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各有神异

【书名: 烂柯棋缘 第382章 各有神异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焚神天影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虽然这些字是十几年前开始有感觉的,但实际上在书写之初就饱含左离的神与意。

    在其后近百年时间里接触的一应事务也并非完全就忘了,而是有一种懵懂模糊的概念性记忆在。

    这就造成了一种略微矛盾的现实,这些字相对小纸鹤乃至胡云这种存在而言懂不少东西,不会如同一些从零开始的精怪和妖物一样什么都得慢慢學,但基础又不够扎实,所上常见的“云”玩家一样,他们以为自己懂,其实根本不懂,单纯得可怕,又因为本身文字的特性,充满倾诉欲。

    嗯,说倾诉欲可能不太准确,因为哪怕只是相互吵闹,这些字也乐意。

    和剑意帖上的这群小家伙说话无疑是一件比较累的事情,想了解一些情形的前因后果和其中过程,交流起来也比较困难费劲。

    不过好在计缘这“大老爷”在这群小家伙心中出奇的有威严,相互之间再是争执得不可开交,只要计缘一句话,所有的小字就全都听命。

    可一句话就能说清楚的事情,往往因为某个小字在说话时的“小小刺激”,就能引发整个《剑意帖》大吵大闹。

    关键计缘还真就不能只逮住其中一个“字”来询问前后事,因为这些小字有些话是自相矛盾的,而且都坚信自己才是对的,否则也吵不起来,而且又因为是群体行动,有时候单独的个体在某些时间段,是处于走神甚至休息状态,反正有其他字带着走,所以单独个体的记忆上也不全。

    所幸这些小家伙虽然爱相互拌嘴(在“小字”看来,是坚持真相),但除了嘴上吵闹,团结是真的团结,多少个字一起“出走”,从头到尾都不落下同伴,或许这才是完整的《剑意帖》,也是一种天生浓厚的家人情怀。

    介于这种情况,等计缘真正搞清楚这些小字“离家出走”的全部过程,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

    中间这些字讲了怎么离开《剑意帖》,又怎么避开重重危险,如何在胆战心惊中一会向西一会向北,在这些年里,一路丧心病狂的跑出两万里,到达了墨源县这途中的“天堂”,诱惑太深,这才多赖了一段时间。

    “这么说,寻常妖物精怪和鬼神,都很难发现你们咯?你来回答,其他的不准说话!”

    计缘揉着太阳穴,询问着这些字,问完问题还得立刻点着其中一个字,强调一声单独发言权。

    那个被点中的“锐”字左右扭了扭,像是在环顾四周,随后才面向计缘。

    “回大老爷的话,难不难我也不清楚,反正我们想躲,除了大老爷您,还没有谁能找得到我们,我们有一次大吵架,还被一个妖怪听到了,但我们一躲,他就找不到了,在原地徘徊了半个月,我们就躲了半个月不敢说话,可憋死我们了!”

    剑意帖上的好多字在这会都抬了起来,显然又有挑头的趋势,估计对于这一段经历,大家都有话说,但被计缘一瞪眼,全都老实躺了回去。

    计缘微微眯眼。

    “最开始那个妖怪看到你们了?还是你说,其他字不准说话。”

    “我,我没注意……那会大家都在叫快跑,我就跟着一起跑了……”

    “呼……”

    计缘呼吸一口气,只能看向其他字。

    “你们谁知道?”

    话音一落。

    “我我我!”“我知道!”

    “大老爷,我也知道!”“他们都不清楚,我最清楚!”

    “你说谎,我比你清楚!”“你胡扯,我最清楚!”

    “我才是最先发现的!”“啊呀呀呀……”

    吵起来几乎是一瞬间的事。

    “停!你来说话!”

    计缘指了指那个说自己“最先发现的”字,其他字一下子安静了,而那个“心”很有种洋洋得意之感的立起来。

    计缘通过字上的墨气流动,很清楚能感觉出,这小家伙就是在“得意”。

    “回大老爷的话,我那次就多留了个心眼,看清楚了那妖怪的长相,是一只鼻子鼻子大大的老狗,身子有些像人,能站起来走,而且那次并非只是他守了我们藏身的那片荒地半个月,而是很狡猾的先离开了一会,然后又突然回来!”

    “哦?”

    计缘眼睛一眯,看来这狗十分清楚这些字是藏着而不是离开了,甚至可能本身感知非常敏锐,能觉出没有危险,又清楚遇上了不凡的精怪。

    没错,字成精本身自然不凡,但计缘心中的不凡还另有所指,这些字整体是《剑意帖》,但每一个字都有特色,计缘此刻要确认的也是这一点。

    “是的大老爷,那会我和‘觉’还有‘灵’都认为,这妖怪没真的走,就让大家一直躲着,果然那妖怪就藏在附近,最后找不到我们,还龇牙咧嘴发火呢!”

    “嗯,做得不错!”

