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愿一直如此

【书名: 烂柯棋缘 第266章 愿一直如此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斗战狂潮重生之鬼眼商女天影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差不多十天之后,一艘小船载着计缘、王立和张蕊行驶在一条小河上,前方已经逐渐接近了通天江。

    小舟行驶得很平稳,几乎都没怎么摇晃,船舱内的小桌板上,还放着笔墨纸砚,王立正在桌上执笔书写着什么,张蕊则坐在边上看着。

    良久之后,王立终于写下了最后一个字,舒出一口气,将笔放在笔架上。

    看了看边上的张蕊,王立想起了之前的教训,赶紧问了计缘一句。

    “计先生,您这故事中的人,不介意王某适当改编些情节吧,有些事情还是很不方便成书的,换成前朝或者杜撰一个王朝更合适一些。”

    刚刚听计缘讲完的,正是春沐江上那老龟的故事,既然是计先生口里说出来的,那八成就是真实发生过的。

    王立再怎么不知好歹,也晓得这种故事不好直接不做修改就成书的。

    这段时间经历的事情算是给王立心中带来的不小的震动,但涉及到说书先生本职工作的方面,他依然能保持一颗相对的平常心。

    “哈哈哈哈……只要别改得太过分就成,那老龟是不会介意的。”

    “嗯……”

    王立应了一声,想了下,还是犹豫着继续开口。

    “计先生,其实我觉得这故事的结局有些不妥。”

    计缘摇着橹,随口回答一句。

    “王先生以为何处不妥?说来听听。”

    这些天来王立大致上已经了解了计缘的脾气,所以也就放心大胆的说了。

    “计先生,这故事曲折有了,神奇有了,沧桑不缺,深度也不少,但这结局,王某总觉得不妥,您想啊,本朝太祖那边也好,萧氏一门也罢,他们或许是会承受一些代价的,这一点您是神仙自然清楚,可于我而言却不明显。”

    王立斟酌了一下语言继续道。

    “王某以为,说书说故事,除了为大众带来一点欢乐,还承担着一些警醒世人的作用,世间善恶确实难以明言各自的报应,但至少在故事中,应该有,也能做到有,倘若连说书人的故事中都不能让人痛快的除恶,那得多没劲啊……”

    “啪啪啪啪啪……”

    计缘放下橹桨,朝着王立鼓了几下掌。

    “说得不错,说得好!按你心中所想的改吧。”

    “嘿嘿,那我……就改了?”

    王立又确认性的问了一句,计缘重新摇起橹,点了点头重音道。

    “改!”

    既然如此,王立也不再客气,直接取了笔沾了墨,翻开一页再次书写。

    他现在的不过是初稿,只是在记忆消退之前把计先生讲的内容大体上都记下来,之后才会精雕细琢,逐渐将故事完善。

    形成一篇能让人记忆深刻的好故事,本身的内核自然缺不得,但说书人的润色同样至关重要,这过程中王立也算是呕心沥血了,毕竟比起以前一些天传闻或者抄录其他有名的故事,这种真实的神异故事可令他更加兴奋不已的。

    张蕊有些诧异的看着王立,这个人写故事和说故事的时候,同在青楼里判若两人,刚刚那一番同计先生的问答,更是令她意外。

    单凭王立能说出刚刚那一番话,引得计先生为其鼓掌,就令张蕊对王立刮目相看了。

    仔细想想,当初改编的《白鹿缘》,其实也有差不多的意味,自己感觉得恶心,不过是因为恰巧是改编的“受害人”,并且白鹿和周郎的结局,虽然有悲的内核,但毕竟在阴司团聚了,不失为终成眷属,悲剧更令人唏嘘的同时,城隍的法度森严也为人印象深刻。

    只不过当时王立并不清楚阴司鞭刑有多重,使得故事被她这种知道一些硬核知识的理解过度了一些。

    王立还在挥毫修改,时不时还会停下来磨墨,张蕊则除了偶尔看看他写了什么,大部分时间在闭目修养,香火愿力暂时是别想了,但可以缓缓吸纳水中透上来的阴灵气。

    在船随着小河之流一起汇入通天江后大约小半日,船边开始出现一些特殊的气泡。

    “计先生?”

