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第二个赌

【书名: 烂柯棋缘 第272章 第二个赌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之鬼眼商女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斗战狂潮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殿内两位吴王的心腹看过纸条也是面色大变。

    “竟是如此……”

    “确实想不到,我本以为尹兆先是最不可能被拉拢卷入皇室斗争的人,没想到啊……”

    “呵呵,正常情况确实如此,但尹兆先还是白身之前,晋王就已经拉拢了他,这才是关键。”

    吴王看着厅门外的阴沉的天空,心情更是难以言表,除了愤怒和不安,还有一种莫名的羞辱感。

    当初他还几次诚意满满的去拉拢讨好尹兆先,现在想来,这一切估计都被尹兆先看了笑话,肯定也被自己三弟看了笑话,肯定也被自己父皇看了笑话。

    ‘哼哼……估摸着本王都快成了笑柄了。’

    吴王都能想象出自己三弟是怎么样在背后嘲讽他的,甚至能也能想象出,看到他这种可笑的行为,自己父皇在御书房桌案后一怎么样一种冷漠的眼神。

    吴王杨庆很清楚自己父皇是怎么样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性格,因为他也是同样的性格,这种被人耻笑看低的事情,绝对是在龙案上很减分的。

    ‘也难怪最近老三这么安静……恐怕就等着尹兆先进京呢!’

    “尹兆先确实藏得很深,这一点本王也没有想到……”

    说这话的时候,吴王已经捏紧了拳头,深吸了一口气才继续道。

    “但,鹿死谁手还犹未可知呢,本王承认老三确实有一手,但仅仅凭借一个尹兆先,影响不了父皇多少,父皇的性格本王清楚……”

    “殿下所言极是!一个小小的知州,便是再得帝宠,还能左右圣上不成?”“不错,此刻我们不能自乱阵脚!”

    吴王转过身来,笑着点头。

    “朝中大臣支持本王的远比支持老三的多,相信在多数人看来,支持本王才是胜算最大的,几位辅宰也多支持嫡长继位,不论如何还是本王赢面更大。”

    说到这里吴王笑容收敛,定睛看着两位心腹。

    “不过,朝中诸多大臣支持本王,虽是对本王的一种肯定,也同样是一种风险,以老三的阴险,若是真用什么手段蛊惑了父皇的心智,真的立诏传位给他,我皇子身份可保我无恙,但那支持我的众臣日后必将受到清算。”

    吴王眼睛微微眯起,看向厅室中悬挂的一把宝剑。

    “为防万一,还是得做些准备……你们说呢?”

    吴王压低了声音,视线扫回兵部大臣和尚书省官员,后梁这脊背发烫,对视一眼,没人敢说话。

    。。。

    尽管元德帝身体已经越发糟糕,但在其后的七八天时间内,却难得的上了三次朝。

    尹兆先虽然是婉州知州,但也一同上朝。

    朝野上下的文武百官,很多人都已经明显能感觉出来皇帝在安排一些后事了,比如一些以往从不放权的相关事宜,已经开始让各部大臣接手一些本就该他们多管的事。

    又比如,一些天牢地牢里皇帝能记得起名字的重犯,要么就点了斩了,要么就放了归朝,省得以后可能会大赦天下,减免或者免除一些他不爽的人。

    再比如有意提醒尚书省和吏部评尹兆先的功绩,准备将他调入京城并且升官了。

    但在这期间却只字未提立储的细节,甚至连一个皇子的名字都没问,在早朝上更是无视了各个皇子,除非有人自己跳出来递上奏章之类的,才会理会一下。

    这种情况,对于晋王和吴王两个皇子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计缘不是偷窥狂,虽然他本来就是来看看这一幕的,但期间自然各自去过晋王府和吴王府也就粗略一观,不窥细节,也不曾入皇宫。

    有意思的是,自尹兆先入京过后,两个皇子对于老皇帝立储的结果,都是抱有悲观态度的,甚至都一定程度上会有些加重,也各自留下了一些后手,只是有的过分有的合力,不得不说虽然不是一个妈生的,但真就是兄弟。

    尹兆先为了避嫌,在此期间除了上朝或者去朝中各部位置处理公务,基本就是在驿馆不出门,吴王和晋王期间都曾派人来接触他,但全都闭门不见。

    九月初九,重阳夜。

    京畿府最大的驿馆中,尹兆先独栋独院,外有兵卒侍卫守护,内有仆从管事伺候,此时此刻,他正在房中挥毫书写。

    “咚咚咚……”

    “是谁。”

    一声中正平静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是我。”

    房间内的尹兆先闻声手上一顿,赶忙放下笔,绕出书案边,亲自来到门前打开大门,果然看到了计缘就站在外面,正带着笑意拱手。

    “尹夫子,近来可好啊?”

    “计先生?您在京畿府?快快请进!”