    计缘笑着夸奖一句,让这个“心”字更加得意,在那游来荡去。

    这些字果然各个都有不同的神髓灵蕴在里头,比如这“心”就会更聪明一些,“灵”和“觉”等就更敏锐一些,“剑”和“锐”则应该更勇敢也更具锋芒,以此类推,各有神异。

    此类纯粹的精怪,尤其是这种文字生灵的,若是谁吞吃了他们,恐怕也能使得自己产生某种神妙变化。

    “全都听着,以后都不要随便乱跑了,知道吗?”

    “是!”“知道了!”

    “我们懂的!”“大老爷您要带着我们啊!”

    “不去燕飞那!”“对!”

    “去了也要再跑!”“没错!”

    “那大老爷让我们不跑呢?”

    “啊!?”“那怎么办?”

    ……

    计缘手指轻轻叩了两下桌面,发出“咚咚”得回响,压过吵闹让大家安静下来。

    “放心,不送人了,燕飞好歹也看过挺久的剑意帖了,还留有我的传神真意,不需要再过多观摩,你们就跟在我身边好了。”

    一众字刚想欢呼,但计缘耳中已经有脚步声接近,还没等计缘呵斥,一众字居然全都没了声响。

    计缘回头看看《剑意帖》,见上头的字安安静静,便点头笑了笑,卷起了字帖收入袖中。

    没过多久,脚步声越来越近,随后房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咚咚咚……”

    “计先生,呃已经到了午膳时间,您看是我给您端着送来呢,还是一起到庙厨中用餐?”

    计缘想了下,也不麻烦人家了,便回答道。

    “不用了,我随你一起前去庙厨好了。”

    说着,计缘站起身来,走到门口去开门,而在这之前,纸鹤已经飞回了怀中。

    见到计缘,庙祝赶紧先行了一个礼。

    “那计先生就随我一起过去吧,刚没多久有一大户前来还愿,带了好些美味佳肴过来,呃,先生不介意与他们同处一室吧?”

    “客随主便,我不介意,走吧。”

    “哎好,先生随我来!”

    庙祝见这位计先生没意见,才放心的引请着他一起往外院的庙厨位置走去。

    这土地庙确实不小,一座主殿大得出奇,除了一座土地像,其他位置挂满了长明灯,都是周围富户专门花不菲的钱财点的。

    这土地庙如此受到追捧自然是有原因的,求神拜佛,无非追求一个“灵验”,而本方土地就是这种神,故老相传,里弄乡土地爷十分护持乡里,所以向来香火鼎盛。

    。。。

    里弄乡土地庙的庙厨其实分相连的前后两厅,后厅是专门烧火做饭的,前厅则如同一些寺院的食堂一样,摆着一些个桌椅。

    土地庙算上庙祝庙工也就三个人,这些桌椅自然就是专门应对今天这种情况,哪个有钱的主来还愿或者拜神,然后吃上一顿所谓能消灾祈福的“供神饭”。

    大多数佛寺都是吃素的,土地庙没有这规矩,荤素不忌还能喝酒,只不过这供神饭也有讲究,先做好了饭菜都得供一下土地,撤下来后摆在食堂开吃才能是“供神饭”,寓意与神同食消灾解难。

    这会庙厨里已经坐了十几个人,两个庙工和几个某富户的下人正在端着菜递着碗。

    现在天气依然还很热,即便在神案前供了一会,所有菜除了凉菜之外还是热气腾腾。

    今天来还愿的是刘员外,也是个大墨坊主,上午瞌睡的时候梦见土地公告知前些日子的奇诡之事已经解决,惊醒后同自己夫人一说,最后决定马上来还愿,现在他已经和自家夫人一起坐在一张圆桌前等着开饭。

    一共摆了两桌,刘员外家人和庙祝,以及两个得力家中下人一桌,剩下的家丁和两个庙工一桌。

    “郑小师傅,赵师傅还不来?”

    “哦,赵叔去请一个庙中留宿的客人了,马上来,你看,这不来了!”

    庙工摆好碗筷,回答刘员外一句,正巧看到庙祝带着计缘走到了门口。

    “计先生,这边请,您坐那一桌。”

    庙祝指了指刘员外那边,因为做得人少,桌边还很宽裕,不像下人那一桌那么挤。

    随后庙祝赶紧先行一步,走到刘员外和刘夫人边上拱手行礼。

    “刘员外,刘夫人,计先生是我庙中贵客,同桌用餐两位不介意吧?”

    “不介意不介意。”

    刘员外笑着表示无碍,还站起来朝着计缘拱手。

    计缘点头回礼之后,就顺势坐在了桌前,而庙祝则十分殷勤的替计缘摆好碗筷,放好酒杯,甚至在眼尖看到桌前有一小块污迹,一时间没找到桌布的情况下,用自己的袖口赶紧擦了擦。

    这一切都看在刘员外眼里,顿时就对来人产生了好奇,以前就是知县老爷来过一次,都不见庙祝殷勤成这样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