处,有一间两趟的小屋子,里头有正儿八经的泥塑,虽然不算精致,但却也有案桌有香贡,该有的一个没少。

    而第二间土地庙就是在这一片坟区,只是一间半人高的小土屋,让里头的土地像不至于被风吹雨淋。

    但土地公却并非常驻村尾,而是经常待在这坟区的小庙,也是为了方便看住这里的鬼魂。

    土地公在这边叹气,他守着茅滩村已经七八十年了,虽然原身是精怪,而并非凡人死后成的鬼神,但对这个村子还是有些感情的,目前村中从老到小,几乎每一个人都是他看着长大的。

    尤其是这个村子的人心地还不错,能在这种不太平的岁月建立起一个义冢,足以说明这一点,所以出了这种事情,土地公也还是想在能力范围内管一管的。

    只不过他仅仅是一个小小的土地,管辖范围也只有茅滩村周边这么一点点,前一段时间地脉紊乱还影响到了这里,更是使得土地公此时处于一种精神上的无力期,看似没什么伤病,实则本事十成只能用出七成。

    “哎……”

    土地公又叹了口气,这种祸事来的太突然,就算现在托梦告诉村民让他们逃难也是来不及的,况且这种世道,离开了赖以生息的茅滩村,全村人怕是最后也会变成他乡路边的遗骨,那时候恐怕就没有别人为他们收尸掩埋,没有义冢可供安息了。

    正在土地公暗自伤神的时候,义冢中的鬼火却突然旺盛起来,也让土地公心头一凛,赶紧摆出威严的样子看向坟区。

    “如此世道,有处安息已是幸事,尔等为何躁动?”

    说着,土地公拐杖轻轻往地上一杵。

    “咚……”

    一道为不可擦的法光散过,所有坟包都是微微一沉,躁动的鬼火立刻和无薪之火一样微弱下来。

    不过情况却并未向着土地公想象的方向发展,他发现隐隐约约间有一道道鬼魂浮现在不远处。

    ‘糟糕,难道这里的鬼魂也被疫鬼源头所影响,要成了祸害?’

    土地公心中警觉,外在表现却是面不改色的看着鬼魂,顺便还跳到了那一间小小的土庙上,这样他的高度勉强能和鬼魂持平。

    没过多久,一道道鬼魂变得清晰起来,最前方的大约有十几个鬼,后面则徘徊在坟墓边缘,看不出到底有多少。

    领头的居然是新下葬的一个披甲之鬼,这让土地公想起此前白天廖大丘和村人一起埋葬的两具新尸首。

    当时土地公没有注意,但此刻看来,那两个被埋的人甲胄还有区别,其中一人的甲胄带着护心镜,应该是高级一些的。

    “我等拜见土地爷!”

    人虽然死了,但习惯还是军武的习惯,那两个今天新葬的鬼魂单膝下跪抱拳行礼,其他鬼魂见状也下意识跟着行礼。

    ‘看来是我想多了!’

    土地公微微松口气,淡然开口道。

    “怎么了?尔等有何事?”

    领头的甲士抬起头看向土地公,他生前没见过鬼神,虽然也遇上过一些邪异的事情,但土公这种家喻户晓的神还是头一次见,果然身材矮小。

    “敢问土地爷,刚刚您老说的疫鬼是什么?”

    之前土地公略显惊慌的态度中,一些敏锐的鬼魂就察觉到肯定是大事,加上土地公频频叹气又看向茅滩村,一种担忧的情绪不言而喻。

    土地公严肃的看向这些鬼魂。

    “你们问这些干什么?”

    甲士鬼魂看着土地公,还没开口,土地公从他的眼神中隐约能读出某种答案。

    ……

    夜晚的茅滩村非常安静,尽管白天干了体力活,但廖大丘却辗转反侧睡不着。

    “哎,孩子他娘,孩子他娘……”

    叫唤了两声,只能听到身边妇人微弱的鼾声,廖大丘便也不再说话,从床上小心的坐了起来,过程中将棉被塞好,防止冷气冲进被窝。

    感觉到口干舌燥的廖大丘披上一件外衣,再小心翼翼离开被窝,拖上鞋子准备去倒点水喝。

    走到外屋的时候也不急着倒水,而是穿过厅堂掀开孩子房间的布帘,看到儿子熟睡才放心。

    廖大丘虽然年纪不小了,但如今家中却只有这么一个不过五岁的孩子。

    这不是因为老廖家夫妻两不行,其实小廖上头还有一个亲哥哥,算算年纪现在应该差不多快三十了,本该是成家立业的年纪,如今却毫无音讯。

    世道不太平,当初老廖的长子就是被征兵硬征去的,这一走就是九年音讯全无,县上有同廖家长子一起被征去当兵的同批次青壮,在第二年就跑了回来,据说死了好多人,不清楚同乡的兵卒现在在哪。

