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民风淳朴”的好地方

【书名: 烂柯棋缘 第297章 “民风淳朴”的好地方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斗战狂潮重生之鬼眼商女天影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计缘说话的同时也微微拱手,算是还了燕飞一礼。

    相比于当年英姿勃发的年轻侠士,如今的燕飞显然早已经褪去了稚嫩,多了一分沧桑和其他东西。

    以计缘听来,不用眼睛瞧也知道如今的燕飞,不光宝剑剑柄上已经没有了流苏,心中估计也是如此。

    而听到计缘说得这话,燕飞没有任何被讽刺和被冒犯的感觉,只是微微一笑。

    “先生看得透彻,他乡遇故知,我们就不要聊那些煞风景的事情了,走吧,天快黑了,方圆百里之内没有第二座像样的城镇了,我请先生入城喝一杯去。”

    说完这句,燕飞已经出了亭子,计缘也随其一起出去,在走到那些人的尸体旁时,计缘停了一下。

    见到计缘停步,燕飞也在前头顿了一下,转头看看他。

    “计先生可是想替他们收尸掩埋?”

    计缘看看燕飞,摇了摇头。

    “非亲非故,又欲置我于死地,如他们所说,此地夜间多得是走兽,何苦麻烦自己呢。”

    本以为计缘会讲一番大道理,会试图说服自己一起帮着掩埋尸体,可听到这话倒是真的让燕飞愣了一下。

    “那先生看什么呢?”

    “没什么,看看孤魂野鬼而已,走吧。”

    言罢,计缘再次迈步,当先朝前走去。

    在九人的尸体上,有的鬼魂已经挤出身子,有的则还有一半在里头,都是一种呆滞和茫然,暂时不清楚自己已经死了。

    没有阴差前来,更无土地引路,无人送终也无家人携灵位归魂。

    孤魂野鬼孤魂野鬼,说得就是这种了,并且因为死时怨念不深,也成不了什么气候,现在同肉身关系还没断尽,还有一口阳气,一会夜风一吹成了真鬼,若是痴傻一些,明日天光一照就够受了。

    燕飞在原地站了一会,视线扫过地上的尸骸,想了下,反倒是蹲下身来搜罗一番,从九人身上取了些银钱后,这才快步往前追上计缘。

    看着前头计缘白衫随风抖,平步悠然走的样子,燕飞忍不住说了一句。

    “计先生,您如今的着装,可比当年强多了。”

    当初燕飞最后一次见计缘,还是在宁安县的客栈内,那会计缘只不过才换掉了那一身褴褛的乞丐服饰,更无任何古典审美,打扮上依旧很寒碜。

    加上也还无今日的气度,说句当年的计缘同现在有天壤之别,其实并不过分。

    谁都喜欢听好话,即便是如今的计缘,听到这句话也算是难得挠到一点痒处,看看燕飞笑道。

    “燕大侠会说话,今天的酒计某请!”

    。。。

    虽然计缘和燕飞都没有刻意加快脚步,但区区五里路也费不了多少功夫,很快两人就回到了南道县城内。

    荣源楼是南道县中一家还算称得上有口碑的酒楼,计缘和燕飞来的就是这里。

    到这酒楼外的时候,天色已经显得昏黄,燕飞和计缘走来,远远被店伙计看到,立刻出来笑脸相迎。

    “哎,燕大侠您来啦?好久没见着您了!这位是?”

    “是燕某家乡故人,计先生,这荣源楼虽然比不得大城内的金贵场所,但在这南道县也算可以了,至少酒里面掺得水少。”

    燕飞回答完店伙计的话,向着计缘介绍一句,边上的伙计听得笑容满面丝毫不尴尬。

    “哎呦燕大侠,看您说得,什么叫掺得水少?我们荣源楼从不干那样昧良心的事,从来不在酒里掺水,快快请进!”

    店伙计在门口伸手引请,热情的招待两人进去,在问过是要雅间还是要常座之后,领着两人去了二楼靠外的位置。

    除了一坛当地的酒,还点好了四个素菜四个荤菜,外加一碗汤,算得上是非常丰盛了。

    店伙计记了菜之后就屁颠屁颠的离开了。

    二楼的这处位置其实看起来是没有窗户和整墙的,除了坐下的时候才到胸口的矮木栏,只有木立柱和一些草帘子。

    不过实际上,在二楼四角还对着一些木板,天若刮风下雨,这些木板都会上到四周,这样二楼就变成了一个封闭的室内环境了。

    这种设计在大贞很少见到,至少计缘几乎没见过,但不得不说很有特色。

    此刻店伙计已经将计缘他们所在桌边的几张帘子卷起来绑好,所以显得格外通透,很有种一在护栏边摆桌饮食的感觉,观景效果很好。

    “计先生,您怎么会来祖越国的,稽州距离这可是不近呢。”

    燕飞对计缘的印象,还停留在十二年前,心中认为他可能是一个玄道高人,但究竟有什么本事,实话说并不太清楚。

    “出来随便走走,认识一下新天地,也结缘认识一些新朋友。”

    “那先生您可走得够远的!”

