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出去走走

【书名: 烂柯棋缘 第285章 出去走走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重生之鬼眼商女斗战狂潮天影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计缘提这种要求,魏无畏是有些没想到的,但同时也大松了口气,之前的话题虽然是玉怀山师门的交代,但他也挺怕惹得计先生不快的。

    这会开玩笑,明显算是照顾他们的感受了,至少说明计缘对他们几人并无芥蒂,否则就给脸色看了。

    “计先生放心,今日乃是正月初一,昨天我们回来还显仓促,家里有些菜找不及食材来不及做,让魏某有些不满,今天正好吃个满席面!”

    尚依依与关和对视一眼,就昨天那种阵势,魏叔还不满意?他们觉得自己能报出来的菜名都没昨晚见过的多。

    魏无畏笑得很有自信,论及对吃的讲究,他自信魏家的班底不会比皇宫的御膳房差多少。

    十几个名厨一起准备魏府菜品的威力,这些名厨各自还有打下手的人,整个备菜团队少说得三四十人,占用了魏府一处宅邸般大小的厨房。

    蒸、煮、炸、炒等各种烹饪手段齐上,有些菜更是从昨天就开始文火慢炖。

    加上计缘的到来,魏无畏中途甚至亲自去后厨把了一段时间的关。

    中午算是在交谈中就着点心过去的,可到了时近傍晚,以计缘的嗅觉,已经能闻到魏府里浓郁得藏不住的食香气。

    以至于当夜直接成了整个魏府的宴会,连同下人一起都吃了个满嘴流油,让修仙之人也为凡尘事物所惊叹,百十道菜样样精品,厨艺厨艺,同样是一种艺术。

    当夜,宴席散去已经是亥时一刻,对于魏府的人来说算是很晚了,加上昨天大多数人都守岁过了子时,困顿加身之下都纷纷去休息了。

    计缘也被安排在后府一个独立的客宿厢房院落,这里一共四间厢房,左右都有两间,关和与尚依依在左侧各占一间,计缘则住在对面,中间隔着载种了些许花草的院子。

    子时是一阳初生的时刻,尚依依与关和都在房间中修行。

    而计缘现在既不想修行也有些睡不着。

    之前白天听得玉怀山下来的几人传达着师门的旁敲侧击,算是很明显的表露了玉怀山的心气,人争一口气,仙府也想争一争那虚无缥缈的气运,以这种方式直接求解到到他计缘身上,那么所谓的天机阁一卦就未必真的没算到什么。

    或者说天机阁不知道的事情,裴正回了玉怀山之后,玉怀山顺着卦象结合大贞近年来一些事,有了一个自我推断式的猜测。

    窥探到天地大劫应该是不可能,但说不定就隐约了解到了计缘这一重特殊的变数,只不过他们看得浅,只看到一重机缘,却看不到绝高之处的恐怖。

    从白天的一些对话信息中,计缘也了解到玉怀山许多真人都开始不再像以前那么宅了,龙君既然已经与玉怀和解,则少了一重大忧。

    加上天机阁之卦,玉怀山认为如今正值自己需要把握气运的时刻,很多仙修开始出山,或者带着门下出山,不局限于大贞,而是在云洲走动,历练的同时也择机收入一些灵秀之资的新弟子。

    照以前计缘的思维逻辑,可能会觉得这云洲局势,除了自己了解的大贞,其他地方感觉大有乱成一锅粥的迹象,妖、魔、仙、神、人都不简单。

    在大贞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也总让计缘认为云洲笼罩着一层阴霾,或者说大贞之外的天地各处,都笼罩着一层阴霾。

    但玉怀山裴真人去天机阁,以及天机阁花费巨大心力的卜算,这种努力,让计缘忽然间想开了一些。

    这毕竟不是电视剧中演绎的世界,天下各道再是无为,皆有所欲,再是穷凶极恶,也皆有所惧,恩怨情仇凡人有仙神就无么?旷阔的范围内呈现的交错不清,本就是常态,说不准其他各洲各境还更复杂。

    计缘觉得自己这个所谓的弈棋人,现在连看盘都算不上,更不要说控盘了。

    这么一想,心情算不上多坏,但难免也会有些失意。

    “吱呀……”

