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兰宁克的心酸

【书名: 烂柯棋缘 第366章 兰宁克的心酸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焚神斗战狂潮洪荒之君临九天天影重生之鬼眼商女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也是需要一个好计策的,陆山君可不会傻傻的让兰宁克直接去闯鬼门关,即便这鬼在阴差面前不堪一击,但有恶鬼擅闯鬼门关,性质与从外头抓回来一个恶鬼是完全不同的。

    届时会惊动好几位阴司中相关的鬼神主官,还会就此事展开一定程度的调查商讨,复杂性和花费的时间都会加深。

    而若是兰宁克装作不慎被阴差遇上,然后被抓回去,那事情就简单得多了。

    按照程序直接带到判官那里,断个善恶之后就可以去罚恶司了,简单粗暴的处以极刑,然后看死没死,死了记载一笔就没事了,没死就带去鬼城。

    当夜子时左右,兰宁克面色阴沉心思沉重的在城外行走,虽然很紧张,但演还是要演一下的。

    到达劳阳府北面城墙的某处,伥鬼飘荡而起,沿着城墙一步步快速走上城头,随后再跃入城中。

    左右查看一番之后,往一户居民院中潜去,很快便穿门而过,看到了屋子中熟睡的一家人,两个大人和一个幼童,皆睡在一张大床上。

    才走近两步,熟睡中人身上就窜出几把虚火,一阵阵热力笼罩在床头,让兰宁克稍感难受。

    这种状况兰宁克不清楚,若计缘在这,就知晓,人身熟睡之后,不会受到恐惧等因素的影响,让人火气自旺。

    有修为在身的人,可以形容为元神起而识神休,普通人虽然谈不上元神,但是差不多情况,没有意识情绪这猪队友捣乱,某种程度上人身反而比清醒的时候要更加不惧邪祟,不过若人勇武,也是一种助力。

    这里的“神”指的是精神,神念,神思等意识形态产物,而非人身神那种真正产生于人身之中的玄奇神灵。

    当然这也是相对而言,凡事都有个度,至少这点火气虽然让兰宁克讨厌,但对他这种程度的伥鬼而言影响不算太大。

    伸手在家中那个男主人胸口一压,森森鬼气缠绕其身,过了一小会,兰宁克离开两步,在招了招手。

    一个虚影从这家男主人身上飞出,隐约间,还同身躯连着一根若有若无的线,正是此人的灵魂。

    兰宁克随即离开这户家中,而那还有些迷迷糊糊的灵魂也跟着一起走,很快就来到了街道上。

    “咦,我怎么在大街上啊?”

    一句疑惑的询问响起,预示着那家男主人的灵魂已经摆脱浑噩,一定程度上清醒了一些。

    “哎,我们出去逛逛,可不就在大街上嘛,上次我们都说好了一起去找点乐子,难得出来一次,赶紧走啊!”

    兰宁克走过来笑着说了句。

    那男子的灵魂愣了一下,看着兰宁克,明明认不出眼前人是谁,但听着他的话,却不由感觉确实有这事,也产生了眼前人也是熟人的错觉。

    这是人梦境中浑噩的常态,梦中有时候会有很多没由来记忆,自身的逻辑性也会呈现混乱,自制力同样会变差。

    这灵魂离体时肉身还是休憩的状态,而现在灵魂的意识也不够清醒,或者说意识虽有但半梦半醒,否则识神一醒,肉身就醒了,正常情况下灵魂也会立刻被拉回去。

    所以兰宁克仅仅是几句引导,还在“做梦”中的这个男子立刻就感觉到眼前这位,是自己某个“叫不出名字”的熟人,也确实有“早就约好”的某间事。

    “走啊走啊,我带了银子,你只要一起去就行了!”

    兰宁克再催了一句,男子一听就赶紧跟上。

    “哦那最好了,走走走……”

    只不过这灵魂迈步子的时候,总是迈不开更跑不动,步子很小,因为识神和身体还在睡着。

    于是兰宁克上前一步,直接拉着男子一起走,路线直直朝着城墙方向而去。

    这梦中男子对于之后自己这朋友能带着他飞檐走壁登墙也毫不怀疑,虽然兴奋却也觉得理所应当。

    ‘怎么还不来?’

