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这也算虎拳?

【书名: 烂柯棋缘 第351章 这也算虎拳?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天影斗战狂潮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计缘这人,某种程度上说还是有点公平精神的。

    当年的九少侠,他见过杜衡,见过陆乘风,见过燕飞也见过洛凝霜,兰宁克也是九少侠之一,先见一面是应该的。

    所以计缘特意设局,事先见了兰宁克一面,好歹也有点当年的情分在,若这一面能让计缘看他顺眼,未必不会做点什么,插手命令陆山君干什么是不可能的,但足于兰宁克来说或许就是一次机会。

    好吧,现在说这些也无用了,计缘也见过兰宁克了,还挺讨厌他的,看这人自己的造化了。

    话分两头,在计缘离去之后,兰宁克也带着随行者略感气闷的离开。

    本来得了一副好字,心情还算可以,结果现在这字中多了两句讽刺,就和吃了一只苍蝇一样恶心。

    关键是这字是确实漂亮,即便现在,若说扔了,还是有些不舍,简直鸡肋。

    “兰爷,其实咱可以把这字拆解咯,您看着一列,单独拆出来虽然纸面篇幅看起来小了些,但寓意却好了。”

    旁人展开纸面,照着中间以手刀试了试位置,虚虚划了一道。

    “嗯,就这么办吧。”

    兰宁克冷冷说了一句,目光依然四处游曳,旁人也恨恨道。

    “要让我再遇上那书生,定要给他松松筋骨!”

    “若非这是在杜明府,换成在定元……”

    “不过这字我们是看着那人写的,为何会多了几个?”

    几人也有些疑惑不解,觉得有些邪乎,今天也暂时没有在城中闲逛的兴致,准备暂且回客栈了。

    街道上,两辆马车刚刚从城门方向驶入,因为避让行人,所以在城中走走停停的缓缓前进,最前头赶车的正是陆乘风。

    原本看似漫不经心的他,在瞥见街边路过的三个人时就精神一振。

    似乎是感受到那股强烈的视线,兰宁克也转头朝着一个方向望去,看到了那驶来的两辆马车,以及马车上的一个车夫。

    “你们可认识那赶车的是谁,看着有些眼熟。”

    兰宁克询问边上两人,后两者看了看后也是摇摇头。

    “不曾见过。”

    兰宁克皱起眉头,喃喃道。

    “今天真怪了。”

    多年没见陆乘风,兰宁克已经差不多把陆乘风的样子给忘了。

    不过马车上的陆乘风显然不是这样,他眯起眼睛遥遥望着那个一身华服的富态男子,随着马车接近,直接收紧缰绳将马车停下了。

    而兰宁克也止住脚步,双方在一丈之遥内对视片刻。

    陆乘风略有感慨之情的淡淡道。

    “兰宁克,多年未见,别来无恙啊?”

    兰宁克心头一惊,这人不但面熟,而且认识自己?

    “阁下是何人?”

    陆乘风微微一愣,他想过好几种情况,唯独没想到兰宁克居然不认得自己了。

    他突然想到了当年提着酒去居安小阁拜访计先生的自己,当初他曾经唏嘘的对计缘说自己都快记不清几人的名字了,可实际上到了见着兰宁克的一刻,一切记忆都悉数涌上心头,而对方却真的不认识自己了。

    “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陆乘风突然神经质的笑了一阵,引得兰宁克和其追随之人极度不满,边上一人怒声道。

    “你笑什么?”

    “没没没,我笑的不是你们,而是我自己,哈哈哈哈……知道自己还没那么不堪,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情。”

    陆乘风止住笑,朝着兰宁克抱拳拱手。

    “在下陆乘风,见过兰大侠,今次武林大会,有机会见识见识大侠手段。”

    言罢,陆乘风也不再多说,轻轻一抖缰绳,马车就再次动了起来。

    兰宁克皱着眉头在原地看着马车远去,思绪流转片刻才突然恍然。

    “是他?”

    “兰爷,您认得这个陆乘风?”

    兰宁克点点头,对旁人道。

    “此人是稽州云阁之人,当初云阁还是有些名头的,年轻时,我曾与此人一道出游过,只是时间久了一下没认出来。”

    兰宁克还想说几句,突然感受到什么,转头朝着一侧望去,在刚刚马车驶来的城门方向,见到的只是来来往往的人流,刚才那一瞬间有些心悸。

    接二连三出怪事,兰宁克真没心情再闲逛了,带着人直接回了客栈。

    时间很快到了傍晚,白日的热闹开始冷却,店铺打烊百姓回家,而在客栈中休息了半天的兰宁克也不得不再一次准备出门。

    尽管今天回来之后就有些心绪不宁,很不想出门,但晚餐可是上午就和人约好了的,对方算是旧识又是武林名宿,不宜爽约。

    “咚咚咚……兰爷,我们该去仁贵楼了。”

    房门外,随行者已经敲门提醒了,兰宁克应声道。

    “知道了,马上出来。”

    片刻后,三人下楼,走出客栈前往仁贵楼。

    此刻已经日落西山,街道上虽然还没黑下来,周围的颜色却显得昏黄,行人也并不多。

    仁贵楼那边已经挂好了一个个灯笼,远远走来已经能听到热热闹闹的声响,显然生意非常好。

    最近是杜明府武林大会的日子,仁贵楼这种名酒楼里,江湖客自然不少。

    到了门口,小二热情的招呼兰宁克三人进去。

    “客官,是否有定了位置,今天客人太多,若是没有定位置,可能就得等一等了。”

    “江猛江大侠约的我们。”

    听到旁人这么说,小二眼睛一亮,赶紧道。

    “哦哦,那定是兰大侠到了,快请上楼,快请随我上楼,二楼靠窗雅座,江大侠已经到了!”

