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天意还是人祸?

【书名: 烂柯棋缘 第275章 天意还是人祸?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焚神天影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这一段时间,对吴王来说是一种煎熬,在知道李目书失踪之后,就更是如此,尤其是还有一批高手一起消失。

    晋王动作频频,刺激得吴王一系的人坐立不安,有时候能明眼看出对手在不断出招,而自己这边什么动作也无,就会在心理上显得极为被动。

    尽管有几位老臣极力劝吴王冷静,吴王也清楚应该冷静,但这个时间点实在是太微妙了。

    细算之下,正好是上一次老太监韩柏山被赐死之后才产生的变化。

    即便是吴王一系的一些心腹老臣,也不得不承认,原本安静的晋王突然有一系列动作,很可能是从某种渠道了解到,形势产生了有利于他们的变化。

    既然吴王可以在宫中有耳目,没理由晋王不可以,有些特殊消息同样不奇怪。

    并且晋王其实有一个非常大的潜在优势,那就是任贵妃,而吴王的生母张皇后早已离世,说不得任贵妃就可能是晋王的那个消息来源。

    这种情况下,别的先不说,信息的及时性变得极为重要,吴王散布出大量人手,花费了大量精力打探各种消息,手下诸多心腹文武中一些能人也纷纷一起派人,死死盯住晋王府一举一动,而皇宫大内的消息则只敢盯着外围。

    这期间还抓住过一两名原本晋王府的高手,在吴王手下的秘密拷问下,始终不肯说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九月二十三,又是一个阴天。

    吴王坐在厅中,以白布擦拭着宝剑的剑刃,边上是两文两武四名心腹,他们才匆匆赶来,屁股还没坐热,今晚王府有私宴。

    一名王府下人慢慢走进厅内。

    “殿下,那人招了,说是晋王给了一笔安家银两,让他们乔装成普通百姓在城中居住一段时间,若年前没有召回他们,就带着银子各自离开京城……”

    吴王眉头紧皱,抬头问道。

    “离开京城去干嘛?”

    下人看看吴王的面色,犹豫着道。

    “离开京城,回老家成家立业,不再涉及朝堂之事……”

    “嗯?”

    吴王手上动作一顿,看看左右,其余四人也是眉头紧锁。

    “那他知道李目书的消息吗?”

    “问了,但李目书消失还在其后,那人并不知晓。”

    边上一位老臣思量了许久,小心的说道。

    “殿下,似乎晋王是已知自己与皇位无缘,在遣散下属?”

    老臣话才说完,一名武臣立刻反驳。

    “不对!没听那人说么,年前可能会被召回,那定是晋王在准备什么大动作,亦或者知晓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

    “不错,早不动晚不动,偏偏在重阳节之后,若是认输,为何之前没动作,为何还留存召回一说?为何不来求吴王殿下?”

    这话令那尚书省老臣也无法反驳,只是皱眉不语。

    “殿下,我已查过城内禁军的军械库,除了部分损坏,并无军械缺少。”

    尚书省老臣闻言立刻死死盯着说话的武臣。

    “谁让你这么做的?”

    “是我。”

    吴王先一步回答。

    “章大人不必多虑,周大人的兄长是京畿府禁军总参军事,要探明军械不过平常随意一阅即可,晚上回府家人之间小酌交谈,不会有人知道的。”

    老臣张了张嘴,也没再说什么。

    “殿下殿下李目书出现了!”

    又一名王府家丁急匆匆从外头跑回来,吴王一下站起来。

    “在哪?”

    李目书是一头老狐狸,以他的才智本可以做大官,为了方便帮晋王却一直甘愿当一个皇子少师陪伴左右,李目书的动静几乎就可以理解为是晋王的动静。

    来人自然不敢隐瞒,立刻禀报消息。

    “大约一个时辰之前就出现在晋王府外,是一辆普通的马车,并无任何人陪伴,已经入了府内,然后没过多久,晋王和李目书一起坐车入宫了,好像是被召入宫的。”

    听到这消息,后头两个武臣都站了起来。

    “还有什么消息?”

    吴王袖内的拳头攥紧,低沉着又问了一句。

    “暂时没有了!”

    下人看看厅内的情况,小心的回答了一句。

    吴王深吸一口气,挥了挥手。

    “下去吧。”

    “是!”

    等人走后,吴王转头看向厅内四人,没有说什么,回到了上首坐……

    入宫的马车上,晋王一脸复杂的看着李目书。

    “老师,您怎么又回来了?”

    李目书则一脸放松。

    “家眷已经托付,我便中途回来了,我李目书一把年纪,本就没多久可以活了,害怕什么,不如陪着晋王殿下看看结果。”

    晋王只是用力抓着自己老师的手,不再多说。

    马车入了宫内,到御书房面圣的时候,李目书和晋王是一起进去的,这是皇帝的要求。

    龙案后,难得精神不错的老皇帝正在亲自挥毫书写什么。

    晋王和李目书进去后对视一眼,一起躬身行礼。

    “臣李目书。儿臣杨浩。”

    “拜见陛下!拜见父皇!”

    老皇帝抬起头看了看他们,好一会没有表情,在后两者开始脊背发烫的时候,方才“呵呵”笑了一声,也不说话,继续在桌上书写。

    等东西写完了,看了看边上的李公公,后者得到示意,取了玉玺在黄绢上按压。

    “浩儿,你这阵子的苦情戏可算是卖力啊!”

