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妙笔生花

【书名: 烂柯棋缘 第328章 妙笔生花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天影斗战狂潮焚神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龙女一发怒,周围从海风到海浪都显得更加汹涌。

    海平面附近开始弥漫起一小股雾气,似乎也有些翻滚,此刻老龙的一缕分神就在这雾气中如同蜃幻,但心绪状态也和自己女儿差不多。

    不论关系再怎么样,那一位始终算是老龙的夫人,更是在化真龙之前就怀上了应若璃和应丰,曾经的情分算是刻在骨子里的,怎可能忘记。

    巨鲸感受到周围浪涛的冲击,身子在海水里起起伏伏,同样恨声附和道。

    “若璃娘娘说的极是,那杂鳞妖龙简直就是活腻了,居然敢招惹君母,若不是我道行太浅,早就杀了他了!”

    “哼,墨荣不在我还在呢,那妖龙什么路数,手下有多少妖物?算了,也不用说了,立刻带我过去,我就是拼了命也不会放过他!”

    应若璃气是气,但虽然在气头上,说得话却并非无脑,她知道自己老爹可能叫不动,但计叔叔就在边上,听到自己这样说,很大概率会帮忙的。

    在龙女看来,自己老爹和计叔叔两个之中,只要有一个愿意出手,绝对万无一失,她虽不想将计叔叔拖入自家家务事的因果中,但自认如果向他借一点东西还是可以的。

    果然,听到应若璃说要去拼命,计缘还是不放心的,也无法坐视不理,在他印象中,龙子应丰比较跳脱,而应若璃一直很端庄稳重,很少如此失态,人在这种情况下容易做错事,他不能不管。

    “江神娘娘切勿如此冲动,对方既然是自荒海之外来的恶蛟,也敢对令堂如此纠缠,必然有些门道。”

    应若璃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一些,对着计缘道。

    “计叔叔,我自然知道其中必然还有深层因果,但身为其女,听闻此号安能心安,若璃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计叔叔能答应,当然,若璃不会让计叔叔出手沾血的!”

    听到龙女居然叫这位修仙之人为“叔叔”,也让下方海面上的巨鲸暗暗乍舌。

    计缘眉头一皱,看看水面巨鲸后直视应若璃。

    “什么请求?”

    应若璃视线扫向计缘背后的仙剑道。

    “若璃斗胆,想借计叔叔的青藤仙剑一用,我爹说,仙器有灵,青藤剑乃是杀伐之力极强的仙剑,常年藏锋孕灵,若锋芒尽显连他都极为忌惮,想那杂鳞畜生也挡不了几剑,还请计叔叔助我!”

    老龙的蜃气在水面雾气中沉浮不已,心中也有些焦急。

    ‘傻女儿,青藤剑在计缘手上是可以运使自如,可在你手上呢,人家挡不挡得住另说,但你真的能挥得动吗?’

    计缘感受着青藤剑微微的锋鸣颤动,显然不太乐意应若璃的提议。

    “罢了,这样吧,我陪你一起走一趟,到时候遇上那妖龙,若是你觉得必须除之后快,我再将青藤剑借你,由我在身边,清影会比较听话,能让你挥出一剑。”

    仙器有仙器自己的骄傲,即便是对计缘极为依恋的青藤剑也是如此,这一点计缘再清楚不过。

    虽然也可以有折中办法,比如计缘直接命令青藤剑护在龙女身边,她对谁动手就斩了谁,但到底还是不太放心的。

    龙女也不矫情,直接施礼感谢道。

    “计叔叔愿意通往自然再好不过,若璃感激不尽!那,我们是否立刻动身?”

    计缘想了下,回头望了望陆地方向。

    “稍等片刻,计某去海边渔村一趟,之后再一起动身。”

    说完这句,计缘已经飞往内陆方向。

    龙女想了下,对着巨鲸说了一句。

    “你且在此等候,不得乱跑。”

