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大梁寺出大事了

【书名: 烂柯棋缘 第389章 大梁寺出大事了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焚神斗战狂潮洪荒之君临九天天影重生之鬼眼商女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那先生是如何处置那狐狸的?”

    佛印老僧淡淡询问一句,计缘也并不隐瞒,直言道。

    “那狐狸道行不浅,神通也非凡,让她耍了个花招之后跑了。”

    计缘这边实话实说,倒是佛印老僧佛号一声。

    “善哉,计先生宅心仁厚!”

    “呵呵呵,大师不必夸我,那次我是真的没有察觉,也是太信得过自己的一双法眼。”

    计缘笑语间指了指自己的眼睛。

    佛印老僧看着计缘一双毫无波澜的苍目微微点头。

    “想来那狐狸确实有点门道。”

    以老僧如今的修为,在佛门中号称明王果位,是现存佛门至高境界之一,自然能看出计缘这双眼睛已盲,但却依然能透出神光,已经不是什么心眼天眼之类的神通了,很可能是一双照见万法的法眼。

    这种境界的法眼自然是极难成就的,甚至都没有一个准确的修炼法门,说不准这计先生双目失色,也是法眼极致的代价之一。

    有句话叫做,道授以极,则招天妒,必损其身。

    想了下,老僧继续道。

    “那玉狐洞天极为隐蔽,即便是西域岚洲一些修行圣地,也未必知晓其所在,不过贫僧恰好知晓洞天位于何处,计先生若是要去找个说法,那九尾狐也会卖你面子。”

    九尾狐!

    计缘精神一振,狐妖能修成九尾何其艰难,确实有资格以狐仙自居,难怪佛印老僧说有狐妖也有狐仙。

    也难关当初那涂思烟敢自报家门,怕是除了玉狐洞天很难去之外,洞天中有真正的九尾狐存在也是重要原因。

    不过计缘口中还是十分认真的说了一句。

    “愿闻其详。”

    “嗯,欲寻玉狐洞天,先要找到浅苍山。此山并非坐落于西域岚洲常人所知的任何一座山名,甚至不算是真正常在的山。”

    这听得计缘倒是好奇了,他这人也非常喜欢一些神奇之事,也算是修仙的大乐趣之一。

    “此话怎讲?”

    老僧抬头,视线落于背后大树上方的叶脉,因为已经是秋天,所以有些树叶已经泛黄,只不过还没落下。

    “秋意渐浓林木苍,落叶飘零山不青,贫僧听我佛门同修大德说起过,浅苍一词,在那几脉狐狸中,寓意为秋至冬近之时,乃苍茫之始,是为浅苍,没有一座山叫浅苍山,即便有也是同名不同意,玉狐洞天所在的浅苍山,指的是长濑、青昌、墨月三山各自其中一峰的初秋、中秋、深秋之时。”

    “那若那时便是浅苍山显现之意,又如何进入玉狐洞天呢?”

    洞天不论大小,已经是几乎自成世界,也定有各种神异禁法护持,不可能知道在哪就说进就进的。

    “这贫僧就不清楚了,不过先生在合适的时候到了那里,凭着一双法目也定能瞧出端倪。”

    和老僧对话,计缘丝毫感受不到压力,这或许是以前和老龙相处习惯了,但他也更愿意相信这是佛印大师的佛性所致。

    至少现在计缘能搞清楚一件事,所谓佛门明王,并非是个巨大的金身大佛,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修行僧人。

    而佛印老僧同计缘聊天,也同样有种怡然之感,很难得的如同常人闲聊。

    两人所谈也逐渐深入,不再限于一些表面事物,外可论天文地理,论天地之象,内可言从各方修行至理到身内天地蕴化。

    遇上一个佛门明王何其难得,计缘自然不会错过交流机会,而佛印老僧其实也有类似的感觉,难得与修为如此深不可测的仙修坐而论道,而且在大梁寺如今的关头,这种偶遇更是缘法。

    论天文地理天地之象,经过上辈子熏陶的计缘能讲得东西实在太多了。

    论修行至理,计缘和老龙探讨过许多次,再加上上辈子从小到大了解的大道明言,就算只是记得其中几句,但能被广而传播的必然是其中精华。

    论身内天地蕴化,计缘本身展开意境就是一片天地,更是隐隐与外天地有所交融。

    讲到一些神妙之处,为了增加说服力,计缘甚至浅浅施展天地化生,将自身意境展现毫厘,在周围呈现春花秋月与斗转星移变化之像,充分说明了天地运转的时间与空间关系。

    佛印老僧和计缘越论越吃惊,越谈越欣喜,甚至感到以前有些困扰悠久岁月的问题都有开解的迹象,只差以后回去禅定细思了。

    而计缘同样受益匪浅,站在佛门明王的角度,与仙妖魔神各不相同,智慧乃是佛门极为强调的一词,在道理中也展现无遗,佛印老僧明显不是那种佛门杀伐的怒目金刚雷的明王,佛法奥妙却极深。

