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竟是活人!

【书名: 烂柯棋缘 第305章 竟是活人!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焚神斗战狂潮修真之覆雨翻云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在周围城池的景象从虚幻到实质的一瞬间,计缘就直接撤去了天地化生,意境山河也在同一刻消散,这过程比一眨眼的时间还短。

    刚刚见识的景象对于燕飞来说只是感到神奇万分,但对于牛霸天而言就是震撼得无以复加了。

    哪怕只是一瞬间,但昼夜转换改天换地的印象实在太过强烈。

    老牛忽然间响起一个场景,那一夜在南道县外,那臭婆娘认出了计先生的那一刻,妖气都紊乱了,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现在牛霸天多少有些感同身受得理解一点了,那臭婆娘绝对远比自己要了解计先生的能耐,以至于认清来人是谁之后,可以说简直是被吓破了胆。

    老牛的心中思绪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他虽然想了这么多,但也明白并不合适直接开口询问计先生。

    随后几人的注意力都到了周围的城市场景上。

    这会这里也是天气阴沉的白天景象,是一处类似后院马厩的地方,并且从建筑到布景都和寻常城市并无二致,只不过那辆马车在他们进了这城中后也没一起进来。

    “真是不可思议,除了阴气较盛,其他真的能以假乱真了!”

    牛霸天赞叹一句,燕飞自然是说不出什么来,倒是计缘想了想道。

    “某种程度上说,这就是真的,走,先找人,鬼城中的活人,应该不难找,如果他们还没出事的话。”

    计缘说话间已经睁大了法眼,并且调运法力辅助眼窍,照观城中茫茫阴气沉浮。

    绕过这一处后院,几人走向外面,已经能听到一些熙攘的声响,眼前展现的是一片人烟稀疏的街道,在计缘眼中能看到一些人的真实死相,而在燕飞眼中则见之如同寻常百姓。

    这会即便不用牛霸天帮助,燕飞也能看清城内的人和事,该因为人身阳火被城中阴气所压,本身也显阴相。

    “计先生……他们不会发现我们的异常吧?”

    燕飞还是小心的问了一句,计缘平静的回答。

    “燕大侠请放心,我已在你身上施了术法,寻常鬼物看不穿的。”

    燕飞点点头,不过依然紧了紧手中剑,毕竟再是胆大,知晓眼前所见之人全都是鬼,还是难免有些紧张的。

    计缘瞥了一眼燕飞的剑,又说了一句。

    “你手中之剑杀生不少,剑中含煞内敛,乃是一把锋锐的杀生剑,便是鬼物中剑也不会好受,刀客杜昱天酒后斩鬼的故事,燕大侠应该知晓吧?”

    计缘这么一说,燕飞眼神中立刻锋芒一闪,他最忌惮的就是自己挥剑根本对鬼无效,等于和一个赢不了的敌人对战,既然计先生说他能伤到鬼,那自然是精神一振。

    牛霸天看看行人再看看远方,即便是白天这里依然挂满了灯笼,到处都是一副张灯结彩的样子。

    “这里看起来应该很热闹才对啊……”

    “现在是白天!”

    计缘这么说了一句,牛霸天才恍然。

    。。。

    城中的一处客栈内,有四人正挣扎着起床,因为是两男两女,加上客栈房源紧张,他们定的是两个房间。

    一名男子勉强从床上起来,揉着额头看看睡在床榻另一头的朋友,也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昨天一晚上睡得简直腰酸背痛,起床了都感觉有些精神恍惚头晕目眩,好一会才缓过神来。

    “呼……这什么破客栈啊,睡得真遭,还不如睡在野外的马车上。”

    “我还以为就我睡得不好,原来你也是这样?”

    “走了走了,起床找个好点的酒楼吃饭,这一路上尽是荒郊,早想吃顿好的了。”

    两人穿戴一番后,走到同行女子的房间外敲门。

    “咚咚咚……”

    “三妹四妹,你们起来没有,去吃饭了!”

    “咚咚咚……”

    “去吃饭了,吃顿好的,一会还得找个地方挑选几匹好马。”

    昨晚突然发现有城池,在荒野中赶了许久路的几人大喜过望,赶紧驾车想看看能否入城,没想到真的是晚上也开门的城池。

    而且入内后里头十分热闹,人流密集,车马不方便行驶不说,几匹马在入城后就和受惊了一样,躁动不安左突右突,根本无法正常在大街上驾车行驶。

    所以几人就将车马寄存在靠近城门的一处马厩那边,没想到将马车送到马厩,并且解开缰绳的时候,几匹平常温顺的马全都和疯了一样扬蹄就跑,一下子冲出了马厩,拦都拦不住。

    但这种事只能说是无妄之灾,惊马跑得无踪影不过损失些钱财,没撞到人算是万幸,几人只能自认倒霉,因为实在太累,进城找了一处客栈就睡下了。

    所以今天自然还得买马,指望找回惊马可能性不大的。

    两名男子在外头等了好一会,才终于等到屋里的女子出来,向着他们见礼。

    “二哥早,周公子早。”

    “两位小姐早!”

    周兴立刻回礼。

    “哎呦这么慢,别行礼了,走走走,我们去找个好点的酒家。”

    外头名为柯韵东的男子连连催促,带着三人一起走出客栈,下楼的时候外头的掌柜还在翻看这一本账簿,见到几人下来,也笑着问了一句。

    “几位客官昨晚睡得可好啊?”