    晋王维持着拱手躬身的姿势,听到这话一下子手心都见汗了。

    “儿,儿臣……”

    “好了,拿去吧。”

    元德帝示意了一下边上的老太监,后者取了桌案上的带轴黄绢,然后走到晋王身边双手递给对方。

    晋王看看自己父皇再看看老太监,小心的接过这道圣旨。

    上面的内容也不知是让他失落还是欣喜。

    “怎么?不高兴?”

    “儿臣不敢……儿臣,甚是欣喜……”

    “哦……那就好,去吧,你们忧愁不就是为这个么?出去多笑笑,知道吗?”

    老皇帝笑了笑,扫了扫手。

    晋王和李目书对视一眼,深呼吸一口气,再次行礼。

    “儿臣告退!臣告退!”

    见到晋王和李目书退去,元德帝收敛起笑容,将手中的狼毫投到一边的地上。

    “啪~”得一声,象牙套打击地面的声音,更像是打在边上老太监的心中,令后者心跳不已。

    “李思哲。”

    “老奴在!”

    老皇帝转头看着这老太监,又看看地上被他扔掉的笔。

    “浩儿对李目书倒是真不错,后者对浩儿也是忠心甘愿赴死……你说,浩儿这么努力,孤是不是太绝情了点?”

    “老,老奴不敢妄加评论!陛下心中自有断绝!”

    “呵呵…呵呵呵呵……是啊,自有断绝,当初也是这个自有断绝,断了孤的仙缘,看来寡人的自有断绝,断得未必就对……”

    老太监吓得直接跪伏在地。

    “陛下!老奴绝无此意,老奴绝无此意啊!”

    老皇帝看着地上的老太监,冷声道。

    “起来。”

    “是!”

    “悄悄散出消息,说刚刚孤给晋王的圣旨上,有传位昭书的内容,对了,等那些人传完消息,就送他们上路吧。”

    “是!”

    老太监咽了口口水,领旨离开。

    此刻,晋王和李目书走在宫中,手中抓着那份圣旨。

    既然父皇让笑,晋王在回程的脸上,全程绽放着欣喜的笑容,或者说心底也是真的在笑。

    虽然圣旨上的内容是传位吴王后保他性命,但出了御书房回味父皇的那句话,又有些特殊,甚至可以令晋王省去一些其他安排……

    吴王府,吴王杨庆对于晋王入宫的事情虽然无比介怀,但也没有乱了方寸。

    除了原本就在府上的四位大臣,此时还有一名特殊的客人也在路上。

    王府主厅中,对于李目书和晋王进宫的事情,现在正众说纷纭,吴王心绪不宁的听着一几人说话和相互反驳。

    “殿下~殿下~”

    有侍从携高声从外面跑来,这声音下意识让厅内众人心头一跳。

    “殿下,宫中几处都传来急信!”

    如今这个形势,吴王已经极少和宫中耳目联系,除非事情重要到某种程度。

    吴王立刻站起身来,亲自取过几张纸条看起来。

    越看脸色越是苍白,看完久久没有说话,等到纸条传阅众人后,厅堂内变得鸦雀无声。

    “殿,殿下,只说关系到传位…可,未必就……”

    “章大人……老三从御书房出来,一路笑着出宫……”

    吴王捏紧了拳头,指甲扎到掌心,眼神无焦的看着厅外花园,正巧看到一名下人领着一位仙风道骨的长须老者进来。

    那名老者进到厅内,发现吴王和一众臣子都没什么声响,觉得莫名有些瘆人,但还是连忙行礼。

    “老夫杜长生,见过晋王殿下。”

    这一位,是少数留在京城的天师,也是不少王公贵族认可的有本事的人,如今皇帝不再执迷长生术和仙丹,天师就被冷落了。

    “杜天师,本王听说你有望气之能,可窥见人之气相,明其福祸?”

    “呃……老夫确实能看一些东西,但老夫这点微末道行,于真正仙道高人而言不值一提,且气相千变万化,各人气相在各个时期都会有所不同……”

    原本望着花园的吴王转头看向他。

    “那天师可否看看本王气相如何?”

    杜长生下意识就看向吴王,运气细微的法力照观,见紫气中携着灰雾,晦暗不明,又有雷霆之韵交替。

    “殿下此刻…似乎是心绪急乱,盖得殿下紫薇气都杂了……”

    “紫薇气?”

    “不错,紫薇气乃是帝星气数体现,有此气者有帝王命格!”

    吴王点了点头。

    “那么杜天师见过晋王么?他的气相如何?”

    “这……”

    杜长生看着吴王冰冷的双目,心中一寒,张口道。

    “晋王殿下亦是皇子,多少也是有些紫薇气数的,但远不及吴王殿下昌盛!”

    “呵呵,是嘛?”

    吴王笑了笑,转身走回厅内,拿起了桌案上的宝剑,这动作让厅门处的杜长生下意识就往外退了退。

    还好杜长生见到吴王只是扫了扫手,就有旁边下人带着他前往宴厅。

    等杜长生离开,边上的老臣忧心忡忡的说了一声。

    “殿下……您……”

    吴王转身看向厅外天空,先是闭起眼睛,两个呼吸之后再次睁开,心中纷乱烦躁的各种思绪也收束起来,张嘴咬牙切齿道。

    “派遣各府死士,于途中截杀晋王!”

    “同时,通知章建营,南军,北玄营,准备起兵……逼宫!”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