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居安之意

【书名: 烂柯棋缘 第404章 居安之意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焚神天影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知道计缘这个人已经好多年了,也早就知晓其人非同一般,但这还是朱言旭第一次上门拜访。

    人越老一些事情看得越透彻,比起当年,此时的朱言旭对计缘的感观则更为特殊,仅仅是看着计缘慢慢磨墨,之前紧张和忐忑的心情居然也慢慢平静下来,呼吸幅度也越发平缓。

    “朱大人,计某才煮了水,我们这就借花献佛用你带来的茶叶泡茶共饮如何?”

    计缘这会正好墨好墨水,抬头看看朱言旭问了一句。

    “那自然是可以的,计先生想喝幽州峰尖茶还是我们稽州的雨前茶?我朱某都带了一些,全是亲朋所赠的好茶。”

    “雨前茶吧,有年头没喝到了。”

    “哎!”

    朱言旭低头弯腰,在自己带来的麻袋里翻了翻,找出一个黄色的竹罐,晃了晃之后拧着打开,一股淡淡的茶香就飘了出来。

    以计缘的嗅觉,自然知道这是上好的茶叶,不比当初魏家送来的差了,看看朱言旭的样子,拿着竹罐的手已经老皮起褶,面色还算红润,但鬓发苍苍斑纹点点,和记忆中那个强悍的朱县尉只剩下七分像。

    计缘从朱言旭手中接过竹罐,道了句“稍等”,就之身走向了厨房。

    朱言旭目送计缘离开,随后才环顾了一下居安小阁,不远处的水井盖着块大石板,周围的房舍也显得陈旧了,漆色暗淡或者脱落,但看着都很干净。

    头顶的枣树比外面透过院前望一望还要大不少,犹如一顶大华盖,遮住了居安小阁大半的院落,但神奇的是冬日的阳光却总能透过树枝投射下来,这使得即便是树荫下也显得十分明亮温暖。

    再看回桌面,居安小阁的匾额谈不上什么精装细裱,只是一块边缘修饰打磨过的木板,所幸木质应该是还行,并无任何开裂也无什么虫蛀痕迹,至于上头的字,确实已经斑驳残缺,根本看不清了。

    因为带来了一方宝砚,所以朱言旭的视线自然也会落到计缘摆在外头的文房四宝身上,当然现在没有纸张,所以只有三宝。

    墨肯定是顶好的墨,陶瓷笔架上的笔好像也很特殊,朱言旭换了几个角度看,感觉阳光落到笔上都有不同的光泽,看着十分赏心悦目,他还头一次在一支笔上有这种感觉。

    但砚台嘛,看起来只是一方普通的黑色老砚,朱言旭自觉应该还是他带来的砚台好,心想着一会还是得在推一推,说不定计先生只是客气呢。

    这会计缘也从厨房端着托盘出来了,上头是茶盏和一壶泡好的茶。

    “朱大人久等了,久未归家又久未待客,有些怠慢,应该你以来就准备茶水的。”

    朱言旭连忙站起来帮忙。

    “哎计先生哪里的话,是朱某仓促拜访,打扰到先生了。”

    两人倒好茶,朱言旭吹着,计缘则放在一边凉着。

    朱言旭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可求的,但见着计缘就是想套套近乎拉拉关系,想当年尹公往居安小阁跑得这么勤,想来是当初早已认定了计先生不凡。

    虽然说朱言旭也明白,尹公能达到如今的地位肯定是自身才學和努力占主要,但却不由的会想一想计先生是否也帮了什么。

    本来朱言旭是个武夫,虽然不是木讷的人,但也不算多健谈,来之前也纠结过该怎么和计缘说话,现在反倒有很多话自己涌现到了嘴边。

    他吹了吹热茶,闻着茶香却没有马上喝,看着计缘在那一点点清理木板上残余的朱漆,略显感慨着道。

    “先生有十几年没有回来了吧?”

    计缘用一个小贝壳细细刮着木板,点头道。

    “算是吧。”

    朱言旭浅浅的喝了一口茶水,看了看头顶微微摇曳的枣树枝叶再看看计缘。

    “一转眼我已经老了,计先生倒还是当年风采!”

    计缘笑了笑。

    “朱大人谬赞了,大人老当益壮,风采同样不减当年,想必陈升陈大人亦是如此。”

    若换成计缘上辈子的说法,陈升和朱言旭两人,是这几十年来影响宁安县最大的“宁安县双雄”,后面才轮到一鸣惊人的尹兆先。

    没有这一文一武两个父母官,曾经困苦的宁安县也没有今天,所以计缘对这两位也是很钦佩的,至少他自认论及当官自己未必就能做得比他们好。

    朱言旭喝着茶又试探一句。

    “我听说先生走后,这居安小阁的枣树再没开过花,如今先生回来,是否枣树就该开花了?”

