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飞剑客

【书名: 烂柯棋缘 第296章 飞剑客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之鬼眼商女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斗战狂潮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这个城镇名为南道县城,虽然不大倒也看起来繁华,很有种计缘当年初到宁安县的感觉。

    但之后细细比较起来,这边自然是差远了,至少从百姓的一些神色上就能看出明显差距。

    若要计缘形容的话,其中区别在于宁安县人人都算得上安居乐业,而在这里的人面上的神思中都透露着某种焦虑。

    入城后没多久就是集市,街道显得很拥挤,人来人往的还要加上车马,有些地方得让着走。

    计缘一袭白衫,走路不缓不急,鬓发散漫之上,发髻又插着一根看起来品相极佳的墨玉簪,更关键的是只有一个人。

    走在街道上没一会,计缘就发现自己先后被好几拨人盯上了,从感受到的视线和听到的一些交头接耳的话音上判断,这些人几乎都没怀什么好意,不是想着要盗窃,就是连命都想害。

    ‘世态炎凉啊,这治安可真不敢恭维。’

    心中叹了一句,计缘也不多做理会,脚步加快了一些,左右绕了绕就甩开了好几拨人。

    路过一处街角的摊位处,计缘才停下了脚步。

    这摊位是一个干饼铺子,但不同于之前计缘买的那些,在他偶然路过的时候,看到做这饼子的老板用两块大铁模子分别烙至上下两块饼面,其中嵌入了一种咸干菜,合拢后也撒上了一些带着粉料的芝麻,计缘闻着就想尝试一下。

    “店家,你这饼子怎么卖啊?”

    计缘看摊位上暂时没什么声音,就停在摊位前询问了一声。

    做饼子的老汉抬头看看,见到是一位读书人模样的先生,这在南道县不能说十分稀罕,但至少不多见,听口音也不太像是本地人。

    “这饼子单卖一个两文钱,一斤的话就八文钱,大概有五个饼子。”

    “哦,可否容我尝一尝这干菜的味道?”

    “干菜的味道?”

    老汉稍感奇怪,但犹豫一下还是点头,拈其一些摊位陶坛内的干菜伸手递给计缘。

    计缘尝了尝,品着那熟悉的咸香味就露出笑容。

    “店家祖籍是大贞稽州人吧?”

    “呃,这却不是……”

    老汉说了一句,像是忽然想到什么,马上又说道。

    “看来先生是识货的,不瞒您说,这干菜确实是当年一位大贞人教的,至于他来自大贞哪里,老汉就不晓得了。”

    计缘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那劳烦店家给我称量十斤饼子。”

    “十斤?”

    “不错,十斤!”

    “哎哎哎,客官您稍等,现成的大概只有六斤多一点,我马上给您做,马上就好的!”

    十斤饼子对于老汉来说可是大生意了,卖完的话今天的货都能去了大半。

    老汉手脚麻利,边做饼子边和计缘攀谈聊天,不一会就将十斤饼子都做完了。

    过了秤计缘自然要付钱,他摸出钱袋子,看起来鼓鼓囊囊,但看看里头,占了大头的那些铜钱上,印着的都是“元德通宝”,既然是大贞的钱币,在这当然是不流通的,所以也只好取出一粒碎银子。

    “给,店家先把银子称一称。”

    “哦哦好,客官给的是银子啊!”

    这老汉没怎么出过南道县,不清楚其他地方怎样,但是在南道县,有时候铜钱是很混乱的,他口中的两文钱一个饼,指的是标准的那种。

    但很多铜钱其实不达标,铸的私钱什么的都掺了料,还有些铜钱很夸张的印出来可以以一当十,却没有那个重量,交易起来很多人不认。

    在这种情况下,黄金和白银就显得极为珍贵了,购买力远超大贞,往往能换到超过本身应有价值的铜钱。

    很多人都是直接拿白银去买大量的“实料钱”,然后融了再掺料私铸,一两银子能当三四两银子的价值花。

    直接给白银买饼子实属罕见,老汉估摸着那钱袋子里几乎没有铜钱。

    看到白花花的银子,店家心中甚是高兴,脸色都红润了,掂量一下分量,有这一粒碎银子,本来赚四十文钱的,这下估摸着往少了说都最终能赚个百五十文不止。

    稍远处的几个位置,一些视线已经将计缘那鼓鼓的钱袋子看在眼里,更是看清了那取出的白银,货车后墙角处有人交头接耳。

    “是条大鱼,那钱袋子里头怕全是白的和黄的!”

    “没错……还有那玉簪,我刚刚借着路过细看过了,价值连城啊!”

    “嘘……走。”

    饼摊那,银子过了秤,也找了零,摊位上的老汉将饼子用麻绳绑成一串,一面递给计缘,一面左右看看后小声道。

    “先生,您是外乡人,就老汉看来,已经有些人盯上您了,您,千万小心着点!”

