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彪悍“红秀”

【书名: 烂柯棋缘 第265章 彪悍“红秀”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重生之鬼眼商女斗战狂潮天影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啊?”

    老鸨愣了一下,看看这位贵人认真的样子,才确认自己没有听错。

    脸色微不可查的变了变又陪着一张笑脸道。

    “先生呐,我这女儿啊,不知道多少权贵多少豪绅念着她的,当然您身份尊贵,可喜欢她的京城贵人也有不少。”

    老鸨看了看张蕊假扮的红秀,自觉多少猜出一些她不自然的原因了。

    “再说呀,我这妈妈辛辛苦苦把女儿拉扯大,虽是贱籍,多少还是盼着她好,担心被赎身会不会吃苦,且很多事也得看女儿们自己的意愿……”

    计缘看老鸨一副喋喋不休的架势,还夹杂着一些试探,当即打断她。

    “这位妈妈,红秀姑娘定是愿意的,你就说个数目吧。”

    老鸨皱起眉头,悄悄望望红秀,想从她脸上得到什么暗示,但红秀根本就不看她。

    '好哇,看来对方真的身份了得,这丫头是依靠上了,准备脱身了!'

    老鸨哭丧着脸再次面向计缘。

    “先生,此事段然不是我能一言而定的啊,您也知晓,喜欢我这女儿的达官贵人不计其数,她若跟您走了,我这大秀船到时候担待不起啊!”

    心许是觉着气氛太怪,老鸨一面卖苦一面伸手拉住了红秀。

    “先生,我先和女儿去说几句交心话,您先歇会。”

    说完就拉着红秀往屋外走,张蕊看了看计缘,见对方点头,才起身随着老鸨出去。

    等两人一出去,杜广通再次显出身形,王立立刻开口询问。

    “计先生,张姑娘被带出去了,不会有事吧?”

    计缘看看他。

    “什么事?她可不是柔弱女子。”

    王立马上闭嘴了,他这是着于皮相了,现在想起来对方根本不是凡人。

    外头,老鸨拉着红秀一直走过船廊,走到了另一间雅室内关好门才开口。

    “女儿,你怎么偏生就从了?那些达官贵人赎你出去,还不是至多要你当个小妾,新鲜个几载惨淡收场……”

    张蕊勉强笑了笑。

    “先生不一样的……”

    “还不一样,你都笑不出来了!而且你要是一走,妈妈我可怎么办,我们大秀楼又怎么办……”

    张蕊不过是感到不适,但并非凡尘女子,也是见识过人心的,听到这老鸨的话,脸色也冷了下来。

    “怎么,少了红秀这摇钱树,日子会难过?这些年也赚了不少了吧,还不知足?”

    “你……好哇,你这丫头是翅膀长硬了?妈妈我之前说的可不是假话,那些达官贵人出身高贵,你别以为在我这大秀船上能与他们谈笑风生,就真自认和他们平等了,你在他们眼中不过是玩物而已!”

    老鸨眼睛一眯,说出一句自认为的诛心之言。

    “如同之前的萧公子,你不也是以为遇上了真情,结果呢,玩腻了你就不再出现,这都两年了吧?”

    老鸨记得很清楚,也就是那时候开始,自己这女儿终于放开了那一层矜持。

    不过她却没能在红秀面上看到什么期待的神色。

    “哼,你给个痛快话还能得些银钱,否则到时候会竹篮打水一场空的!”

    张蕊没那个耐心慢慢说,实在不行她就打出去,青楼出逃的女子也不少了。

    红秀油盐不进咄咄逼人的气势让老鸨呆了呆,今天红秀怎么和换了个人一样,有了靠山连性格都变了?

    想了下,老鸨还是缓和着说道。

    “你给妈妈我交个底,那人到底有多大权势?还能比当初的萧家公子来头大?”

    张蕊冷笑一声,那萧家公子是个啥人她不清楚,但计先生是什么存在她还是有点认识了的。

    索性半真半假的说道。

    “萧家?呵呵,人世间的权势在先生眼中算得了什么。”

    老鸨心头一惊。

    “难道还是皇室的人?可你已非完璧之身,皇室子弟怎会看得上你?”

    张蕊强忍住扇她一个耳光的冲动,直接打开门就准备出去。

    结果才开门,就发现外头站着两个魁梧的健妇和两个壮实的龟公。

    “女儿,攀高枝也不是你这个攀法,翻脸就不认人了,贵人那妈妈我会去说的,你就先回房去歇着吧。你们几个,送红秀姑娘回房!”

    “是”

    外头一个健妇应了一声就准备来强的。

    “找死!”

    张蕊怒从心起,直接就是“啪”“啪”两个耳光扇在两妇人脸上。

    两个体重顶得上两个红秀的悍妇,就这么被扇得晃悠着倒往两侧,小碎步踩了七八步最终还是没能稳住身形。

    “砰”“砰”两声后倒下,船都感觉晃了晃。

    在两个壮士龟公愣了愣,转过头还没来得及动手,眼睛一花,胯下就闪电般各自遭受一脚。

    “呃呜…”“呃…”

    两个龟公脸色苍白,抱着胯下拱着身子倒了下去。

    “哼!劝你别来惹我!”

