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今日不除日后生患

【书名: 烂柯棋缘 第289章 今日不除日后生患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天影斗战狂潮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在这样的雨夜,那十几个江湖客也没有太过细致的检查强盗的尸体,只当应该是被自己击杀的。

    至于为什么没伤员,想来也是伤员已经都被带走了,剩下的都是死去的。

    之前的厮杀太过混乱,这十几个江湖客自然根本就不清楚自己伤了多少人,杀了多少人,这种机械式的拼杀,很容易让人产生错觉,以为光是自己一人就杀了不少。

    等这边几人翻找了一阵,找出了一些感觉有用的东西,那边的同伴也暂时调息回了一点气力。

    “大家赶快动身,那些匪徒虽然被我们打退,但不知道会不会再来!”

    “对,赶紧找个安全的栖身之所,一些伤口都需要处理一下。”

    领头的头巾汉子鼓动之下,众人相继起来,随后他拍了拍那匪徒的后摆,冷声道。

    “走,指方向。”

    “是,是是,在东西方向,应该是顺着那边林地坡下的老林道走。”

    十几人好歹也是武者,虽然状态不好,但回了一阵气之后手脚依然很快,在这一片泥泞中穿林走坡,速度也不会比那些一马驮两人的强盗慢。

    大雨还在“哗啦啦……”下着,雨夜的泥泞为众人带来很多不便,也更消耗体力。

    片刻之后,匪徒巴子带着众人找到了那条老林道,他抹了把脸指着前头。

    “几位大侠,就是这里,这老道少有人走,一直沿着往前就能到那个荒村。”

    头巾汉子看了看,没有说什么,招呼一声后,一众人提起身法快速赶路,在有道可走的情况下,他们的速度提高了不少。

    巴子口中的那个村庄,正是计缘和那一小队人所在的荒村。

    七八里的路程其实也不算太远,很快众人已经到达荒村近处,到了这里,领头的男子突然停下脚步。

    “大家停一下,前头快到了,但是有火光!”

    果然,一众人放眼望去,远处能隐约能看到荒村中的火光。

    “那里有人?”

    “难道是这混账将我们引导了土匪窝里来了?”

    一名男子一把拎起边上冻得哆嗦的匪徒。

    “没,没啊,小的冤枉啊!那村子早就废弃了,周围荒无人烟,加上无险可守,怎么可能是我们的寨子,兴许是正巧有人路过在那歇息呢!”

    “好了,他说得没错,那火光太弱了,不太像是大队强盗,先过去瞧瞧。”

    。。。

    荒村中,计缘早已经听到了外头的动静,以“心中所见”得知,来者一共有十六人,男女都有,虽然有人需要搀扶,但大多数步伐矫健,想来是练家子。

    等到那些人进了村,带来的动静也惊动了大宅内的七八人,韩明和两个青壮有些紧张的走到门前,看到计缘已经站起来看向外头。

    “计先生,外面又有人来了?”

    “嗯,来了些江湖人,应该是刚刚同人厮杀过一场,不少人染血带伤。”

    韩明和同伴看看村头那边隐约接近的一些人,紧张之余还是忍不住又看看计缘。

    “先生怎知他们带着伤?”

    计缘指了指自己鼻子。

    “我这人鼻子特别好使,闻得出他们身上自己和别人的血腥味。”

    这鼻子也太好了吧?而且血腥味还能分得出别人和自己?但现在不是考虑这种事的时候,韩明等人的注意力全放在来人身上。

    视线中,隐约能见到有十几道人影从村外进来,并且明显直奔这边,距离也越来越近。

    “这些人肯定会来这里,避是避不过的。”

    随着那些人越来越近,计缘这么对韩明解释一句后,率先朝着外面朗声开口。

    “几位是否在找地方落脚?这荒村近侧只有这边一间大屋还算完好,且这里还有不少干柴,若是不嫌弃就过来挤挤吧。”

    说道这里,计缘又对韩明道。

    “韩先生,请将两匹马暂且牵到那间破了口的偏房去吧,那里拴马也够用了,这屋子终究是无主的,对方状况不佳,我等也该提供些必要帮助。”

    对于计缘的擅自做主,韩明虽然心中颇有微词,但想想他们自己怎么过来的,而且外头人更多,最好也是避免冲突,就没多说什么,指派一人前去牵马。

    “小九,把马牵出去。”“哎!”

    计缘直接说话,一是帮这些人节省时间,缓解可能的尴尬,二是他已经闻出了这些人身上沾着一丝那股怪味,想要了解一下情况。

    而外头的武人听到计缘的话,相互之间低声议论一番之后,路线不变的朝着那大屋行去。

    头巾汉子依然走在前头,还没接近就高声拱手致谢。

    “多谢先生相助,我等正需要地方修整!”