    店小二热情的带着三人上去,在二楼,陆山君就坐在靠近楼梯口的位置上,一人占据一张桌子,见兰宁克上来,咧开嘴露出似笑非笑的面容。

    在陆山君眼中,兰宁克身上煞气缠绕,更有怨气不散,这本身其实不算什么,江湖人本就煞气重,厮杀也是常有的事,但兰宁克身上没有那股子难以明言的堂正之气。

    见兰宁克等人在靠窗位置坐下,陆山君夹了一口桌上的红烧肉,眯起眼望向窗口方向。

    那边桌上,连上兰宁克三人在内,一共五人,围坐在一张八人桌上。

    “江大侠放心,兰某定会在这次武林大会上夺得一个靠前的名次,也定会声援您!”

    姓江的汉子浑身肌肉狰狞,面目也显阳刚,但说的话做的事却和外面有些出入,笑呵呵为兰宁克倒上酒。

    “有兰大侠这句话,江某把握更高了一些,这次稽州武林准备拧成一股绳,谁占了先机,好处可是很大的,若江某上位,自然不会忘了兰大侠!”

    “嘿嘿,江大侠一身虎拳在整个稽州无人可比,放眼大贞也少有人能敌,而且智勇双全,您不上位,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啊!”

    类似的事情其实并不少见,如江猛这样的人也不止一个,谁都知道这次武林大会重要,类似拉票的举动屡见不鲜,但光这样是不够的,最终还是要手底下见真章。

    “哈哈哈哈……兰宁克!江猛!你们两个卑鄙小人果然在这里!”

    一声怒喝突然从楼梯口传来,随后四个一身蓝色劲装的男子快步走上了楼,各个都带着兵刃。

    “哦?你们几个是?”

    兰宁克眯起眼询问道,心想今天一直心绪不宁,怕是应在了此事上了。

    一边江猛也是冷笑连连,任谁被人这样大庭广众的骂都不会开心。

    “哈哈哈哈……你们这两条贼狗,我就知道你们也会恬不知耻的来参加武林大会,我是樊通,当初你们两害得我家破人亡,今日就是你们的死期。”

    “哎呀客官啊,酒楼里打不得啊,我们……”

    “你走开,打坏了东西我们照价赔偿!”

    说话的人一把推开前来相劝的客栈掌柜。

    “铮”“铮”“铮”“铮”

    四人都把刀拔了出来,指向窗口的几人。

    陆山君独自吃着菜喝着酒,没有起身,而是运气法力提升耳目,听着客栈中其他的声音。

    “你们看,那边那个显胖的家伙,就是铁鞭客兰宁克,对面坐着的是江边猛虎江猛,这两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当初定元府樊家被逼得家破人亡,他们两个居功至伟。”

    “嘘……慎言!”

    “哼,仇家寻上门,还不许我说?而且这里是杜明府,武林大会期间,连洛庄主都在场,容不得这等武林败类上位,我怕他们作甚,樊家当年连遭大难,先失了剑意帖后又被群起逼迫交出多年研究,事后接连落井下石之辈,为我辈江湖人所不齿!”

    陆山君看看说话的那桌,是三个样貌普通的男子,说得自然是大义凛然,不过声音压得极低,显然还是怕惹事的。

    “受死!”“杀!”

    樊通和同伴怒喝一声,挥刀朝着兰宁克和江猛等人冲去,一见着他们的身法,兰宁克的心就放下大半,不是什么一流高手。

    “吼……”

    江猛一声大吼竟然吼出一种猛兽的感觉,闪身到桌前,双手成爪,弯腰低神闪入人群猛挥双爪。

    “当~”“砰”“撕拉….”“噗……”

    “砰……”

    一人凭借一双肉爪,硬生生挡住四把兵刃,杀得血光四起。

    这四人虽然身手也不差,可比起对手而言差的太多,即便兰宁克没动手,撑不住十几招已经不是被打飞就是被利爪重伤倒地。

    围观的普通客人早就吓得都逃出去了,而江湖客虽然不至于逃,却没人出手。

    “砰……”

    樊通被一掌打在胸口,倒飞开去撞到一侧立柱上摔落,“唔噗”得一声喷出一口带着泡沫的血污。

    抬头看着靠近的江猛,露出惨笑。

    “嗬,嗬……我,早就知道不是你们对手,不过我就是要逼你动手,逼你运功,我早已经在……”

    “哼,你以为你这点用毒手段江某会没有察觉么?我们喝酒,都是装装样子的。”

    江猛说话的时候,兰宁克也从袖中取出了一只瓷碗,里面盛满了本该喝下去的毒酒。

    “嗬嗬嗬……”

    樊通还是在笑。

    “那又如何,你们名声臭了,这次武林大会,来的人不少,很快今日之事就会尽人皆知,想当武林泰斗?想占先机?做梦去吧!哈哈哈哈哈哈……”

    樊通自知武學天赋有限,就算加上用毒都未必能成,他就是要恶心这两人,恶心得他们在武林大会无法立足,至于樊家的未来,交给更有希望的人。

    “你找死!”

    江猛这下是真怒了,运起虎爪猛然朝着樊通脑门打去。

    “嗖……”

    有破空声传来,江猛还没打中樊通,条件反射般一避。

    “啪……”

    只见一只筷子射在江猛与樊通之间的地板上,插入木片中好几寸,尾端还在微微抖动。

    “谁?谁敢管这闲事?”

    江猛怒喝着望向一侧,看着楼梯口的方向,扫过那边几桌人,不少人视线都回避,唯独一人不动。

    “有意思,就你这也配叫虎拳?”

    一个带着明显笑意的声音传来,那个青衫书生模样的人,从位置上站起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