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持“狱”章以断阴阳

【书名: 烂柯棋缘 第356章 持“狱”章以断阴阳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之鬼眼商女洪荒之君临九天修真之覆雨翻云焚神斗战狂潮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当初的九人同陆山君立下约定,虽然对那九人而言很多都忘了这一茬,但对于陆山君则是修行和成道的一段重要历程,时时刻刻不忘这一点,随着灵台越来越清明,心中也一直有着模糊的感应。

    实话说陆山君想过很多种可能,但还真没有想过居然会有人选择出家的。

    这世道,一般而言出家的人不是走投无路的,就是从小被僧侣收养的孩子,从小诵读佛经以成为僧人为己任。

    像赵龙这样家境不错的去当和尚,还真的是太少见了。

    听到陆山君诧异出声,杜衡也补充道。

    “不错,不是那个京都有名的鹿鸣寺,而是西宁府的鹿鸣禅院,比较偏僻,知道的人也不多,杜某也是前些年去找寻赵兄的时候被其家人告知的。”

    陆山君听着点点头,询问一句。

    “那杜大侠可是去鹿鸣禅院见过赵龙?”

    杜衡不敢隐瞒回到。

    “正是,杜某去过小量山的鹿鸣禅院,赵兄那会已经受戒三年,一言一行也都有僧人模样,不过武功并未放下,只是从以前善用棍法变成了喜欢用禅杖。”

    “哦,原来如此!”

    陆山君点点头,面露思索,视线扫过一边的伥鬼兰宁克,这伥鬼现在有些神情恍惚的看着王克和杜衡,而两人也不断将视线投注到看起来和常人无异的兰宁克身上。

    伥鬼这种鬼物,在鬼类中都算比较特殊的,不了解的人很难分辨其和活人的区别,极具欺骗性,除了无法反抗主人也拥有身前的智慧和能力,同样也会有情绪。

    兰宁克是陆山君的伥鬼,现在的情绪自然逃不过陆山君的感知,即便是现在,兰宁克依然有种不甘和怨恨,似乎见到王克和杜衡的现状,心中极为不爽。

    “呵,死性不改就是你这种鬼。”

    陆山君低语一句,将兰宁克吸入口中,随后拱手朝着杜衡和王克再行一礼。

    “王捕头,杜大侠,陆某先行告辞了。今日一见,陆某甚是欢喜,将来有机会,或许我们可以把酒言欢。”

    杜衡和王克对视一眼,赶紧行礼。

    “他日相邀,一定备好美酒前往。亦欢迎山君随时相邀。”

    正如陆山君说得,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杜衡和王克在最初的恐惧过去之后,这会也并无多少心理负担。

    见到两人这份坦诚,陆山君一笑之后,驾着一阵清风,卷着一片片落叶,很快消失在林中。

    “呼……”

    “呵……”

    杜衡和王克都不由松了口气。

    一边也李通州等人则略显精神亢奋,对比杜衡和王克,在外人感官中,陆山君反而有种高人仙妙的感觉,哪怕唤出伥鬼都透着一股子神异,根本不知道是妖怪。

    “杜兄,王捕头,刚刚是哪一位高人?”

    “是啊杜大侠,刚刚那位高人口中吹出一个大活人来,是什么法术吗?”

    听着周围人略带兴奋感的话,杜衡苦笑一声。

    “说来话长,确实是高人,但和你们想的有些出入……”

    王克赶紧说道。

    “先不提了,我等还是将赵大同这等败类押解回崖前府府城,等着看他们被挫骨扬灰的人可不少呢!”

    “对!王兄所言极是!不错,先把他们绑起来。”

    一群人暂且将心中疑惑压下,开始处理起手头的事情来,等到将赵大同等人捆上马背,已经是半刻钟之后的事了。

    这会,逃散的马匹也有不少被归拢,有些找不到的也只能暂且作罢,或许会便宜了那个乡村的百姓。

    来时八马快速追击,回去的时候牵着二十多匹马的马队,除了要照看马匹,加上还要看住剩下的七八个犯人,行进速度自然会慢下来。

    此刻也算是荒郊野外,崖前府距离这边起码两百余里,怎么都不可能一瞬间回去,所以自然的,在天黑下来之前,杜衡等人就需要找地方宿营。

    今日天阴,天色黑得很快,李通州引马在前,想要找到一处合适的露宿地点,周围树林都太过通透,风寒且不遮雨,也容易被人偷袭,最好是有石壁之类的地方,而这地方之前追击的时候曾经见过一处。

    脚下奔马速度不快不慢,在跨过一处小溪之时,见到远方一处石壁边有火光闪动。

    李通州策马向前,接近一些后,见到有一个白衫男子升起一堆篝火,坐在那边边烤火边看书,听到马蹄声也站起来望向这边。

    “这位先生只有一人?”