    “好个屁,糟透了!”

    掌柜的听了也不以为意,而是好心提醒一句。

    “本来你们说住宿睡觉我就奇怪,晚上睡个什么觉啊,也难怪睡得差!”

    这话听得下楼的四人有些莫名其妙。

    “晚上不睡觉还白天睡觉啊?掌柜的你说得可真怪!”

    “自然是白天睡啊,便是不睡觉的也是不少,几位客官这是……”

    掌柜的上下打量四人,不过四人也懒得多理会掌柜,直接一起走出了客栈。

    到了外头,天气阴沉沉让人看着不太舒服,然后看看外头,街道上几乎没多少人。

    “奇了,昨晚上不是人流攒动的嘛,怎么白天反倒是没多少人?难道这的人真的白天睡觉?”

    周兴也不由奇怪的说了一句。

    “或许昨晚是什么乡俗节庆之日,大家都闹得比较晚,所以今天起得都晚?”

    一名女子这么说了一句。

    “或许吧,走了,找个酒楼吃饭要紧!”

    四人也不管其他,直接在城中找起来,没费多少工夫就找到了一处名为腾远楼的酒家。

    看起来这酒楼还算不错,但里头同样没多少食客,就连伙计都没几个,但这样后厨反而能优先为他们做菜,四人也不以为意。

    不过等菜上来吃过之后,柯韵东就忍不住发飙了。

    六个菜上来倒是快,简直像是报了菜名之后直接从后厨端上来的,但尝过之后,每一道菜都难以下咽。

    “砰”得一声,柯韵东狠狠把筷子拍在桌上。

    “掌柜的你们搞什么?这菜是人吃的吗?这个酒寡淡如水,这个菜满是怪味,这些又和馊掉的一样,是我们没银子还是你们没材料啊?这种东西端上来,你们也好意思开门做生意,难怪没人上门!”

    看到食客发飙,寥寥几桌吃饭的食客也都朝着这边望来,掌柜的和店小二更是赶紧靠过来,对于客人话语中的个别用词也只是皱了皱眉没不作深思。

    “哎客官消消气,消消气,这菜呀,确实和生人做得差距不小,但咱们这也没人来上贡,真的好厨子那都在城中贵人那呢,您就将就吃吧,其实滋味也尚可了!”

    掌柜的满面笑容,又是拱手又是赔不是。

    柯韵东也是气乐了,这说得什么乱七八糟的。

    “上贡?你当你这小酒楼是皇城啊,还是说你这新死的坟头,还上贡?你骗鬼呢?”

    这话一出,掌柜的笑容缓缓收了起来,周围原本不在意这桌的食客,也齐刷刷将头转到这边,连店小二在内的楼内所有“人”,除了桌上四个,其他全都盯着这,那眼神令柯韵东等人觉得有些瘆人。

    “怎,怎么?你们还是间黑店?这光天化日的,还想店大欺客不成?当心我报官!周兄,四妹!”

    “放心,有我在!”

    周兴捏紧拳头皱眉注视着周围,柯家四妹柯韵琴也紧绷了身体,他们两是习武之人,遇上这种事就成了众人的依靠。

    掌柜的没有说话,而是走到桌前,拿起桌上之前柯韵东的筷子摆到鼻前嗅了嗅,露出一张似笑非笑,甚至显得有些阴森的笑容。

    “嘿嘿嘿嘿嘿……果然是活人!”

    “活人!?”“他们是活人?”

    “活人怎么进来的?”

    “听他们刚刚那话,看起来不会有错了!”

    “嘿嘿嘿,活人啊……”

    “好久没见到了……”

    周围食客的议论声令人毛骨悚然,不少食客甚至已经站了起来。

    “真,真好笑……难,难道你们还都是死人不成?”

    柯韵东有些结结巴巴的说道,但话音才落,四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

    只见掌柜的伸出一尺长的舌头舔了舔嘴唇,笑道。

    “客官说笑了,我们,还真就都是死人……”

    “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

    “活人阳气啊!”“活人血也妙!”

    “还有心肝脏腑!”“我也想尝尝啊!”

    能在白天还来酒楼吃饭,周围食客都算是“老饕”,此刻纷纷露出一些可怖的面目,有的裂口,有的长舌,有的面容变得枯瘦指甲变得黑长。

    “你等为何在此显出死相?难道敢无事城中法度?”

    一名黑袍男子刚走进酒楼,就看到这一幕,顿时一声怒喝。

    掌柜的赶忙走近小声解释,还伸手指了指桌上已经面无人色的四人,黑袍男子越是听双目就越是放出幽光。

    “竟是活人!?正好,既然自己撞到城中来,就怪不得我们了,这四人我要带走,今晚大宴上当主菜献给城主正合适!”

    “跑!”

    “砰~”

    周兴一声大吼,立刻掀翻桌子。

    但下一刻,黑袍人化为一道黑影缠绕到周兴身上,令他顿时如入冰窟,一直指甲长长的手已经掐在脖子上了令他动弹不得,而另一只手则伸长了好几尺,也掐在了柯韵琴脖子上。

    “哈哈哈哈哈哈……妙啊妙啊,这体温,这气息,果然是活人,还是两个练家子的,哈哈哈哈哈……”

    黑袍人小的裂开大口,露出牙齿和惨白的面颊骨。

    柯韵东和柯韵欣已经被吓得瘫软在地,别说反抗了,走都走不了。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