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唯一一次机会

【书名: 烂柯棋缘 第273章 唯一一次机会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之鬼眼商女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修真之覆雨翻云斗战狂潮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红布滑落到了地上,韩姓老太监此时已经面无人色,别说刚刚抓着布的右手,就是整个身子都在微微打着摆子。

    脸色惨白的看向一边的李公公,然后再看看外头,发现竟然外头还有侍卫在场,腿一软,当即就跪了下去。

    李公公看着他,面色淡漠的开口。

    “韩公公,陛下有感韩公公多年的侍奉,赏赐白绫一丈,毒酒一壶,韩公公可自行选择,至于为什么获得此等赏赐,韩公公心里应该清楚。”

    “嗬呃…嗬……”

    地上的老太监看向李公公,再看向小太监的托着的托盘,满上惊恐之色从大盛。

    “不!不!我要见陛下!我要见陛下!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求李公公向陛下通报一声,求李公公念及我们公事多年的情分啊!”

    老太监仓皇着跪地爬行,想要抱住李公公的腿,却被对方轻巧的躲开,看这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还真怕脏了衣衫一会会有辱圣目。

    “韩公公陛下的脾气你不会不知道,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不过看来公公是不会自己用白绫了,来人,喂韩公公喝酒!”

    “是!”

    数名武功高强的侍卫当即跨入屋内,犹如老鹰抓小鸡一样将想要仓皇逃窜的老太监按在地上,一名侍卫轻轻一捏其下巴,就迫使老太监张开了嘴。

    另一名侍卫取过酒壶,也不搞什么斟酒之类的事情,直接开了上面瓶口就往老太监嘴里倒。

    “呜…呜呃……呜……”

    老太监激动得手脚剧烈挣扎,但那平生最大的力气在侍卫手中不值一提,灌完毒酒,还被侍卫直接按住嘴,以防其催吐。

    渐渐得,老太监的手脚挣扎开始微弱下去,到后面几个呼吸才抽搐一下,直至再无声息。

    几名侍卫站起身来。

    “轰隆隆……”

    闪电亮起的光将地上老太监的面相照亮,嘴溢紫沫面色发青,双目更是暴突不瞑。

    这些天天色一直阴沉,却没有下雨,今夜算是响起了数日来的第一声雷鸣。

    这夜里突如其来的雷电声,吓醒不少睡不着的人,其中就包括大皇子和晋王……

    李公公回到御书房中的时候,老皇帝正躺在床榻上,盖着薄薄的丝绸棉被,一位宫女轻轻替他按揉着额头。

    来到御书房,老太监下意识就放慢放轻了脚步,到了适当的距离才轻声开口。

    “陛下,韩柏山已经上路了。”

    老皇帝睁开眼睛扫向老太监,摆了摆手,身旁宫女立刻推开几步。

    “嗯,派人将桌案上的秘旨,送去给钱均克和俞寒,告诉他们,做好分内的事就行了,不必多虑。”

    老太监看向御书房桌案上的两卷黄绸圣旨,下意识咽了口。

    “是!”

    不敢猜测皇帝的心思,伏身拜过之后,老太监取了圣旨退下。

    京畿府最大的驿馆中,一个院落房间内,尹兆先和计缘已经聊到了尹家二子的成长状况。

    比起当初魏无畏儿子魏元生的聪慧异常,才三岁的尹家二子看起来就显得正常多了,聪明是聪明的,但和其他此年龄段的孩子没太过夸张的差异,并且还只有一个叫“虎儿”的小名。

    这雷声响的时候计缘和尹兆先的谈话声也是为之一静,似是刚刚立下赌约的关系,计缘闻雷心有所感,转头看向窗外,伸手略一掐指,细节上不用太清楚,却知道赌约对他有利。

    尹兆先看着计缘的动作皱起眉头,计缘这种奇人高人,肯定是察觉到了什么。

    “怎么,计先生可是觉出什么不对的?难道小儿的乳名有何不妥?”

    计缘摇了摇头。

    “非也,与虎儿无关,与你我二人的赌约倒是有些干系,尹夫子会明白的。”

    第二日,本是大朝会,元德帝身体有恙,所以还是取消了。

    但到了中午,吴王府内的杨庆却显得惊慌失措。

    “怎么会,怎么会?怎么可能!”

    吴王在厅前来回走动,脸上满是细密的汗水,往日里的沉着冷静消失不见。

    “殿下,殿下莫要惊慌!”

    “是啊,殿下,万万乱不得!”

    吴王看看汇聚到厅中数名大臣和幕僚,以气急的声音道。

    “宫中有消息说韩柏山昨夜失足坠井,可本王却知道他是死于毒酒,这分明是父皇知道了本王的事情才将他杀了,本王怎能不急,以父皇的脾气……”

    厅内的人都是吴王十分信任的的心腹,此刻吴王大急之下说话到一半,突然转过身面向众人。

    “要不我们干脆就……”

    “不可!殿下不可!”