    以往与老龙探讨的一些问题,没能深解的,在这里计缘却有茅塞顿开之感,更是使得自身就困扰许久的一些修行推衍困难迎刃而解。

    一佛修一仙修,两者兴致已起,放浪形骸不足,道意悠长有余,在大梁寺内院的这颗树下,更是时不时呈现出种种异像,并且有着朝周围延伸的趋势。

    树旁稍远处,慧同和大梁寺方丈等人哪怕是修佛高僧,此刻也已经有些难以自持了。

    两位高人在树下坐而论道,所讲的道理在起初他们还能听得懂,但随着深入,几个修为浅一些的和尚已经感觉到头脑昏沉,但即便如此,咬破了舌头依然强迫自己保持清醒。

    这种级数的论道,一辈子都未必能碰上一次,哪怕修为提高能活几百年也依然如此。

    慧同和尚双手死死合在一起,耳中全是两位高人论道时的各种声响,好似有无数句话在回荡,这是因为前面的道音入耳,后面的却徘徊不前,慧同以自身佛法,强行收拢道音,使之不散去,否则若是散去,绝对是巨大损失。

    哪怕现在听不懂悟不透,百年,几百年,将来修行路上悟透一点都受益终身。

    只是这时候,忽然想到了什么,猛然抬头望向四周,只见光华如烟如雾,虚空生香有花散落,已经开始蔓延出外院。

    “不好!”

    慧同看向身边方丈,发现老方丈已经摇摇晃晃,嘴角有血,但不是受伤,而是自己咬破了舌头,但依旧有些昏沉。

    慧同赶紧上前一步,摇晃方丈两下。

    “方丈大师,方丈大师!”

    “啊?”

    方丈清醒过来,随后激动的看着旁人。

    “慧同!此乃我大梁寺千百年不遇的大机缘,你佛法精深,一定要全记下来,一定要全记下来,不,这太难为你了,能记多少记多少,老衲快受不住了!”

    “我知道,方丈大师请放心,慧同自当尽力,但是还请方丈大师快些想办法,两位高人深处轮到意境之中不可自持,异像已然蔓延……”

    老方丈左右望去,发现果然如此。

    “方丈大师,还请发动僧众,赶紧遣散寺中所有香客,最好能请寺外市场众人也暂且退去,否则凡人观见论道之像,心中会顿起各种幻想,或喜或悲情绪激荡声音喧哗……大梁寺香客太多,若是群情如此,必然会惊扰两位高人论道!”

    人都是有私心的,即便站在慧同和尚这个高度也是如此。

    凡人听到这种论道有没有好处?当然有,好处因人而异,虽然因为来寺庙求告的成年人大多心思繁重难有悟性,但到底还是有好处的。

    可是一旦一众人观像而惊呼,漫天喧哗和嘈杂极有可能惊醒计缘和佛印明王,所谓缘法有时候玄之又玄,大概率两位高人会认为“天意如此”,然后就终止这一场论道。

    原本一场可持续不知多久的高人论道就此终止,香客受益不多,而大梁寺的损失可就太大了!

    老方丈也是明白人,顿时就想通了关键。

    “南牟我佛明王,我这就命寺院僧众出动,对,带上先帝所赐的国寺佛令!”

    老方丈擦了擦自己嘴角的血,看看树下两位身形已经笼罩在一片朦胧中的高人,小心翼翼的抬脚往外走,直到十几丈外才敢小跑然后是提纵这飞跃出去。

    刚刚一听论道之音,一观论道之像,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居然已经从上午到了下午,但这会寺院的人流可还不少。

    “各位施主,今日我大梁寺要提前闭寺一个时辰,诸位请回吧!”

    “施主,我大梁寺将要提前闭院,题词之事还请下次再来!”

    “施主,大梁寺提前闭院,实在不方便你再留于僧堂参禅,择日再来吧!”

    ……

    佛印明王殿,坐地明王殿,怒目明王殿,寺院大广场,小广场,各僧堂……

    处处香客多或者少的地方,都有和尚在传声,不管香客是惊愕是愤怒,这些和尚骂不还口打不还手,但就是执意请人离开,甚至是赶人。

    大梁寺终究是廷梁国国寺,哪怕香客中有不少权势之辈,也不敢过分造次,大家都知道大梁寺绝对出了什么事,但没有和尚说,总不能逼着人家说。

    只是等众多香客从寺院大门出来,才发现不远处的寺前集市,那些商贩和游人居然也在动,看那推着车或者抬着东西的样子,似乎提前收摊撤市了。

    有和尚苦口婆心的劝,最后还是搬出了先帝佛令圣旨,以及答应了商户生意上的损失,大梁寺两倍赔偿,但也得等过阵子再来要钱,且得做好真实账目来证明。

    有身居高位的人看着这一幕,惊愕之余也是不由喃喃。

    “大梁寺,这是出大事了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