    眼看马上就要出城,兰宁克正想着,忽然听到一众细细的呼啸声。

    武功高手的敏锐让他立刻转头然后弯腰。

    一条长长的黑影几乎贴着背部扫过。

    “啪~”

    脚下的城墙都如水面般波动了一下,下一刻刹那。

    “啪~”

    又是一响,兰宁克手臂一痛,就松开了抓着男子的手。

    “哎哎哎,我要掉下去了,我要掉下去了!”

    由于和兰宁克是沿着城墙一点点走上去的,此刻兰宁克一松手,男子立刻失去了支撑,手脚一阵乱挥却无法阻止自己下落。

    “救我啊……”

    灵魂下落过程中带来无穷的恐惧感,在灵魂的叫喊中,远处的阴差却无动于衷。

    下一刻,灵魂还没落地,身上的细微微一亮,刷~得一下,整个灵魂化为一道微弱的光线消失不见。

    城中某处的民房内,一名熟睡的男子猛然一抖,带着心有余悸的恐惧感醒了过来。

    “哎……呼,呼……只是个梦啊……”

    男子左右看看,自己的妻儿还在熟睡,平复了一下心情,擦了擦汗再喝了点水,这才重新躺下去。

    而在劳阳府北面垂直地面的城墙上,兰宁克紧张至极的看着数十张外的两个黑袍高帽官差服的“人”。

    这两人周身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阴煞之气,面目显露一丝青光,比起兰宁克来更像是恶鬼,却是实打实的阴差。

    其中一个手中持有长鞭,而另一个持刀而立。

    “哪来的小鬼?胆敢引人生魂,这种妖魔路数的东西是从哪學的?”

    “何必跟他废话,抓回去自然就知道了。”

    兰宁克一听这话,赶紧跃上城墙,朝着城外疯狂逃去,这可不是演出来了,是真的怕。

    恶鬼一跑,两个阴差几乎在同一刻化为一阵模糊的阴煞之影,一起跃出城去,其中一人手中长鞭挥舞。

    “想跑?留下吧!”

    长鞭犹如灵蛇,朝着兰宁克打去,后者下意识翻身旋转,拳掌齐出打在鞭子上,随后借着反震力继续逃。

    “还是个懂武功的鬼。”

    另一个阴差道了一句,刹那间突进数十丈,在兰宁克才泄去鞭上的力道,还来不及感受手上灼烧般的疼痛,余光已经见到另一名阴差闪现在眼前。

    身形交错的一刻,阴差无声无息拔刀而斩。

    “噗……啊……”

    刀光在兰宁克胸口斜着亮起,而他的惨叫也几乎在同时不可抑制的响起,那种灼烧带着撕裂的痛苦钻心透骨,根本不是鬼能忍受的。

    一条鞭影在同一时刻瞬间缠住兰宁克,将本就处于一定麻痹状态的兰宁克其捆绑住。

    “哼,拿下了。”

    “带走!”

    兰宁克此刻浑身痛苦,刀伤的痛难以缓解,这鞭子也好似烧红的烙铁缠着自己,却连惨叫都叫不出来,直到入城后好一会,或许是因为觉得够了,鞭子上的灼烧感才弱了下来,让兰宁克好受一些。

