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心情大好的居元子

【书名: 烂柯棋缘 第410章 心情大好的居元子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焚神天影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计缘的这句话不但是他自己的心声,其实也是玉怀山中很多人的心声,只不过紫玉真人修为和地位都比较高,在整个玉怀山范围来讲说得人不多罢了。

    可玉怀山毕竟不是那种教派式宗门,没有掌教领衔也无一人独大的情况,各脉道统之间的关系虽然不疏远但相对平行,所以老一辈对紫玉真人有微词的人不少。

    “计先生说得是,如今我等也不知紫玉师弟身处何方。”

    计缘也不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还是更关心仙游大会的事情。

    “玉怀山已经有两次未曾参与仙游大会,但想必对仙游大会的情况应该还是有所了解的吧?”

    计缘现在对仙游大会基本是抓瞎状态,虽然很想去长见识,但也不能瞎撞,现在更是觉得玉怀山这群“宅男宅女”也有些不靠谱。

    居元子想了下,还是如实回答道。

    “先生有所不知,这仙游大会每隔一个甲子才举办一次,这时间也不算短了,所以基本每一次大会举办都会有不同的变化,会根据举办场所调整,主要看所在仙门如何筹备,并无一个绝对统一的章程。”

    居元子顿了一下,又说道。

    “不过有一些情况还是相同的,所谓仙游大会虽然不至于所有仙门都会去,但去的肯定不少,是一场难得的通道交流会,我等修行求道得道,所以这种机会定时会相互论道一番,嗯,有时候也免不了会动手……”

    这点计缘也只是笑笑,嘴上说不过,手上见真章,刨除一些神异之处,其实和凡人市井口角也差不多。

    “当然,仙游大会定能见到一些特殊神通,一些奇闻怪事,也是购置交换宝物和奇珍的好机会。”

    计缘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那么,真仙级数的仙修是否也会出现?”

    这也是计缘很关心的一点,毕竟他还没见过真正活的真仙级仙修,更期待能遇上《云中游梦》的作者。

    经过海岛上的修行加上和佛印明王的一番论道,计缘对于《云中游梦》中那种状态,更有很多细致入微的地方可以推敲,要是能和原作者印证一下,说不定还能鼓捣出点有意思的东西来。

    听计缘这话,居元子心头也是很理解的,就计先生的身份和修为,去仙游大会看一群晚辈相互吵嘴肯定是觉得无趣的,能赏脸也就奔着能“聊得上天”的存在去的。

    “在下能理解计先生的心思,修行高绝之辈去的定然是不少的,至于是不是真正的真仙高人其实并不绝对,真仙一词对寻常仙修而言太过崇高,云里雾里看不真切。”

    居元子语句一顿,话到这份上了也不作什么犹豫。

    “某些个仙门,自称真仙级数高人一同前往仙游大会,有的我确实看不透,但有些嘛,其实不过和我居元子半斤八两,这样的真仙,计先生以为呢?”

    居元子这话计缘听懂了。

    所谓真仙,又不是上辈子玩游戏的时候头顶上顶着个角色一百级的标志,不能百分百打包票。

    而当初《通明策》上确实说过三华归一天地人三才归一是道妙真仙的标志,但很显然这成书者其实没全说对,因为居元子也可以算是三华归一,但很显然居元子不敢以真仙高人自居,以计缘的眼光来看,他也确实还差了火候。

    当然,从《通明策》上讲的来看,修仙界普遍对“真仙”的评判标准大致上就是如此,若真的要自称真仙,够资格说人家错的也就只有真正上头的人物了。

    居元子等于是告诉计缘,是不是真正的真仙级数高人,还是得您计先生自己判断,也让计缘若有所思。

    仙道修行之辈和妖类修行到底是有很大不同的。

    妖魔崇尚“力”为先,仙佛崇尚“道”为先,前者其实更为直观,后者则玄奥非常,很难直接判断,当然了,若是自身到达了此等高度,肯定相对容易判断一些。

    计缘沉默了一会,无奈笑了笑。

    “罢了罢了,到时候去了再说吧,玉怀山有多少人要去,可有人选了?”

    计缘这么一问,魏元生已经开始使劲给计缘使眼色,那神态那表情,活脱脱等于在告诉计缘:‘先生快帮我说说话,我很想去!’

    “咳咳……”

    裘风都有些看不下去了,故意咳嗽两声,示意自己徒弟收敛一些,不过魏无畏倒是在那边暗自小口品尝着茶水,斜眼对自己儿子表示肯定。

    有计先生这种大腿在,不抱才是真的傻。

    居元子则如实回答。

    “毕竟还有几年,我玉怀山还未定下派几人去,也未定下派谁去,不过我应该是会去的,呵呵,实话说也是想多同计先生交流探讨一下……”

    说到这,居元子看了一眼魏元生和尚依依,前者见到他看来被吓了一跳,立刻变得严肃。

    “当然了,机会难得,定也有年轻一辈弟子一同前往,我看元生和依依就很不错,会在玉铸峰举荐一番。”

    计缘听到这也笑了,魏元生很想去,他也自然希望他能去,但这种事是人家玉怀山自己事,他其实不好擅自干涉,不管居元子这等于也是一种恰到好处的示好,计缘便也顺势附和。

    “这倒确实,元生纯正可爱,依依落落大方,确实是难得的好苗子,该多长长见识。”

