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测字

【书名: 烂柯棋缘 第375章 测字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重生之鬼眼商女斗战狂潮天影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牛霸天这妖怪,计缘当然是关注的,不过他觉得这蛮牛现在的状态其实就挺不错的,虽然看似不着调,但能修出这么一身本事,天赋和勤奋绝对是不缺的。

    所谓仙人指路,也就是老牛的一个念想,其实他一没有感受到什么瓶颈,二又没有什么心结,安心修炼安心生活就很好,有点银子可以去花街一趟就很开心,这样的妖怪,计缘也不好说他能指点什么。

    戊戌年盛夏,北境恒洲仙府九峰山举办的仙游大会,计缘是一定会去的,但怎么去是个问题。

    路不熟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也是形单影只的去,或许会有些尴尬也可能会有些不懂的地方,稳妥的办法是坐合适的界域摆渡,再和熟人一起去。

    这方面计缘早就考虑清楚了,完全可以去找玉怀山的人一起走,怎么说玉怀山也是有底蕴的,不是寻常小门小派,不至于去不了仙游大会。

    而且计缘估摸着这还有几年呢,人家玉怀山不可能现在就启程过去了,北境恒洲再远,界域摆渡几个月总能到的。

    不过现在嘛,计缘还是先去回一趟大贞,去并州云山找一找青松道人,尝试一下能不能让他帮着算算《剑意帖》上头的字去了哪里,顺便也看看秦子舟如今的状况。

    。。。

    并州云山依旧是那个以云海盛景著称的东乐县名山,当然这也就是在附近一府之地名气大点,其他地方可不像并州那么少山。

    并州地处大贞中原的心腹地带,加上又是大平原,虽然不像北方那么冷,但是温度变化却十分敏感,现在天气入秋,其他地方或许还处同盛夏不遑多让的炎热状态,而在并州已经透着一种清凉了,春秋两季也是并州最最舒服的季节。

    这一天清晨,云山依旧雾起,秦子舟已经起床在院中打起了云山观传下来的那套养生拳。

    如今秦子舟白虚白发白眉毛外加体态也改变的模样,虽然和生前判若两人,但到底还是曾经的秦大夫本人,虽然如今神阳之体完全百病不生,但对于这套养生拳还是挺感兴趣的,甚至觉得其中大有门道。

    就比如说青松道人,这云山观的观主能活到现在,养生拳功实在不可没。

    此刻天才蒙蒙亮,青松道人还在酣睡,齐文则因为憋尿开门出来,见到秦子舟已经在打拳,忍不住说一句。

    “秦爷爷您可真勤快。”

    “呵呵,清渊小道长早。”

    秦子舟回了一句,手上的动作却不停。

    云山观实行成年才赐道号,清渊是齐文如今的道号,而秦子舟则还是秦子舟,毕竟给青松道人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收秦老为为徒弟的,所以只是在云山观挂名。

    实话说这也让齐文松了口气,毕竟若是自己师傅真就将这么一个老人家收为徒弟,那按照先来是师兄的原则,他岂不是要叫对方秦师弟了?

    在齐文急匆匆跑向茅房的时候,原本还在打拳的秦子舟忽然神色一动,收起拳势随后纵身飞跃而起,身上星力牵引灵气飞举而上。

    等齐文上完茅厕回来,就发现秦子舟已经不在院子里了,颇有些莫名其妙,也不知道这老爷子是回屋睡觉了还是干嘛去了。

    而此时的烟霞峰上,秦子舟落到山巅,望着真站在那边石头上眺望云海的白衫人,确认无误后赶紧拱手行礼。

    “见过计先生!”

    计缘回神,转身回礼。

    “秦公,在云山观可待得习惯?”

    “哈哈,哪有什么不习惯,前生忙了一辈子,过过悠闲生活,采气引星而修行,挺舒坦的。”

    计缘笑了。

    “计某还以为你会闲不住手,会太过频繁的下山去治病救人。”

    治病救人当然是好的,计缘也不会反对,但秦子舟可是有希望成为未来界游神的,修行的比重自然要更大一些,治病救一人百人,修行将来救无数人,见秦子舟这样子也是更放心了一些。

    “道理秦某懂,自然不会辜负你与龙君的苦心,而且云山观也不缺病人,就是病症单一了些。”

    秦子舟煞有其事的说了一句,让计缘愣了下,难道秦子舟的名头传山下去了,导致有人上山看病?

    “病症单一的病人?”