    计缘谈吐风趣又亲善温和,很容易招人好感,老汉见多了一些事,自然看出周围有视线对这位大先生不怀好意,忍不住出声提醒。

    计缘笑了笑,朝着老汉拱了拱手才接过饼子。

    “多谢店家提醒,计某省得,自然会小心的。”

    说完,计缘拎着饼子就转身大步离开了,拐来拐去走了一阵,路过一个弄堂口的时候,手中那一串饼子已经消失了。

    后方远处,几个汉子一直奋力紧紧跟着计缘。

    “呼……呼……这人,这人走路真快。”

    “嗬……是说啊,看他斯斯文文的……咦,他手中的饼呢,怎么不见了?”

    “你管他饼子干嘛?人没跟错就行!”“走走走,快走!”

    “对对,不能跟丢了。”

    前头的人脚下不停,几人就也不能休息,勉强缓了几口气,就又加速追了过去。

    计缘一直在前头大步行走,其他人不是被甩脱了就是放弃了,唯独身后这伙人死追不放。

    他不是不能用障眼法随便脱身,但听着他们议论着“宰上几头肥羊”等话题云云,计缘倒不想让他们跟丢了。

    傍晚的时候,计缘已经在绕来绕去中出了城,背后跟着的那九个人也始终没跟丢,可见决心之强。

    南道县城以北五里处有个亭子,简单粗暴的命名为“五里亭”,计缘就是在这里停下了脚步,取出一个饼子坐在亭中吃了起来。

    因为是今天新做的,虽然不算柔软,但也还算好入口,至少不是没烤过就硌牙。

    那跟随计缘的九人就躲在远处长满树木的矮丘后面,只不过此刻气喘吁吁,也在休息着恢复体力。

    等到计缘慢悠悠将一个饼子吃完,那边九人也休息得差不多了,带着绳套和家伙一点点靠近五里亭。

    正所谓相由心生,九人此刻面目显露的狰狞,比起之前的巴子倒是更配得上穷凶极恶这个词。

    “那书生,你很能跑啊?”

    “嘿嘿,把你身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

    领头的汉子身形彪悍,提着一根铁鞭,领着人还没靠近五里亭,嘴上已经是嚣张的威胁起来,他们已经看过了,五里亭周围根本就没人了。

    计缘将手中的饼渣子抖拢在一起,送到嘴里吃掉之后,也拍了拍手站起身来,看向来人道。

    “我放下值钱的东西,就能放我走?”

    九人已经围到五里亭边上,领头者上下看看计缘道。

    “你自己放我们不放心,得我们搜。”

    计缘点了点头。

    “那搜身之后就放我走?”

    “哈哈哈哈……放你走多少也是个麻烦,这五里亭周遭就是荒野,多得是野狼走兽,正好可以管杀不管埋。”

    计缘耳中听着这话,眼前看着几人,忽然失笑了,虽然视线中几人十分模糊,但他们身上的戾气却十分明显。

    “呵呵,没得商量?”

    计缘这会居然还笑得出来,让几人有些忌惮。

    “你,你莫不是个江湖高手?”

    不过计缘没回答他们的话,反而是侧身望向了亭边一侧树林。

    在计缘耳中,踩踏和破空声接近,仅仅两个个呼吸之后,一道黑影自林间树梢上闪出。

    “铮”

    长剑出鞘的声音伴随随着剑身的冷光,同来人一起贯穿而来,闪现在亭前的一刻,剑刃入肉声响起。

    “有人……”

    “噗……”“噗……”“噗……”

    剑刃划过,铁鞭汉子和其周围三人直接连反应都没有,就中剑倒地,来人剑势已止,空中旋身,在凉亭立柱上踩踏借力,转向纵跃的时刻挥剑一扫。

    “小心……”“快……”

    “噗……”“噗……”“噗……”

    又是几人连话都说不完整就倒了下去。

    顷刻间,围在凉亭外的九人已经全部倒下,而来者就站在亭外,甩了甩剑身上的血迹后还剑归鞘。

    “好身手!”

    计缘真心实意的赞叹一句,站在修行人的高度,这等手段自然算不上什么,但他同样也绝对算是武學大家,对于武功的辨别,从身法、招式、真气运用等方面也看得透彻,来人身法剑法都十分了得。

    “先生还是先生,多年未年依旧风采照人!刚才我还以为认错了,没想到真的是先生您来这里了!”

    计缘稍稍睁大一些眼睛,以模糊的视线上下打量一下来者。

    “这声音……你是燕少侠?哦,如今得叫燕大侠了!”

    一身黑色劲装的来者走近凉亭几步,抱着剑向计缘躬身作揖。

    “燕飞见过计先生,没想到先生还记得我!”

    燕飞抬起头来看向计缘,常人若只是粗略一瞥,很难发现计缘半开眼睛的异常,但他却能看到那一双记忆犹新的苍目。

    “呵呵呵,几位少侠的声音,计某可是毕生不会忘记的。”

    燕飞看了看边上的尸体,笑问一句。

    “先生,我杀了九人,您没意见?”

    计缘摇头笑了笑,从燕飞出剑的果决上就能看出一些事。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意见不意见的,又能如何?他们不听,你也未必会听。”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