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 老朱大人

【书名: 烂柯棋缘 第403章 老朱大人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天影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其实计缘也不用专门找哪个房舍,左侧走廊那边开着门的也就一间,正是那间写着“户”字的房舍。

    如今已经是十一月,再过二十天左右就是除夕,正值年关将近的时刻,县衙门也有自己的一大堆事情要忙,计缘到这房舍门口的时候,扫见里头的人正提着笔在哪不停写着,写完一部分在换一本文书,如此往复不间断。

    “咚咚咚……”

    计缘在门框上敲了几下门,引起里头人的注意之后,才拱手施礼道。

    “主簿大人,在下计缘,来取一下邮驿的信件。”

    里头的人停下笔,细细打量了一下计缘之后,才拱手回礼道。

    “先生请进!”

    入了室内,计缘看看这主簿,年约三十上下,短须短髻头戴方冠,细部看不清但周身气相还算清明。

    “敢问先生户籍文书可带了?”

    “带了带了,请主簿大人过目。”

    计缘再次取出那张官印文书递给这位主簿,后者看过之后点点头,确认了“计缘”两个字的笔画,然后递还给计缘。

    “先生稍等,我查查你的东西在哪。”

    大贞的邮驿对民一般是只收信件,但若是钱财给的足,小件的其他东西也会顺带送一下,所以主簿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别的。

    从边上找出几本册子,翻找过后找到天牛坊的簿册,然后一页页翻过去,花了些时间才终于找到了计缘。

    簿册上有一个个名字,大多数后面都打了勾,一眼望去也就计缘的没打勾,而且还出现了好多次,但主簿也不需要每一个名字都找到,因为同一个人的信都会放在一处,找到一个就能拿全,他只要事后全打上勾就行了。

    看清楚确实有信,且正在库房中之后,主簿在桌案上写了个条子,然后盖上自己的私印。

    “呼呼……”

    主簿吹了吹纸条上的墨,随后递给计缘。

    “拿着往里走,给过门处的衙役,会领着你去库房的,小心些,墨迹未干。”

    “好,多谢主簿大人!”

    计缘再次拱手,小心接过纸条,随后走出了房舍,回头看的时候,那主簿已经再次埋案处理文书了。

    到底是出了尹兆先的地方,而且以前的宁安县知县也廉政清明,良好的氛围和自豪感之下,宁安县处理政务的大小公务人员都算尽职尽责。

    半刻钟后,县衙库房,计缘在外头等着,而压抑从里头翻了好半天才翻到了计缘的东西。

    “霍,还不少啊!”

    压抑托着一扎信件,边走边拍拍上面的灰尘,计缘看到其手中的信件足足有一掌宽那么厚,少说也有几十封。

    压抑走到外头,解开扎紧信件的细绳索,随意翻了翻,确认上头全是给“计缘”的,这才递给等候已久的计缘。

    “先生久等了,给,这就是你的全部信件,除此之外应该并无他物。”

    “多谢!”

    计缘双手捧过这一摞信,道谢之后等对方重新锁好库门,才同其一道出去。

    “先生,你这信数量可真不少,你这是得有多久没来拿了?”

    每一个坊都有不同的差役负责,若有信会去那人家处看看,无人才会打回县衙,这衙役观有些信面纸封的色泽,知道不少信有年头了。

    这送信可未必是苦差事,有道是家书金不换,送信去的时候,家境不太差的人家或者给两个铜钱或者请吃点东西都是很正常的,也是县衙默许的衙役收益。

    听这衙役这么说,计缘笑了笑。

    “是啊,在外漂泊已久了。”

    两人也未多闲聊,等到了外口处,计缘才独自离开,出了公办所门口还向着之前那位差人拱手致礼。

    公办所内廷的入口处,那名差人才站定没多久,正和边上同僚聊天内,肩上就被人一拍,转身看去,见到了一个须发花白的健壮之人。

    两名差役赶忙躬身行礼,异口同声道。

    “见过朱大人!”

    “嗯!”

    来人正是当年的宁安县县尉朱言旭,不同于前任县令陈升高升而去,朱言旭如今早已告老,但现任县令有感其德行又知其武艺,请朱言旭当了团练总教头,帮着操练衙役官差。

    朱言旭皱眉看着外头的方向,随后看向身边的衙役问道。

    “刚刚那人我看着有些面善,是来取信件的?叫什么?”

    “回朱大人的话,那人确实是来领信件的,名叫‘计缘’,是计策的计,缘分的缘,说来也稀奇,那信件啊,厚厚一摞,好些都很旧了……呃,朱大人,朱大人?”

    衙役说着说着,发现朱言旭老大人居然愣愣看着外头在发呆了,这位大人虽然年纪大了,但武功是公认的宁安县第一,身子硬朗出手更硬,不可能是犯了痴呆。

    “朱大人?朱大人!”

    “啊哦哦,听到了听到了,你等好生在此看守,我先离开了!”