    虽然如今的宁安县人未必有多少人记着,但当初这特殊的枣花香曾经几乎弥漫半个县城,朱言旭至今依然记忆犹新。

    “它开不开花自然是看它自己的意思,不过朱大人言之有理,若计某来年花季还在这的话,它应该是会开的。”

    “哦哦,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这几句话计缘都没和他打马虎眼,算是问什么答什么,朱言旭心中也已经明悟,暂时也没有再开口,一直时不时抿一口茶看着计缘手上的动作,但抓着茶盏的手一会用力一会放松,显然心中有事在犹豫。

    约莫一刻钟之后,朱言旭喝了两盏茶,而计缘也终于将木板上原本的朱漆清理干净,拿着在桌下轻轻一抖,那些漆屑就纷纷落入了地下,未飘起一丝沾到桌边两人。

    等计缘将木板放回桌面,伸手轻轻一捋之后再拿起笔,朱言旭的心神也不由被其吸引。

    牵袖提笔,沾墨点点,好似一种特殊的韵律隐含其中,朱言旭看得认真,都没注意到本就已经十分安静的居安小阁,此刻周围的声响都在远去。

    “朱大人,写字能令人心静,观人写字同样如此,朱大人且细观,一会还要请大人评判计某的字。”

    计缘声音平静有力,将沾了墨的狼毫移至木牌之上,随后缓缓落下。

    墨迹一点便染开,远比笔锋所笼罩的区域要大,计缘却毫不在意,转腕移动臂缓缓书写,铁画银钩苍劲有力。

    朱言旭看计缘写字,奇妙之处在于,明明其人手上的狼毫笔的笔头就拇指那么粗,但落下的笔迹却起码两指半那么宽,偏偏该收的地方收该变的地方变,丝毫不影响书法。

    良久之后,计缘写完最后一横,将笔收起放置在边上笔架,细观匾额一会后,笑着对朱言旭道。

    “朱大人,还请品鉴品鉴!”

    朱言旭还沉浸在刚刚的感觉中,甚至计缘的话都没打破这种韵律,只是道了声“好”,就站起来走到了计缘边上,低头看着视线始终不曾离去的匾额。

    正面一看,“居安小阁”四个字不刚不柔,一种清新怡然之感几乎透出表面,那是一种安心安定凝神清心的感觉,令他身心舒适。

    尤其是“居安”二字,使得朱言旭身安神安,心神平静,连这段时间休息不好导致的精神不振都大大缓解,显得神气十足。

    “好字,好字啊,真是好字啊!”

    朱言旭识字也能写字,但也仅限于此了,说不出什么文气十足的恭维话来,但这几声好是真心实意的,他从未见过如此好看有韵味的字。

    “如此朱大人就多看一会。”

    计缘这么说一句,自己才开始端起茶盏喝茶了,明明是冬天,大他那盏放了这么久的茶水却是正合适入口的温度。

    冬日里午后的阳光晒得人很温暖,居安小阁的大枣树下气息也十分舒适,尤其是在此刻的状态下,朱言旭感觉到每一口呼吸都十分惬意清新。

    不知不觉已经过去的挺久,计缘站起身来,走近依旧呆呆立着的朱言旭。

    “朱大人,朱大人!该醒了!”

    朱言旭精神一振,如梦初醒般清醒过来。

    “啊?我,哦哦,好字啊!”

    “嗯,多谢大人夸奖,不过天色已经不早,大人该回家了,一会令夫人和子女会就该牵挂了。”

    计缘说着,指了指天。

    朱言旭愣了一下,看看天色,居然已经昏暗了不少,并且虽然被房屋和院墙挡着,但是依然能看到西边一抹晚霞之光,说明此刻并非是因为云遮住了太阳,而是真的太阳落山了。

    “这,怎么这么快就……”

    朱言旭话说到一半,忽然反应过来什么。

    “计先生,是这字?”

    “呵呵,朱大人勿要多想了,回家去吧,计某家中并无什么菜品,就不留你吃饭了。”

    朱言旭不再多说什么,拱拱手道。

    “那好,计先生安坐,朱某就告辞了,这砚台……”

    “拿回去。”

    “呃,好吧!”

    朱言旭不敢再多做坚持,怕过分客套引人不喜,单独拿起那一方砚台的盒子,将糕点酒水留下,随后在计缘的相随之下到了门口。

    “计先生不用送了,朱某这就回家了!”

    “好,朱大人慢走。”

    “哎!”

    朱言旭再三拱手,下意识看了几眼小阁院门上方,随后才转身迈开脚步朝着外头走去,他说不上来今天的感觉,只是心中隐隐明白这段体会非常人所能想。

    不管怎么说,今天这趟都来对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