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阳谋阴谋

【书名: 烂柯棋缘 第274章 阳谋阴谋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斗战狂潮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李目书从位置上站起来,带着略微的激动和忧虑,声音微微发颤的说道。

    “殿下……若是您猜错了呢,那……”

    听到这话,楚府家主,边上参事和另一个人都身上起了鸡皮疙瘩,就连晋王也是脊背生汗头皮发麻,却咬牙切齿捏紧了拳头。

    “我知道!这是一场豪赌,就赌这运势,站在我杨浩这一边!”

    “轰隆隆…..”

    雷声响起,将晋王略显苍白的脸庞照得透亮。

    “哗啦啦……”

    外头的雨声密集落下,从昨夜雷鸣开始酝酿到现在的大雨终于来了,原本祥瑞之园内的花草都被滂沱大雨打得枝叶弯曲。

    俗话说一场秋雨一场凉,雨落之后没多久,京畿府的人就感觉到气温下降明显了。

    最了解你的永远是你的对手,这句放在皇储争夺上也同样适用,吴王从来不曾看轻过晋王,哪怕老皇帝身体每况愈下之后晋王都表现得很乖很安静,但吴王始终对自己三弟十分忌惮。

    同样的,晋王也更加看重自己的大哥,且与吴王想要总领朝野的全面布局不同,晋王从老皇帝身体不行了之后,几乎将大部分精力都铺设在自己大哥周围,因为他知道争夺朝臣是争不过优势明显的兄长的。

    这么久以来晋王都没有什么大动作,或者说差不多算得上是没有动作,但并不代表晋王就真的放弃了。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哪怕没有切实证据可以证明吴王一系所面对的问题,但仅仅凭借晋王府内的分析,晋王就果断给对手的状态下了定论。

    才下决定,晋王就秘密发出了一系列命令,一些身手敏捷的高手借着这场大雨的掩护纷纷乔装出动。

    这一步的关键在于不但要真真假假的策动吴王岸边的人动手,又得想方设法置身事外,说白了就是要造成一种吴王真的气急败坏动死手的事实。

    若吴王原本就真的打算这么动手自然是最好,但要是对方能沉得住气,就需要晋王推一把了。

    。。。

    天入夜了,瓢泼大雨依然不停,晋王府门口,晋王杨浩和少师李目书在下人打着伞护送下,走到门口一起登上马车。

    “走,去皇宫。”

    晋王搀扶李目书上了马车后,冲着车夫这么说了一声,在前后护卫的护送下,马车缓缓开动。

    一刻多钟后的皇宫御书房内,元德帝手持一本杂书正在阅读,内容讲的依然是一则神仙故事。

    但虽然在看着神仙故事,可老皇帝心中思索的还是朝野之事,吴王之前的动作,让元德帝挺失望,原本打算重阳过后宣布传位诏书的事情,也暂时往后压。

    这时候一位老太监走进御书房低声通报。

    “陛下,晋王殿下入宫求见。”

    “嗯?这么晚了,他来干什么?”

    “呃,说是来给陛下您请安。”

    老皇帝皱了皱眉,放下书册,李公公赶紧上前几步,搀扶着他做起身来,边上宫女则立刻在软塌背后塞好垫子。

    “让进来吧。”

    “是!”

    老太监退下,不一会就领着晋王杨浩进了御书房。

    “儿臣特来向父皇请安!”

    晋王一如内,就恭恭敬敬的行跪伏大礼。

    “起来吧。”

    地上的晋王抬头笑了笑,这才站起身来。

    “今日倒是新鲜,怎么有兴致入宫请安了?坐吧”

    老皇帝调侃了一声,几位皇子出宫立府之后,可基本没什么人晚上来请安的,当然这其中也有老皇帝自己脾气差也嫌烦的原因。

    “谢父皇!”

    晋王站起身来,边上有太监搬来一把椅子,他便直接坐下了。

    “以前儿臣挺怕父皇的,所以不敢来,如今想想,还是该多来请安的。”

    带着一些感慨,晋王声音略低的说道。

    “李目书呢,他几乎与你形影不离,没一起来?”

    “瞒不过父皇,老师就还在马车上候着呢,他说小小少师不敢来御书房面圣。”

    “呵……”

    老皇帝笑了笑,拿了一片软塌前矮桌上的果脯,然后摆了摆手点向晋王,边上宫女就立刻端着盘子走到晋王面前。

    晋王也不客气,直接取了好多片果脯蜜饯,塞一片在口里,另外的则拿在手中。

    “怎么?晋王府没吃的?”

    老皇帝有些好笑的再次调侃一句。

    “父皇说笑了,但这是御书房所赐,是父皇所赐,不一样的,顺便也拿点给老师尝尝。”

    老皇帝上下看了看晋王。

    “你说应该多来请安,莫不是以为孤时日无多,怕以后没有机会了吧?”

    寻常臣子在这种时候怕是已经吓得脸色大变开口辩解了,但晋王却没有马上说话,沉默了一下之后才开口,面上表情带着一丝悲凉。

    “父皇说得,也算是儿臣心中所想,人都说帝王家难有亲情,但儿臣还是记得有的,小时候父皇还举着儿臣‘飞’过呢……”

    老牛尚有舔犊之情,作为一个将死老人,元德帝听到晋王此刻饱含情感的话语,心中怎么可能不被触动,他罕见没有打断晋王口中那些喋喋不休的回忆。

    “长大了,怕倒是多了,儿臣好久没有在父皇身边说这么多话了……”

    晋王的话在他出宫立府之后告一段落。

    老皇帝全程没有开口,到了此刻再看这儿子,心中也是感慨万千,索性拍了怕软塌一侧。

    “过来坐。”

    晋王张了张嘴,站起半个身子之后却没有动。

    “怎么?怕了?你小时候不是常坐嘛!”

