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武道尽头路何方

【书名: 烂柯棋缘 第317章 武道尽头路何方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天影斗战狂潮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计缘正好和牛霸天在这时候一起回来,以他的听力,此刻客栈中如此寂静,自然也十分清晰的听到了燕飞那带着几分不甘的喃喃自语。

    这位剑法凌厉的飞剑客,这段时间其实一直既迷茫又压抑,这一点计缘是知晓的。

    客栈的楼道内,计缘和牛霸天分别,各自回自己的房间,看着牛霸天时不时摸摸自己胸口的钱袋,忍不住玩笑着说了一句。

    “今夜就别出去了,明早还要去卫府,我们这些随从找不着牛老爷会苦恼的。”

    这话说得已经走出十几步的老牛身子僵了一下,尴尬回头朝着计缘笑了笑,才回了自己的房间。

    牛霸天的房间离燕飞的房间较近,关门的声音也被屋内的燕飞听到,不过对于后者而言,老牛这时候回来也属正常,实际上他还以为今晚老牛都不会回来了的。

    燕飞摇了摇,将自己的长剑归鞘,放回床头后又顺势躺下,看着房间的天花板愣愣出神。

    计缘没有急于回房,而是就站在走廊上静立了许久,一双苍目虽无波澜,心灵深处却也有涟漪。

    良久后,计缘从袖中取出一张卷轴,慢慢将之展开,着上头的文字。

    再闭上眼睛,伸手手触摸上面的每一个文字,身与意合之下,细心感悟。

    结合燕飞心绪和此刻感悟,恍惚间,计缘好似穿透时空的阻隔,于天际注视着一个老人。

    茅舍一间,庭前方桌,一手持剑,一手握笔,一边书写,老人也沙哑着缓缓开口。

    “八十载人生长路漫漫,武道尽头路何方?先天之上可有仙?剑落纸面心亦不甘,不甘,不甘……”

    这张卷轴正是当年引发大贞武林腥风血雨,令无数武人抢破了头的《剑意帖》。

    燕飞与陆乘风乃至杜衡的性格都不相同,三者之间对待武道的态度也不同,相比后两者,燕飞与其说向往侠士,倒不如说更像一个纯粹的武者。

    计缘喃喃着感叹一声。

    “同左离何其相似……”

    与大多数修行之辈不同,计缘从来就没有看不起武者过,并且《剑意帖》对他影响极深,纵然是现在也是如此,这种技近乎道的感悟是如此可贵,不能以仙凡来分高下。

    “武道当真如此无力?”

    这句话计缘也喃喃着复述了一遍,随后摇了摇头。

    若是左离在世,以此人的武道修为,寻常妖魔鬼怪在其人面前和一名普通的江湖对手恐怕没有什么分别。

    写下《左离剑典》时的左狂徒,或许尚且只是一个称雄一时的先天高手,但书写《剑意帖》之时,计缘认为那一刻的左离已经是天下无敌的左剑仙。

    计缘从来没有如此刻这般确认!

    这份剑意!这份道蕴!几乎已经是临门一脚便可踏入另一层境界,如若成功,那之后将是怎样一种精彩?

    但最后,左离还是含恨而终了……

    “只可惜……只可惜了啊……”

    计缘本身就是武道宗师级数的人物,对于武道也抱有天然的热情和好感,但他又不是一个纯粹的武者,他所牵挂的事情太多,占精力的事情也太多,推衍那一门门神通术术,搜索天下棋子,注定了他只能是那个神秘莫测的计先生。

    心绪流转念随意动,计缘睁开眼睛轻声开口。

    “燕大侠可曾睡了?”

    声音如清风徐徐,飘入燕飞的房间,传入他的耳中,后者几乎一下就再次直起身来。

    ‘是计先生在叫我?’

    “若还未睡,计某屋中一叙。”

    计缘的声音再次传来,燕飞终于确认刚刚不是自己在做梦幻听,立刻掀开被褥披上外套。

    没过多久,计缘坐在房中就听到了燕飞接近的脚步声,在燕飞刚要伸手敲门的时候,里头又有声音传出。

    “推门进来便可。”

    燕飞也没有犹豫,直接轻轻推开门,计缘正坐在桌前,桌上除了一盏套了灯罩的油灯,还有一卷展开的字帖,计缘低头看着字帖,并未立刻分神抬头。

    燕飞不敢怠慢,抱剑拱手道。

    “计先生,燕飞打扰了!”

    计缘抬头笑了笑,伸手引向自己一侧的凳子。

    “是计某打扰燕大侠休息才是,请坐。”

    燕飞将背后的门关上,快步走近桌前,在计缘边上坐下,眼神自然也被桌上的字帖吸引,在他还没开口询问的时候,计缘已经出声解释了。

    “这字帖气势内敛,走笔犹如龙蛇,既是好字,也是好剑,是天下少有的妙笔之物,说出来燕大侠定然听过它的大名,正是当年左离所留的《剑意帖》。”

    ‘剑意帖!?左离?原来左狂徒叫左离!’