    发现异常的张蕊睁开了眼,询问了一声,发现计缘只是摇了摇头。

    “不碍事。”

    果然,没过一会一切就恢复了原状,水中也没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王立则根本不知道张蕊曾经戒备了一下,还沉浸在自己的故事世界中。

    到了通天江这边,土丘和林地就多了起来,约莫又过去一刻多钟,小舟在计缘摇橹带动下拐过一处蜿蜒区域,张蕊突然发现土丘后近侧的岸边正站着两个人。

    这两人身着华丽的服饰,一男一女俊美非常,红秀的容颜对比那女子都黯然失色,但这种偏僻荒凉的位置,怎么会有这样两个人站在岸边,附近既无车马也无船只啊。

    “哎,王立,那边有美丽的姑娘呢。”

    “哦。”

    王立应了一声没有抬头,写了几个字之后好似才回过神来,连忙顺着张蕊的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了那两个外表出众的人。

    随后张蕊和王立发现,除了那两人一直在看着小船外,小船也正在靠近岸边。

    “应丰应若璃”

    “拜见计叔叔!”

    龙子和龙女在小船距离自己这还有七八丈的时候,就郑重的躬身问礼。

    计缘就在船头放下船橹拱手回礼。

    “两位贤侄好!”

    正常来讲计缘一般是会称呼“应殿下”和“江神娘娘”的。

    但这会王立在船上,直接这么叫说不得这人又得一惊一乍,所以这次干脆就称呼“贤侄”了。

    其实看了王立前些日子受到的冲击的反应,计缘就不想王立本身接触太多的神怪之事了,由他转述后,作为一个纯粹的说书人应该会更好些。

    这会船只刚好靠岸,龙子和龙女一起踏足船头,随后小船这才继续沿着江面行驶向京都方向。

    自这两人上船,虽然没什么力法神光显现,但张蕊下意识就不太敢说话,连王立也是只敢偷瞄一下两人,主要还是执笔书写。

    “计叔叔,您是要去京城?我爹在睡觉呢,要叫醒他么?”

    看计缘这架势肯定不是专门来通天江的,这点眼里龙子还是有的。

    “不用不用。”

    “计叔叔,这两位是?”

    龙女走到船仓边,一边朝着里头的两人万福施礼,一边询问一声。

    张蕊和王立赶紧回礼。

    “我叫张蕊,是……燕州人,他叫王立,一个说书匠。”

    王立看着张蕊嘴抽了一下。

    “呃呵,在下王立,是个说书先生。”

    “嗯,小女子应若璃,那一位是兄长应丰,都是计先生的后辈。”

    随后应若璃进了船舱了解了一下王立在干什么之后,就很快出去和计缘聊天了。

    之后的半天时间里,小舟上就多了两人,直到下一个码头,计缘才将小舟靠岸。

    张蕊和王立知道到了分别的时候了,他们两人上了岸,计缘和另外两位则在船上没动。

    “从这个码头坐船,沿着通天江往东南方向,就能很快到达燕州。”

    这是早就说好的,张蕊自然不会去京都,既想完善故事又想跟着神仙,但计缘没打算一直带着他,将他带离成肃府既是怕这人被青楼那边清算,也是存了让他远离花柳之地的意思。

    这会张蕊已经隐去身形站在王立身边,只是冲着船上的人施礼告别,王立则更显激动一些。

    “计先生,我什么时候还能见着您啊,您看我有没有机会能…就是成为如您这般的人物……”

    岸上的王立看看周围码头的人,隐晦而期待的询问一句,这话把张蕊和龙子龙女都逗笑了。

    计缘明白王立的意思,人人都道神仙好嘛,其实嘛,也确实挺好。

    “哈哈哈哈……王先生做好你的说书人,我们还能再见面的。”

    计缘笑着以船上竹竿撑着码头岸边,推着将小船送往江面,王立在岸上目送小舟远离,有些怅然若失。

    在小船离开码头十几丈的时候,计缘突然转身吆喝了一句。

    “王先生,一日前,你在船上说的话,会一直如此吧?”

    计缘这句话问得有些没头没脑,龙子龙女不知情,就连张蕊也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反倒是王立却在一刹那明白了计先生在问什么,脑海中闪过前一天他说要改故事结局的事情,以及计先生当时的掌声。

    “计先生~王某会一直如此的~”

    王立朝着江面吆喝着回应。

    计缘点了点头,朝着岸上郑重的再次拱了拱手。

    王立见状不敢怠慢,也赶忙回礼,随后看着小舟越行越远,很快在视线中就模糊不清了。

    “走吧,王大先生,别想偷摸着去京城!”

    “哎,张姑娘你…行行行……不过姑娘你没觉得那位应姑娘的名字有些耳熟吗?”

    “熟个屁,你是见人家漂亮吧!”

    “真不是……”

    王立苦笑一声,背着行囊去找船了,在外人眼中,这货自言自语的可能有些脑子不正常。

    通天江面上,计缘单手摇橹,右手探出剑指,其上的一枚虚子一闪而逝。

    “但愿你会一直如此吧……”

    “计叔叔?”

    “没事。”

    计缘摇橹行舟,这次小船的速度比之前快了许多。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