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携天压地,妖如雨落(求月票)

【书名: 烂柯棋缘 第438章 携天压地,妖如雨落(求月票)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天影斗战狂潮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计缘所处的山巅虽然不在地脉爆发的中心位置,可距离那边也还没有远到排除在地貌喷涌范围外的地步,所以同样被地脉毒煞之气冲击。

    “计先生,快走!”“计先生快快遁走!”

    “小心毒煞!”

    计缘最开始挥剑破除迷雾,之前又屡屡出手,并且始终站在山巅压阵,使得妖魔气焰锐减,仙霞岛一众修士都是承情的。

    此刻见计缘居然被地脉毒煞冲身,纵然知道这位神秘的仙修道行肯定极为高深,也不由大声呼喊其躲避。

    但计缘根本没打算躲,之前毒煞之气也是有的,只不过没爆发得这么剧烈,那会他就早已经过实践得出,这毒煞之气近不了他的无垢之身。

    所以,此刻计缘根本就没有理会冲击而至的地脉毒煞,反而更关心另外更重要的两点。

    一是首当其冲的地面梅花阵,不过已经见到有许多仙霞岛修士架起遁光冲进底部,应该是尝试去救人,毕竟这种程度的地脉爆发不等它发泄完的话,几乎很难封住。

    而第二点,则是纷纷贴着煞气冲天而起的妖光和魔光。

    计缘原本以为跟着仙霞岛修士过来,就是来旁观他们砍瓜切菜斩妖除魔的,毕竟地龙翻身地脉断裂,引发煞气,引来的妖魔鬼怪应该是附近的吧,应该不至于太夸张。

    而当年听自宁安县老城隍的那句“云深不知仙霞岛,锐意无双长剑山”,几乎计缘对仙道印象的启蒙,仙霞岛的厉害是刻在计缘主观意识中的。

    可是这一场酣战持续到现在,实际上除了最开始的时候,之后有相当一段时间明显是妖魔更占据上风,仙霞岛修士不过是仗着修为高配合好,以及阵法的玄妙才有把握稳定最后的胜局。

    但地脉煞气重新爆发,直接将仙霞岛内外两阵的意图给破灭,内阵被冲击得七零八落

    是人都有火气,计缘也不例外,他向来更愿意相信邪不胜正,在他计某人还算不上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如何能容忍就这样被大部分有实力的妖魔脱困离去。

    仙霞岛大阵本来已经成了,不过天际被地煞破了口,那就把它堵上!

    计缘浑身法光弥漫,从初临山巅到现在头一次在身上出现客观的神光,犹如清风缠绕明月抬升,负背的左手已经将仙剑斜横身前。

    仙霞岛一些修士本来还想提醒计缘离开地煞冲击的位置,但此刻见到计缘独立山巅,地脉冲击自动在在其周身四方分离,又是道蕴犹如明月升腾,莫名就有都闭了嘴。

    仙修之人见状尚且如此,更不要说正在逃窜的妖魔。

    那带着蝠翼的大魔飞得最快最高,身边还有一众魔头,不远处飞腾的则是几名大妖。

    像是突然感受到什么,在急速飞行之时低头看去,见到无尽地脉煞气的冲天漩涡中,有一角光耀清朗蕴法如明月。

    “不好,仙霞岛的那个大神通剑修要出手了!快跑!”

    这是一种光从视觉上就本能般带出的心悸感,又是即将逃走的关头。

    这种情况下,再怎么拔升下方那位的修为都不为过,很显然的,因为引爆地脉这举动打得这群所谓仙人们措手不及,山巅那人也被激怒了。

    “嘿嘿嘿嘿……那仙人再厉害,也不可能把我们全留下,看谁倒霉吧!”

    有魔头既然还能疯狂大笑,疯疯癫癫间再次提速,随后化为一道幽绿遁光朝天际一侧拐去,这时候是不可能有谁自愿去阻拦的,拼得就是逃命的神通。

    不需要跑得比仙剑更快,只需要跑得比其他人快就行了。

    计缘握剑鞘的手捏得很用力,这种漫天妖魔的大场面他也是第一次见,到底还是有些紧张的,若不定还会出丑,但凡事有所为有所不为。

    “还真以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冷哼一声之后,计缘右手以剑指抹过剑鞘与剑柄,开始缓慢随后一划而上,随着之间划离剑柄指向天空,青藤剑骤然亮起剑光,不再是那种炽烈的剑气白芒,而是有一股清冷中带着凌冽的透彻感。

    “铮————”

    剑鸣长响,剑光刹那间冲天而起,一瞬间已经冲破地脉毒煞的天际漩涡,带着破天的气势冲上九霄云外。

    许多妖魔在剑鸣声响起的时刻,都下意识鼓荡浑身妖力和法力,想要躲避或者尝试硬抗仙剑,但却发现剑光几乎在眼前一闪即逝就飞上了天空。

    ‘不是来斩我们的?’