    “或许吧……”

    计缘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什么,而是看向燕飞。

    “倒是燕大侠你在这,令计某颇感意外,自当年宁安县一别,当年的九位少侠,计缘也就见过三人,你燕大侠是第三人。”

    “哦?那前两个是谁?”

    菜还没上来,燕飞两个碗碟摆好,替计缘和自己倒上一杯茶水,即便是他,听到计缘这话也是会有好奇心的。

    计缘喝了口水润润喉,回答道。

    “第一个是杜衡杜大侠,第二个是陆乘风陆大侠,此二者各有坎坷也各有所悟,或许未来都当得起‘大侠’二字,对了,燕大侠又是为何来此?”

    燕飞提着碗碟饮着茶水静静听着,直到计缘问起这个,才放下碗碟回答道。

    “磨剑而已。”

    他不说自己是什么行侠仗义,只说是磨剑,计缘看着他没有说话,燕飞肯定没说全,但至少说得不假。

    恰如燕飞所说,其人虽然看似沧桑了一些,但或许常人看不出来,可在计缘眼中,燕飞隐隐透着一种锐利感。

    “燕大侠,计先生,你们的菜来咯,这是新鲜的马肉烩烧,就要才出锅的时候吃滋味最佳。”

    店伙计端着托盘,上面有大碗热情腾腾的肉菜,还有一小坛酒,先将菜放下又摆好酒特地说一番。

    “还有这一坛陈酿,燕大侠您可看好了,封泥都没开呢,绝不掺水!你们慢用,我去给你们端其他菜!”

    马在任何地方都不便宜,便是劣等的也不会随便宰杀,计缘看看这香味扑鼻的马肉,不是不新鲜就是有谁倒了霉。

    店小二一走,燕飞就将酒坛子的封泥拍开,替计缘和自己倒上了酒,用的就是之前喝光茶水的碗碟。

    “先生,你见过杜衡和陆乘风,那可知如今燕某的武功,同他们相比孰强孰弱?”

    计缘也不避讳更无须避讳什么,先尝了尝这酒的滋味,然后回答道。

    “论武功,陆乘风差你许多,同杜衡比的话,计某也不知你们谁强谁弱。”

    这回答又让燕飞稍感意外,杜衡当年可是废了一臂的,没想到反而是他比陆乘风强。

    很快,菜全都上齐了,两人也边吃边喝,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一些事情。

    计缘这才知道,燕飞八年前就已经离开了大贞,辗转来到了这祖越国,并且在这里还闯下了一个名号,叫“飞剑客”。

    而燕飞也才知道大贞这些年已经发生了许多事,比如皇帝驾崩。

    “原来元德皇帝已经驾崩了?那新皇的帝号是什么?”

    到底是大贞人,燕飞再冷酷,听到皇帝驾崩也是面上微惊。

    “那就不清楚了,计某离开大贞的时候,那晋王殿下还没登基,国葬的排场倒是不小。”

    “死后排场又有何用。”

    “不错,燕大侠说的极是,老皇帝临死也好不过寻常农家翁,搭着晋王的脖子交代后事的时候,也透露着对生的渴望和对死的恐惧。”

    燕飞加了一块马肉咀嚼一下,下意识问了一句。

    “这事先生知道这么清楚?”

    “是啊,当时就在边上看着。”

    计缘这么揶揄一句,让燕飞微微愣了一下,然后才失笑摇头。

    此刻天色昏暗起来,两人吃喝间,远方传来女子尖叫。

    “啊————”

    在计缘听起来,总觉得有种卯足了劲尖叫的做作感,他才转头望向声源方向,燕飞就开口了。

    “元齐客栈,仙人跳。”

    “哦……”

    计缘有些无语,真是“民风淳朴”的好地方啊。

    “啊————!”

    尖叫声再起,计缘眉头一皱,立刻站起身来。

    “计先生,您不用理会,这种事在这太多了,也好让那种为色欲冲昏头的人买点教训,长长记性。”

    “这次叫声不对。”

    计缘看看他,说了这一句之后,人已经跃出栏杆,脚下在檐口一点,如同一只轻燕一样远掠而去。

    “好俊的轻功!”

    燕飞愣愣的看着计缘的背影,口中颇觉意外的赞叹一句后也站起身,往桌上丢下一锭银子,赶紧运起轻功身法,追着计缘而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