    老皇帝都这么说了,晋王也不再犹豫,收好手中的果脯蜜饯,站起来慢步走到软塌前坐下,屁股下那种柔软的触感和记忆中一样熟悉,既是回忆也是一种向往。

    没有和自己父皇讲太多题外话,就是聊聊家常,说说以前小时候的事情,中间老皇帝甚至将任贵妃也一起叫过来。

    不知不觉时间过去了挺久,真的就是从头到尾没讲任何同皇位争夺有关的话,甚至都没有涉及一丝朝政之事。

    “父皇,时候不早了,您早些休息吧,儿臣明日还会来请安的!”

    晋王起身告辞。

    “浩儿~你每天来聊这么久,你父皇多累啊!”

    任贵妃皱眉数落了儿子一句。

    “呵呵,不碍事,他想来就来吧!”

    晋王笑着朝自己母后和父皇拱手作揖。

    “母后安心,儿臣主要只是请安,趁着还有机会……”

    “浩儿!你说什么!?”

    任贵妃脸色一变,怒骂一声,然后马上朝着皇帝致歉。

    “皇上,浩儿他无心的,他……”

    “好了好了,没事。”

    老皇帝摆摆手,今天晚上他心情还不错,这点本就是事实的事情,他也没那么在意了。

    任贵妃这才松一口气,看向自己的儿子皱眉道。

    “浩儿,还不向你父皇谢恩?”

    晋王好似才恍然着反应过来,再次拱手谢恩。

    “多谢父皇恕儿臣无罪,其实儿臣刚刚说的……”

    晋王看了看任贵妃,没落的叹了口气没有说下去,再次将身子伏低下拜。

    “儿臣告退!”

    等晋王离开,任贵妃的脸色却起了忧色,儿子走之前那种没落带着一丝哀伤的表情,让她心绪不宁。

    “陛下,浩儿他……”

    老皇帝缓缓呼出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爱妃的背。

    “没事,孤不会让他有事的……”

    老皇帝现在有些明白过来了,晋王向来聪慧,同吴王的左右逢源不同,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很沉默,估计早已知道自己没有希望了。

    但这么一个有能力的弟弟,等吴王上位之后,会放过他么?

    。。。

    是夜,有几条特殊的消息传到了吴王府,让本就大半夜都睡不着的吴王直接披上衣服来到了前厅。

    “老三深夜进宫了?”

    一名身穿深蓝色夜行衣的男子拱手回答。

    “回殿下的话,确实如此,马车于戌时出发近子时才归来!”

    吴王眉头皱得如同川字。

    “宫中有什么值得说的消息么?”

    尽管白天同群臣一起探讨过了,但吴王一时间还是下意识这么问了。

    “这……按殿下吩咐,圣上身边的人已经都不再递送消息……”

    吴王一拍手,急躁得在厅中来回走动。

    “那就,算了吧!”

    “是!”

    来人领命退下,吴王坐在厅中好久都没有回房休息。

    第二日,第三日……晋王连着数日都进宫,之后更是在有一天,车架光明正大的开到京畿府驿馆外。

    尹兆先都没想到晋王竟然敢直接亲自来拜访自己,但皇子来见不可不迎,只能将晋王请进驿馆,但却大开正门,并请了驿馆驿卒前来伺候茶水。

    这两件事同样都瞒不过老皇帝和吴王,而两者的反应也各有不同。

    老皇帝当天就得知了确切内容,知晓竟是晋王希望尹兆先在未来,能够保住亲晋王的零星几个臣子,尤其是看顾少师李目书。

    这当然不会让老皇帝就这么信了,但不能说并无这种可能,心中难免也有些唏嘘,于自己这儿子来说,确实各方面都算是“大限将至”。

    只是在晋王尹兆先之后,吴王再也忍不住,又一次秘密召集自己的各个心腹到吴王府商议。

    晋王的行事让吴王极为焦躁,更是忍不住再次同宫中眼线接触,得到了任贵妃也几次陪同御书房的事情,令吴王府的群臣也纷纷忌惮不安。

    没有谁比他们更清楚晋王的能耐,一些武臣甚至几次自行过来求见吴王

    九月十七清晨,京畿府城门外偏僻处,少师李目书及其家眷都被安排在多量马车上,家眷都是分多次悄悄接来此处的,周围是一些晋王的心腹高手。

    苍老的李目书拱手面向晋王,神情悲切和不舍。

    “殿下,老朽还是留下吧!”

    晋王摇了摇头。

    “老师,您还是回燕州吧,即便将来真的是大哥继位,您垂垂老矣又远在燕州,而且有尹兆先在,当是会无恙的。”

    “那殿下您呢?”

    “我?自然是等胜负的结果,难道我还有地方跑不成?”

    晋王笑了笑,朝着李目书拱手。

    “老师保重!”

    李目书老眼泛起浑浊,略显颤抖的拱手。

    “殿下保重!”

    晋王亲自上前,搀扶李目书上车,并目送车马队缓缓离去,然后才转身离开,如来时一样,悄悄的返回城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