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玉怀山来访

【书名: 烂柯棋缘 第408章 玉怀山来访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天影斗战狂潮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师父,计先生,茶水好了!”

    中年郎中从后院回来,手中还端着准备好的茶水,但出来的时候却见到外头只有自己师父童先一人,正拿着一张画卷端详。

    “呃,师父,计先生呢?”

    童先头也没抬,视线一直看着手中卷轴,回答一句。

    “回家去了,本来还聊得好好的,突然就站起来说家中马上就会有客来访,就走了。”

    “哦……”

    中年郎中失望的点点头,将手中的托盘放在诊台上,一边给童先倒茶,一边也好奇的将注意力转移到画卷上。

    “师父,这是什么呀,计先生给的?”

    “嗯,你师公生前托计先生带给我的,据说是一种得子道门某一脉的养生功,里头的都是动作和要领,并不难但是贵在坚持。”

    中年郎中看了一会又问了一句。

    “这光看这图画,能學得会么?”

    童先终于转头看向了自己徒弟。

    “废话,光看当然學不会了,得练,然后不懂的就去找计先生让他演示一遍。”

    “哦哦……”

    两人在哪喝着茶研究半天,等到又有前来抓药和看病的乡人上门这才重新开始诊病抓药。

    ……

    此刻时刻计缘已经回到了居安小阁,等候着玉怀山中人上门。

    计缘倒不是真的未卜先知般知道了玉怀山准确的上门时间,而是感应到了魏元生和魏无畏的气息,这二人虽然严格上不算成棋,但却已经有成棋之资。

    随着魏家父子在明确目的是来找计缘,且距离近到一定程度的情况下,计缘也能隐约感应到。

    而现在这个时间段,别说德胜府魏家,就是宁安县都没多少知道计缘回来了,这两父子能来就肯定是和玉怀山的人一起来的。

    所以计缘便也提前一步回家,省得他们扑个空。

    到了天牛坊后方,还没接近偏僻的居安小阁,计缘已经能听到一阵叽叽喳喳吵吵嚷嚷的声音,那种闹腾的感觉,也只能是居安小阁里的小字在相互斗嘴相互聊天。

    不过小字们音量不高,若是有常人路过很容易忽略过去,或者听到一阵嘈嘈杂杂的噪音却难以分辨出来源是什么。

    “吱呀……”

    院门被计缘从外面推开,院子里的嘈杂一下子就止住了。

    等看清楚是计缘,一众小字才缓过神来。

    “哎呀是大老爷回来。吓死我了,还以为被哪个好事之徒发现了。”

    “大老爷走路怎么连个声音都没有啊!”

    “我们这么吵,脚步声怎么听得见啊?”

    “那还能怎么办,我们怎么可能感知得到大老爷!”

    “我哦们安静一点不就行了!你自己安静得了吗?”

    “我当然能安静!你不能,你最吵!”

    “放屁,我最安静,你才吵,你最最吵!你吵!你吵!”

    ……

    “呼……都别吵了!”

    计缘淡淡说了一句,声音平静却压过了所有小字的喧闹,居安小阁也终于安静了下来,看向那些桌上、门上、地上、树上等到处都是的小字道。

    “一会有仙府之人过来,你们是想回《剑意帖》呢,还是想留在外面?”

    “留在外面!”

    非常难得的,百多个小字异口同声意见一致。

    “行,那一会就尽量安静,别惊扰到人家,知道了么?”

    “领大老爷法旨!”

    这群小字也不知道是不是从云山脚下东乐县土地那學的,现在计缘如果有什么命令下给他们,全都喜欢用“领法旨”这种回应方式,觉得那样能更突显自己对大老爷的尊敬。

    “呵呵,那行,找个地方躲起来吧。”

    计缘这么说一句,丝毫不担心这些小字不知道该怎么做,别看这些小家伙整天吵吵闹闹看着窝里横,其实都不是省油的灯。

    领了计缘的命令,一众小字立刻悬浮到了空中,左右晃动一圈,然后十分统一的全都跑到了大枣树上去了。

    就连小纸鹤也凑热闹般飞到了树上,不过它很快又飞了下来,落到了计缘的肩膀上,玉怀山的人就是它去通知的,干嘛要躲。

    ……

    德胜府某处的空中,居元子、阳明、裘风三人一起御风驾云,带着另外三人一起在天上飞行,而那三人正是阳明的女弟子尚依依和裘风唯一的徒弟魏元生,以及魏元生他爹魏无畏。

    本来魏无畏是不在出访计划中的,但魏元生对裘风说自己老爹和计先生非常熟,认识得也非常早,关系当然也很好,他能上玉怀山还是计先生特地来找老爹指点了的,问是不是带上自己老爹合适点。

    这一建议当然就给通过了,和计缘打交道,玉怀山向来都是一个主旨,那便是拉关系套近乎,怎么熟稔怎么来,尽量和计缘越亲密越好。

    用玉怀山一众高修的说法,缘法就是缘法,有时候不用管这缘法怎么来的,仙人也得有人情关系嘛。

    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天上飞,但魏元生还是十分兴奋,更兴奋的是这次去的是居安小阁。

    “爹,师父,居安小阁到底只是一间普通的院落,还是说里头其实内有洞天啊,说不定那口一直盖着的井就是洞天入口,进去又是新天地呢?”

