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 地煞之散

【书名: 烂柯棋缘 第439章 地煞之散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斗战狂潮重生之鬼眼商女天影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在这片延绵山脉之外足足又过去百里的位置,一些提前逃离的妖魔也当然也注意到了计缘施展的天倾剑势。

    或者说,这种动静极大的神通也很难不被人注意到。

    这些妖魔中就包括名为北木又被称为北魔的魔头,正是最早逃离的那个大魔,在其身边还追随者为数不少的魔头。

    那种锋芒毕露的割裂感和压迫感,那种无穷无尽的剑意压顶,以及那天际的璀璨剑光,让谁都明白这是一式了不得的御剑神通。

    实际上别说是山脉那边,就算是这个看似安全的距离,在刚刚天倾一剑落下之刻,包括俊美青年再来的身边一些魔头都如临大敌,下意识催动遁光急速逃离,甚至也是低空飞行,那种天都随着一剑塌陷下来的感觉实在太过真实,也太过可怕了。

    他们明白自己处于这么远的距离,早已脱离了仙霞岛阵法之外,那一剑不可能是针对他们的,但即便如此都这般恐怖,若是处于那片山脉中,亲身面对这一剑该有多可怕?

    “尊主,幸亏您早有所料,否则我们就要直面那一剑了……”

    俊美青年此刻也难免产生一种后怕的感觉,即便自负修为,即便是变幻莫测的魔头,但面对这一剑,谁敢说有把握全身而退?

    “能施展此等御剑神通,难道来者是一名真仙?”

    俊美青年思索了一下,脸色凝重道。

    “纵然是真仙高人,如此多的妖魔,其中更不乏大妖大魔,也不是说除就能除得干净的,这一位恐怕还不是普通的真仙!”

    之前那一剑一出,仙霞岛的其他修士也纷纷落在山头,这从远方彩霞全都消失就能看出来,那大阵自然也就停了,所以这一剑只是一人之力。

    真仙高人确实厉害,但境界上高远也不可能随意碾死大妖大魔,尤其是数量还不少的情况下,虽然这剑一出动静是不小,但却是来自剑势单方面的,妖魔几乎没有什么抗衡之力。

    只能说修仙之士所谓的真仙之中亦有高下,而且这其中摇摆的幅度还绝对不小。

    “尊主,那一剑似乎最终并未落下?”

    在场之魔也是有眼界的,即便再震撼也不可能认为真的一剑之威能让天塌下来,虽然心念和感知上都告诉自己天真的要随着那一剑塌下来,但理智还是在的,知道这只是因为这一剑威势太重,重到比肩天倾。

    这样的一剑如果真的落下,别的不多说,那一片山脉或者说至少是山脉的中心大山区域,估计就直接被抹去了,但现在远远观望似乎并非如此。

    听到边上魔头这话,俊美青年转头看看四周,冷笑一声。

    “没落下?不,那一剑已经落下了,虽然并未尽出,但确实落下了,它落在了这里……”

    俊美青年指了指胸口,所引申的意思所有人也都懂,也令不少魔头面露恍然,说着,他又望向山脉方向,以呢喃的音量低声道。

    “剑未尽出啊……呵呵,也是,仅仅窥见此势,群妖群魔已心裂而坠……”

    边上有魔头担忧道。

    “尊主,地脉裂缝那边估计已经尘埃落定,有如此可怕的仙人坐镇,那些家伙是不可能翻起什么浪来的,我们是不是该继续遁走?”

    这话听得俊美青年一个激灵。

    “不错,我们赶紧走,若那人起身追杀可就不妙了!”

    下一刻,一道道气息隐晦的魔光遁走,再也没多停留分毫,而在其他方向上侥幸逃出生天的妖魔,也同样因为计缘的天倾剑势短暂停留,然后以更快也更隐蔽的方式飞速逃离。

    ……

    地脉缝隙所在的那片山脉中心,那一处高耸的山巅之上,计缘保持着那种坐姿喝着龙涎香。

    龙涎香的独特功效使得计缘身体好受了不少,尤其是左手更是从那种钻心的刺痛中缓和过来。

    刚刚法力消耗殆尽,天劫之伤失去了制衡立刻复发,而计缘法力虽然耗尽,但身中依然灵气充盈,这灵气立刻成了滋养雷劫余威的温床。

    那一刻的酸爽,就是计缘都忍不住皱起眉头。

    所幸龙涎香神效非常,并且很快又有新的丹气被炼成,跨越天地金桥到达丹田又转化为法力,使得左臂的伤势很快又被压制住了。

    此时,站在山上的仙霞岛修士,脸上无一例外的都是震撼的神色。

    举目四望,视线所及的山野,随处可见坠落的妖魔,或气息全无或奄奄一息,有些气息强悍的大妖大魔,就这么被压在倒塌的山体下,却并不挣脱出来,而是就这么在那边不敢动弹。

    “一剑天倾……世上竟有此等御剑神通,纵然那是一把仙剑,也太过骇人……”

    “是啊,别说是作为剑出目标的妖魔,就是我面对此剑,刚刚都透不过气来,心里更是压抑到了极点……”

    两名修为不俗的仙霞岛修士在山顶上说着,目光则扫向遍地妖魔鬼怪,到了此刻他们才发现之前面对的妖魔竟然有这么多。

    “那些妖魔……一个都没跑?”

