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一枝红秀

【书名: 烂柯棋缘 第259章 一枝红秀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斗战狂潮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尽管王立被吓得心脏都快抽搐了,但还是知道好歹的,明白应该是有高人救了自己。

    眼前的女子已经完全失去了任何反应,连眼珠子都不带转的,即便是如此,王立也不敢多看。

    想要转头但眼前的可怖女子虽然一动不动了,左手却依然箍死了他的脖子,让王立同样挣脱不得也转不了头颅,只能凭借余光往边上望去。

    天黑看不真切,视线中只见到一个青衫先生正在缓缓接近。

    计缘走到两人身边,刚刚用的是没有事先准备的临时定身法,加上对方也算擅长香火愿力之道,某种程度上说算是制约定身法,是锁不住太久的。

    所以计缘干脆直接冲着女子挥了挥袖,将后者便直接被弹开两三丈之外,并且也顺势解了定身法,让对方恢复了身体的控制权。

    “哎呦…嗬……嗬……”

    因为失去了女子的钳制,王立直接叫唤一声,腿软摔倒在荒草地上,想要挣扎着站起来,但实在是腿软无力,只能在地上不断朝着计缘拱手。

    “多谢高人救命,多谢高人救命啊!”

    计缘看了看王立后淡然注视着白衣女子,只是随意的站在那,就令对方戒备至极,甚至不敢逃走。

    来的肯定是仙道正统,这一点女子很确信,没露出刚刚的凶相,反而收去了指甲和一脸狰狞,严肃的盯着计缘。

    “救命倒还不至于,她多半也不敢直接杀你,但是计某好奇的是……”

    计缘前半句是对王立说的,后半句则是问那个白衣女子。

    “是你和那白鹿是有深重旧谊呢,还是你单纯同这王立有深仇大恨?”

    “果然有高人在场,难怪刚才在酒楼施法不成,哼,这位仙长仗着自己神通广大法力高强,是要欺辱我小女子么?”

    白衣女子冷声朝着计缘反问一句,心中其实远没有表面的镇定,刚才那种神通术法太过玄奇,根本闻所未闻。

    这句话可把计缘逗笑了。

    “有意思,我定住你就是仗着神通法力,你找上这说书先生就是理所应当咯?”

    不过那女子倒也没被问住,极速思索之下早就想好说辞,直接指着这王立回答道。

    “仙长所问的两个问题,小女子都沾边,其一,白若姐姐当年与我有恩,助我报了生死大仇,自然是恩情深厚。”

    “其二,且不说这王立刚刚是否在结局之事上欺骗于我,竟还在在书中编排我贬低我,传播越广我所受影响越大,取他一只眼光明并不过分!”

    计缘略显诧异的看看王立再看看这女子。

    “编排你?”

    随后心神一动似有所感。

    “你就是《白鹿缘》第二回的鬼物?”

    计缘诧异的问了一句,白衣女子心中一恼,但不敢对计缘发作,只能看着王立咬牙切齿道。

    “仙长说得不错,小女子正是那吸血抽髓,吃人不吐骨头的凶恶鬼物!”

    可以,真就无巧不成书。

    连计缘都以为白鹿叙述中间的一段往事插曲中,那个鬼物应该早已经阴寿耗尽,地魂化入土天魂归于天了。

    没想到不但还存在着,而且走起了神道路数。

    王立闻言也是有些呆滞,所谓艺术改编,在说书故事中是常用的手段,比如著名的《黄将军传》,这黄将军也是人无完人,也有自己的缺点,但在传记故事中却是个近乎完美的忠烈形象。

    而王立的《白鹿缘》,为了使故事更加精彩更加跌宕起伏,自然也是会在中间加入很多主观上的故事内容,第二回最大的反派差不多就是“凶恶鬼物”和“猪队友糊涂法师”了。

    “于神道而言重愿力,也重人心口舌之念,欲避而不能避,确实会有些影响,若是日后《白鹿缘》更加广为流传,确实算是……”

    计缘想了下才道。

    “算是够‘恶心’你的。”

    毕竟王立的故事中大多没有指名道姓,说是截断修行路有些过,但影响绝对有,确实算是恶心鬼神了。

    “这么说,你是从燕州过来的?也难怪香火不稳,这是出地界挺久了吧?”

