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书名: 烂柯棋缘 第314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焚神斗战狂潮修真之覆雨翻云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半夜,鹿平城有名的花柳街巷处依然灯火通明,沿街的楼宇中莺莺燕燕的声音嘈杂又悦耳。

    “客官您可真厉害!”

    “牛哥哥您人豪爽又会讨人欢心,越看越英挺~”

    “牛老爷要不今晚就留在这里过嘛~~”“是啊牛老爷,您真忍心丢下我们啊!”

    四五个花枝招展的姑娘环绕在牛霸天周围,后者左拥右抱满面红光得在这些女子相送下走向楼外头。

    “哎哎不行不行,老牛,咳,在下明日还有要事前去拜访城外的名门卫家,在这过夜的,明日一早随从们找不见我会急得!”

    老牛嘿嘿笑着回答这些姑娘的问题,艰难的拒绝一次次挽留。

    “哇牛老爷好繁忙啊!”“牛哥哥不要忘记我们啊!”

    “客官您走好啊~~~”“牛哥哥下次再来啊~~~”

    “哈哈哈哈……一定一定,下次一定再来!”

    老牛笑容满面,恋恋不舍的脱开怀抱走出楼去,到了外头回头望望,方才出来的青楼名字匾额高挂,上头的红花都如此顺眼。

    “软玉楼,真好啊,真想过夜啊,可惜……”

    牛霸天手伸进怀里取出一个干瘪的钱袋抖了抖,里头所剩无几的一些铜板发出零星的叮当声。

    “哎,下次不叫这么多当红了……里头的普通姑娘家也是很不错的嘛,啧啧啧……”

    牛霸天一边咂嘴,一边乐乐呵呵得离开这一处温柔巷,三步一回头,沐浴着夜色走在街道上。

    对于常人而言前方的能见度逐渐下降,但对于牛霸天来说也和白天一样清晰。

    “温香软玉,温香阁,软玉楼,名字倒是都起得应景。”

    这中正平和的声音突然在路过的巷口响起,冷不丁把牛霸天吓了一跳。

    “哎呦喂计先生,您怎么在这啊,你可吓死我了!”

    牛霸天拍着胸口看向边上巷口,一身白衫的计缘正站在那看着他,一双苍目好似永远见不着波兰。

    见计先生只是看着自己不说话,牛霸天尴尬笑笑。

    “我老牛喜欢夜间散步,就,就出来走走的,那个,您不会是来抓我的吧?”

    计缘看看老牛掩藏起来的钱袋,再看看他脸上的唇印,摇摇头道。

    “不是来抓你的,你喜欢寻花问柳也不关计某的事情,随我去个地方。”

    “什么事啊?”

    老牛有些摸不着头脑。

    计缘说话的时候看看城南方向。

    “难得一座大城,半夜过去却无游神巡道,你不觉得奇怪么?”

    “啊?”

    牛霸天愣了一下,他哪会注意这种事情,再说没鬼神对他来说反而是件好事,省得有时候遇上了麻烦,而且刚刚一直在青楼内,根本留意不到外头的情况啊。

    但听到计先生这么一说,牛霸天自然也是明白过来什么。

    “是哦,鹿平城也不小了啊……”

    “走吧,既然遇上你了,撞见什么棘手的事说不定还能给我当个打手。”

    计缘挺认真的说道,把老牛给听乐了。

    “嘿嘿嘿,计先生说得哪里话,您让我向东,老牛我绝不向西!对了,燕兄弟呢?”

    “让他睡了。”

    “哦。”

    老牛应了一声,见计缘已经走出巷子迈步前进,也赶忙跟上。

    。。。

    城南一处繁华地带,在白天这里车水马龙人声沸鼎,到了晚上则安静非常,中心位置是一座城隍庙,这会庙里面的长明灯还亮着,但庙祝庙工早已经休息了。

    计缘和牛霸天从花柳街巷一路行至此处,站在庙院前的广场上看看里头,神道气息淡漠,愿力散而不凝。

    计缘张**眼照观,在视线中,面前庙宇上空升腾起一阵阵淡淡白烟。

    “进去看看。”

    两人往前几步,轻轻一跃跨过庙院,随后如一阵清风一般入了庙内,略过各个偏殿直达主殿。

    “吱呀……”

    推开大门,庙里头的长明灯将主殿照亮,在这昏暗的灯光中,城隍塑像依然威严,但在计缘眼中却神韵全无。

    “嘿嘿,有意思,我老牛一个妖怪,进到了城隍庙的主殿,有意思!”