    朱言旭心不在焉的说了一句,随后赶紧朝着外头走去,两名差役赶忙行礼,但之后也面面相觑。

    “这计缘和朱大人很熟?”

    “不知道啊……”

    朱言旭人老却依旧利索,龙行虎步之下很快除了公所门口,放眼朝着大街上望去,除了一片熙熙攘攘之外,并没有看到计缘的身影。

    他面色带着一种恍惚,口中喃喃自语着。

    “计缘……真的是计缘!还是那般模样,一点都没变!”

    以前在计缘名头正盛那会,县衙里闲着没事也有人猜测过他的年纪,因为其谈吐举止和那股风貌和青丝风雅的面容,大多数人猜测应该是四十多岁,但不显老的那种人,反正没人认为计缘很年轻,至少绝对比尹兆先要大一些。

    今时今日,朱言旭再见计缘却还是当初模样,多年前关于计缘的一些传闻也重新涌上心头。

    有时候人是很健忘的,除了和自身息息相关的事情,很多事都会在不经意间淡忘,而同计缘息息相关的人,在宁安县中并不多,加上时间流逝,如今记得计缘的可少咯,跟别提这部分人是不是能撞上计缘。

    但只要是记得的,都印象深刻,一如现在的朱言旭。

    朱言旭在原地站了许久,在后方的两个守大门的衙役都打算上前询问一句的时候,他一咬牙快步离开了,令后面两人面面相觑。

    朱言旭到底是武人,年纪大了但武功在,脚程也快,没一会就回到了家中,开始到处翻箱倒柜起来。

    一名老妇人从院里进来,见到自己相公这样,顿觉奇怪。

    “老头子,你找什么呢?”

    朱言旭手上不停,嘴里还忙问着。

    “哎对了,你有没有看到我那方宝砚?”

    “什么宝燕?燕窝不是给咱儿媳才炖了嘛!”

    朱言旭皱眉转过来。

    “什么燕窝,我说得是砚台,云水流墨砚,当初陈大人走的时候送我的!”

    老妇人笑笑。

    “你一个武夫,那般东西当然不可能常用,书房没有?”

    “哎呀,要是有我还会到处找?”

    “那问问你儿子吧!”

    朱言旭的家也不小,分前后两院,但并无一个下人,听到自己妻子的话,就赶紧去了前院,正巧看到自己儿子从县衙回来,捕快衣衫未换佩刀都未解就突然见到自己老爹闪到眼前,被吓了一跳的朱承差点拔刀。

    “爹,您这样会吓死人的!”

    朱承拍拍胸口,不过他老爹没心情和他玩笑。

    “我那方砚台呢,陈老爷当年送给我的!”

    朱承立刻心虚了一下,支支吾吾道。

    “我看您也,也不用,雨秋来咱家见过你的砚台,求了我好几次想借去用用,我就……”

    “小王八蛋!”

    朱言旭骂了一句,眨眼已经没影了。

    下午圭表处于未时申时交替之刻,朱言旭已经提着用檀木盒重新包好的砚台,以及几包好茶叶、两壶花雕酒和庙外楼的几盒点心,带着这些一起快步走向了天牛坊的位置。

    这里他不常来,找了好几人问了路才找到了居安小阁。

    当初宁安县尤其是天牛坊都讳莫如深的凶宅居安小阁,现在在天牛坊都没几个人记得这一茬了,年轻点的只道是“那一处枣树从不开花结果的荒宅”。

    越是接近居安小阁,古稀之年的朱言旭居然开始紧张起来,终于到了院前不远处,见到院门半开,还没走到院门前,抬头下意识想确认一眼,却没看到小阁匾额。

    “是朱大人吧,请进!”

    计缘中正平和的声音从里头传来,明明朱言旭还没走到门口更不可能被里头的人看到,但既然是计缘,那就什么都不奇怪了。

    朱言旭缓和一下心绪,赶紧走到小阁门前,推开院门走了进去,见到里头石桌上,匾额正横着放置,而计缘则站在桌边,正在摆弄笔墨。

    计缘抬头看了看朱言旭,笑道。

    “朱大人请过来坐,小阁这匾额时间太久,朱漆已落得差不多了,正巧计某对写字还有点自信,我便寻思着自己再写上去。”

    “哦哦,原来如此,对了,计先生,您既然要写字,试试我这方砚台吧,这砚台可有来头了,名曰云水流墨砚,是我宁安县早年一位技艺精湛的老师傅所制,用得也是珍惜材料,是当初陈县令送我的,我一个粗人用它太浪费,就拿来给计先生了,噢,还有这些,都是些小礼品,快过年了,上门拜见带点东西而已……”

    计缘点头。

    “朱大人快请坐吧,东西先放边上,这砚台是陈大人赠予你的,计某也不好收,但其他的这些,我便收下了。”

    “呃,奥哦!”

    朱言旭有些紧张,本想将东西放桌上,但匾额在那,就先放到了桌边,看着计缘在那细细研墨,一股股好闻的淡淡的墨香飘出。

    哪怕朱言旭是个武夫,也瞬间明白这是顶好的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