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 道音消钟声响

【书名: 烂柯棋缘 第391章 道音消钟声响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之鬼眼商女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斗战狂潮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其实出在现在的论道环境之下,寺院周围一草一木的动静都尽在计缘和佛印老僧的心念之中,自然也知道大梁寺遣散香客和三人前来探查的事情。

    大梁寺遣散香客乃至闭寺,能让两人更放得开手脚,否则也不会出现香客才散去,异像就蔓延的情况。

    计缘这些年来是习惯了自己的身内意境的神奇的,天地化生已经不仅仅是炉火纯青了,在论道之中应激,自然而然的展现出来支撑论点。

    加上借此有推演云山观道门《天地妙法》因素在,天空星光也好似受到影响,不断有星力垂落。

    计缘没想到的是,佛印老僧身内天地居然也存在相当了得的已经,论道之中同样不断显化异像,有花有木有红霞有佛音。

    这就和棋逢对手酒逢知己一般,是计缘和老龙论道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感受,虽然计缘知道佛印老僧绝对不会有一个如同真实天地的意境,但至少这也已经很惊喜了。

    大梁寺中有不少老僧现在就和救火队员一样,自封耳内灵窍,将论道影响降至最小,并且尽量无事各种幻想,到处在论道影响范围内帮助寺院中的僧人。

    彻底昏迷的就送到外围没有影响的地方去,因为僧舍全都在内院,所以只好将前院一些没有被道音影响到的佛堂大殿腾出来放置僧人。

    那些受到影响较小,但是有些摇摇晃晃的,则赶紧帮他们再挪远点,或者干脆叫醒让他们离去。

    而那三个受惊离开大梁寺的高手,知道远离大梁寺并且穿过那处寺外集市之后,才真正松了口气。

    三人现在微微喘息着相互对视,然后回望大梁寺方向,只觉得离开了大梁寺范围,周围的夜色都暗了不少,而大梁寺方向好似笼罩着一层朦胧的星光。

    “刚刚那些……你们也看到了吧?”

    姓谭的那人心绪激荡难平,询问着大汤小汤。

    “嗯,太难忘了。”“我也是,太不可思议了!”

    就是现在,三人心中依然有一声声或怪异或苍茫的声音在挥之不去的隐隐回荡。

    “走,去回禀六爷。”

    同秋府府城距离大梁寺不过隔了一片林地以及一些乡村和田野,路程大约也就十里路不到,寻常百姓就是步行,半个多时辰也能从城里到大梁寺门口,而这三人轻功造诣极高,不多时就已经回到了同秋府城,并从西城一角点着火盆的城墙处翻越过去。

    三人脚步不停,很快就到了城中一处大宅院的位置,在敲过门之后,一直等候着的门房管事赶紧出来开门将三人迎进去。

    一刻多钟之后,府中客堂内,一名略显发福大约五十上下的男子听了三人的大致汇报,申请显得有些惊愕,一盏茶抓在手中良久不动。

    “你们是说,在大梁寺内部,越是走得深,就越是能看到种种幻象,听到种种奇怪而可怕的声音?”

    谭姓男子皱了皱眉,纠正一句。

    “回六爷的话,那声音并不可怕,只是十分诡异,我等以真气封耳却并无太大作用,越听越是头脑昏沉,眼前幻象也越多。”

    “没错六爷,我刚开始看到幻象是一个水池中居然盛开金莲,奇怪的是我真人虽然不讨厌金银,可也不至于看到金莲就想去折下来,但我当时就是朝着水池冲去了,好似明白得到那几朵金莲会很了不得,然后就噗通一下掉水里了。”

    “对对,我和谭大哥本以为兄长掉水里该清醒了,但没想到还在水里扑腾着不愿起来,口中叫嚷着寻找这金莲。”

    被称作六爷的男子这才提起茶盏盖子,捋开漂浮的茶叶茶杆喝了一口茶水,眼神则游历在身边的灯盏上。

    “还有这种事……大梁寺不愧是被先帝赐了金牌的国寺,大梁寺的这次闭寺,还真像是一种神人仙佛的伟力……”

    喃喃自语到这里,男子转头看着在一旁静候的三人。

    “辛苦了,你们下去休息吧,后面的事情不用你们操心了。”、

    “是!”