    尹兆先回礼之后让开身为,侧身引请,还张望一下外面,不过想到计缘不是普通人,侍卫和下人没什么反应也属正常,就不再细思。

    等计缘进了屋内,尹兆先才略显惊喜的同计缘叙话。

    “计先生,当初婉州一别,转眼都快要三年了!您此番来京城是特地来找我的?还是来找青儿,他科举成绩虽只是二甲,但定是藏拙了,这样也好,我风头太盛终究不是什么好事……”

    在朝野印象中话不算很多的尹兆先,此刻却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让计缘都没法插嘴。

    ‘行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计缘心中无奈叹一句,对于好友这种激动其实还是蛮理解的,他边听尹兆先说,边走到书案前,看到了尹兆先之前在写的东西。

    不是什么朝廷奏折,不是什么公务急件,也不是什么风花雪月吟诗作赋的内容,而是一篇教學性的文章。

    “哦,这是尹某近来一直在起草的《务學》,将来若能推行,对天下學子定是有好处的。”

    计缘看看尹兆先道。

    “方便计某翻阅否?”

    “计先生请便!”

    计缘点点头,走到书案一头,拿起几张纸页翻阅。

    尹兆先身具浩然正气,字里行间气相流露,看起来就和修仙之人留灵所书的字一样,在计缘眼中清晰无比。

    这写内容还没装订成册,算是起草的初稿之类,其中内容对于计缘来说也是一幕了然,虽然里头有各种各样的内容,但根本上还是希望能提高一些识字率,并且重启一些如同“君子六艺”之类的内容,看似简单却饱含深意。

    用计缘上辈子的话说就是,尹兆先大有想缓缓确立一个读书人的“精神”,将所谓“风骨”更亲民一些,更明确一些。

    “伏案提笔写文章,持剑上阵诛贼寇,不错!”

    计缘一开口,尹兆先就是眼睛一亮,再次郑重朝着他拱手作揖。

    “到底是计先生,好词好句,将尹某所想表达得如此恰当!”

    计缘再翻了几页就将纸张归于原位,心情也比来时更好了许多。

    自己这位好友,说到底,比起做官,更看重的还是教化,正如当初他选择踏入仕途的初衷一样,这么些年也还是没变,所以这么些年,一间对尹兆先的称呼也一如既往。

    “尹夫子,任道而重远啊!”

    “呵呵,万里之行始于足下。”

    计缘很自然的在一边坐下,尹兆先也很自然为计缘倒茶然后坐在另一张椅子上。

    “尹夫子,你觉得大贞皇权之争,晋王和吴王谁会获胜?”

    尹兆先一愣,哑然失笑。

    “计先生也问这问题,不过您虽非凡俗,但这次尹某可比您清楚一些,早在当日进京,我已知晓谁是储君。”

    “哦……计某一时心痒,不若同尹夫子打个赌?”

    计缘笑了一句。

    。。。

    皇宫大内,御书房内,元德帝侧躺在软塌上。

    灯盏之光将御书房照得透亮,老皇帝难得这个时候了还在翻阅着一本杂书,虽面色不佳,精神却还算可以。

    不一会,跟随元德帝最久的亲信老太监之一走进御书房,手中提着一卷纸信。

    “陛下,钱统领送来的。”

    老皇帝看了老太监一眼,后者心领神会的碎步上前,慢慢拉开纸张将内容展现在老皇帝眼前。

    后者面无表情的看完,才揉了揉太阳穴。

    “呵…呵呵……呵呵呵呵……”

    元德帝神经质的笑了几声。

    。。。

    一刻多钟之后,还是那名送上秘信的老太监,正领着几个小太监和几名侍卫在宫中行色匆匆。

    皇宫某处耳房中,一名老太监正坐在软塌上一边吃着蜜饯喝着茶,一边看着《春宫浮绘》。

    这时候外头“咚咚咚”得敲门声响起。

    “谁啊。”

    “是我。”

    外头的老太监应了一声,同旁人使了个眼色,就有小太监为其开门。

    “哟,李公公!您怎么来了……”

    里头的房间内的老太监看到来人,赶忙下了软塌起来迎接,都是跟随元德帝多年的老宦官,但对方比自己可要得宠一些的。

    “韩公公,陛下有感公公多年侍奉,特命我带来一些赏赐,您也知道,陛下临时起意,我可不敢耽搁,不过跑个腿罢了。”

    “噢噢,陛下还是念着老奴的好,李公公请进啊,不知是什么赏赐?”

    老太监笑逐颜开,看到了李公公边上一名小太监拖着的木盘,上头还盖着一块红布,里头耸起鼓鼓的不知是什么。

    李公公笑着让开点道。

    “陛下厚爱,韩公公自己看看便是。”

    那韩姓老太监看看他,微微皱了皱眉,还是带着笑意上前两步。

    在轻轻掀开了红布的一刹那,右手就是一抖,红布下露出的,是白绫和酒壶……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