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有怪物

【书名: 烂柯棋缘 第287章 有怪物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焚神斗战狂潮洪荒之君临九天天影重生之鬼眼商女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这连上马背上的小女孩在内的一行八人,看到这情况面面相觑。

    很明显了,大家都看得出来这个村子没什么人烟,生火的也不过是个过路人而已。

    “哎!还是个荒村……”

    “他就一个人啊,走这条道不怕么?”

    “许是有同伴在里头呢。”“看着不像有啊……”

    几人见计缘孤身一人,相互之间议论了几句,领头几人中的一个年轻壮汉对着边上胡渣子花白的汉子道。

    “二叔,我看过了,走过来这点路上,附近没什么好房子了,就那人在的大宅还算完整,而且屋前有口井,我们要不要过去和他……”

    男子口中的二叔皱眉看看计缘所在的方向,他们同那边大约还有十几丈的距离,在这种天色变暗的时刻,一个瘆人的荒村中,对方一人看他们却毫无惧怕的样子。

    “我看我们还是另外找一个地方歇脚吧,敢一个人出行,并且住这种荒村,我们还是少招惹为妙。”

    听到男子的话,边上几人相互看看,也都没什么意见,牵着马就往边上一点的位置走去,毕竟村子不小,虽然荒废但应该还能找到合适的地方。

    计缘站在门口,把门开大了一些,望着这些人似乎没有过来的意思。

    “轰隆隆……”

    雷声再起,计缘抬头看看天空,嗅了嗅弥漫的水汽,本来打算开口的话也暂且收在心中。

    “哗啦啦啦……”

    雨说下就下,虽然不算大如倾盆,但也绝对不是什么毛毛细雨。

    “糟糕,快快快,去那边躲雨,去那边躲雨,淋湿了会染风寒的!”

    “快快,往火光的地方跑!”“牵着马牵着马。”

    此刻那队人处在一个很尴尬的位置,一条村中小道周围的房子全都破败不堪,都躲不下两个人,何况他们还有马,在雨中找屋子也绝对是下下策,也就只能往计缘所在的宽敞大宅跑。

    当先的是那个二爷和壮硕汉子,还没接近大屋,就朝着那边的计缘大喊。

    “这位朋友,突降大雨,可否容我们也一起在这处挤一挤避避雨啊?”

    “可否行个方便——!”

    计缘以实际行动来表现诚意,赶紧将屋门大开,大声回应道。

    “几位快快请进,现在不过初春,要是淋湿了,在这荒郊野外落下病可不好。”

    “多谢,多谢这位朋友!”

    那位二爷一边跑一边拱着手,和领头的几位男子当先过来,雨势有变大的趋势,所有人都加快脚步,匆匆进了这处大屋。

    等最后一匹马也牵进来,门口的计缘这才又将门关上一些,不过为了避免这些人紧张,留了大概一拳头宽的门缝。

    屋内的人都又跳又动,伸手上下拍打,要趁着身上的水珠还没渗进衣服里的时刻把它们拍落。

    一小会之后,那队人才算是整理完毕,这会外头的雨在哗啦啦下着,那位小女孩口中的二爷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走近偏门角位置的计缘,拱手作揖道。

    “多谢这位先生慷慨帮助,在下韩明,这些都算是我的晚辈。”

    看到计缘一身装束挺斯文的,韩明也就表现的尽量达理一些,计缘看着这个约莫五十多的男子,也拱手回礼。

    “鄙人姓计,此宅荒废无主,谁都可以休息,算不上帮助到各位,你们也不必客气……”

    说到这计缘指了指角落之前他收集的柴火道。

    “外头的柴枝估计都湿了,这些柴火我是用不光的,你们都淋了雨,可以取了在里头生一堆火烤烤。”

    计缘没说什么一起用一堆火的话,一来是他的火堆靠近门口角落,一两人用还显宽敞,人数多了就挤不下,二来是至少他也得表现出一种对陌生人的戒备,这不是为了装样子,而是可以令这些人宽心一些。

    果然,听到计缘的话,韩明也没反驳,再次拱手致谢之后,就招呼另一个人一起来搬动木柴了,引火的柴枝自然也是从计缘的火堆处拿的。

    很快,大屋靠内的位置就也升起了一堆火,一群人都围在那里烤火暖身子。

    计缘除了开头对他们点火取柴给予一些帮助外,之后就没有过多理会他们,表现出了一种合适的距离感,独自坐在门角那块烤着饼子看着书。

    事实证明计缘这种表现,是能够让那群人心中更安心一些的,他明显能听出那边的说笑声带放松了不少。

    不过计缘的主要注意力也不在他们身上,基本看一会书就得透过门缝往往外头,视线似乎想穿过黑夜中的朦胧雨幕寻找什么。

    ‘这股怪味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又退去了?’

    计缘这么思索着,翻了一页手中的书,鼻子中又闻到了一股味道,不过这次是饼子发出的焦香。

    “二爷,那个大先生是个样子货,定是肚子里没墨水的,我刚刚偷偷看到了,他那本书根本就是一页页白纸,什么字都没有呢,还坐在那翻……”

    “小孩子家的别乱说。”“我没乱说……”

    那边声音虽小,可自然逃不过计缘的顺风耳。

    计缘就当没听见,将卡在凳脚上的木棍拿起,从上头取下已经松软的饼子,撕下一块就放进嘴里咀嚼起来。

    “我瞧先生一直盯着外头,先生这是看什么呢?”