    张蕊冷哼一声,甩袖就走。

    这一幕把老鸨都给吓了一跳,眼睁睁看着红秀离开却不敢阻拦。

    不一会,张蕊回到了计缘所在的雅室,开了门张口就说。

    “计先生,我想过了,我们需要看凡人脸色?大不了打出去,反正只要红秀有个出青楼的痕迹就成了。”

    其实让计缘等人先走,张蕊随后遁走也可以,但她真的一刻都不想在这待下去了。

    计缘歉意的朝着张蕊拱了拱手。

    “张姑娘放心,你刚刚那一闹,还是有奇效的,能安稳出去自然是不闹大的好,说句难听的话,在老鸨眼中,这里的女子某种程度上都是待价而沽的商品,价对了自然好说。”

    “那她要狮子大开口,真的敢要个天价呢?”

    王立下意识的开口问了一句。

    “这钱我们糊弄着垫上,之后自然有人会付,也合该是他付!”

    计缘思量着说了一句,才转头朝着水神杜广通拱了拱手。

    “杜水神,此番看你的了。”

    杜广通将自己身前杯盏中的茶水饮尽,站起来回礼。

    “计先生请放心,杜某定然办妥,先行告辞了!”

    “好,水神请便!”

    杜广通随后朝着张蕊和王立也略一拱手,不等两者回礼就化为一道水光出窗而去。

    “计先生,水神大人这是去干嘛?”

    张蕊才回来,不清楚之前他们商量了什么,所以很好奇,王立咳嗽一声,以说书人的语气道。

    “此番水神大人一去,将领水中善妖,上岸化为一队人马,带着财锦赎金前来为红秀姑娘赎身。”

    样子还是要装一装的,就计缘这么一个人肯定也不适合拿出诸多财富来。

    这一夜对于大秀楼来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来了一个尊贵无比又神秘无比的客人,一眼相中了红秀要替她赎身。

    随后来了一大队凶神恶煞的下人,光是被他们看上一眼,大秀楼里的那些健仆龟公就脊背冒汗。

    但最凶的反倒不是外人,而是红秀姑娘本人,这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女儿家,当晚居然凶焰盛得压下了大秀楼所有的女人,不止一人感觉连老鸨都有些怕她。

    当然,最终大秀楼也没吃亏,得来的财富还是让老鸨勉强笑了笑,虽然下金蛋的鸡没了,但到底还是得了不菲的钱财。

    只是临了被自己“女儿”扇的一个耳光,让老鸨笑着都觉得疼。

    一小箱的黄金,一小箱子沉甸甸的珍珠,黄金足有五百两,自然不是小数目,但尤其珍贵的还是那些珍珠,一个个粒大浑圆,简直是有钱难买,能令绝大多数女人疯狂。

    大秀楼内的大秀船上,同样还有不少艳名远播的女子,不是靠着红秀一人撑起来的,少了一个红秀还不至于伤筋动骨,早已形成一套成熟培养模式的他们,也立刻会大力捧起某个新人。

    第二日白天,成肃府府城外数十里的肃水上,有一艘小舟正在前进,计缘、杜广通、张蕊和王立都站在上头。

    这船有些像当初春沐江上坐过的那种,坐个七八人不在话下,而划船的则是计缘。

    “正所谓鱼目混珠,昨晚算是见识到了。”

    计缘笑着同恭立在边上的杜广通聊着昨晚的事,这水神做事还挺缜密,后边计缘都没怎么出手。

    “嘿,计先生谬赞了,我中间去找寻成肃府阴司之人,查过这些年大秀楼几个花魁的赎身价格,几百两黄金已算是天价,若是年老色衰之人则更少,我们这给的金子可没让那大秀楼亏了。”

    给的黄金是真黄金,珍珠则不全是。

    一箱子黄金是杜广通从成肃府某个大钱庄地窖里“借”来的,计缘自然会去找把真红秀藏起来的人补上。

    但那箱珍珠嘛,本来就不是大秀楼应得的,杜广通过几天就会亲自去“拿”回。

    杜广通倒是希望找到的人拿不出钱,然后他就好帮计先生排忧解难,想办法妥善解决这件事,这样他和计先生的善缘就能更稳一些。

    肃水虽然没有直接连通通天江,但却有几条之流蜿蜒之下连着通天江,计缘也不急躁,就打算这么划船去京畿府,以他的划船的速度,不需要半个月就能到京。

    同水神聊了几句,对方最终还是告辞离去,计缘看看船舱内打着瞌睡的王立,想了想才道。

    “王先生,昨天一夜未睡,请先休息吧,等你醒来,计某还有一点故事同你说道说道,或可编撰正书。”

    王立迷迷糊糊的“哎”一声后靠在舱内继续打瞌睡,没一会就睡熟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