    听到计缘的问题,秦子舟笑了笑。

    “嗯,采些草药制作药膏,治得最多的就是跌打损伤之症。”

    可以,计缘明白了,也不由得笑了。

    “看来秦公在这里过得确实不错,都会开玩笑了。”

    印象中以前的秦子舟基本是不苟言笑的,至少有限的接触几次都不是爱笑的人,现在到能偶露促狭了。

    “青松道人和齐文起来了么?”

    “还没有,不过也快了,再有半个时辰吧。”

    计缘点点头。

    “行,那就等他们起来了我在下去,现在就与秦公一道欣赏这云山之海吧。”

    清风徐徐之下,将计缘负手的衣袖吹得拂动,秦子舟也走近几步,一同观摩云海。

    两人一个风轻云淡缥缈若仙,一个长须白眉也似老仙,若有常人登山突然看到这幅光景,说不准就会心生敬畏大呼仙长。

    “秦公应该还没见过大海吧?”

    “嗯,是没见过。”

    不知怎么的,计缘心中又想起了之前海上的那种特殊鸣叫声和天际的红光。

    “有的是机会游遍山川四海,天地很大,大过常人所想,秦公若真能成就界游神之位……”

    计缘抬头望向天空,此刻虽然星辰早已看不见,但不过是被天光所遮挡,实际还是在那的。

    “若真有那一天,计某还仰仗秦公能尝试看着天地是否有界,能行到天星之外去瞧瞧。”

    秦子舟也下意识抬头望天。

    “若真有那一天,秦某自然会的……计先生,那边有什么?”

    计先生不会无缘无故这么说,而且秦子舟虽然接触的修行之人不多,但眼界却从一开始就被拔高了,毕竟见了城隍等鬼神还在其次,他可是见过两江正神,见过真龙的,计先生的修为肯定也极高,能让计先生说出这话,肯定有文章。

    不过计缘没能回答出什么。

    “计某也不知道啊!”

    晨光越强,雾海越消,很快云山观中的师徒两就起床了,而计缘和秦子舟也从山顶上下来,只是没有急于进到道观里同齐宣和齐文打招呼,而是在天空隐匿着望向观外某处。

    果然,没过多久,两只小貂就瞧瞧来到了云山观外,接着厨房院外的一根柴枝,攀上云山观的院墙,随后又沿着院墙跑到大殿后方隐蔽处跳入观中。

    不一会,青松道人和齐文一起在道观院中打拳的时候,两只小貂就躲在大殿后面偷偷看着。

    秦子舟笑着指向那边,对计缘道。

    “每天都来,都是这个时候,有时候还会偷偷带点礼物放厨房。”

    “哦?什么礼物?”

    计缘好奇心起来了。

    “哈哈,我想象,嗯,有时候是咬死的蛇,有时候是山溪中的小鱼小螃蟹,也有咬死的山鼠和青蛙,什么毛虫壳虫的更是不少,少数时候会有一点点浆果……”

    “哈哈哈哈哈……好礼物,好礼物!”

    这计缘还能说什么,除了觉得好笑,还觉得有些可爱,当然,收到“礼物”的齐文估计不会太高兴,毕竟打扫厨房肯定是他的事。

    等两个道士打完拳,计缘和秦子舟才以步行的姿态从院外敲门进来,而见到计缘的两个道人自然十分高兴,张罗着要招待一顿丰盛的午餐。

    只不过在知道计缘来让他算卦之后,什么采购食材之类的事情全都甩给了齐文,而青松道人则将精力倾注到了算卦这件事上。

    云山观大殿前几张小马扎排开,齐宣、计缘、秦子舟三人坐在一起,一张泛黄的旧纸卷就瘫在青松道人的膝盖上。

    “这……计先生,就一张纸,如何算卦呀?”

    青松道人感知不比仙修,无法靠摸纸感受气息,计缘想了下便道。

    “你就当这纸是‘家宅’,算一算‘住户’的情况。”

    “家宅?”

    齐宣愣愣看着纸,顺便晃荡两下。

    “住纸上的,难道是画和字?”

    “不错,正是字,以字为户以纸为居,成贴年为数十年前,算是住户的生辰八字,具体在……”

    计缘将左离成书剑意帖的时间也报上,更是补充“住户离家时间”。

    这听得青松道人一愣一愣的,但面上的表情却逐渐兴奋起来,这种事换个人来说他会以为对方有病,但是计先生来说,那就绝对是真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