    说话间,汉子几步就跨过前院空地来到屋前。

    这是一间好似祠堂大小的屋子,往屋内瞧去,里头有两处火堆。

    靠内的那里围着一群人,有大有小有男有女。

    外侧站着三人,一个是个斯文先生模样的,也就是刚才说话请他们的人,另外两人看到了汉子手中的刀,拱了拱手之后就走到了里头去了,那种看到刀之后脸上露出的忌怕变化也很明显,外头的屋子里还有人在拴马,头巾汉子知道这是刚牵出来的,明显是为了给他们腾出位置。

    越是如此,头巾汉子也就越是能肯定这些都是百姓,外头这个像是读书人的先生倒是没露出惧色,但也绝对不像是心怀不轨的。

    不论计缘还是里头那些人,看起来都不会武功的,也让头巾汉子心中微松了口气。

    “不用客气,出门在外遇上困难是难免的,计某也希望自己需要帮助的时候有人能伸出援手。”

    计缘看了看男子手中带着一些缺口的刀,简单回礼,特意将自己的凳子挪开一些。

    头巾汉子点了点头,又快速折返到等待在外的同伴身边。

    “那边安全,里头的应该都是普通百姓,心地也不错,大家注意点,别惊扰他们!”

    “呼……那就好!”“嗯,终于能歇一歇了……”

    “走走,快些走,能喝口热水就更好了!”

    外头稍远处的同伴都长出一口气,一众人相互招呼着,纷纷往大宅处赶去。

    十几人衣衫尽湿,进入屋内的时候,“滴滴答答”的水淋声不停,看起来异常狼狈。

    韩明等人仔细观察下,确实看到很多人身上带红,股子血腥味更是连他们都能闻得到了。

    这间屋子确实不小,若是那两匹马还在,说不准会显得过分拥挤,现在马被牵走,虽然不算宽敞了,但也不至于有逼仄感。

    在同屋内人短暂的交流过一番后,三波人暂且相安无事的栖下身来。

    出于柴火可能不够的考虑,第三堆火没有升起来,而是将计缘这堆角落的火拨动着挪开来一些,使得十几人大多都能烤到。

    现在条件不允许,众人没法脱了衣服都烤干,只能暂且除去外衣然后处理伤口。

    简单的交谈了解,使得大家开头的紧张感就消去了不少。

    头巾男子叫做黄之先,他一边拧干自己的外套,一边同计缘和韩明等人讲述之前他们怎么同匪徒厮杀,听得韩明等人时不时吸气和惊呼。

    计缘就坐在外角,在听到强盗退走,并且在仓皇中拉下一个人的时候,终于开口说话了。

    “诸位大侠自然是勇武非常,但恐怕那些匪徒退走另有原因。”

    计缘这么说了一句,也吸引了那些江湖客的注意力,倒是没有人立刻反驳,反倒是此刻已经回过味来的黄之先也颇为赞同。

    “实话说,此刻回想起来,也确实有些蹊跷,计先生可是听出了什么问题?”

    计缘望向了那个被看押在角落,明显拘谨非常的巴子。

    “应当是遇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吓得那些强人不得不退走,仓促间连同伴都拉下了。”

    “不干净的东西?先生是说……有鬼?”

    黄之先下意识的就这么追问了一句。

    其他人的注意力也都到了计缘这边,连韩明那边也是如此,毕竟这种地方,“鬼”这个词太过敏感。

    计缘摇了摇头。

    “未必是鬼,总之是一些很邪性的事物,不瞒几位侠士,计某嗅觉特殊,方才就在你们身上闻到了一丝怪味。”

    闻言,人群中有人询问道。

    “什么怪味?血腥味?”

    “非也,气分多种,味有不同,常人有人气和阳气,阴魂有阴气和鬼气,便是妖物也有妖气,你们蹭到的,都不在此列。”

    计缘解释过后,面露思索之色。

    “但这东西既然没有跟着你们,想来是随着那群匪徒去了匪寨子了,明明你们才更好下手……”

    计缘有些自说自话,再次扫过一众武者。

    “莫不成,是觉得你们满足不了胃口?”

    这话听得一众人有些毛骨悚然,就连十几个武者都觉得头皮发麻,本就衣衫尽湿,此刻更是烤着火都觉得冰凉。

    “不行,这东西邪性非常,不能放任,几位大侠,这位匪徒我得带出去一趟?”

    黄之先一愣,马上反应过来什么。

    “先生难道是要去匪徒的寨子?”

    计缘点了点头。

    “不错,计某见过的妖邪也算不少了,但今天这东西尤为特殊,匪徒死有余辜,却不能任由邪物成了气候!其擅长隐匿,今日撞见了不除,可能就会错失机会。”

    说话间,计缘已经越过几人走到那匪徒边上,一把抓起了巴子。

    “不,不不!我,我不想去……”

    “随我走一趟吧,保你无事。”

    计缘看着身材修长块头不大,可那力气却令匪徒怎么都挣不脱,硬是被拖到了门口。

    到了门口,计缘停了一下,想了下摸出一张黄纸递给黄之先。

    “此物暂且借与你等防身,邪性的东西未必只有一个,我已经施了法,记住了,若事有不妙就咬破手指以血点之为引,呼喊‘力士召来’!”

    “呃……”

    “记下了吗?”

    黄之先一愣,下意识回答。

    “记下了……”

    “好,天亮前我定会回来。”

    计缘说完这句,拎起匪徒就一步跨出了屋宅。

    “啊……我不要去……”

    一众武者其实还有些没反应过来,看到计缘真的拎着人出去了,都觉得有些荒唐。

    等黄之先和边上几人往外看去,却没能在近处见到人,在远望,分明见到人影已经远在村口,那挪动似走非奔却在迅速远去。

    “咕……”

    黄之先咽了口口水,认真看向手中的东西,那是一张薄薄的黄纸剪裁成的纸片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