    陆山君的妖魂躲在兰宁克鬼体深处,也对阴司鬼神加深了一点认识,虽然这劳阳府夜游神对于他而言不够看,但对付鬼,恐怕就是道行高阴差一两个层次,都未必是他们的对手。

    抓捕到一个恶鬼,两个夜游神巡视一下周围之后,才带着兰宁克前往庙司坊。

    踏过阴阳,展现在兰宁克和陆山君眼前的就是传说中的鬼门关,真就如同一道城关,左右两侧都是虚幻迷雾,唯独城关清晰显现。

    城关鬼吏阴差见到夜巡游接近,纷纷问礼。

    夜巡游脚步不停,带着脸色青白脸色不适的兰宁克踏入了鬼门关,走向府堂深处。

    陆山君隐藏伥鬼魂中深处,默默观察鬼门关,明里暗里的阴差数量不少,还设有禁制,果然不是随便好闯的。

    抓回恶鬼之后的程序和陆山君预料的差不多,带到文判面前判定,因并无簿册记载,定义为孤魂野鬼,并以恶魂恶业轻重定罪。

    期间还询问了兰宁克姓名、籍贯、死因和今夜所犯罪行等问题,不过除了姓名和籍贯,其他问题兰宁克一律不配合。

    “呵呵,恶鬼兰宁克,移交罚恶司,领刑狱鞭刑,六鞭。”

    判官笑着落笔定了案,一旁的鬼吏也将兰宁克带走。

    兰宁克狠狠松了口气,不用上什么生前听来的刀山火海,只是六鞭,还好还好。

    他这种心态,陆山君在心中冷笑但也不提醒,依旧将注意力集中在周围,这种观察阴司的机会可不常有,也隐约听到一些路过阴差的闲聊对话。

    “听说今日我阴司中来了一位贵客?”

    “可不是嘛,咱是没看到,神神秘秘的,据说有阴差通报之后,城隍大人亲自去迎的。”

    “来头不小啊,到底是谁啊?”

    “那就不清楚了……”

    听到类似讨论,陆山君心中暗喜,这样正好,阴司有贵客就势必牵扯注意力……

    一小会之后,罚恶司刑狱内,兰宁克被锁链固定在刑架上,一名魁梧的行刑官手持泛着幽光的长鞭站在三丈外。

    周围全都是鬼物的惨叫和瘆人的笑声,阵阵阴风带来的呼啸也不绝于耳,显得异常嘈杂,也使鬼心烦意乱,兰宁克有些紧张和恐慌起来。

    “恶鬼兰宁克,经由判官大人定刑,罚恶大人认可,执刑六鞭。”

    说话间,行刑官狠狠挥动手中长鞭。

    “呜呜呜……”

    好似鬼婴哭喊的呼啸声在鞭子上响起。

    “啪……啊呃嗬……”

    这种痛苦好似被直接五马分尸,兰宁克意识都短暂的模糊了一下,能看到身上飘出一些半透明的光团,身上冷热交替针扎刀劈,仅仅一鞭就已经撑不住了。

    “一。”

    行刑官的冷漠的声音响起,然后再次举起长鞭。

    “呜呜呜……啪~”

    第二鞭落下,兰宁克只有浑身抽搐的力气,喊都喊不出来了,鬼躯更是时明时暗,一会青色,一会惨白。

    “二。”

    ‘这才第二鞭,这才第二鞭,我会死,会死的!山君救我,山君救我啊!’

    兰宁克心中的呼唤得到了回应,撕裂的感觉暂时稳固,身上的阴气也稳定下来,不过紧接着就是第三鞭,第四鞭。

    到最后,兰宁克已经不求陆山君救他了,反而想要直接在第四鞭解脱了一了百了,可惜最终还是生生挨完了六鞭,整个过程比生不如死还要痛苦。

    连行刑官都略感诧异这鬼能撑下来,但既然撑住了,也就照例派人送去了鬼城。

    一辆鬼车驶入一座不小的鬼城,在某条冷清的街道上踹下一个东西,正是站都站不起来的兰宁克。

    好半天过去,兰宁克才好受了一些,颤抖着撑起身体,神色茫然的看着周围的墙屋街巷。

    这里似乎很冷清,偶有鬼魂走过却好似凡人百姓,只是没谁多看瘫在那的兰宁克一眼。

    “辛苦了,现在起来,去找你那多年未见的朋友董必成,照其坟墓风水看,应当是在城中偏南的中心。”

    陆山君的声音响起,使得浑身痛苦的兰宁克也不得不挣扎起身,心中思绪依然有些不安。

    虽然现在入了鬼城,但陆山君总是要出去的吧,那到时候……

    兰宁克突然觉得有些想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