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诡异的死法

【书名: 烂柯棋缘 第288章 诡异的死法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焚神斗战狂潮洪荒之君临九天天影重生之鬼眼商女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这名匪徒死死用手抓住咬着自己脖子的脑袋,用尽力气想要将它弄开,看起来更像是捧着这个脑袋。

    仅仅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匪徒的手脚都已经无力,口中“呜呜呜……”的声响也越来越微弱。

    没一会,匪徒整个人都没了挣扎的力气,只是在那边打着摆子抽搐,到最后,地上只剩下了一具面色枯黄的尸体。

    雨还在不停的下着,周围的地面都湿哒哒的,一些伤员等待着厮杀结束,不少人由于虚弱,被雨水冲刷得睁不开眼睛,口渴了就张开嘴接一点雨水。

    又有一人难受的侧躺在地上,感觉到背后有人在蹭自己,只是转身过去看看的功夫就被含咬住了脖子。

    ……

    不远处的厮杀还在继续,天已经彻底入夜,今晚有雨自然没星月,能见度极低。

    可毕竟大多数人都练过一些武,适应了黑暗之后眼睛还是多少能看得清东西的。

    一众匪徒也不是同对方死斗,对于这种身具武功的对手他们也很有经验,运用人数优势缠斗,以消耗为主,尽量减少己方的损失。

    但即便如此,受伤和死亡的匪徒也比预计中的多一些。

    只不过被围住的这群人绝对都是有油水的,更关键的是里头有两个女的姿容,对于这苦寒之地的匪徒来说实在是太出众了。

    长久见不到女人,母猪都是漂亮的,更何况那两个女的前凸后翘面貌出众,早两天他们就盯上了,而另外两三个女人也不算差,模样或许不周正可身材却不会逊色。

    相比之下,点子虽然扎手,但却还没到吃不下的地步。

    实际上从下雨前打到现在,很多强盗都已经看出这些武者回气速度跟不上了。

    几名带着斗笠的头目骑在马上,看着远处搏杀中的武者,一开始那些刚猛凌厉的招式已经用得比较少了。

    “呵呵,武功高一些又如何,江湖人就是江湖人,虽然也擅长厮杀,却不懂如何与成军成阵的团体拼搏。”

    听到同伴的嘲讽声,另一人也是嗤笑着接话。

    “不错,他们一开始用的招式,攻势凌厉是凌厉,但也消耗了大量真气,虽然杀伤我们不少兄弟,但却没无法改变大局,里头最厉害的那几人要是单独突围,倒还有几分可能……”

    “哼,若非是这大雨,光是弓弩就够他们受的了!”

    几人谈话间,视线扫过匪徒的阵势,见到又有人拖着受重伤的兄弟出来了,这一个被抬出来的时候动都没动,也不知道伤得多重。

    ……

    有两名土匪今天是专门负责将受伤的兄弟拖出战团的,今日的厮杀确实激烈,经手的兄弟至少也已经有二十多人,这还不包括已经死透的。

    两人一左一右,将这名昏迷的人拖到后方伤员中。

    “呼…呼…呼……真累啊!巴子这家伙倒是运气好,只是晕了过去,也不知道是不是装的。”

    其中抹了一把脸,将面部的血水和泥水一起抹掉,再抬起头任由雨水冲刷自己面部。

    另一人直接坐在了泥泞的地面上喘着大气。

    “好了,累点算什么,今天不用我们冲杀,至少安全不少!”

    “有道理,而且我们救了这么多兄弟,吃肉的时候他们也会分一点,嘿嘿嘿……”

    喝完雨水解渴的匪徒笑到一半突然停下来,他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似乎有哪里说不上来。

    倒是同伴先说出了问题。

    “哎哎,弟兄们怎么都躺着不动啊?”

    “是啊!喂喂喂……你们干嘛呢?大雨的这么睡着了?老雀?”

    两人推了推最近的一个受伤兄弟,这位外号老雀,厮杀的时候滑不留手,从不会受太重的伤,今天也不过是脚被扭伤肿起了,看着严重实则无大碍。

    但推了人几下后却没见对方有反应,那推人的匪徒顿时觉得有些不妙了,跨过老雀的身体走到另一侧。

    眼睛凑近了细瞧,虽然能见度不高,但依旧看出了伤员的不对劲,探手摸了摸对方的胸口,发现已经没了心跳。

    匪徒脸色难看的望向边上的同伴。

    “死了!”

    “快看看其他人!”

    两人脸上再无嬉笑,走到这些伤员附近要么探鼻息要么摸心跳,无一例外,全都已经死了。

    其中一人在摸人脖子上脉搏的时候,突然摸到了死尸脖子上的伤口,顿时心中一惊,扯开一些对方的衣襟细瞧。

    “这是什么伤!?”

    另一人也看到了,两人再次检查了几具尸体,无一例外都有类似伤口,这下两人脸色大变。

    “几位当家的……大事不好!这边伤员全死了!”

    “快来看看,这边的弟兄们死状不对劲……!”

    两人的呼声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当即有一些外围的匪徒凑过来查看。

    一名魁梧头目快速走近一地尸体边上。

    “三当家,看他们的脖子,都有咬痕!”

