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 疫鬼

【书名: 烂柯棋缘 第440章 疫鬼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重生之鬼眼商女斗战狂潮天影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仙霞岛修士纷纷驾驭着法光飞走,这一片山脉也就留下了计缘和常易。

    计缘环顾四野,虽然被霞光离火所烧过,山体倒并无太多焦痕,只不过一股细微的焦臭不可避免的弥漫开来,对于他们这种越是灵觉强烈的人,闻着就越刺鼻,反倒是普通人闻着或许没什么感觉。

    再看那处地脉,虽然豁口犹在,但地戾已消,现在也就是一处深深的裂谷,和寻常自然风貌没什么两样。

    “可惜了此处山神,这山脉也不算小了,原本那山神的道行应当不会太差,地脉破裂定是令其元气大伤,随后被妖魔所趁……”

    叹着气说了一句,这一片山的山神同仙霞岛支脉关系还算不错,出事之后也是设法第一时间通知对方,不过没想到却迎来了两方的灾劫。

    “走吧,先绕山一周看看。”

    计缘说完,同常易一起驾云而起,飞遁至高空,随后在山中巡视。

    山脉中心的大部分区域因为仙、妖、魔之间的斗法,显得支离破碎,外围则要好上一些,但计缘扫视群山,见到了无数动物的尸体,都是因为被地煞所冲,才导致了大面积动物的死亡。

    而计缘担心的问题显然也并不是不存在的,虽然此刻以两人法眼在空中扫视,并没有发现什么戾煞之气的痕迹,但山脉中动物的死亡却呈现出延展状态。

    直到又往外围飞了好一会,已经到了这一处延绵数百里的山脉的边缘,才终于开始出现活物,能见到食草食肉的野兽生息的情况。

    天空云上,常易面色放松一些,对着计缘道。

    “计先生,看来此前地脉煞气并未散溢太远,否则寻常动物也活不下来。”

    “嗯,去远些看看吧,也不知道这边人世间的国度乱不乱。”

    “这常某就不清楚了。”

    两人简短交流几句,就驾着云朝着更远处人间国度的方向飞去,不过速度并不快,因为在此期间也得观察下方灵气变化和地脉走势。

    时间上看,从仙霞岛支脉修士在地脉裂缝处布阵,再到被妖魔袭击,再到仙霞岛急行驰援,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从开始到现在至少也过去了月余了。

    借着仙霞岛布阵飞行的速度,从大贞到这里用了十天出头,但仙霞岛跨越东海也是要时间的,加上前面的一些情况,一个多月算是合理的数字。

    在这期间地戾虽然没有如同被妖魔引爆那般喷发的剧烈,也大多被束在山脉中,但计缘可不认为真的不会泄出去。

    ……

    一个半月之前的东土云洲西北,也是元兆国西北部。

    原本风和日丽的上午,突然之间地面开始摇晃起来,无数人惊慌失措,有的甚至原本在屋外的还跑着躲进无屋里去。

    直到有老人或者有见识的大吼:“地龙翻身————!”

    并且嘶吼着让人全都从房子里逃出来,否则可能被倒塌的房屋压死。

    不过到头来还是虚惊一场,毕竟山脉那边距离这还是有些远的,虽然这里有明显的震感,却也不至于引发太大的灾劫,就连土胚房也几乎没有什么事,也就是原本的危房塌了几栋。

    在地震过去的后两三天,大多数百姓已经将地震的事情遗忘,继续过着自己略显艰难的日子。

    这是地震后的第三天,这一天又是又是风和日丽。

    廖大丘和同村的老张一起带着耙子,赶着牛车,顺着村外的路一点点前进,车头的老牛显得很瘦,但走路的步伐却依然很稳,拖着大车平稳的在有些坑洼的村路上前进。

    老廖和老张坐在板车,前者时不时用牛鞭挠一挠老黄牛的身侧,老黄牛就知道该往那转。

    很快,视线中出现了一条河,老廖眺望了一下,叹了一口。

    “哎……这世道啊……”

    同坐的老张顺着老廖的方向望了望,见到河边有两具尸首,都面朝上方脸色惨白,皮肉都泡肿了好几圈,看着装,似乎带着甲胄模样的东西,可能是两个兵卒。

    因为距离河边不算很远,所以两人对河中的人影看得很清楚,确认这模样就是尸体无误了,更无立刻跑过去救人的必要。

    “也不知道是淹死的,还是死于兵祸?”

    老张感慨了一句,老廖则摇摇头不想说这话题,抽了一下牛屁股,就将牛车拐入了一条小道,前方是几片堆满了草杆的农田。

    廖大丘回头望了一眼河滩上的尸体,再看了看同伴老张。

    “老张……等我们收了草杆子回去,要不就……”

    老张也知道廖大丘想说什么,无奈点了点头。

    “行吧,一会草杆装车,我们去河边把那两兵丁的尸首也收了抬上车,然后带去老地方。”

    “哎哎,就这么办!”