    可以,魏元生心中大定,脸上的喜色怎么也收敛不住,居真人和计先生都这么说过了,基本去北境恒洲就稳了。

    就连尚依依这会也是喜色难掩,看向魏元生的时候见到他那副憋笑的样子就更乐了。

    介于居元子身份和修为摆在那,计缘当然明白这人算是在玉怀山能做主的,自然就多商讨一些事情。

    计缘也一事不劳二主,直接和居元子、阳明以及裘风三人了解仙游大会的其他细节,并且也讨论着什么时候动身合适,以及如何去等问题,因为肯定会带着年轻一辈弟子去,不适合远跨界域自行赶路,所以肯定要去某处乘坐界域摆渡。

    等谈得差不多了,桌上的糕点也吃得差不多了,茶水也添了几轮,当然后面几轮都是普通茶水,蜜晶计缘自己也不多,不舍得太霍霍了。

    最后计缘顺势就表示,原定于半年内上玉怀山的计划,他准备延后了,几年后的戊戌年初才会上玉怀山,然后和玉怀山的人一起出发。

    计缘这等于直接告诉别人,我原本上玉怀山就这么点事,今天已经讲差不多了,也是令居元子等人哭笑不得。

    到了傍晚的时候,计缘也没让他们走,而是亲自下厨招待他们一顿。

    计缘亲自下厨做得菜,这机会可是少有,就连居元子也啧啧称奇。

    魏元生和尚依依一起帮计缘打下手,而看了一会觉出一丝莫名意味的居元子居然也坐不住了,一同去厨房帮忙,或者说看着计缘做菜。

    两只购自天牛坊百姓的宁安县本地老母鸡,一大块从市场上买的猪肉,配合咸白菜干菜等物,最后做成一桌丰盛的晚餐,有炖鸡有白切鸡,有干菜扣肉也有咸菜汤,甚至还有一碗分量十足的霉苋菜蒸豆腐。

    一盘盘菜往外端,最后摆满了一桌。

    站在桌前嗅着菜香计缘也挺有成就感的,这些菜看似简单看似没什么技术含量,但恰恰是简单的东西才难做好,以他的嗅觉来说,不难闻出菜的味道绝对不错。

    更是在做菜专注的时候,心思灵明澄静,好似意境中,山水间,丹炉旁,架锅灶……

    不知不觉就把菜都做好了。

    “计先生,您做菜的本事都这么厉害啊?我们魏家那么多厨子都比不上您一只手!”

    魏元生夸张的夸奖一句,计缘笑笑。

    “呵呵,献丑了,大家不必客气,尽管开动吧,哦对了!”

    说着,计缘从袖中取出了一只白玉颜色的酒壶,一一为众人倒酒,酒液才出特殊的酒香已经飘荡满院,既然有种醉意朦胧汇聚灵气的感觉。

    “我这正好有一些好酒,呃,几位不忌酒吧?”

    计缘倒酒的动作顿了一下。

    “不忌不忌!”“对对,不忌!”

    一众人赶忙回答,计缘这才继续为众人倒上,随后率先举杯动筷。

    当天午夜,玉怀山一众踏云归去,魏元生、尚依依和魏无畏面上都泛着桃红,显然酒意未消,但除此之外没有醉态,居元子三人则并无异常。

    “师父,刚刚我没注意,现在想起来,我们喝了也不少了,我总想着这酒这么好,喝光它,可计先生的酒怎么到不光啊?”

    裘风一笑,看看自己徒弟。

    “计先生手中的白玉壶是一种难得的神异的宝贝,名曰‘斗壶’,有十斗、百斗、千斗之分,其手艺据说早已失传,不但能保存大量美酒,更是能酝酿酒意吸纳灵气,令酒酿越来越醇香。”

    “哦哦哦,还有这种宝贝,计先生这种好酒之人可不就最喜欢了嘛!还有计先生做得菜,我之前胡乱夸奖他做得好,没想到真的这么好吃,明明是普通的蒸炖煎炒,居然这么鲜美,爹,我们家的厨子真不如计先生啊……”

    魏元生的话尚依依极为认同,也在边上点着头。

    居元子“哈哈哈”得笑出声来,看看魏元生道。

    “难怪计先生喜欢你,元生,计先生这等高人世间罕有,是真正的返璞归真,他想做什么事,都能追寻纯粹纯真之意,仙道如此,就是普普通通的做菜,亦是如此,或者说,对于计先生而言,做菜也是‘道’!”

    居元子是根据自己的感受推敲出这番话,若说饭前讲的是“正事”,那么做菜今天也更有种认清“洒脱与真妙”之感觉。

    居元子以私心在饭桌上问起过计缘一个问题,也是看过计缘做菜所以憋不住了,当时他问的是“究竟何以为仙”。

    这种话在一个“老神仙”口中问出来很突兀,但问的对象是计缘,在场之人无人觉得奇怪。

    当时计缘根本毫无多想,只是指了指桌上菜和周围,照着本心脱口而出道:“不外乎逍遥尔!”

    差不多的意思肯定也有人说过,甚至居元子自己都对人讲过,但今日居安小阁所见所参与的具有直接说服力,更别提其中道蕴的展现,让居元子有那么几个瞬间好似同计缘感同身受。

    犹如在天地山河间的丹炉旁架起锅灶笑谈而烹。

    只此一点,居元子就觉得没白来,至于计先生延迟去玉怀山倒也无所谓了,嘿嘿,反正今天他来过了,而且今天所得也得回山好好消化消化,计先生这几年不拜访就正好,省得到时候记挂之下还破关而出。

    心情大好之下,居元子大袖一挥,御风驾云都变得肆意潇洒起来。

    “走吧,就等几年后计先生来玉怀山了,我欲乘风乐逍遥,过境川流千百峰……”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