    老廖夫妇一直坚信他们儿子还活着,虽然很多次偷偷抹泪,但这种希望一直没有断,期盼着长子某一天卸甲归来,但心中和缺了口一样,二儿子就是在长子离开后第三年末,奇迹般怀上的,算是老来得子了。

    廖大丘鼓动乡亲建立义冢,何尝不是出于一种积德行善目的,希望老天爷看在这份上让长子得归。

    或者说,也存了那么一丝最无奈的想法,若长子在外遭遇不幸,也希望能有人为其收尸,能令其入土为安。

    每次在夜间看到小儿子,廖大丘就会在恍惚间回忆起长子当初小时候熟睡的模样,这么想着,睡着的小儿子居然真的在眼中变成了大儿子,而且是小时候的大儿子。

    老廖愣了一下,揉了揉眼睛再看,床上的还是小儿子。

    “哎……”

    叹了口气,老廖退出小儿子的房间,回到了外屋,掀起倒扣着的茶碗,提起桌上的水壶给自己倒水,不过水还没倒满,就觉得外头屋外好像有些亮光,这令老廖挺奇怪的。

    但他朝外头瞅了瞅并未在意,继续倒水,然后拿起茶碗喝水,一连喝了好几碗,连茶壶都空了却依然觉得口渴。

    ‘我莫不是生病了?’

    廖大丘这么有些心烦意乱的想着,木窗分析上的光亮也就越发碍眼。

    终于,老廖走到窗前,拔开了木销,将窗户推开,这一推就发现外头一片幽绿,在一细看,屋外黑压压的站着好多“人”,每个人都低着头,脸上也黑黑的看不清,身边幽绿色的荧光。

    “鬼呀!”

    老廖被吓得叫出了声,人也瘫倒在地上,任由木窗板“啪嗒”一声砸在窗框。

    “孩子他娘,孩子他娘,有鬼啊,有鬼啊,你快起来啊……”

    廖大丘吓得大叫,但里屋毫无动静,正在惊慌不已的时候,外头却有声音传来。

    “恩公请不要害怕!”

    声音清晰平静且浑厚,丝毫没有想象中鬼魂那种阴恻恻的感觉,让老廖暂时止住了声音。

    “恩公,我等都是这些年来您和乡人安葬之人,恩公对我等有大恩,我们是断然不会害你的,也不会害茅滩村人。”

    听到这声音,廖大丘也冷静了一些,想着自己建立义冢,帮别人入土为安,确实是帮过别人,那应该不会害自己吧?

    “恩公可否开门一见?”

    这话一传来,廖大丘就又犹豫了,等了好久,终于咬咬牙,缓缓朝着门口走去,挣扎了一会,最终抽开门销,打开了大门。

    院中影影倬倬站着许多鬼魂,廖大丘竟然一时间都数不清。

    ‘原来这些年已经埋了这么多了呀……’

    见到廖大丘开门,外头的鬼魂竟然纷纷下跪,见到这么多鬼下跪,廖大丘反倒忘了什么是怕,下意识夸出门一步,抬抬手制止。

    “哎使不得使不得呀!诸位快快请起,快快请起!”

    鬼魂们跪了好一会才纷纷起身,这会廖大丘才看清,在最前面的竟然是之前新葬下的两个兵,其中一个微微上前一步,诚恳的对着廖大丘道。

    “恩公,本地将要面临灾劫,有一种鬼物滋生,听说是名为疫鬼,会传播瘟疫害人性命。”

    “啊?县里传言外乡开始闹瘟疫,难道就是因为这疫鬼?那我们这会不会有事?”

    廖大丘紧张起来,虽然常言道鬼话连篇不可信,但这会他却愿意相信这些鬼。

    “恩公,茅滩村正在疫鬼肆虐的途径位置,我等此番来,不为别的,只想报恩,我等已经决定在疫鬼到来之刻,同其决一死战,希望能保得恩公与茅滩村人平安!”

    虽然只有这一个鬼在说话,但其他所有鬼都看着廖大丘,面上黑压压的,却出奇的令廖大丘信服。

    “这……”

    “恩公,我们已经同土地爷商讨过了,还有些许时日,希望恩公能找出色的纸匠,为我等制作几面战旗,百五十把兵器,战旗要有帅旗左中右以及前后阵旗,兵刃需盾五十,战刀五十,长矛五十,弓箭五十,箭矢多多益善!”

    廖大丘赶紧记下,并且默默复述几遍,等确认不会遗忘,才又抬头看向众鬼。

    “呃,还有什么别的要求么?”

    听到这句话,一众鬼魂中游乐淅淅索索的响动,随后又安静下来,还是那个领头的甲士开口。

    “如果可以……希望能再祭祀一顿饱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