    牛霸天在边上嘿嘿笑着,但计缘面上表情却有些黯然。

    “神堂之火已熄,阴司鬼门关隐遁,这座庙空了起码好几个月了,自然没有城隍等鬼神出来向你问罪,没想到连鹿平城都没有鬼神庇护了……”

    这确实是出乎计缘预料之外的事情,以鹿平城的规模,若是城隍尚在,道行应该是不会弱的。

    牛霸天也看出庙宇的问题,只是等着计缘的话当最终判断。

    “这么说,这里的城隍真的早就神陨了?”

    “神陨也好,自己断了神道干系也罢,失了城隍,其余鬼神根基大损,应该是躲入阴司封了鬼门关,等待城隍重归。”

    “重归?”

    计缘点点头。

    “神道之事极为玄妙,众生祭拜则鬼神不死,这鹿平城城隍即便神陨,只要城中百姓一直在祭拜他,十几年,几十年,此神自会于天地间抽魂而归,重新执掌神位。”

    牛霸天虽然是个道行不浅的妖怪,但还真的是第一次听到这种事情,对他来说这算是一种秘辛之事了。

    “那岂不是鬼神都不会死了?”

    “呵呵,一次回生就是一次开端,只记得信众心中及庙志中那所谓的‘生前事’,不记得上一次鬼神之事,道行、法力、金身皆从头开始,是真的不死吗?而若城隍庙倒,或者因皇册封,再或乡中再出大德由乡人重举城隍,换人而拜之后,回生之事也无了。”

    计缘看看牛霸天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感慨着说了一句。

    “寄于人道,损于人道也,要不然城隍为何还这么怕人间动荡,身为大德是其一,关切自身存续是其二。”

    不过显然牛霸天不是在感慨,而是在想另一件事。

    “计先生,那如若失了城隍且阴司隐遁,凡人死了岂不都是孤魂野鬼了?”

    牛霸天想象了一下这场景,城里这么多人,生老病死的全都变鬼,岂不是等于和无涯鬼城差不多?

    计缘已经转身离去,牛霸天也赶紧跟上,还不忘将城隍殿的大门给关上。

    “无神自有无神的死法,有家人祭拜则不算孤魂野鬼,出殡之时会随亲人所扛招魂幡,去往坟头阴宅,也依然会有土地看顾一二,家中亦有灵位相通,只是与阴司难以关联而已。”

    说话间,两人已经出了城隍庙,不过计缘显然没有直接回客栈的想法,而是带着牛霸天直接在城中走了起来。

    从城南的街头巷尾,在一直走向城北,看起来简直漫无目的。

    在这寂静的夜晚,相伴的是打更的梆子声和锣声,是街头巷尾的鸡鸣狗吠,更是还见到一些梁上君子游走。

    小半个时辰之后牛霸天有些忍不住了。

    “计先生,咱这是干嘛呀?”

    计缘脚下不停,面朝前方目不斜视。

    “计某能做得不多,算是代夜游神巡一遍街巷,看看这鹿平城吧……”

    牛霸天挠了挠头,感觉计先生有些没事找事。

    两人走到一条有好几处赌坊的街头之时,计缘和牛霸天的脚步都停了下来,一股淡淡的妖气弥漫其中。

    “还真有?计先生,老牛我来解决。”

    “不急。”

    计缘抬手制止了马上想要冲过去的称职打手,两人在街上等了一会,就见一辆马车行驶而出,妖气也盘踞马车之上。

    在计缘耳中,还能听到一阵阵哭泣声传来。

    马车上,两个凶恶的仆从看管着车内的三四个孩子和两个妇女,他们都挂着泪珠一脸惊慌。

    “吵什么吵,你们家男人已经把你们都输出去了!”

    “哭哭啼啼的,再哭!当心把你们剁了喂狗!”

    其中一个恶仆扬了扬手中短鞭,骂完之后讨好的看向车中一角。

    “呃呵呵,六老爷,您见谅啊,这几个您看还满意不?”

    “嘿嘿嘿嘿……满意,当然是满意的!”

    说话间这六老爷还舔了舔唇,那眼神吓得几个孩子都止住了哭泣。

    ……

    赌坊外的街上,计缘微睁开,耳中也听到了马车内的声响。

    “哼,不是冤家不聚头!还记得无涯城中想要请高天明吃童男童女的妖怪吗,他就在车上,我们追!”

    牛霸天鼻孔喷出一缕白气,也是露出狞笑。

    “哞……”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