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又一妙人

【书名: 烂柯棋缘 第277章 又一妙人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斗战狂潮重生之鬼眼商女天影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午夜的皇城,两个皇子各自心情惨淡。

    吴王带着兵在御书房外与自己父皇面对面对峙,这种情况下,老太监李思哲依然手持圣旨,宣读传位于晋王的诏书。

    随后的发展并未如同气急的吴王所愿,他所领三军中,章建营和北玄营的军中统帅,在老太监宣读完诏书之刻,当即临阵倒戈,大声在自家将士面前宣喝吴王反叛,团团围住了中间的南军。

    最终又经过一阵厮杀,南军统领被杀,加上诸将士现在本就知道自己不是“正义勤王”,士气崩溃之下,纷纷跪地投降,在王府高手死绝之后,面如死灰的吴王也被生擒。

    而同一时刻的晋王已经逃入了京畿府衙,摆脱了追杀,并得知了吴王起兵逼宫。

    但信息同样不对等,晋王原以为上次自己父皇杀了韩柏山,应该是剪除了吴王一些触手的,但没想到居然还有章建营、北玄营和南军三支军队响应吴王的命令杀向皇宫。

    这种情况下,皇宫内的守备极可能是敌不过吴王势力的,晋王也不知福祸如何,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父皇。

    更令晋王悲切的是,他的老师,从小到大陪伴他并教授他无数知识的少师李目书,没能撑过刺杀,中箭身亡。

    在逃入京畿府衙范围,各个京都衙门高手杀出的时候,李目书已经没了生息。

    “殿下,喝口水吧!”

    府衙大堂位置,一名侍卫端来一碗冒着热气的茶水,就坐在李目书尸首旁的晋王只是摇摇头。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自成年之后,很多事晋王都可以喜怒不行于色,但李目书的死,让晋王根本憋不住眼泪。

    “殿下,我们要不先想办法躲起来,万一吴王成事,定不会放过我们。”

    “躲?嗬……”

    晋王动了动身子就牵动了身上的伤,痛得皱眉不止,看看身旁老师的尸体,再看看忠心的卫士,笑了笑道。

    “不用躲,本王还是有些傲气的,流亡之事没那兴趣,争赢天下的人,输总是要输得起的!若是皇宫那边消息不利,你们就押了我去见大哥吧。”

    晋王说到这也自嘲了一句。

    “只是没想到,大哥会选择立即动手,都不等我回到府中,本以为那些老臣至少能劝他稳住两日的,真是好快的消息,好果决的心。”

    在晋王明显怀着悲情的声音说话的时候,李目书的鬼魂其实就站在自己尸体边上,带着不舍看着身上有箭伤也有刀伤的晋王。

    他已经喊过晋王好几次了,但对方都没有回应,想来是阴阳相隔不能见了。

    ‘没想到死后真有鬼魂存在……’

    他正想着,突然听到有阴恻恻的声音在一边响起。

    “李目书,你既已身死,就随我们走吧。”

    李目书转身望去,发现有几名黑袍高帽的官差站在不远处,那阴森的面部一看就不是活人。

    哪怕已经死了,李目书还是下意识感到惧怕。

    “你们是?”

    “我等乃京畿府城隍下辖的阴司差役,奉命特来将你带去阴司!李目书,休要耽搁了,随我们走吧,阳世之事与你再不相关。”

    阴差说话间已经走上前来,也没有给李目书拷上,只是阴气牵引之下,就使得李目书不由自主的就跟着他们往外走去。

    “等等!请稍等!”

    李目书恳请阴差停下,几名阴差也没有强带其离开,看着李目书的鬼魂走到失落的晋王正对面,深深长揖而拜。

    等李目书收了礼,几个阴差才带着他一起离去。

    他们穿门而过,离开京畿府衙,行走在深夜的京城街道上。

    俗话说鬼魅之速鬼魅之速,此时李目书能感觉到他们的速度远比一般马车还快。

    “敢问几位差爷,今夜京畿府死了不少人吧?”

    “是啊,这边死了很多,皇宫那边死了更多。”

    “那皇城那边,差爷可知结果?”

    李目书关心的问了一句。

    负责带他去阴司的一名勾魂使者看看他,露出阴恻恻的笑容。

    “算了,让你做个明白鬼,也好安息,皇宫那边,据说吴王还是功败垂成,诏书上传位的是你家晋王。”

    鬼魂李目书失神片刻,终于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瞑目了,瞑目了,多谢差爷,哈哈哈哈哈……”

    边上一些阴差也是摇摇头,死都死了还关心这些。

    送魂的队伍还在快速前进,中间李目书甚至能看到有些阴差锁着一大队鬼魂前进,而他这边只他一鬼,想来也算是特殊待遇。

    在从府衙前往庙司坊的路上,要经过京畿府最大的驿馆,在走近之时,李目书发现驿馆方向不同于别处,居然有一片堂堂的光亮所在,好似在周围形成一小片略显暗淡的白昼。

    几名阴差在走到这一路段时,已经绕开远处前行,而不是维持直线。

    “请问几位差爷,那驿馆位置,为何有光亮?”