    魏无畏撇撇嘴没说话,裘风想了想说道。

    “这个你可以自己问计先生,我们不方便说,但你问就没什么事。”

    “嘿嘿,师父你也想知道对不对?”

    裘风不说话了,算是默认了,一边居元子抚须笑了笑,望向近在咫尺的牛奎山。

    “此山山势峻而不险,峰多而不密,重峦叠嶂内蕴乾坤啊,叫什么山?”

    魏无畏赶紧站出来说话。

    “回居真人,此山名为牛奎山,当年计先生就是在这里救了九个少侠,随后一起下山,此处极可能曾经是计先生隐修之地。”

    居元子看了魏无畏一眼,点头道。

    “嗯,言之有理!”

    说着也不由更加仔细的观望牛奎山山势,不想错过一分一毫,以至于随后也发现了那片月台巨石所在,远远一观,就能见到有灵气汇聚,隐约间呈现晶莹之感,甚至还有一种天威气息。

    但几人所御之风云并未落下,只是远远掠过而已,主要是怕犯了计缘的忌讳。

    魏无畏站的位置在众人中是最靠后的,此刻双手负背,挺胸遥望下方万里山河,胸中有无限豪气升起。

    ‘这就是仙人手段,什么权势,什么财富,什么武功,如何能比得上千山踏脚下,云端论凡尘!’

    见到了牛奎山,距离宁安县也就不远了,很快,众人所御之云就到了宁安县外。

    “居真人,师兄,我等前来拜访计先生,为以示尊敬,还是在宁安县外落下,步行前往为好。”

    “裘真人言之有理,正当如此!不错!”

    所御之云在县城外某处林地降下,片刻之后,一行人走出树林,踏着宁安县外的官道走向了宁安县。

    约莫两刻钟之后,几人已经入了宁安县城,接近了天牛坊,一眼就看到了坊门对面那十分显眼的面摊。

    “这就是孙记面摊!是计先生最喜欢吃的面!”

    魏元生立刻叫出了声,魏无畏也道。

    “不错,那就是孙记面摊,他们家最擅卤面和杂碎汤,几代人钻研这一门手艺,滋味确实不错。据我魏家暗探所知,孙家人做面有个规矩,那就是只要开摊,任何时候都要留一份面和杂碎,为的是万一计先生突然过来的时候,能够吃得到。”

    听闻魏无畏的解释,居元子等三人也感慨非常。

    “这家人倒是好福缘啊!”

    “是啊,凡人亦有凡人的智慧。”

    “走吧!”

    一行人缓缓接近天牛坊,路过孙记的时候多瞩目观看,魏元生上前一步朝着正在忙活的孙福拱了拱手。

    “请问这位店家,计先生可曾在家,是否出到县中去游逛了?”

    孙福看看这一行人,组合在一起似乎也颇为不凡,有种奇怪但又说不出的感觉,但并无任何恶感,听问的是计缘,便回答道。

    “计先生现在应该是在家的,他中午吃了面后去县中逛了,也就半刻钟前回来了。”

    魏无畏笑笑。

    “多谢店家告知,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说着,走近面摊几步,放下了两个当五通宝。

    “哎哎哎,这使不得使不得,你就问了一句而已啊!”

    “哎,使得,当是帮计先生付一次面钱了。”

    魏无畏点头笑过就走开面摊,和一众人入了天牛坊。

    魏无畏出事如此得体,也再次让几位真人多看一眼,魏元生疑惑着问了一句。

    “爹,为什么就给了十文钱,给几两银子嘛。”

    魏无畏笑看魏元生一样,自己儿子到底还是嫩了。

    “呵呵,元生,这就是人情世故了,十文钱他才会收,你自己琢磨一下多少的关系。”

    听得魏元生若有所思。

    天牛坊巷子七弯八绕,但居安小阁在最偏僻的角落,挑着人少的位置走就对了,没多久,几人已经到了居安小阁外,看到了那棵如同大华盖一般的枣树。

    “到了。”

    从老道少,几人下意识整了整衣冠,随后才走到了居安小阁正面,院门只是微闭,一抬头就能看到墨色浓郁的新匾额。

    “先生的字堪称当世大家,精妙,神妙!”

    魏无畏低声赞叹一句,裘风和阳明也是点头,前者说完就看过几人之后就上前一步,敲响了居安小阁的院门,只有居元子一直在看着匾额,不时皱一下眉头。

    “咚咚咚……”

    “计先生,玉怀山特来拜访先生!”

    计缘早已经在院中准备好了茶水等物,这会也走到院门处,轻轻打开了院门,看到外头站着的六人正在拱手行礼。

    “几位不必多礼,请进吧,计某刚准备了茶水点心。”

    来居安小阁拜访,完全没有一种去一个仙修高人府上的感觉,反倒是到了一处和善之家做客一般。

    几人寒暄着入内,也纷纷在院中坐下,只有三位真人和计缘有石凳,其他三人则坐椅子的坐椅子,坐木凳的坐木凳。

    计缘毫无架子,亲自为众人倒茶。

    首先自然是为玉怀山众人中修为最高的居元子倒茶,令这修行年深日久的大真人体会到了久违的受宠若惊之感。

    “多谢先生!”

    不过居元子道谢过后,正想抿上一口,嘴还没碰到茶盏就忽然抬头看向树上,疑惑一阵后才再次低下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