    之后应若璃也一起飞往了视线之外的海岸方向。

    祖越国沿海的偏湾村,各乡各村中都是一片喜气洋洋,这不光是因为快过年了,也因为困扰沿海许久的妖邪已经被赶走了,来年就会有不错的鱼获了。

    这不仅仅是那名法师说的,也是渔民们自己有所印已经能零星捕到一些鱼了,虽然不多,可比较从前,绝对是巨大改观。

    但张家人这两天依然有些沉闷,前港村的梁家也是如此。

    盖因为前阵子驱邪起火把阵的夜晚,大家伙都撤回家中后,其余人一个没少,唯独计先生不见了。

    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外乡人,又是在那种夜晚,说是不辞而别的可能性不太大。

    第二天还发动了人再去那边的海岸找人,自然依旧没能发现什么,所以不论是张家梁家,还是附近乡人,都认为计缘应该是落海遇难了。

    在两家人看来,这可真算是客死他乡了,内疚和惧怕都是有一些的,所以还曾经提了纸钱到海岸边去烧过两次。

    不过到底也是要过年了,加上对来年鱼获的普遍乐观心态,两家人也冲淡了之前的忧虑,开始布置新年的事情了。

    计缘回到偏湾村的时候,正好是清晨,张富和妻子一起提着木桶拿着抹布擦着自家门窗,而其父则在br>因和海鱼的晾晒架子,各户之间的距离隔得也比较开。

    计缘慢慢走近这边,应若璃则落后几步跟着,周围的百姓对两人过来都视若无睹,唯独到了张家跟前是例外,张富擦完大门正巧转身,看到计缘和就在自家门口。

    “哎呦喂!”“砰通……”

    张富还以为见到鬼了,冷不丁被吓得摔倒,水桶也掉在了地上,溅起一片浑浊的水花。

    听到响声,老张也转过身来瞧瞧,见到计缘也是心脏一抽。

    “张老先生和张兄弟勿怕,计某可不是鬼,现在朝阳已经升起,我站在阳光下,脚下又有影子,怎么会是鬼呢!”

    张家父子心绪不定,小心的看看地上,确实有影子,加上是大白天,这么想想计缘是鬼的可能性不大。

    这种论证方式其实是民间自己的一套流传说法,其实不算太准,至少对于某些厉害的鬼物来说不算贴切,但却是能让他们相信的捷径。

    “计,计先生,您真的没事?”

    “没事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只不过那一晚计某有些不厚道,在见着妖怪的时候,已经先跑了,随后直接出了村,头也不回的跑了老远……”

    计缘说到这露出不好意的神情。

    “后来在外头听说法师除了妖,计某心中有些内疚,就回来看看你们,否则心中始终过意不去,对了,梁家人也没事吧?”

    “没,没事……”

    张富下意识回答一句。

    听到这,计缘才笑了笑,朝着两人作揖。

    “既然你们没事,计某现在安心不少,多谢前几日的招待,也多谢尔等事后还专门回去找我!”

    “这,先生说得哪里话啊……”“是啊,先生没事我们也安心不少的!”

    计缘那套说辞倒是很合理,也是人之常情,两父子这会是真的放心了,也宽慰计缘两句。

    “嗯,计某始终觉得有些过意不去,而且马上就要走,既然都来了,总想送点礼回报诸位……”

    计缘斟酌着这么说,张富和老张赶忙连连推辞。

    “不用不用,先生远来是客,招待是应该的,您还帮我们一起结阵呢……”

    这时候张家屋里的妇孺和孩子也出来了,张富便解释几句,让家里人都清楚计缘还活着。

    而这时候计缘也装作刚刚想到了什么,装成恍然的样子道。

    “对了!你们是在清洁屋舍准备过年了是吧?”

    计缘扫视了张富手中的水桶抹布,以及张家门楣左右。

    “这样吧,计某身无长物,没什么能拿出手的,你们既是要过年,定然需要贴贴写写的,我就给你们和梁家人写两个‘福’字吧,计某的字还是能拿得出手的,不算太差!”

    “这,这合适么?”“挺起来倒是不错……”

    张家人有些心动,若是计缘能写,省得到时候去集市买了。

    “合适合适!笔墨计某都带着,你们找两张方正红纸就好!”

    “噢噢噢,这个有,这个有,孩他娘,快把准备裁了当红包纸的大红纸找出来!”

    张富赶紧对着自己妻子吩咐一声,后者也赶紧进屋去找。

    随后张家人再次盛情邀请计缘入内喝茶。

    大约半刻钟后,张家屋内的方桌上,铺好了两张大红纸,边上则摆着一个磨好墨的砚台,一支笔头粗大的笔握在计缘手中。

    计缘手中的是一支真正的狼毫笔,是在海岛这几年,计缘在修行中借用那份感悟的时刻,分神亲手扎成制作的,今次也是第一回用。

    粘上墨汁,挥毫在红纸上书写,一个笔画浓重的“福”字就出现其上,这一刻在近处观望的龙女,好似能看到计缘笔尖若隐若现的绽放淡淡红花。

    ‘妙笔生花!’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