    说话间,两个老农将牛车停稳,然后入了田地劳作,这些草杆子装几车回去可以当柴火煮饭做菜,偶尔也可以作为牛的应急草料混着其他料子喂牛。

    忙碌了一个多时辰,扒草扎草再放上牛车,此刻板车上已经堆起了厚厚的干草,而田地依然有大量的草杆在,不过剩下的并不会带走,而是会放把火烧了,这样播种季节的时候,庄稼长势也会好一些。

    “好了好了,走走,回去吧。”

    “嗯。”

    两人驾着牛车转向,很快又回到了那一处河滩边,两具尸首依旧在哪躺着,这次牛车没有直接经过,而是被廖大丘赶向河边。

    “哎……”

    两人都微微叹了口气,开始用耙子将尸首完全扒上岸,因为以前的经验,这一步骤尤其小心,生怕将尸首抓破,那就血污满地了。

    现在天气还凉,尸首并未发臭,两人费了好大劲,衣服都沾湿了不少,才将两具尸首放在了板车的草杆堆之上,随后才上车赶着牛离去。

    一刻多钟之后,牛车已经接近老张和老廖居住的茅滩村外。

    “老张你在这看着点,我去叫人。”

    “知道了,去吧!”

    老张将自己缩在干草堆中,之前衣服湿了一些,才干完活身子热不觉得有什么,现在有些冷了。

    廖大丘便独自下了车,朝着村中跑去,一路上遇见熟人就拉着说两句,更是到村长家中去喊人。

    大约又过去半刻钟左右,廖大丘带着四五个汉子回来了,并且不是空手回来的,有的带着铁锹,有的带着耙子,有的则扛着破席子。

    “哎呦我说廖叔,这种事咱以后别做了行不?外乡人的尸首,就让它去吧……”

    一位年轻一些的汉子扛着锄头,还没接近板车就下意识扇着鼻子,他怕尸体的臭味。

    “小刘,你老廖当初说得也有道理,再远的我们管不着,村外道边以及河滩上的尸首,咱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吧,况且咱村也要用河水,县中大夫说积尸成疫,这既是积德也是帮自己啊。”

    “是是是,算我多嘴……”

    年轻人也不再说什么,跟着大伙往那边走去,一众人先是卸了草杆,然后赶着牛车往从旁另一个方向过去。

    没过多久,就来到了一处类似乱葬岗的位置,一座座小坟包到处都是,有的简单立着木牌当墓碑,有的则没有。

    廖大丘也是有些感慨,这一片坟,追本溯源都是拜他所赐,当然他不可能杀人,这片坟区都是死在茅滩村附近的不知名尸首,是老廖最初提出帮他们入土的主意。

    在这不太平的世道里,这种死在路边的尸首其实各地都有。

    既是为了家乡着想,也是同情这些死者,七八年前,廖大丘先从村长家开始,找着相熟的人挨家挨户商量事情,最后才有了这一片坟区。

    不得不说,大多数人都是自私的,但即便是在艰难的世道,好人还是有的。

    几人先是在坟区外的一座半人高土地小庙处拜了拜,祈求土地爷看顾,随后就开始麻利的动手干活。

    都是地理刨食吃的庄稼汉,挖起坑来有的是力气,几人轮番挖掘,很快就挖出了一个大坑,而尸首也被破席子卷在一起。

    没有多翻动尸体,几人一起抬着将尸首放到坑内。

    “冤有头债有主,我们不是害你们的人,不忍你们曝尸荒野,为你们找了一处埋身之所,这年头死后有土盖身就不错了,我们也没有余力祭祀你们,都安息吧!”

    廖大丘絮絮叨叨的说了一阵,随后和大家一起开始填土,像这种埋葬工作就没有正规丧事那么复杂了。

    很快,几人协力之下,一座小小的坟包就成了,廖大丘和老村长一起用铁锹拍打坟包,将土夯实一些。

    回去的时候,众人感觉到一身轻松,就连之前抱怨的那个年轻人,哪怕之前说了几句,但现在也是很有种做了好事的成就感。

    “哎,老张,咱还得把草杆子整好。”“那可不!”

    “对了李伯伯,听说邻县闹瘟疫了?”

    “哎你还别说,我也听说了,上次我去县里头采办,遇上我老婆娘家人,那人是个郎中,他告诉我邻县最近闹疫病了。”

    老村长扛着锄头看看他们再看看廖大丘。

    “所以我们和老廖一起埋了尸首是很有必要的,听说这疫病就是从这些尸首上起的毒瘴,是死人不能入土的怨气啊!”

    “嘶……李伯伯您可别说了……”

    “哈哈哈哈,你个大小伙子胆这么小?”

    “哈哈哈哈……就是说啊小刘,你这样娶不到老婆的!”

    “去去,谁说我胆小了!”

    一群人相互聊着天,苦中作乐的回了村,日子虽然难过,但比起那些路边遗骨,总要好得多。

    渐渐的,天色变暗,夜也深了,村外那一处坟区逐渐有鬼火沉浮,而边上的土地庙隐约黄光弥漫。

    在这平静的夜晚中,忽然有一只黄鼠狼出现在远处荒野,随后飞速朝着坟区方向窜来,最终在土地庙跟前停下。

    “吱吱吱吱……吱吱吱……”

    黄鼠狼在土地庙前不断吱声,声音高高低低,有的尖锐有的则如哭泣。

    “什么?疫病之鬼?厉害到阴司竟都弹压不住!?扩散了?”

    随着惊愕的声音出现,土地庙中走出一个佝偻的老头,一脸惊色的看着黄鼠狼。

    “吱吱吱……吱吱吱……”

    “你……罢了罢了,你去吧!”

    听到土地公的话,黄鼠狼立起朝着他拜了拜,随后转身飞窜,消失在了荒野中。

    土地公叹了口气,转身望向那一片坟区,鬼火沉沉浮浮。

    慌乱的年代,阴司势弱,就连孤魂野鬼也没有余力完全收容,这一处坟区土地公本早就禀告了管辖的城隍,但这么些年了,依旧只能现在这样维持。

    “哎,疫鬼啊……这次得死多少人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