    还是那位勾魂使者,他望向驿馆方向,再回看李目书。

    “因为那里是尹公所在!”

    尹公指的是谁,李目书当然立刻就反应了过来,但阴差居然用敬称,是令他有些没想到的。

    “那为何,为何……”

    “呵呵,京畿府阴司差人都知晓,阳世的尹公尹大人身具浩然正气,又携万民祝愿,邪祟术法不能害,等闲妖魔不近身,为人道所钟,为鬼神所钦,乃当世大儒大贤!”

    阴差说话的时候,敬重的语气是显而易闻的。

    李目书闻言感慨的望向驿馆方向,手臂相合拱手朝着那边拜了拜。

    “尹公,有你在,我走了也安心了!”

    这一拜过后,李目书再无牵挂,随着阴差行向庙司坊,走入鬼门关。

    。。。

    同一时刻,计缘带着天师杜长生就坐在永宁街的钟楼之上,钟楼白日里会根据时辰为京城之人报时,晚上这工作是更夫的,钟楼上自然没人。

    在入夜后到现在的时间,两人已经聊了很多,大部分是水陆法会之后,老皇帝怎么和几个天师请教修仙,怎么让他们炼制仙丹,以及几个天师间的一些龌龊。

    杜长生也明白自己遇上的真高人,基本知无不言也不敢说任何假话,自觉算是换得了高人一丝好感。

    “杜天师算是留京几个天师中,唯一一个有真本事的了。”

    “不敢不敢,先生是知晓的,我这点道行,岂敢称真本事,充其量比其他人稍强一些罢了。”

    计缘笑笑,通过两三个时辰的接触,杜长生的为人倒是多少了解了一些,不算坏,也有些机灵。

    “计某说你有真本事,并非是假话,比如你那纸人力士,就很有趣,至少计某以前未曾见过。”

    杜长生顿觉有面子,高兴的说道。

    “区区小道,没想到还能入了计先生法眼,此法是我师父生前研究出来的,我又稍加完善了一点,虽然上不得台面,但有时候能用来帮个小忙,或者露一手算是显圣,别看只是纸,力气不算小,相当于一个成年壮汉!”

    “有意思,不过看杜天师如此紧张那黄纸人,似乎此法很难成?”

    杜长生感慨着点头。

    “正是,数十年来,杜某不过就炼制成了六张黄纸人,多年使用损毁两张,如今精力不再,丢一张怕是都难补回来了。”

    计缘看着他,终于还是开口说了心中所想。

    “杜天师应当没有正统练气之法,不知计某用一篇练气诀同你交换这自研法门,天师可否割爱啊?”

    杜长生眼睛下意识得睁大,看向计缘。

    “正,正统练气诀?能化阴阳,分五行,能指长生大道的?”

    “长生哪有那般容易,不是得了练气诀就能成的,但比杜天师所练的定是要强的,天师直接入定观想心火来提炼法力,确实太过粗糙了,得练气诀至少可成就内天地之金桥丹炉……”

    “师尊!”

    杜长生大呼一声,直接站起来给计缘跪下了。

    这一嗓门直接把计缘给吓了一跳。

    “杜天师这是为何,快快请起,计某当不得此大礼。”

    “您要传我正宗仙法,杜长生自然要行师徒大礼,非如此不足以表敬意,师尊在上,请受徒……呜……呜……”

    杜长生突然发现自己说不出后面的话来了,嘴根本张不开,舌头在口腔里左突右转就是弄不开嘴。

    计缘揉了揉额头。

    “别了杜天师,这份大礼计某可受不得,要不此事就作罢吧?”

    杜长生大急,从怀里摸出一本书摆在身前,不断在地上磕着响头,看得计缘嘴角都抽了抽。

    “也是个妙人,这样吧,你若觉得此番是亏了,计某将来再将研究完善过后的法门传回于你便是,师徒大礼就休要再提了……”

    杜长生见好就收,赶紧点头,但抬头一看,面前已经没人了,他放在身前的书也一起消失,只不过放书的位置,多了一本线装的书册。

    书册正面书名的地方只有两个字,名为《小练》,翻开书页,里头文字细密妙美非常,更有一股道蕴连绵不绝,只是看了一小会就牵引住了杜长生的心神,恍惚间好似能觉出神意相传,但也只维持了一会,就因精神疲惫无法集中注意力了。

    但兴奋之下,杜长生休息一会恢复一点精力,就立刻会再次尝试。

    天色也在此期间慢慢放亮……

    丁亥秋,九月二十三,大贞吴王起兵谋反不成最终被擒,其弟晋王得封储君之位。

    九月二十四的早朝上,身上干干净净毫发无损的吴王带着枷锁跪在朝堂,身上几处负伤甚至没来得及换去血衣的晋王同殿而立。

    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大太监李思哲于御前再次大声宣读传位诏书。

    经此一事,朝野内外,无有不服者。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