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仙舟内景

【书名: 烂柯棋缘 第332章 仙舟内景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之鬼眼商女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斗战狂潮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计缘缓缓将手收回来,横笔于空静静注视着这一支自己做得狼毫笔,笔头绒毛青光逐渐淡去,笔身之竹原本枯黄,此刻却变得极为青翠。

    一会之后,狼毫笔上的光芒逐渐淡漠下去,慢慢恢复成一支普通的笔。

    计缘心下满意至极,學着上辈子的样子转了一下笔,笔尖残墨在空中划出一道淡淡的墨光,之后才将笔收在手中。

    “不错,总算没有白费心思。”

    计缘说话都带着笑意,算是心情极佳了。

    边上的龙女早已回神,一脸好奇的看着计缘手中的笔,她知晓这支笔肯定不是仙器,但也绝对了不得。

    “计叔叔,那种变化是什么?是您弄出来的吗?”

    计缘遥遥头。

    “我哪有这种本事,此乃新旧年交替之时的天地之象,每年初一子时前后必现,不说常人难以观之,就是道行深厚之辈也未必可见,是天地万物生机转换之象。”

    说到这里,计缘看向龙女。

    “刚刚看到什么没有?”

    “托计叔叔的福,刚刚看到了清气浊气上下分明,好似拉开天地之幕,心境上好似也接受了一次洗礼,对于蜕变之道更多了一分感悟。”

    龙女虽然贵为真龙之女,但老龙在教育方面显然是不太擅长的,或者说对于一些玄之又玄的境界和心境把控方面,没有仙道路数来得正统,龙女以前跟着自己老爹也没几次特别的悟道经历。

    但跟着计缘这个长辈,寥寥几次的契机都十分关键,奠定了以后化龙的关键要素,也是如此,龙女既尊敬计缘也十分信任计缘。

    “哗啦啦……”

    脚下海中一声浪涛晃荡,龙女和计缘都感觉到脚下一晃,一直乘风破浪前行的巨鲸将军停了下来,在海水中沉浮一阵之后归于静止。

    龙女看看巨鲸的头部前方位置,咧嘴笑了笑,无奈道。

    “计叔叔,他刚刚似乎也强行观摩了,但道行不够,晕过去了。”

    计缘笑笑,这巨鲸将军也算可爱,有些收获也是他乐于见到的。

    “呵呵,让他睡吧,不间断游了这么久也挺累的,正好那边的界域摆渡也要过来了,想不想上去瞧瞧?”

    龙女心里是一点没上去看看的念头,但见到计缘这么说,八成是对飞舟好奇的,既然长辈由此想法,她做晚辈的嘴上开口也是陪着说了一个“想”字。

    那边的界域飞舟缓缓从一侧飞来,飞舟上的人基本全都看着巨鲸的方向,上头是个人都知道有巨鲸驮着高人在海上前进。

    飞舟上层甲板的一侧,有几个年轻人在长辈的带领下也望着越来越近的巨鲸。

    “这鲸看起来好大啊,简直如同大楼。”

    “师伯,您说鲸背上的女子是一条蛟龙,那另一个呢,也是龙吗?”

    被问到的人是个看起来六七十的老者,长须白发头戴小冠,盯着远方的巨鲸感慨着回答。

    “另一个应当不是龙蛟之属,必然是一位仙修高人,刚刚其持笔对空书写,时辰正好掐在新旧年交替之际,加上我们所见到的朦胧之象,这绝非巧合,必是一种高妙法门!”

    “什么高妙法门啊师父?”

    老者板起脸来瞪了自己小徒弟一样。

    “我要知道就也一起修炼去了!对了,近了要心存敬意,不可造次,知道了吗?”

    “知道了师伯!”“知道了师父!”

    几人一起回答,眼神依然看着远方巨鲸。

    “踏鲸伏案挥笔留书,在茫茫东海上畅游,感觉好有意境啊,我什么时候也能一样啊?”

    “别傻了,这不是意境不意境的问题,没那份道行,哪里来的巨鲸为坐龙女随侍啊!”

    听到这话,那老者回头对着几个徒弟和师侄笑了笑。

    “说得在理,所以修行不可懈怠,别真以为自身凌驾于凡尘了。天下高人不知凡几,看我等未必与我等看凡人有什么区别,且天下邪魔更是千变万化,不得道,难谈自在也。”

    “师侄受教了!”“师侄也是!”

    “谢师父教诲!”

    几个年轻的仙修赶忙拱手道谢。

    而飞舟的速度也一减再减,已经看到巨鲸停下,飞舟上的人自然以为是那边高人主动这么做的,或许是有意接触这边,所以飞舟这边也下降高度降低速度。

    终于,飞舟到达巨鲸身侧不足十丈,船上大多数人都对这巨鲸方向拱手行礼以示尊重。

    计缘和龙女也礼貌性的朝着那边拱了拱手,随后两人一起御风而起,朝着飞舟那边飞去。

    “他们过来!他们过来了!”

    “那个女的是龙对吧?”“嘘,你小声点,不要命了?”

    “会落到哪里?船头还是船尾?”

    计缘还在空中,类似交头接耳的声音已经不绝于耳,他就当没听到,与龙女一起落到了船头。

    那里有两个衣冠装束差不多的修仙之人以及在等候了,见到计缘和龙女落在甲板上,两名修士当即长揖而礼。

    “九峰山池归。”“九峰山林渐。”

    “见过两位!”

