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凡人当真如此无力?(求月票啊!)

【书名: 烂柯棋缘 第316章 凡人当真如此无力?(求月票啊!)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焚神斗战狂潮修真之覆雨翻云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计缘说完再看看地上巨大的狼尸,留在这里恐怕会煞气弥漫,一段时间后容易滋生邪煞或产生毒瘴之气,况且就是被路人看到了,搞不好会吓死人。

    “这尸首还是留不得,对了,你可需吞了?”

    计缘很自然的就问了老牛一句,他知道其实有些妖怪杀死对方后会选择吞噬,这一问又把牛霸天给问呆了,低头看看死相惨烈的狼妖尸体。

    ‘计先生刚刚,在问我吃不吃这玩意?’

    “呃,计先生,老牛我没这癖好,再说这家伙的妖气驳杂,更无内蕴什么身中宝物,看起来也怪恶心的,我吃它干啥呀?”

    计缘了然的点点头。

    “我只是想到一个老友诛除妖邪的时候,总是喜欢将它们吞了了事,就以为你也会喜欢。”

    “谁啊?也是妖?”

    牛霸天好奇的问了一句,计缘也不隐瞒。

    “勉强算是吧,就是那大贞境内通天江的那条老龙,也就是高天明口中的龙君。”

    老牛身子下意识一抖,本来还想说的几句话都在喉咙口刹车了,真龙这一级数的存在太过神异乃至邪异,计先生敢这么瞎掰呼,但他可不敢妄加非议。

    “既然你不吃,那我就毁去这妖尸了。”

    有三昧真火在,做这种事情最方便了。

    计缘一说这话,老牛就想到了当初在南道县外的场景,计先生一口火气烧掉尸体的事。

    “且慢!先生且慢!”

    老牛赶忙叫了一声,在计缘略显疑惑的注视下,匆匆跑到狼妖尸体周围搜寻起来。

    东捡一片碎布,西找一根绳带,搜寻了许久,终于“嘿嘿嘿”笑着找到了几块玉佩的碎片和一只绣着狼图的钱袋。

    老牛掂量了一下这只钱袋,听到响声后打开瞧瞧,里面都是白的和金的。

    “嘿嘿嘿,可以了可以了,先生请便!”

    老牛这番动作计缘也没有说,反倒是提醒他什么,凑近狼妖尸体,甩袖一挥,狼尸就翻转了一个角度,露出了脖腹。

    他也不顾地上的血污,再走近几步,探手到狼妖尸体的脖下位置,拈出一把狼毫。

    这些狼毫呈现淡淡的灰白色,大约一指长,刚中带柔韧性极佳,更有隐约有淡淡荧光流转。

    牛霸天看着这一把狼毫,笑笑道。

    “看来老牛我说错了,这小野狗还是孕育了一些好东西的,若非计先生慧眼识珠,咱就错过了……”

    说话的时候,牛霸天虽然看着计缘和其手中的狼毫,但眼神的余光却看着计缘的脚下,明明踩在狼妖的污秽之血上,但那血却自动从计先生脚上滑开,甚至血中的污煞也不沾计先生分毫。

    至于计缘有没有用什么神通术法,老牛自认道行差距太大,自己未必看得出来,但本能上有种计先生并无施展任何神通术术的感觉。

    老牛还在想着呢,下一刻就见到计缘张嘴呼出一口气,红灰之气席卷整个狼尸,并无什么火光冲天,而是整体亮起如同木炭的焦红。

    妖物一死,尸身上残余的老气和灵气就成了无根之萍,不会抵抗真火之气,反倒成了助燃的最好材料,只是片刻功夫,一整头妖狼尸骸已经彻底化为灰烬,除了地面尚有之前战斗造成的破坏,其他是看不出来什么了。

    “走吧。”

    计缘说完就率先御风离地,往鹿平城飞回,牛霸天活动了一下臂膀,最后看了一眼地面的黑灰,也紧随其后。

    “计先生,那郎府呢?”

    天空中,在接近鹿平城的时候,牛霸天询问了一句。

    计缘摇了摇头。

    “剩下的都是普通人,狼妖一死,起初可能还会寻找一番,时间稍久,就会有其他利益纠葛者来落井下石争权夺利,会乱上一阵子,我留书一封之后就不用管了。”

    从市井到高堂,人间世从来都不简单,少了一个郎六爷,没了妖怪以此类手法吃人,还会有许许多多的权势者争抢者进来“吃人”。

    郎府中,一众家仆听到后院主人房的巨响后,心惊之下纷纷跑来查看。

    家中仆人们都知晓郎府主人有个习惯,就是在他休息的时候仆人不准进后院,不过今天晚上显然出事了,家仆也顾不上什么规矩,纷纷跑到后院。

    过来一看,主人房这边前头的门墙直接整片都粉碎了,并且碎片几乎全都在屋内,似乎是有什么庞然大物一下子撞进了屋里。

    屋里头更是一片狼藉,家具倾倒床榻粉碎,地面也是布满裂纹,上头的屋顶也开了一个大口子。

    “这……老爷呢?”

