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 秦子舟之托

【书名: 烂柯棋缘 第407章 秦子舟之托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天影重生之鬼眼商女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思索了好一会,计缘才抬头看向天边,在一阵细风之中,一只纸鹤拍打着翅膀飞来,没多久就落入了计缘的肩头,啄了两下计缘的衣襟,随后钻入了他胸口的锦囊之中。

    “辛苦了,你休息,我也该休息一会了。”

    好歹也是有挺久没有睡过觉了,论在哪睡得最舒服,当然是自己家中,哪怕现在已经是破晓时分,计缘也想回床上睡会。

    久违的床铺舒适依旧,除了柜子里的床单被褥有些霉味以外一切都不错,这点小问题也就是计缘伸手掸了掸的功夫就解决了。

    宁安县人的作息一直是那样,哪怕现在是冬天,需要照料田地的时间少了很多很多,但县中百姓依旧起得很早。

    也就只有计缘是“日上三竿我独眠”,一觉睡到了太阳高挂都还不见起来的迹象,倒是小纸鹤经过了一夜休息,已经再一次钻出锦囊又钻出门缝,到了外面院中的去溜达了。

    小院中还有一些淅淅索索的声响,那是一众小字在那低声议论,或者说低声吵吵。

    因为大老爷计缘在睡觉,所以即便是这些小字也都下意识压低音量,怕吵醒大老爷的清梦,结果计缘就直接一睡睡到了正午。

    第二天的午时左右,计缘在自己床上舒服的翻了个身,随后直起身来。

    “嗬呼……”

    有时候惬意的打个哈欠伸个懒腰,也算是一种享受。

    穿戴好衣服再次到了院外,或许只是在自己家里好好睡一觉的心理作用吧,计缘很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出个门,去孙记面摊吃个卤面,然后再到城中转一转,计缘以自己的方式感受这辈子的家乡。

    当然,除此之外他也还有点事情要办,是秦子舟嘱托给他的,所以在溜达一圈之后,就绕到了宁安县中心大街以北,前往了县中有名的济仁堂。

    到济仁堂的时候,计缘见到一把年纪的童先童大夫居然还在堂中坐镇,时不时就有病人前来看病,不光有宁安县城中的百姓,也有较远的乡镇村落赶过来的病人。

    等到童老大夫为最后一个怀了孕的妇人开完调理安神的药,才有功夫停下来吃午饭。

    “师父,该吃饭了,李记的馄饨我给您热着呢!”

    边上的一个中年汉子掐准了时间,等自己师父看完病人,立马跑带门外的药炉边,打开了一只大砂锅。

    滚滚热气中,男子瞥了一眼一只在外头街边看着这边的计缘,嘴上嘀咕了一句疑惑的话,随后就顾着锅里的东西了。

    里头不是什么药汤,而是热着一碗大馅的馄饨,男子皮厚肉糙,加上又是冬天,也不怕砂锅边缘烫皮,直接就从缝隙探手进去将馄饨碗拿了出来,然后赶紧端到里头去。

    男子将一大碗带着勺子的馄饨端上来,放到了童先的诊台边上。

    “师父,快趁热吃,咱做大夫的更得讲求个食有时,今天都快过午时了。”

    不过男子却发现自己师父并未看着热气腾腾的馄饨,随后发现也没看着自己。

    “你让开点。”

    “啊?”

    “哎呀叫你让开!”

    童先七八十岁的年纪,但力气却不小,换宁安县别的老头差不多该入土了,而他则一把将自己这个壮实的土地推开,视线望向药堂外某处。

    看到这一幕的计缘也不由笑了,看来童大夫不光是學了其师秦子舟的一身医术,就是养生之道也尽得真传。

    等看清楚走近济仁堂的计缘之后,童先下意识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计先生?”

    童先的声音带着些微的不可置信,甚至还揉了揉眼睛,而计缘已经走入济仁堂拱手行礼。

    “童大夫好眼力好记性啊,在这宁安县中,童大夫可算是首个一眼就认出计某的人。”

    听到这中正平和的声音确认,再看到计缘的面貌和行走间的风度,童先如梦初醒般赶紧回礼。

    “计先生,真的是你啊!其实也不是童某眼力好,而是昨晚有听天牛坊来看病的老人说,先生可能已经回来了,这不看到相似的人就忍不住多看几眼!”