    池归礼毕后抬头询问道。

    “不知两位仙乡何处,来我九峰山管辖的界域飞舟上可有要事?”

    龙女先一步行礼。

    “我叫应若璃,这一位是我计叔叔,并无什么要事,就是恰巧遇上,想来看看这界域飞舟。”

    池归看向计缘,后者点点头道。

    “确是如此,实不相瞒,计某少出院门,基本没见过界域摆渡之物内外的样子。”

    没见过?

    池归和林渐下意识对视一眼,如此高人没见过界域摆渡之物?

    但这种疑惑也不会当面说,或许只是没见过着一艘,池归略显热情道。

    “既如此,我带两位参观参观如何?”

    “那再好不过,有劳了!”

    计缘客气一句,就随着池归和林渐一起迈开脚步,不过在此之前也朝着周围远远近近那些行礼的人拱手,算是回礼。

    站到这艘船后才能更直观感受到它的巨大,超过了计缘上辈子见过的万吨巨轮,构造也完全不同。

    除了肯定会有阵法驱动,其上也有风帆,在甲板上显得极为开阔,甚至还有一小片集市。

    池归说是带计缘和龙女参观,但他又不是导游,基本就是陪着走走,除了偶尔说一句“这是集市”,“客房在下面”之类的话,其余大多是在说他们九峰山的事情。

    可惜计缘根本没听过九峰山,也没有与那仙门中任何一人有旧,但印象还是留下了。

    上层甲板上则会远观计缘和龙女的人太多,为了不让两人方案,池归和林渐先带着他们去了船身舱内参观。

    这船上上下下分了好多层,内部根本如像是一个个船舱,反倒一座座古色古香的建筑甚至是园林,基本的必备条件也不差,从客房到大厅到各种起居所需的屋舍都一应俱全。

    池归带着计缘在下层廊道内逛了一圈,一些居住和闭关之所,都留有阵法,很多地方甚至有不同的区域环境,种植着不同气候的植被,构成一处处风格迥异的院落,其内更是以阵法接引天光,毫无昏暗之感,也是堪称神奇。

    在船身内走过一圈,刷新了计缘的对这艘飞舟的印象,完全没有想象中的拥挤和落后,不夸张的说,比上辈子一些大型游轮更出色,一些神通阵法达到了许多特殊的环境和手段。

    “计先生这边请!”

    一圈走完,池归领着计缘从船尾的舱门口出来,又到了大甲板,朝着船头望去,中间就是楼阁林立的集市所在。

    到了外头,计缘看着远处集市,不由感叹一声。

    “幸亏今天来看了,真是大开眼界,界域飞舟果然是宝舟!九峰山能凭借一己之力炼制出此等灵物,想来也是非凡!”

    从计缘这样的人物口中听得这句话,即便身为修仙真人,池归和林渐多少都有些自豪。

    “计先生过誉了,界域摆渡之物多需要横跨洲界荒洋,路途遥远也不乏艰险,自然需要准备的周全些,走,我们去逛一逛那边商铺,除了凡人所开,亦有修行之人涉猎其中。”

    “修行之辈也做生意?”

    计缘略感诧异,在他印象中,修士都是以修行为本,很少做多余的事情。

    池归已经习惯了计缘对于此类“基础”的问题,回答道。

    “先生有所不知,仙修自然少涉商贾之术,但并非人人可自足,有些东西也会摆出来同人置换一些所需之物,一如炼符高修的符箓就极受欢迎,以之置换一些东西,或者置换一份人情缘法,都是好的。”

    “原来如此!”

    计缘点了点头,随着池归一起前往集市。

    修仙界当然是没有什么官方货币的,也没有谁有能力发行货币,多为以物易物,长以其中蕴含的灵气和神妙多寡来恒定价值,很多也是各取所需。

    当然了,虽然没有货币,但也有一些大多数仙修都喜欢的硬通之物,比如仙草灵药,土灵水灵等五行阴阳之灵,一些神奇符箓也能算一算,以及如深海聚灵明珠等的宝物,嗯,这玩意老龙睡觉的地方到处都是,并且个顶个的大。

    总得来说,五行之灵或阴阳灵物勉强算是最为硬通的东西,谁都需要谁都多少能弄一些,多用玉石等物承载,指头大小的凝萃,以轻重衡量则有一斤,遂也以斤两说明此等灵物。

    有意思的是,这么一艘界域飞舟,除了修行之辈上船需要一些缴纳一定的灵物才能上船,普通人或者才踏入修行之门的人,若是有缘法寻到飞舟靠岸之处,且也有胆量上船,则可以免去任何费用。

    在计缘看来,很有种“一米二以下小朋友免票”的既视感。

    这些基础知识,计缘此前几乎都不太清楚,从来也没人讲过这些,还是池归边走边解释的,就连龙女也忍不住偶尔插嘴帮着说明两句。

    计缘虽然风度淡然,但这种好奇的反应自然也被池归等人看在眼里,池归和林渐是纳闷不解,而龙女则是心中若有所思。

    应若璃记得自己父亲曾经和她提起过一嘴,说她计叔叔有时候会对一些修行界的基础事物了解不足,也显得很好奇。

    当时龙女就问了句“计叔叔此等修为,难道还不知这些事?”

    父亲当时回答是。

    “久不在世间走动,一些变化自然需要重新了解。”

    龙女当时也问了一句“这‘久’是多久?”

    只看到父亲的笑容显得颇有些高深莫测,只是回答一句“可能是很久很久。”之后,就不再多说。

    现在想来,十分耐人寻味。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