    “不知道啊,这是有江湖人前来了吗?”

    “刚刚我好像听到了牛叫声……”“哎我也听到了。”

    “咱们报官吧?”

    “可是老爷不是说过咱府上不论什么是都不准惊动官府吗?”

    “那老爷失踪了怎么办啊?”

    仆人们有些六神无主,还是管事的这会匆匆赶来,看过之后直接拍板通知另外几个同自家老爷关系莫逆的赌坊主,想查探是不是有仇家寻上门。

    而在其中一个院落中有一间充满哭啼声的厢房,外头被上了锁,还有人看守,只是这两个看守此刻已经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有一只小巧的纸鹤正落在门锁上,用纸喙啄着门锁。

    “叮叮叮……咔嚓……”

    门锁崩开,随着一条铁链一起滑落,砸在地上发出“叮铃”一声。

    “吱呀~”

    门自己打开了,屋内哭哭滴滴的女人和孩子全都收声,紧张兮兮的望着门外,却没见到有谁进来。

    其中一个女子装着胆子走到门口张望一下,发觉门锁掉在地上,屋外看守则躺倒在地不知死活,再看看远处院落那,也有家丁倒地。

    一只纸鹤此时就在院中的一棵树上,十分认真的注视着屋内一群人,见他们战战兢兢的都凑到了门口,也看到了被啄昏的家丁,但很奇怪,就是没人敢跨出这个无人看守的大门。

    纸鹤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只能一直盯着。

    直到又过去一小会,门口女子和孩子耳中都听到了一个中正温和的声音。

    “郎六爷作恶多端残忍嗜杀,已被我等江湖任侠手刃,你们快趁机跑了吧,郎府的人很快就顾不上你们了。”

    这声音响起的同时,纸鹤就抬起了头看向了天空,它知道主人在上头呢,只不过也没飞起来,而是继续看着屋子里的那些人,看他们试探性的出门,又小心翼翼的跑路。

    郎府大门外的上空,计缘袖中飞出一张白纸,又一起飞出一支笔,笔上居然还沾着并未干涸的墨水。

    计缘伸手在纸上一点,纸张就展开固定在了空中,随后取笔书写于纸上。

    牛霸天在一旁细细瞧着,低声念叨出声。

    “鹿平城郎六,欺男霸女作恶多端,好荒野杀人为乐,常以赌坊千术害人,某家见之,以为人间恶疾,既见不平,出手除之……挫骨扬灰!”

    计缘这次的字迹并非他寻常的风格,而是有些像上辈子的刊印楷书,工工整整,每一个都好似方块,写完一张纸,大多数内容是数落郎六罪行,以及点名侠士将之诛杀的结果。

    最后一笔落下,计缘拿起纸张至于手上,随后轻轻吹了口气,纸张就从天上落下,朝着郎府门前飘去,随后计缘又招手从地面摄取一根枯枝,随手一甩。

    “嗖……啪……”

    枯枝一下穿过纸张,将之钉在了郎府的匾额之上,直接将匾额打得上下龟裂。

    “走吧,回去休息。”

    老牛看看郎府外的情形,再看看之前被抓的那些女人孩子打开大门小心溜出来的样子,没问什么,随着计缘一起落地往客栈走去。

    大约是十几个呼吸之后,一只纸鹤从后方拍着翅膀飞来,先是落到计缘肩头,啄了两下之后又自己钻到了计缘的怀里,不过并没有完全回到锦囊里面去,还冒着个鸟头盯着牛霸天。

    “呃,计先生,这纸鸟是个什么异术么?它还会观察我?”

    老牛被纸鸟盯着,觉得十分有趣。

    “算不上什么异术,当年琢磨着用来传讯的小术,本以为并不实用,如今很多时候倒是也有些方便的妙用,嗯,也挺乖巧的。”

    计缘说这话的时候露出了会心的笑容,觉得很有种上辈子养宠物的感觉,当然上辈子他只是儿时养过宠物,可能因为年纪小不太懂怎么照顾,结果都不太好。

    两人边走边说,渐渐远离了城北的郎府,而在计缘耳中,郎府那边慌乱的声响愈发嘈杂,显然已经有人发现了府门外的留书,以及府中昏迷的许多家丁。

    天朗客栈内,燕飞其实一直都没睡着,脑海中一直回转着这些天的事情,南道县外,无涯鬼城中,还有今天傍晚和牛霸天的那一次可笑的交手。

    ‘这衣服我珍藏好久了,要是被你划破了我可拿不出第二套!’

    老牛的声音在燕飞脑海中回荡,令他下意识抓紧了被褥,翻来覆去辗转反侧了许久之后,燕飞从床榻上坐了起来。

    目光看向就横在床头佩剑,拿起来出鞘十寸,即便在夜晚依旧寒光照人。

    “凡人当真如此无力?武道当真如此无力?”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