    三当家看了看说话的人,单膝下跪到一具尸体边扯开衣襟,因为能见度的关系只能看到脖子上的伤却无法看清,所以也伸手触摸。

    这个咬痕很宽,但有两个孔洞尤其深。

    三当家再摸向尸体的额头,抚起盖着的刘海,看到额前有几道深深的痕迹,他用手比了比,正好是抓握的角度。

    三当家脑海中想象着一副画面,有什么东西一口咬在了死者脖子上,并且一只指甲长长的手,按在死者额头上,使其无法挣起,同时那指甲还划伤了死者的额头。

    顺着这个思路,三当家在探向尸体胸腹,扯开衣衫之后,果然也发现了另一个按压的痕抓痕,这明显是让伤员无法起身。

    ‘力气很大!’

    这冰冷的春雨都没让三当家感到多冷,但此时却有一股刺骨的寒意在身中直窜,头皮发麻之余身上更是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此地不宜久留!’

    这个念头异常强烈!

    三当家不再犹豫,直接拽出了衣内的短哨,鼓足气息猛吹。

    “嘀——嘀————”

    尖锐的哨音刺穿雨幕,刺穿夜色,传到了所有厮杀中的匪徒耳中,也传到了十几名武人耳中。

    很明显的,匪徒们一下子就缓和了攻势,很多长枪长戟戳刺中都收了回去,并且不少匪徒都往外退了退。

    这无疑给了武者们极大的喘息空间,但他们也不会立刻反击出去,一来是实在回气不够,而来是担心有诈。

    不少人杵着刀剑单膝跪蹲着喘气。

    “嗬…嗬…嗬……怎,怎么回事?他们,为什么都在后退?”

    抱着头巾的壮汉抓着两把抢来的长刀,杵着地面休息,他一直是强撑着作为武者中最强势的存在,厮杀的时候奋勇当先。

    可此时,一双强壮的手其实在微微颤抖,但因为雨夜的关系,连伙伴的没注意到,更别提匪徒了。

    “不,不知道,刚刚有哨声……会,会不会是有军伍中人杀到了?”

    “不太像!赶,赶紧休息!嗬…嗬…嗬……”

    一些武者都抓紧时间回气。

    “大家都怎么样?都还好吧?”

    “死不了!”“撑,撑得住……”

    ……

    武人这边喘息着,而另一头的匪徒包围圈外,另有两名头目策马赶向哨声所在,还没接近就喝问三当家。

    “老三,怎么回事?眼看他们已经撑不了多久了!”

    “是啊,你吹什么撤离哨?这黑不溜秋的大雨天夜晚,难道还有什么变数?”

    老三站起身来抹了把脸,指着地上周围的尸体。

    “有不干净的东西,受伤的兄弟们全死了,每一个都被咬了脖子,这地方不安全,赶紧跑!”

    说话的同时,三当家已经跨上了自己的马,并牵扯缰绳朝向外侧。

    两位赶来的头目看看边上一些兄弟,再看看老三扭动脖子又搓手的样子,明显都有些受到了惊吓。

    两人还特意下马检查了一下,确认了眼前的诡异状况。

    “撤!所有人都撤!”

    领头的那位说话间,已经和另一个头目也拽出短哨,三当家也重新拿起哨子凑到嘴边。

    “嘀————”“嘀————”“嘀————”

    三人一起运气吹哨,这下子,听到哨声的匪徒顿时反应更加明显了,纷纷朝着外边撤去,连包围圈都不维持了。

    几名头目在外头大吼。

    “全都上马,全都上马!没有马的坐别人后面,两人一马也行!”

    “快走,都走都走……”

    众多匪徒纷纷跑动起来,随着头目的声音行动,之后一起在雨夜中逃窜着离开。

    那群武者全都愣愣的看着这一幕发生,无力阻止也不想阻止。

    “他们……跑了?”

    “我们打退他们了?我们打退他们了!”

    “哈哈哈哈哈……我们赢了!”“打退他们了!”

    欢呼声从零星到此起彼伏,从不可置信到兴奋异常,劫后余生的庆幸纷纷在众人心中升起。

    一小会之后,武者们才从亢奋的情绪中冷静下来,他们不少人都受了伤,还有人伤的不轻,急需找个能遮风挡雨的地方修整。

    看到匪徒留下了不少尸体,包头巾的汉子和两人也走过去搜寻,希望能找到一些合适的药物等物资。

    “哎呦,呃……”

    地上有个匪徒哼唧了一声,当即有两把刀架在了他脖子上。

    “哎呦喂!怎,怎么……”

    被刀架住脖子的匪徒吓坏了,看看周围,除了尸体再无其他兄弟,看起来自己人似乎败了!

    “呵呵,怎么没你那些强盗兄弟了?自然是被我们打退了!”

    “别和他废话,杀了!”

    “等等,先别动手!”

    头巾汉子走过来,看向地上的强盗。

    “这里哪边有能遮风挡雨的地方,你最好实话实说,连你们一整伙强盗都被我们杀死杀伤无数,你要是想活命就配合一点!”

    匪徒忙不迭点着头。

    “知道,我,我知道!前头有个村子,没住的,但房子有些都完好的!”

    “嗯,你叫什么?”

    匪徒咽了口口水,赶紧哆嗦着回答道。

    “巴,巴子…我叫巴子!”

    。。。

    荒村中,计缘放下手中的书册,站起来将门开得稍微大了一些,任由外面的风雨吹拂到身上。

    刚刚耳中听到了一阵阵特殊的哨子声,虽然很微弱,但绝对没听错。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