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画面不敢想

【书名: 烂柯棋缘 第280章 画面不敢想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焚神斗战狂潮修真之覆雨翻云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计缘的这句话令老乞丐稍稍一愣,看看床榻上老皇帝的尸身再看看已经离开的计缘,面上难得显出复杂之色。

    “哎……”

    老乞丐叹了口,也转身离去。

    寝宫内外哭声震天,皇帝驾崩的消息往外传去,皇宫大内从宫人到侍卫全都面向寝宫跪下,元德帝的死讯很快就会通报全国。

    老乞丐几步走出宫墙,远远看到阴差离去。

    这会老皇帝魂才离体,有蔽阴伞遮蔽天光,魂体不伤,又还没受夜风吹拂,一股人气还未散尽,本质上还不算是鬼。

    心头一横,老乞丐干脆运起法力,几步之下如奔如飞,直接追了上去,经过阴差边上的时候,从破布衫的口袋里扯出一根细细长长的红绳,朝着老皇帝之魂甩去。

    在阴差和老皇帝都没发现的情况下,红绳直接缠在了老皇帝的腰上。

    做完这些,老乞丐才拍拍手朝着另一个方向离去。

    早走一步的计缘也没有再去管老乞丐,人虽然是他找来的,但也管不到别人自由,他独自离开皇宫,沿着永宁街走在繁华的京畿府中。

    大街左右到处是热闹非凡的商贩和民众,很多更是来自天南海北,即便知道了老皇帝驾崩的消息,对也这些人而言也就是茶余饭后的一声“哎呀”或者“哦”。

    “计先生留步,计先生留步!”

    老乞丐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计缘站定,回头看着他赶至身边。

    等老乞丐到了,两人这才一起前行。

    “计先生可是要回稽州啊?”

    “先回去一趟,然后过阵子再出去走走。”

    听到计缘的回答,老乞丐“哦”了一声,之后好似没什么话说,两人就走向土地庙的方向。

    因为两人此刻的行进速度只是常人步行,等到了土地庙外的时候,老乞丐才突然又问了一句。

    “计先生,当初若是那老皇帝抓紧了你那月饼,你是不是会出来提点一下那老皇帝?”

    有时候,计缘也有些无奈,这些修为不浅道行高深的人,总是爱多想,但有些事在他看来,其实也就是简单的一和二而已。

    这老乞丐估计在想着他计某人为何对突然对老皇帝上心了,还是说可能以前就一直上心,但计缘今日也不过是有所感触,临时起意而已。

    “鲁老先生,他抓住了便是抓住了,计某甚至都没想过这种事情,左右不过是一个饼。”

    “当初不是您故意给的?”

    老乞丐还是又问了一句,本来计缘想回一句“你想多了”,但忽然又没了兴致和他多聊。

    “事到如今,鲁老先生何必再想这些呢。”

    老乞丐也是笑了笑。

    “计先生这是觉得和老叫花子说话无趣了?也是,论修为论心境,老叫花子差了您一筹不止,这杨宗在临死前的那会,确实能当得起老叫花子的弟子,是我令先生觉着失望了。”

    “不论是不是几息命的徒弟,生前死后一念之差,于杨宗和我都有不同意义,有道是身死如灯灭,身魂不整已非完人……”

    听到老乞丐这么说,计缘下意识的转头过去看看他,这话里话外似乎别有深意了?

    “怎么?鲁老先生这会倒是想收那杨宗了?可您也说了,身死如灯灭,你既然之前在意这个身魂完整,现在又改主意了?”

    这会两人已经到达土地庙,庙中的小乞丐也跑了出来,也让两人的话题暂止。

    因为计缘和老乞丐都是显露在外并未施展障眼法,所以土地公也没现身。

    “鲁爷爷!”

    小游跑着跳的过来,乞丐服口袋里鼓鼓的,八成是香案上的贡品,但以小乞丐的人品肯定不是偷的。

    “计先生!”

    到了跟前,小乞丐先向着计缘行礼之后,才凑近老乞丐身边,献宝似得给对方看自己口袋中的吃食。

    “走吧,虽然是土地公给你的,但要是被庙祝看到,指不定得拿着扫把追出来!”

    计缘玩笑一句,让小乞丐脸色大变,赶忙拉着老乞丐离开。

    三人只是朝着土地庙方向拱了拱手,就此转身离去,而计缘和老乞丐在离开一阵之后又继续刚才的话题。

    老叫花子这会终于和计缘交了一些底。

    “计先生,当日您是见过我砍头的,是否觉得有些神异?”

    那件事怎么可能忘了,计缘也是点头直白道。

    “老先生当日是真正被断首,而非以障眼法避过,所溅之血亦是真的,确实神异,若照常理,纵是修仙之辈,不已异术和强健肉身护体,直接让人砍了头,也是攸关性命的。”

    “嘿嘿……”

    老乞丐忍不住笑了笑,心道终于有你计缘也佩服我看不透我的地方了。

    “杨宗这徒弟我准备要了,等其受了阴司刑罚,就会去京畿府阴间要人,不用劳烦计先生同去,但还请先生留一书法令,京畿府那边还是更卖您的面子一些。”

    “这有何难,但现在计某好奇得紧,听老先生的意思,还能令杨宗身魂完整?”