    三人异口同声回答,随后才匆匆下去,头脑中那种昏沉感其实一直都在,现在他们急需要好好睡一觉。

    等三人都离开,这位被称为六爷的男子立刻回到书房,开始提笔写起信赖,一直写了好几页纸,才招了一名管事进来,吩咐几句命其将信送走。

    同时刻,同秋府城内一处名为繁花别院的府邸内,长公主躺在床上将脑袋悬出床外,呆呆的看着室屋梁和天花板。

    “慧同在干什么呢……大梁寺里面又发生了什么呢……”

    。。。

    大梁寺绝对算得上是同秋府名胜,不光同秋府城内城外周边百姓喜欢到大梁寺祈福求拜,就是有外地人到同秋府地界,大梁寺也是必去的地方。

    但自打十月初的一天,大梁寺突然封闭寺院之后,五日、十日、二十日,寺院的大门就一直未曾打开。

    也是大梁寺还有僧人外出采购新鲜果蔬等物,才能让周边的明知知道大梁寺里头的僧人都还在正常吃喝拉撒。

    大梁寺一直不开,周遭百姓的各种“小道消息”横飞,议论出好几种版本。

    有说大梁寺在接待皇亲国戚,也有说大梁寺方丈圆寂,还有人说可能是这些年大梁寺迎接香客太过频繁,众僧想要静修一段时间。

    因为大梁寺僧人哪怕外出采购,对寺院内部的事情也都缄口不提,至多是在有人问起方丈大师是否健在的时候,无奈的回一句方丈安好。

    大梁寺内已经没有僧人能长久处于论道之音的范围内,即便是慧同也早早的就离开范围,和方丈大师等人一起在外围各个大殿打地铺了。

    这可并非是听过之后睡一觉就能再听的,没有修行磨合,再次强听则可能后面的捞不着,前面的也都忘却,属于得不偿失了,而且越到后面就越深奥,用句市井之言概括来说可以形容为“根本不是人能听的”。

    时间到了十一月上旬,佛印老僧和计缘的这场论道才停了下来,双方各有收获,也需要将今时所得好好消化,转化为修行或者修心上的助力。

    两人声音停了,但大梁寺上下已经厚如雾气的朦胧感却并未消去,即便以计缘和佛印老僧的视角看来,这雾中依然异像丛生,有佛子行走,有龙蛟飞舞,亦有天落星辉地生莲花。

    佛印老僧和计缘都从蒲团上站起来,一个行佛礼,一个拱手作揖。

    “与先生一场论道,胜过百年修行!”

    老僧的声音平静中带着不可抑制的喜悦,计缘也笑意满面的回应。

    “大师过誉了,与大师论道一场,计缘收益何止百年!”

    两人都是恭维,但两人说得都是实话,甚至计缘和佛印老僧都有种感觉,若是前者和一位真仙,或者后者和另一位明王论道一场,都未必有这次论道的收获深。

    只能今时今日,说天时地利人和,三者兼备,是可遇而不可求缘法。

    时间正是黎明,太阳才露了边角,东方的天边才有一道朝霞的金线。

    老僧望向寺院钟楼的方向,再看看周围雾气,随后才对着计缘道。

    “你我二人所留残念不可不消,今日这大梁寺晨钟,先生可要撞?”

    计缘笑着摇了摇头。

    “还是留给大师撞吧,毕竟,这大梁寺今后也算是大师其中一个小法场。”

    “呵呵呵,以后未必会小!”

    佛印老僧慢慢走去,计缘则站在树下并未离开,片刻之后,大梁寺久违的钟声响起。

    “当~~~~当~~~~当~~~~当~~~~”

    钟声悠远非常,除了传遍整个大梁寺,更是传出寺外,传到乡野传到农村,甚至隐约传到了同秋府府城。

    随着钟声响起,寺院中朦胧中显出光怪陆离的雾气也终于渐渐消散,但计缘认为这雾气并非真的消弭了,若是某天因为天气条件使得大梁寺起雾,说不准还会有神异怪事发生。

    这虽然只是计缘一时的心中感觉,但这一瞬的感觉也是非常准的。

    大梁寺僧人几乎第一时间全都醒来,意识到仙道佛道两位高人的论道终于结束了。

    而周围百姓和同秋府城中的人此刻大多还未起床,但也有人听到这悠远钟声第一时间就醒过来的,并侧耳倾听。

    只不过此刻大多数人都不清楚这类似钟声的声响来源于哪里,甚至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幻听,直到天亮后与人交流得知了也有他人听到声响。

    随后没多久,大梁寺将于明日重新迎香客的消息也传了出来,众人不由就将钟声联系到了大梁寺上,也为此时蒙上了一层神异色彩。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