    边上的修士点点头。

    “除了那些见我等仙霞岛修士到来之初就已经遁走的,随后想逃的全在这了。”

    除了普通仙霞岛修士相互吐露心中震撼,六名仙霞岛长老也隔着老远相互以神通传音,片刻之后,六人终于再次升空,将仙霞岛阵法再次布置起来。

    很快,这片山脉各处,一道道霞光也纷纷飞起,天空再次弥漫起绚丽光彩,只不过这份光彩对比刚才那一剑,就显得黯然失色了。

    “仙侠岛弟子听令,扫荡妖魔,将妖尸焚化,妖魂拘押。”

    阵法一起,领头那位长老的声音立刻城边山野,一众仙霞岛修士在此刻士气大振,驾起霞光施展神通斩妖除魔。

    山中的妖魔本就已经死了一大片,就是那些活着的,好多都目光呆滞,一些尤能抵抗的也只敢逃不敢还手。

    从最初的正邪苦斗到了现在,成了正道仙修单方面摧枯拉朽地诛杀妖魔,尤其是霞光离火成功展开之后,漫山霞光就是漫山离火,炽烈之中更令妖魔难有活口。

    计缘可算是微微松了一口气,还好仙霞岛修士算有分寸,扫荡残局起来不遗余力,可不能指望他计某人帮着收拾残局。

    当然安全方面计缘也毫不担心,不说那些妖魔没那胆子往他这边来,就是敢来,青藤剑还在这杵着呢,而且经过这么几息的休息,祭出力士符的余力还是有的,两三口三昧真火也还是喷得出来的。

    摇晃一下千斗壶中的酒水,这宝贝还真是神奇,晃动中似乎有小半酒液,实则其实是好几斗,看着这酒壶,计缘就不由想着当初那个送给园子铺老板的破酒壶,也不知道那老板识不识货。

    或许是因为刚刚那一式天倾剑势耗费了太多心神,计缘思维发散之下,看着煞气已经被压入地底的裂缝口,竟是有些出神。

    六道霞光飞临计缘所在的山巅,看到计缘洒脱的坐在地上,右手抵膝手掌撑着一侧脸,千斗壶被左手食指勾着一摇一晃,眼神则看着地脉,好似愣愣出神,身上再次恢复到了那种气息平常的状态。

    “计先生。”

    那名同计缘最熟悉的儒士模样长老率先拱手问礼一句,却见计缘没什么反应。

    “计先生?计……”

    想大声一些的时候,领头的老者抬手制止了他,低声对着旁人道。

    “不要打扰计先生,我们候着!”

    经此一役,仙霞岛修士对待计缘的态度已经大不相同,当然之前也并无什么不尊重的地方,可现在却显得十分恭敬了。

    对于这一点,所有仙霞岛修士都不会有意见。

    计缘想着地脉煞气为何也会被天倾剑势所压,想着想着才忽然注意到周围的斗法声已经逐渐停歇,随后五感重归灵敏,注意到了仙霞岛六位长老已经站在自己这一处山巅,只不过离得稍远。

    “不好意思,刚刚走神了!”

    计缘收起酒壶,站起来朝着六人歉意地拱了拱手,随后询问一句。

    “仙霞岛支脉的道友如何了?”

    领头的老者叹了口气。

    “于此布阵的那些道友倒还好,虽然不乏伤重者,但我仙霞岛自有神妙之术能救治,只是支脉那一处山门惨遭妖魔覆灭。”

    计缘也只能叹了口气,更没说什么节哀之类多余的话。

    “地脉煞气已封,我等准备返回仙霞岛,先生若是有闲暇功夫,可同我等一起回岛,也好答谢先生出手之恩!”

    向来神秘的仙霞岛计缘当然想去看看,正要答应却忽然想到什么,皱眉询问道。

    “此处地脉煞气已经平复,但此前散溢的煞气呢?”

    “先生放心,此前散溢的地煞大多已经被我霞光离火净化,少数散出的煞气也不足为虑,时间一久就会消散在天地间。”

    地脉煞气,又被称为“地戾”,在修仙界一直有“天地无情”和“天地有情”两种道论观点,地戾就是“有情论”其中一个依据,认为地脉断裂使得地生痛楚,产生地戾,此戾煞之气因由天地所生,所以非常了不得。

    听到仙霞岛之人这么说,计缘也心下稍定,不过心中却想到了一件事,当初宁安县井中鬼物,也是因一缕地煞所生,而且那些妖魔跑了一些,却不知道跑了多远。

    “附近可有凡人聚居?”

    儒士长老立刻回答道。

    “此处是云洲西北之地,凡人国度自然是有的,在我等所处山脉外六百里,就有凡人聚居。”

    应该也是意识到计缘在想什么,儒士模样的长老对着旁边同门道。

    “不若我在此同计先生去周遭一探,几位师兄师姐带着支脉同门回岛救治?”

    旁人相互看了看,也点头道。

    “如此也好,不知计先生意下如何?”

    计缘只是拱了拱手。

    “几位送同道回去疗伤要紧,这里有我和常先生即可。”

    承受了那样的地脉煞气冲击,纵然是修仙之人也够受的了,而且这地方条件有限,也不适合疗伤。

    听到计缘的话,领头老者对着常易微微点头,随后又一起朝着计缘拱手行礼,才带着一众仙霞岛修士驾起霞光,朝着东海方向飞举而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