    地祇神道不比实修,出了地界越久,消耗的香火和法力就越多,也得不到补充,属于入不敷出,并且实力和神通也会因为不在管辖地界而下降不少。

    ‘也算是个重情义的,多半是记挂白鹿的事情。’

    计缘这么想,是因为刚刚开始的时候这女子并未直说王立编排她的事,而是急切询问白鹿的情况,等到遇上高人了,才抬出这层因果来为自己“行凶”正名。

    “我确实是从京城商贾处听闻后,从幽州找来,可仙长怎知我来自燕州?那《白鹿缘》中可未曾讲明这一点,仙长是算的?”

    白衣女子这会已经放松不少,从现状看,来的这个仙长是讲道理的,应该不会过分为难她了。

    计缘笑着摇了摇头,也没打算隐瞒什么,答非所问的朝着地上的王立道。

    “当初在京城永宁街偏角巷子的租住屋内,就是计某于你的桌案前写下了‘白鹿缘’三个字。”

    王立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指着计缘好一会说不出话来。

    “你,你,你,你就是助白鹿下幽冥的神仙,你就是白鹿娘子背上所驮乘的老神仙!”

    白衣神女愣了一下神,也反应过来,但她比王立更清楚这一层关系意味着什么,不由失声道。

    “仙长您,您是白若姐姐的师尊?”

    计缘张了张嘴,想到这个善意的谎言实在是不适合穿帮,只能叹了一句。

    “名义上算是吧。”

    这种叹息的口气,在王立和白衣女子耳中,就成了对弟子的惋惜。

    。。。

    荒野上草盛树稀,夜风吹过生出薄雾,经过最初的一番紧张对峙之后,终于还是让王立和白衣女子都松了一大口气。

    尤其在得知那最初的“白鹿缘”三个字是计缘所写的时候,不论是王立还是名为张蕊的白衣神女都显得激动。

    前者是觉得自己不但命保住了,还得遇神人,后者则知道了白鹿的真实情况。

    且不说王立愿意相信计缘,就是张蕊也是如此。

    计缘说出的话自然和王立之前那心虚害怕的情况不同,自有一股令人信服的气度,一些细节上也能对得上,而且在白衣女子眼中,这等道行境界的修仙之士,也不屑于绕这么大个弯子在这方面说谎。

    至于白衣女子被编排的事情,王立也不是傻子,万般保证绝对会修改故事剧情,这才让张蕊看在计缘的面子上放了王立一马。

    此刻已经是子时后段,王立、计缘和张蕊一同在成肃府府城行走,前进方向并非是王立家中,而是朝着城西南方向,也就是王立之前想去的地方。

    行走中的三人,计缘位于中间,王立好白衣女子张蕊分别在左右。

    “段沐婉乃是幽州名妓,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更能窥得人心,将众多豪门世子迷得团团转,人称一枝红秀,哼哼,其实如今的红秀早已不是真人,不过是个狐媚子在假冒罢了。”

    “嗯?”

    计缘皱眉瞥了张蕊一眼,等待她的下文,一旁的王立也也是一脸不可置信。

    “怎么可能呢,我前两天才见过婉儿的……她,她绝对是人!”

    “嘿,那小女子刚刚迷路的时候,像不像人呀?”

    张蕊装作有些柔弱的样子调侃王立一句,立刻使得后者哑口无言,随后张蕊才郑重对计缘道。

    “我在成肃府逗留时日尚短,本打算今夜在大秀船那边守株待兔等这说书匠,偶然间发现了那红秀娘的根脚,我所管辖的本境山边闹过几次狐媚子,那股子骚味我是不会闻错的。”

    计缘眯起眼睛。

    “本城的阴司没发现还是没管?”

    “阴司应当是还不知道,红秀本籍并非成肃府,且本人未死,大秀船更是漂浮肃水之上,属于水神地界,加上行事小心就更显隐蔽。”

    计缘侧脸看看王立,面露思索之色。

    “红秀…有些耳熟啊……”

    是了,不会正好是当初楼船上那萧家公子心仪的女子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