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 万千精怪皆脆弱

【书名: 烂柯棋缘 第428章 万千精怪皆脆弱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天影斗战狂潮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这边周围现在没什么人,计缘也不用顾忌什么,直接回礼问候。

    “白江江神不必多礼,是计某扰到你的兴致了。”

    白齐回头望了望江神祠的方向,笑笑道。

    “玩乐而已,能够陶冶心情,也能够更了解人间百姓之意,了解他们心中所想。”

    不说别的,至少计缘觉得如今的白齐,精神状态上比以前好了不少。

    “对了,这位便是胡云吧,只是这么几年没见,道行精进倒是迅速,天资不凡啊!”

    这狐狸当年和计缘一起来过春惠府,还在江边和大青鱼以及老龟有过一段小场面,白齐当然认得。

    这白江神半真半假的夸奖了胡云一句,令胡云有些不好意思的同时,也诧异于这江神居然认识自己,但礼数还是不能缺的,于是他立起身子,两只前爪也做出拱手姿势。

    “在下胡云,见过江神大人!”

    见这狐狸这么郑重其事的行礼,白齐想了下,也浅浅回了一个礼,算是给了胡云极大的面子,随后才把注意力重新转回计缘身上。

    “计先生可要游览一下这春沐江第一祠?我可为先生领路解说一二,多年来无数文人墨客都在江神祠留诗题字,以后工匠画师挥笔留景,江神祠中的几条廊墙可都是宝啊!”

    以前白齐对这些其实并不关心,但当初既然在计缘面前应诺要真正当好这个江神,那么白齐对江河中的水族,依江生活的人和动物就都关心起来,后来更是发现了江神祠中的瑰宝。

    多次为历年来在江神祠留下的诗词画景所迷。

    计缘倒是确实很想见识一下,但是他这双眼睛如果不是看极为特殊的东西,想要瞧清楚就极为费劲。

    虽然如今在有些方面已经练得炉火纯青,比如看信看书,以前需要印刷纸张或者竹简一类刻字的东西才能流畅,换成普通书就得凑得很近,费力费神。

    而现在,能靠着指尖摸过纸张的细微触感差异,摸出来“字感”。

    可是要看江神祠的廊墙就没那么简单了,估计很多情况下还是得贴得很近才能看个大概,诗词还好,毕竟是文字,看个大概能看出写得是什么字,就能通篇文章都理解其意,可是画的话,就雾里观花看不真切了。

    白齐毕竟是与计缘有联系的一枚白子,计缘便指着自己的眼睛直说道。

    “白江神莫不是不清楚,计某这双眼睛,其实是半瞎的。”

    边上的胡云明显愣了一下,然后才想起来记先生确实是个瞎子,但平常行坐立卧等干任何事的,都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很容易让别人忽略这一点。

    不过白齐显然没有忽略这一点,或者说既是之前没有意识到,在此后的反应也处理的极为自然,几乎是在计缘话音刚落,他就爽朗笑道。

    “先生不必困扰,那些先生看着模糊的字画,自然也就没那多大看的价值,但有些字画年深日久,却寄着留墨者之神韵,实在非凡,此等字画想必先生也能瞧得真切!”

    “哦?那我倒真要去看看了!”

    计缘还真被白齐说得起了好奇心。

    “先生请!”

    白齐伸手引请,带着计缘和胡云一同前往游人如织的江神祠。

    这次白齐带着计缘进去,可能考虑计缘的感受,就用上了障眼法,以至于两人一狐都被旁人忽略,直接走到了廊墙位置。

    上次来江神祠还是很多年前的事了,那会计缘道行是真的浅薄,并且也有事在身,只是江神祠中间一间间殿堂穿过,直接到了江神大殿,上了柱香还把自己吓了一跳,急急忙忙就脚底抹油溜了,加上眼神本就不好,以至于根本就没怎么瞧见侧边的廊墙。

    这次又春沐江江神亲自领路,带着计缘和胡云一起沿着江神祠的廊墙慢慢的走,计缘几乎一窥就见真章。

    乍看一眼,廊墙上花花的写满一片,并没有如何,但再细看,隐藏在密密麻麻的题词和画作中,有一些文字和画作隐隐透着纤毫般的微弱光明,使得计缘越看越清晰,久之则观神现。

    这些也未必就真的全是当年作词作画的人厉害,文采斐然技艺高超是肯定的,但不可能长久留神,世间能有几个左狂徒。

    但江神祠香客众多游人更多,尤其是来这廊墙上评头论足舞文弄墨的文人骚客,在江神祠建成之后的近两百年来就没间断过,在这种愿力场合,后来者赋予了廊墙作品越来越多的神意。

    此类例子大多体现在画作上,也令这些画作在时间的沉淀先,色泽显得越来越深邃多变,变得比当初才做成之时还要美轮美奂。

    看着计缘走在廊道上对其中一些画作和诗词精品流连忘返,白齐带着一种微微的自豪对他道。

    “计先生,这我这江神祠如何啊?”