    童先左右看看,拖过一把椅子。

    “计先生快请坐,请坐,吃过了么?我这有一碗馄饨,李记的,虽然是热过的,但味道应该也不差。”

    “不用不用,计某已经吃过了,孙记的卤面,童大夫赶紧吃饭吧,令徒说得没错,食有时嘛!”

    边上的中年郎中也上下打量着计缘,这时候才反应过来。

    “您是计先生?对,您当然是计先生,和当年一个模样,简直,简直根本就没变!先生您赶紧坐,坐!”

    这郎中当初年不及弱冠,也是因为沾了童先的光,吃过居安小阁院中枣树之果的人,同因为是药堂學徒,所以受到童先耳濡目染,对计缘的事情了解得比县中听乐子的百姓多一些。

    计缘直接坐下,童先作为一个大夫,下意识上下打量计缘的气色,见其气色极佳毫无垂暮之像,从面部到手部的皮肤都饱满,加上那满头青丝,根本就是一个盛年之人才有的样子。

    “先生真乃神人也!”

    童先赞叹一句,这才拿起勺子吃了一口馄饨,带起了腹中饥饿感之后一连又吃了好几个。

    “计先生,我给您煮水泡茶!”

    边上的男子也没闲着,说了这么一句后赶紧往内堂去,那边的药炉里还煮着热水,但还没开,他得去添把火好拿来泡茶。

    在计缘面前,一种平和清淡的气息影响下,童大夫一开始的激动缓和下来,边吃边和计缘说话。

    “得有十几年没见着计先生了。”

    又是这句话,最近计缘听得挺多,他也就笑笑点点头。

    “是啊,挺久了,久到这宁安县没几个人认得出我了。”

    “哈哈哈,那先生应该先来找童某的,准能认出你来!”

    这么说了一句,童先又吃了几个馄饨,咀嚼着咽下才又道。

    “以前也听有人说起过,说先生您已经在外乡逝去,说遗物都托人带给了尹公,我就说定是谣言!”

    “哈哈哈哈哈……还有这事啊?”

    计缘也不由笑了起来,这种事也能传出来,谣言这种东西真就不分社会和时代啊。

    “是说啊,传得还有模有样的,说您得了痨病,是在回乡的马车上逝去的,还说尹公受到您的遗信之后,派人千里加急,准备将您的尸骨接回宁安县,但奈何找不着了……”

    计缘听得一愣一愣的。

    “这么详细啊?这都什么时候的谣言啊?”

    真就给点苗头就能编出一个完整的故事来呗?

    童先想了下道。

    “少说也得有个六七年了,前两年尹公回乡祭祖,我还犹豫着要不要去问问呢,想了想还是算了。”

    计缘也真的被逗乐了,摇摇头笑笑。

    “得亏了童大夫没去问,不然尹夫子说不准就动怒了。”

    “动怒就动怒,找出那几个嚼舌头编故事的惩治一番,让他们涨涨记性也好!”

    童先老则老矣,是非观念还是十分分明的。

    有一个好老师领路,人生一辈子收益,不论是吃饭生计之路也好,还是品格德性也罢,都是如此,师父师父,正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言传身教之责体现得淋漓尽致。

    想到了秦子舟,计缘便也从袖中取出了一份卷轴,放到了童大夫的诊台上。

    “计先生,这是?”

    童先疑惑的看向计缘。

    “童大夫,令师秦子舟早年同计某也有些交情,曾经留下一些东西交给计某,让我代为保管,说是合适的时候交给那些徒弟,计某常年漂泊在外,这次回来就给你吧。”

    “师父的东西?他……他为何不自己交给我们?”

    童大夫先是疑惑一句,随后快速将碗中剩余的两个馄饨送到嘴里,随后拿过边上一块毛巾擦擦手之后,才小心的拿起卷轴一点点打开。

    卷轴上文字极少,倒是有好些个图画,是一个个人站出各种姿势,还有一些柔和动作的变化。

    “这是,武功?”

    童先看着上头小人的动作,疑惑了一声,而计缘则摇摇头。

    “非也,这不是武功,是得自道门一脉的一种养生功,不用像武者那样日日月月勤练武功,每日清晨打一打这些架势,就拥有不错的强身健体之效,但贵在坚持。”

    童先看着这一卷图画,良久才问了句。

    “这,若是有效,能传给病人么?”

    计缘想了下才道。

    “医者可學,病人倒不是不能传,但常人愿意每天花半个时辰在这上头的有几人?若非病痛难挨,来就医者都不会多。”

    “哎,也是,那看来此图是老师为我等医者自医而寻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