    不止一个妖魔心中下意识由此想法,但其中一些很快意识到了什么,抬头朝天空望去。

    在同一时刻,计缘剑指下划,早已和他心意相通的青藤剑随着主人的天地化生自心而起,也蕴化无穷天势,在意境之下,整个天空好似同仙剑相互牵引。

    “嗡……”

    之中轻鸣声传遍四野,包括仙霞岛修士在内,所有听闻者被带起一阵微微刺骨的酥麻感。

    深重的剑意,澄清无暇杀机凌冽,仙剑之上一片透亮白芒牵引收束,那是意境之天与九霄之天重合。

    这一刻意与势在虚与实之间产生叠加并稳定,仙剑悬空如携天势,只要抬头者,在心灵上都产生无穷重压。

    青藤剑同样意与势融,剑气未发,但无穷剑意已经与“天”相合,带着无可匹敌的威势,携天而落。

    轰隆隆隆隆……

    意境层面中,天际摇荡不止,天崩地裂的强烈的压迫感,塌落。

    ‘天,塌了……’

    许许多多的大妖魔头心悸停息,只是在窥天的这一刻,纷纷产生了天要塌了的恐怖的感觉。

    那悬天一剑正在落下,但落下的并非只是一剑,而是天也随着这一剑的威势塌陷下来。

    这种心灵的上的沉重是如此强烈,并且每一个刹那都在变得更强。

    以至于群妖群魔颤粟之中,连带着浑身的法力和魔气都好似不听使唤,许多妖魔根本坚持不了多久,就好似被重物压落般,纷纷从天上坠下。

    厉害一些的也是承受不住这种压力,根本不敢再往天上飞,只是不断下降高度,强撑着几乎要坠落的感觉,催动法力想要从“天地相合”的间隙中逃出去。

    但天无穷广,地无穷大,路途无穷漫长。

    有的妖魔只是飞出几里远就错觉般以为自己已经飞了很久,飞了很远很远,却望不到天塌陷的尽头,而天却在随着那可怕的一剑急速塌落,以至于越飞越低,随后也承受不住压力,“轰隆”一声撞在附近山体上。

    弱小一点的妖魔,还没有坠落地面,大多都被剑意生生骇死,坠地之刻已是一具尸体,并且连魂魄都同样碎裂在剑意中,因为在心中,他自觉已经被斩。

    剑出天倾覆,妖魔如雨落……

    这是计缘既当年最初一剑之后,再一次施展天倾剑势,剑客的剑最最有威慑力的时候永远是未出鞘的时候,天倾剑势也有异曲同工之妙,或者说这一剑已经落下了,落在所有人心中。

    这一剑不是针对仙霞岛修士的,在计缘的意境中他可以区分敌我,但即便如此,这一剑的威势和带来的压迫感依然让仙霞岛修士都驾驭不住霞光,纷纷在就近山头落下。

    外围六名原本急速赶来驰援的仙霞岛长老,此刻也不由得在附近山顶落下,满面惊骇的望着天空。

    ‘这是天要塌了吗……’

    中心的山巅之上,计缘几乎将浑身法力榨干,意境丹炉中,三昧真火此刻也极其炽烈,疯狂炼化着新的丹气,源源不断通过意境金桥补充到身体并转化为新的法力。

    秉承着意境有多强,这一剑的剑意就有多强的原则,计缘这次真的是连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而他也相信,此刻悟出天地妙法的他,再运使这一剑早已今非昔比。

    当初对一神,今日对万千妖魔,我计某人也有如此豪情!

    心念及此,更是看着天空妖魔纷纷落下,计缘心中豪气顿生,这一刻,虽是仙修却有种沙场气魄与江湖豪气,以至于长久以来一直含蓄的面上傲气凸显笑意冷然。

    剑指朝下每缓缓滑动一分,所有面对剑势的对象,压力就增大十分,那是一种濒临奔溃的绝望,无可匹敌,除非真有打破天的信心。

    许多妖魔落下之刻,哪怕身体完好也没受伤,但面色和眼神却显露呆滞状态,心已被斩。

    而令计缘没想到的是,带着无穷意境和天势倾落的这一剑,居然好似和地脉煞气产生某种共鸣,就好似地脉也受到天势压迫,滚滚毒煞的喷涌也逐渐停歇甚至倒卷。

    弥漫在整片山脉的毒煞气同样被压落到地面,天地间恢复明亮。

    此刻,法力耗尽的计缘也一屁股坐到了山巅地上,只不过他并不瘫倒,此剑除了能借势破势之外,主意斩心。

    为求保持威慑感,计缘根本没让这一剑降到实质杀伐的层面,否则借此威慑斩杀一些妖魔轻而易举,却容易落了下乘,况且也实在无余力斩下,若让青藤剑自斩则连这份意都要消失。

    坠地群妖中一些厉害的只是被骇得动弹不得,可并未死去,所以计缘哪怕力竭倒下,也不是直挺挺的躺到,而是反而跌地一座,左腿伸展右腿曲起,右手靠着膝盖,也撑住了脑袋。

    随后计缘榨出一丝法力,从袖中飞出一个翠绿玉壶持于左手,缓缓朝着张开的口中倒酒喝,正是千斗壶中龙涎香。

    也是此刻,青藤剑飞射而回,“铮……”得一声还剑归鞘,立在坐地喝酒的计缘身前。

    剑出则天倾,剑收坐山巅,潇洒惬意,持壶而饮,视周遭一切如无物。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