    边上声音传来,计缘转头看去,走过来的韩明戴了个斗笠,似乎是要出门。

    “没什么,这地荒凉,怕有野兽,就提防着看看。”

    “哦。”

    韩明应了一声,打开门,走到檐边,将刚才放在外头的一个铁桶锅拎了起来,里头接的雨水已经将锅装满了。

    虽然外头还有井,但这种情况下还是用雨水更方便。

    等韩明拎了锅子进来的时候,还下意识看了看计缘放在凳子一边的书,现在是合起来的,看不出里头有字没字,只是蓝底封面上本该写书名的位置,确实是空白的。

    在韩明正拎着锅关上门,准备回去的时候,计缘突然开口询问了一句。

    “韩先生,计某有个疑惑想请教一下,这地方为何一路行来却几无人烟?”

    韩明朝着里头使个眼色,将锅交给过来的一个男子,随后就在门口位置和计缘攀谈起来。

    “计先生定是极少走这道的吧?早些年和大贞打仗,南元道附近的男丁都被征去了军中,到处都阴盛阳衰,后来好长时间也有些匪祸,据传还有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所以南元道的人挺多往北闯的,但这种世道……哎!”

    韩明说到这也是感慨一句。

    “我是这次我也是收到口信来接人,走了一回南元道,这的状况也确实显得夸张了些。到时计先生,怎么孤身一人在这种地方?这可是很危险的!”

    计缘将口中咀嚼的饼子咽下,看着外头道。

    “计某不是祖越国人,存着走走看看的心思,才一直北上的。”

    不是祖越国人?北上?

    韩明楞了一下,问了一句。

    “难道先生是大贞人士?”

    计缘笑了笑。

    “不错,计某确实能算是大贞人。”

    “噢噢……先生是大贞人士,少见少见,大贞那边怎么样?听说除了王公贵族,家家食不果腹的。”

    计缘转头看看韩明。

    “你这是从哪听来的?”

    “呃,都这么说的。”

    可以,很强,计缘想了下,还是道了一句。

    “大贞还行吧,没那么不堪,祖越国与大贞关系不睦,难免……”

    话音到这突然顿住,计缘再次看向外头,又嗅了嗅味道。

    鼻子没闻到什么,但刚刚耳朵确实听到了一些隐隐约约的声响,只是即便对于他的听力而言也过于遥远,加上大雨干扰,好似幻听一般。

    “韩先生,今夜你们都早点休息吧,最好别随便出门,计某敢孤身闯荡,自然是有些特殊本领的,在我看来,这地方不太平。”

    “嗯,多谢计先生提醒了。”

    韩明看出计缘不想多聊了,便也回去了那边火堆。

    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有时候是很奇特的,有些人即便你与他只是说了几句话,但就是能感受到对方是否真诚,显然计缘给韩明的印象就十分不错。

    。。。

    离荒村大约七八里之外,有两队人马正在雨夜中厮杀。

    一方十几人身穿劲装,另一方的人则有的穿着蓑衣,有的着破盔破甲,手中的兵器也是刀枪剑戟五花八门。

    到处都是兵器碰撞的声响和惨叫声。

    一名手持长枪的骑手,正骑着马来回在外围游曳高呼。

    “砍下一个脑袋,就赏一整条烤羊腿,砍死两人,就半只羊,弟兄们,别让他们跑了!”

    “上啊!”“杀……老子的羊肉!”“杀呀……”

    “当……”“当……”

    三五个匪徒的兵器被人用长棍格挡住,另有一名壮汉运掌攻击。

    “哈哈哈哈……有命就来拿吧,喝!”

    一名抱着头巾的壮汉吼声如雷,猛然打在一名匪徒身上。

    “砰……”得一声将对方击飞七八尺,趴在地上挣扎着站不起来。

    “擒贼先擒王!”“好!”

    两名劲装汉子配合着格开周围兵刃,朝着远处骑手冲去,中间立刻窜出几人拦路。

    一名匪徒衣衫又被壮汉抓住,整个人变成了对方挡箭牌,抡在身边挡下边上的刀斧,但周围攻击者太多,壮汉也不得再进。

    “啊……”“月容——!”

    “快去援手——!”

    后面的女子的尖锐惨叫在嘈杂中尤为明显,听到这声音的其他劲装武者纷纷朝着同伴聚拢。

    一众武者且战且退的汇拢起来,人人喘着粗气,不少人都已经挂彩。

    外围是数量众多的匪徒,数量估计得有一两百,外围不少都骑着马。

    “还好下着雨,对方的弓弩作用大减,否则情况就更不妙了!”

    一人边说话,边夺过匪徒的长枪,投掷向远处的一名头目骑手,却被对方躲了过去,显然也是身具武功。

    “现在也没好到哪里去,喝!”

    “当当……噗……”

    “小心左边!”“砰……”

    这一边厮杀战斗不休。

    另一边,许多受伤的匪徒则被同伴拖到相对后方,忍着痛苦相互包扎,但注意力依然在围杀的内部。

    “今天这些人倒是扎手!”“哼,他们撑不住多久的。”

    “嘿嘿嘿,那几个女的,一会得叫她们好受!”

    “那也得不被砍碎了才行......”

    许多伤员还有心情交谈。

    一名匪徒被扭折了一条手臂打断了一条腿,这会刚刚正完骨,面露痛苦的躺在地上。

    “嗬…嗬…嗬……”

    一种好似沙哑喘息声的奇怪声响在边上传来,受伤的匪徒睁开眼转头看向自己左侧,却猛然对上了一个可怖的脑袋,眼睛似腐坏,皮肤似枯树,只有头部露在外面,身子似乎埋在地底。

    匪徒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

    “有……呃呜……呜……”

    匪徒惊恐的大吼声还没来得及爆发,一张内布利齿又枯黄肮脏的大口咬在了他脖子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