    李通州没有下马,遥遥问了一句。

    火堆旁的计缘抓着书起身,视线掠过李通州看向后方。

    “这位壮士,在下准备前往宜州西宁府,暂且只有一人,今晚天阴无光夜路难行,若不嫌弃请来此歇息吧。”

    李通州武功高强,目力也不差,此刻看去,火光映在计缘脸上,让李通州产生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此人有些面善啊。’

    心中如此想过之后,突然发现这人眼睛色泽不太对,似乎泛着一种苍白,心中忽然一颤,立刻从马上下来,抱拳躬身道。

    “李通州见过计先生!”

    他当初在金州虽然只见过计缘两次,但绝对印象深刻,居然直接认了出来。

    计缘稍感意外,实际上当初在金州雪夜中有不少人,但他也就记着杜衡而已,不过他向来是人敬我敬人的,自然也立刻回礼。

    “原来是李大侠,既如此计谋也不装什么路人了,请杜王等诸位前来此处歇息吧,周围并无什么危险。”

    “是,在下立刻前去通知。”

    李通州立刻上马,调转马头前去通知。

    片刻之后,一阵马蹄声奔来,杜衡和王克当先策马,带着各自复杂又激动的心情前来。

    一阵行礼寒暄和准备过后,整个队伍的人也都到了计缘的篝火边。

    计缘并未分什么亲疏,让所有人都围坐在篝火边,甚至连赵大同等被点了穴的罪犯也因为看管问题离得比较近。

    除了有人烤马肉需要分心关注一下肉块,其他人基本全都认真听着计缘的讲述,讲的是什么呢,主要是之前洛凝霜、陆乘风和兰宁克经历的事情。

    从过程到结果都讲了讲,令杜衡和王克有些唏嘘的同时,也感叹人在做天在看。

    有意思的是,计缘这么一番说,反倒让之前一直很硬气的赵大同等人脸色愈发难看,在计缘讲到兰宁克已经是一个伥鬼,去不了阴司之后,终于忍不住出声打断。

    “计先生!我想请问,真的有阴司地府存在吗?人死后真的会有阴差来收魂,并且带去阴间?”

    篝火边静了一下,计缘看向这个被点了穴还被五花大绑的人,王克低声介绍一句。

    “先生,此人是我等这次追捕的要犯,此生干尽了伤天害理之事,手底下冤魂无数,回了崖前府会被处以凌迟极刑。”

    计缘点了点头。

    “看得出来,戾气和怨气同恶业缠绕,人火气上尽是血光,命不久矣。”

    赵大同脸色略显苍白的再问了一句。

    “计先生,可否告知方才的问题?”

    这事不光是他,周围人也很在意,大家现在都知道,这位看似平常甚至目盲的大先生,实则是个高人,甚至可能是个神仙,这种凡人难以接触之事,无疑是很容易引人好奇的。

    计缘收敛起一直以来的淡淡微笑。

    “阴司自然是有的,我还可以告诉你,以你赵大同的状况,恐怕崖前府阴司会有阴差一直守在刑场,一是防止你死后恶魂出逃,会在第一时间将你制住带走,二嘛……”

    计缘顿了一下,有些残酷,但也是咎由自取,便也说了下去。

    “二嘛,听闻你会遭受凌迟之刑,虽然行刑官并不知晓,但阴差会帮着他保住你的心脉,稳住你的神魂,让你全程保持清醒,三千六百刀不止,就不会让你死。”

    赵大同脸色苍白,一下子满身冷汗,甚至身子都在微微打着摆子。

    这意味着自己面对凌迟之刑,连昏过去都是奢望,恐惧感从未有现在这么强烈,赵大同想要自杀却浑身无力。

    微微摇了摇头,计缘才重新看向王克。

    “王捕头,借你印章一用。”

    印章?王克一愣,从怀中内袋里摸出一枚拇指大小的小巧的官印,递过去询问道。

    “可是这个?”

    “就是它。”

    计缘接过印章看了看,上头写着一个大大的“狱”字,下方有小字为“崖前总捕”。

    “不错,字很合适!”

    说话间,计缘变戏法一样捏出一支狼毫笔,随后提笔在印章的表面,顺着“狱”字描了一遍,落下最后一划,印章上的“狱”字竟然有光芒闪过,随后又隐匿下去。

    严格来说陆乘风、燕飞、杜衡,多少都受过计缘的影响,而王克是真正自己选择当的捕快,并凭借着能力和功劳当上一府总捕头,其他人都得过一些东西,而王克没有。

    时光匆匆岁月蹉跎,说不准这次见王克就是最后一次,计缘当然不是谁都会送东西,但王克有这个资格,遂专程为其印章绘笔。

    “王捕头,此印章,虚以你自身刑捕正气养之,嫉恶秉公则如炽如狱罡气不散,日后办案,便是阴司鬼神之流,也多会卖你三分薄面,遇上邪性之事,持此章也能有所克制,可印人身而提阳煞,印刀身而提凶煞,印阴魂而封戾煞,善用慎用。”

    王克双手捧着接回自己的印章,听着计缘这话,感觉印章沉重了何止十倍。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