    燕飞心头一惊,实在是《剑意帖》的名头太大,在大贞武林盛传几十年,本来有些淡忘的势头,却又因为当年燕地十三盗的事情,引得武林中尽人皆知。

    至少燕飞这一代人是很清楚这字帖的传奇色彩的。

    ‘没想到《剑意帖》竟然在计先生手中,也难怪武林中这些年都无人再寻得字帖踪迹……’

    心中思绪如电,但燕飞对这《剑意帖》上可能蕴含的武功并未任何多余想法,一来这是计缘的东西,二来,这段时间让他对武道有了一丝颓念。

    像是看穿了燕飞的心思,计缘看了看他,笑问一句。

    “燕大侠是否觉得,这《剑意帖》所指武功再精妙,也不过是凡人的武學而已?”

    燕飞微微一愣,没想到自己心思被计先生看穿,但他也没有反驳。

    “修仙之辈中,有一种说法,说武功乃是凡尘小术,不足挂齿,燕大侠以为如何?”

    面对计缘的问题,燕飞心头一紧,虽有不甘但却也认同,只是他并非蠢人,明白计先生既然如此问了,后话必然有转折,可实在难以违心的否认,而且若是遭到追问,也解释不出个所以然来。

    “燕某以为,站在仙人的高度,此话无错。”

    “知道你会这么说。”

    计缘笑了笑,随后指向剑意帖。

    “但武功,或者说武道,并非你想的那么简单,也并非一些肤浅的修仙之辈所想的那么简单,左离留书《剑意帖》,在计某看来已然技近乎道,可称之为武道。”

    计缘笑容收敛,声音肃穆中带着感慨。

    “左离一生为武痴狂,老来则是开始寻仙,殊不知他的武道境界,若能拼尽全力再前一步,将会是一番前无古人的新景象。”

    “咚……咚……咚…….咚……”

    计缘手中颇有节奏的敲击在《剑意帖》上,看着字帖十分认真地说道。

    “人力有穷时,但武學,并非小术!”

    一丝丝法力顺着计缘的手指汇入剑意帖,字帖上的神意已经被牵动。

    “若,真有那么一人,能精研武道直达当世巅峰,而后破开迷障继往开来,武學之道必然会更加精彩,计某有预感,这一条路虽然艰难,将来成就却未必输给仙魔之道。”

    计缘重新看向燕飞,将剑意帖推到他面前。

    “《左离剑典》虽然计某也见过,却并未记忆,且那也是左家之物,不好随意外传,但这剑意帖上的武道真意却比那一部武功秘籍更为难得,说不定称得上前无古人……”

    计缘话音顿了一下,然后继续道。

    “燕大侠,你心性不宜修仙,否则倒是容易成魔,但与武道上,却与当年左离之意有几分相似,计某今日将这《剑意帖》赠送与你,上头我已施了以物传神之法,可令你一窥左离风采。”

    计缘说着,将剑意帖卷了起来。

    “带回去,在自己房中展开,初观必然昏睡入梦,还请燕大侠在床榻边观阅。”

    燕飞神情既有惊愕也有恍惚,看着《剑意帖》满面复杂,他依然有些难以想象武者如何面对仙妖。

    但计先生这等超凡仙人,必然也不至于欺骗他,既然计先生将这份字帖的意义说得这么重,想必也却有至理。

    燕飞握住这份显得有些沉重的字帖,站起来同计缘告辞问安。

    “谢计先生今夜一席话,燕飞必然珍重,您请休息吧,燕某不打扰了!”

    计缘点点头,目送燕飞转身开门,在燕飞关上门的一刻,计缘的声音再出传了出去。

    “燕大侠既是珍重却也迷茫,观字帖后,好好休息吧。”

    燕飞在门外顿了顿,隔着门朝里头再次拱了拱手,这才转身离去。

    回房后,燕飞只是脱去了鞋履,将长剑置于床头,随后坐在床上缓缓展开《剑意帖》。

    随着展露的字迹越来越多,仿佛字帖上的文字都开始模糊起来,燕飞甩了甩头,却越发感觉字迹如灵如活,仿若离开纸面自行飞舞。

    神情恍惚间,燕飞摇晃一下,抓着字帖躺到在床上。

    梦中有人持剑立于山巅……

    “铮……”

    剑音长鸣与风雨共舞,后又与斜阳同辉。

    计缘的房间内,同样躺在床上的计缘侧目看着一旁陪伴的青藤剑,思绪好似飘向数十年前。

    “武道尽头路何方……燕飞,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