    “不错,不愧为春沐江第一祠,这些诗词文章倒是本身寓意好,但这些画却有了一丝深邃,或许百十年后能成为壁画上的精怪。”

    计缘很是感兴趣的这么说着,而一边的胡云在听到这话后,更是诧异的看着墙上的这些壁画,他开始只是觉得有些画特别好看,但从未想过这些画以后可能成精。

    “计先生,画也能成了精怪啊?”

    “只能说这种可能,世间精怪多不胜数,很多的产生也都是机缘巧合,只要有孕灵的条件,就有孕灵的可能。”

    计缘说到这便不说了,白齐看看胡云这好奇的样子,边代为讲解道。

    “先生说得不错,不过此类精怪初生极为脆弱,受不得外界干扰,或者干脆就得有人细心呵护,否则,一个顽童拿一根树枝在墙上胡乱挂擦,都极有可能要了它们的命。”

    “啊?这么可怜啊!”

    “呵呵,比这可怜的多了去了,你不知道而已,胡云小友要珍惜你难得的修行之机啊。”

    白齐此话若有所指,眼神微微移向计缘,而胡云也已经心领神会,朝着白齐点点头,然后继续看着墙上的壁画,但这次他离开得远了些,就怕自己爪子蹭花了壁画,并且还仔细观察廊墙周围穿梭的游人,看看他们是不是有人手贱。

    实际情况还是令胡云很担忧的,他不止看到了有人手贱会去抚摸墙上的字和画,甚至还看到有人小情侣在某个角落偷偷用石片刻字,大部分应该刻得是类似“永结同心”和“到此一游”之类的话。

    “计先生,白江神,他们有些人在……”

    “此地虽禁止私自刻写,但终究不可能面面俱到,还是会有些人不检点,不过常人当也不会玷污了前人的优秀作品,再说了,这其实也算是画作的一劫,只能是让庙祝多加管束,让游人形成良好的风气。”

    说着白齐指了指远处。

    “你瞧。”

    胡云赶紧转头望去,见到有两个蓝挂长衫的文人已经上前制止了之前那对小情侣,并且指着廊墙面色严肃的在说着什么,那对小情侣也面色尴尬不安,不住的点头道歉。

    听着白齐的解释,计缘心中认同之余,也略显感慨得说道。

    “白江神说得极好,这既是一劫也是机缘所在,运法隔了游人香客自然能保护壁画,却也容易断了积蓄之力,福祸相依不外如是。”

    两人一狐花费小半天时间细细看过整个江神祠的作品,对于那些精彩的诗词文章和精美绝伦的画作,就连胡云都流连忘返。

    不知不觉间,等胡云从一副八美仕女图中回神之时,发现周围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江神祠的游人和香客也已经稀稀落落,显然江神祠快到了关门的时刻。

    “计先生,我已准备好了画舫一艘,我们这就去往江面吧,那老龟乌崇和青青已经知晓您来了,在江心候着呢。”

    “走吧!”

    计缘和白齐在这逛江神祠的时候,白齐早就闻弦知雅意的安排好了一切,计缘对此也是心知肚明。

    前头两人已经沿着廊墙走向了江神祠内部的一个沿江水台,而胡云微微愣神之后赶紧跟上,嘴上还不忘询问。

    “青青?大青鱼有名字了?他什么时候有名字的,听着怎么像是女子的名字?”

    “就你问题多。”

    计缘笑了一句,没有多说什么,而白齐居然也卖着关子不说。

    一艘小画舫从江神祠近水岸浦上驶离,船头船尾的舱门挑檐处各挂着两盏黄灯笼,船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船内有桌有椅有酒有菜,甚至还有一张软塌可供人歇息。

    掌舵的船工师傅穿着一身蓑衣,斗笠压得很低,很本分的摇着橹,不敢多看计缘和白齐,顶多会偶尔扫过胡云,显然这船工也是春沐江中水族。

    船只排开波浪,缓缓驶入江心,在这春沐江上,远近前后各方,都有画舫楼船,莺歌燕舞之声隐有传来,计缘和白齐所在的小画舫只不过是最最普通的一艘罢了,没有谁会多看一眼。

    计缘和白齐就站在船头,胡云则蹲在两人中间。

    “哗啦啦……哗啦啦……”

    江心的水面开始晃动起水花,借着昏暗的船头灯光,隐约能看到水面下有庞大的黑影划过。

    胡云眼尖看到一抹青影在水下游过,激动得叫出声来。

    “大青鱼!”

    这一声过后,游曳在船下的水中巨物踏着细微的漩涡,在船头前缓缓浮出水面,一只老龟半身龟甲浮现,一条青鱼吐着泡泡上浮。

    “老龟乌崇,拜见计先生,拜见江神大人!”

    “啵啵啵啵……”

    大青鱼不会说话,但赶着老龟说完之后快速吐了一阵泡泡,算是问礼。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