    轻微的木枢转动声中,计缘打开了房门。

    外头的月光照射透过逐渐扩大的门缝,照射到计缘脸上再扩展到门前一整片区域。

    在计缘模模糊糊的视线中,院中草枯花败,压着薄薄一层雪,抬头看天空则立刻显得清晰起来。

    似乎是感受到主人心绪有些不宁,原本靠在床榻边的青藤剑也斜飞过来。

    这次仙剑没有如往常一样静静悬在计缘身后,而是直接飞到了计缘身前。

    见到仙剑飞拢,计缘下意识伸出的右手抓住。

    “嗡……”

    青藤剑锋鸣轻震,剑鞘上和剑柄上的青藤愈发苍翠欲滴,仙剑既是锋锐无双,也纳得新岁春生之气,剑上的新春生气丝丝溢出,想要提振主人的精神。

    “三尺青锋,藏杀机也孕生机,一如阴阳相继,棋子黑白……”

    计缘握着剑,走到院中,右手心略一翻转,剑鞘尖端缓缓朝着下方落去。

    剑鞘与一根无叶的花枝触碰的一刻,就好似尖端轻轻触碰了水面,有一无形的淡淡的波纹荡漾,受青藤剑上的春生之气一激,这一支花迅速抽枝起新芽,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就已经孕育三个花苞,呈现一幅含苞待放的姿态。

    “万物皆有迎高之欲,便是这枯枝,闻得春气亦会本能展枝迎合,但苦寒之月花不开,待到来春,方是争艳之时,独秀一刻难免昙花一现。”

    计缘喃喃自语地说着,面上则有一丝自嘲的笑容。

    “我对这世界了解还是太少了,不解于全何以落子,子不得落何以成局……”

    计缘自说自话,也算是一种自我鼓励,在不少人眼中他是得逍遥得自在的高人,但谁又知道其实他也是有惧怕的,也会对一些事情认怂,有些能说,有些则连自言自语都不敢。

    大贞之外的世界,其实计缘早就想出去走一走,但除了大贞人道之局还没见端倪,未尝没有一分对未知的恐惧在阻碍。

    ‘和上辈子小时候志比天高,越是长大越是经历社会磨砺,越是再无锐气,何其相似!’

    如今大贞国运之势趋于明朗,而计缘的道行虽然不算是外人眼中的道妙无上的真仙,可说句实在话,这十几年修行下来,法力未必多深,但是一些独有的神通异术都开始显现不凡,更有青藤剑在侧,这份能耐不算很小了。

    ‘换种方式思考,不要有太大压力,也不求甚解,出去走走,见识一番十方各界的山河壮丽也是好的!’

    这么想着,计缘重新露出笑容,正巧耳中听到动静后抬头望去,见关和已经推开门出来,尚依依房间内也有响声。

    本来想问一声“为何不休息”,但话还没开口,恍然间发现天色已经蒙蒙亮了,更有鸡鸣声从远方传来,不知不觉竟是过去了一夜。

    见到计缘手持长剑就站在院中,关和连忙拱手行礼。

    “计先生早!”

    “早!”

    计缘看看他,点了点头就回了房间,这孩子到底是长大了,比小时候懂礼多了。

    看到计缘离开,房门也关上了,关和这才带着些许好奇走到院中。

    “师兄,你干什么呢?”

    尚依依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关和也不回头。

    “快过来看,这有一株花要开了。”

    尚依依闻言也走近几步,果然看到关和面前有一株花枝繁叶茂的,还鼓着花苞。

    这种情况在玉怀圣境算不上奇怪,毕竟环境不同,但在这里,且又不是一种冬花,会出现这种情况只能是有人施法。

    “计先生弄的。”

    关和解释了一句。

    “哦。”

    两人毕竟道行和境界都不够,看了看之后反倒并不在意,若是玉怀山中高人在场,就能发现这花不是经过木灵催生的,而是自然而然的生长,乃润春和之气所化。

    并且这春气不是简单新春云气卷落,是青藤剑中所炼青春之意,更是计缘一夜所悟之时抖落以之显化心境,比之当初晋王府的一夜祥瑞又有极大不同。

    计缘是白天吃完早餐就和魏无畏等人告别离去的,明显他在的时候整个魏府从凡人到仙修都很拘谨,他其实无所谓是否过一个完整的年,体验过了就好了,于是就告辞了。

    这是冬日里的一个晴天,太阳升到一定角度,光线照射到魏府各个角落。

    计缘走了,不一会就有魏府两个下人来客舍厢房打扫。

    “哎哎哎,快看,这株蔷薇要开花了!”

    “咦!真的啊!”

    提着木桶布巾等物的两人走出廊道,凑近花园中一株花卉细瞧,在阳光照射下,几个花骨朵都撑开了不少,显然是就要绽放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