    鬼类修行艰难,便是走神道也困难重重,盖因为其身不完满,鬼神修法体金身,何尝不是向着完整靠拢,而老乞丐的意思可不太像是要让自己弟子走神道的样子。

    难得见计缘一脸认真好奇的模样,老乞丐心中顿时升起茫茫多成就感。

    “老叫花子我有一门钻研许久的异术,当年被斩首不过是其中一道的显化,百年以前,我养过几节碧玉莲,如今有花三五朵,有藕十几节,此物极为珍惜,同世间几种仙竹一般,最善藏养离身之魂,可先令杨宗新魂不堕鬼道,之后嘛,计先生倒是猜猜老叫花子想做什么?”

    在老乞丐说到碧玉莲的时候,计缘脑海里已经跳出了一幅画面,一个胖乎乎的孩子,穿着红肚兜抓着红绫踩着火圈。

    “鲁老先生不会是想告诉计某,您不但干脆是想用碧月莲的莲藕为杨宗重塑一具真正的肉身?”

    老乞丐还等着计缘来一句“实属不知”,然后再告诉对方一个意外答案,结果听到计缘的话,顿时有些傻眼,脱口而出道。

    “这您也能猜得出来!?”

    这我还需要猜?

    计缘嘴角不由抽了一下,脑海中浮现的画面又多了一副,那是形如枯槁满是斑纹又不怒自威的老皇帝杨宗,并且老皇帝的画面和边上的哪吒在逐渐重合。

    “嘶……”

    这画面不太敢想象了。

    “呃,计先生您怎么了?”

    “鲁老先生,您准备给杨宗重塑肉身,是捏个孩童啊还是维持原貌?”

    老乞丐疑惑更甚,计缘简直是完全不意外,一丁点异色没有不说反倒关心一些奇怪的问题。

    “自然是维持原貌啊,难道捏个孩童另有好处?”

    计缘这反应,不由得老乞丐不往这方面想。

    “没没没,维持原貌便好,孩童并无好处!”

    计缘摆摆手,那样子引得老乞丐狐疑的看看他,对于老乞丐来说,计缘这人向来神秘,也不知道想的是什么,只能是讨要了书文之后便带着小游一起去了阴司。

    只可惜之后计缘也暂时看不到什么东西,杨宗的阴司刑罚要持续好一阵子,看人受刑想来不是他的爱好。

    老乞丐的碧月莲养在别处,加上老乞丐总是不愿透露自己的切实根脚,并且毕竟算是特殊妙法,肯定不会为外人所见。

    旁敲侧击几次,老乞丐就是装傻,计缘估摸着自己是见不着以后捏人的过程了,最终也还是告辞离去。

    。。。

    老皇帝的死确实是大贞的一件大事,但似乎又算不上什么事,至少对于普通百姓没什么影响。

    除了最初几天知道消息的时候茶余饭后热议了一下,之后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

    转眼间,已经到了这丁亥年的最后一天。

    年三十之刻,稽州家家户户都贴好了窗花红联,有条件的还挂起了大红灯笼,大户人家更是早早准备好了鞭炮等物,更不用每一家都必然精心准备的年夜饭了。

    德胜府的魏家宅院中,一个妇人坐在屋子中,失神的看着门外。

    “又是年三十了……”

    这么一会功夫,外头开始下雪了。

    “妇人,天凉,要不要我把门关上吧?”

    一边的丫鬟看有些风雪了,就询问了一句。

    “不用了,看看雪也挺好的。”

    而此时此刻,魏府大门外,有四个人正走到门口,领头两个脚步匆匆,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止步,几位是谁?来我魏府门前所为何事?”

    魏无畏摘下自己披风的兜帽,露出一张胖乎乎的脸。

    “你说呢!”

    “家主!”“家主!”

    边上几个门房家丁顿时都激动出声,魏元生早就不耐烦了,直接跑进了府内,一路大呼小叫的往内府冲。

    “娘亲……我回来了……娘亲,元生回来了……!”

    这声音不但嘹亮也几具穿透力,远远就传到了内府深处。

    坐在房间中的妇人一下就站了起来。

    “小翠,你听到了么?”

    “好像是少爷回来了?”

    正说着呢,脚步如风的魏元生已经凭借记忆跑到了娘亲的屋舍位置。

    “娘亲!”

    穆氏看着眼前这个七八岁大小的孩子,虽然大了不少但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是魏元生。

    “元生!”“娘亲!”

    魏元生直接扑到了穆氏的怀里,也收好了力道没有将她撞倒。

    “你们怎么这么久都不回来看娘,你们怎么这么久都不回家……娘以为一辈子都见不着你们了……”

    这五年等得太过漫长,穆氏忍不住眼泪就直接哭出了声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