    几乎在吴王话才说到一半的时候,一名老臣就高声喝止,旁人中也有几个品出味道来,纷纷劝解。

    “殿下,章大人说得对,现在万不可动此等念头啊!”

    “是啊殿下,您既然认为皇上已经察觉,此时轻动此念定是极难成功的!”

    “哎呀!”

    吴王狠狠一拍大腿。

    “极难成功至少还有一线希望,父皇已经开始清除本王埋下的暗线,等本王本王毫无抗衡之力的时候,一切就都晚了,若非本王在宫中还有耳目,此刻还蒙在鼓里,将来死都是个糊涂鬼,现在则还有一搏之力……”

    “不错,殿下若是准备起事,我等自当追随!末将亦是如此!”

    几名武臣则纷纷应声而喝。

    “殿下!听老臣一言!”

    还是那名门下省的老臣突然再次开口,引得厅中暂时一静,急躁的吴王也强压怒气看向他,面色却不怎么好。

    “吴王殿下,与韩公公比起来,殿下宫中的其他耳目藏得是否更深?”

    吴王一愣,皱起眉头没有马上回答。

    “殿下,老臣斗胆一言,韩柏山被杀一事,可能就是陛下故意让殿下知晓的,既然韩公公的一切陛下早就看在眼里,那么殿下的其他耳目未必不是如此!”

    吴王下意识一抖,脸色更加难看。

    “殿下莫急,此时万万不可起事,否则万事皆休,若是殿下能沉得住气,我们或许还有机会!”

    “什么机会?你倒是把话说清楚啊!”

    几个还没想明白的人克制不住的急躁询问,而一些聪慧之人则开始细细思索,而那老臣则郑重得朝着吴王作揖而拜。

    “吴王殿下,如今我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静候,再不可动一分妄念!请殿下三思!”

    “请殿下三思!请殿下三思!”

    一些先后想明白的人纷纷肯请,吴王并不笨,只是作为当事人实在是难以冷静,哪怕现在也想明白了,可依然难以平息心中的强烈不安和忐忑,实在是太无安全感了。

    可即便如此,强迫自己选择一个正确的判断还是做得到的。

    “好!本王等!”

    当天下午的晋王府,晋王和身边寥寥几人也知晓了宫中韩柏山昨夜“失足坠井”一事。

    只不过晋王这边就没有耳目能得到韩柏山是死于毒酒的事实了。

    但没耳目,不代表猜不出来,实际上不论是李目书还是晋王本人,都猜出了韩柏山绝对是被杀而非意外。

    尤其是有眼线汇报吴王急匆匆召集诸多心腹前往王府,虽然都是秘密出行,却逃不过晋王的一些暗线。

    “听李公的话,似乎这韩柏山可能是吴王殿下在陛下身边的耳目?”

    楚家家主诧异着说。

    “这吴王殿下胆子也太大了,敢对天子贴身宦官伸手?”

    “我大哥的胆子自然是大的。”

    晋王闻言略显出神的回答一句。

    厅中还有一名小小的参事也插嘴道。

    “既如此,那吴王殿下他们一定是异常不安吧?定是做了什么出格的事,但我们才知道吴王殿下的手伸到了禁军章建营和南军,若是吴王突然发难又该如何是好啊?”

    李目书摇了摇头,笑道。

    “既然陛下已经动了韩柏山,那么一切就都握在陛下手中了,说不准吴王动了禁军的事情也知晓了,只是不知道陛下这一杖打下来会敲多重,是敲落云端算数呢,还是直接敲死……”

    楚家家主看看李目书,也道。

    “吴王殿下若起事,成的可能性不大,但吴王殿下的脾性,未尝不会选择拼死一搏,我们也不得不防啊!”

    李目书看看他,正想说话,却突然发现晋王从刚才到现在一直心不在焉。

    “殿下,这难道不是好消息么?为何殿下心思沉重?”

    晋王对着自己老师笑了笑。

    “自然是好消息……”

    但晋王笑容很快收敛,继续道。

    “只是我在想,若到了这份上,父皇还是想立大哥为储君呢?”

    “啊!?这……”

    “有这能么?”

    晋王眯起眼看向厅外,外头正是那一年冬天降祥瑞的花园。

    “呵呵,我就当是如此了,但之前于我们是绝境,现在则有了一丝机会……”

    晋王转过身来。

    “老师,我觉得大哥还是会选择起事的,他若下不了决定,我们便帮他一把!”

    “殿下你……”

    “老师,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我只看到了这一次机会,唯一一次机会,到底是兄弟,论胆略,我也不比大哥差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