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还是得实事求是

【书名: 烂柯棋缘 第258章 还是得实事求是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焚神斗战狂潮修真之覆雨翻云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看这白衣女子的样子也定是鬼修而走神道,对于御风这等术法本就欠缺理解和控制力,加上本身道行也算不得多高,在计缘面前还想玩呼风牵人这套是不可能的。

    但女子紧张了一阵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也就安心了下来。

    风一静下来,之前被惊扰的一众宾客也纷纷安定下来,酒楼的小厮和高家的仆从连忙将灭掉的几盏灯再次点亮,还有人专门检查窗户上的木销,疑惑刚才为何能被风吹开。

    从刚日落开始到现在,书听完了菜也吃得差不多了,一顿宴席算得上是宾主尽欢。

    陆续有人告辞离去,但也没到撤席的时候,楼中琴瑟声不停,依然是交杯换盏,留下的都是些好酒之人,刚刚故事引人入胜没喝多少也舍不得醉,现在自然是打算不醉不归了。

    王立揉了揉有些晕眩的额头,刚刚受到凉风侵袭比较严重的就是他,这会才清醒过来一些。

    “王先生,老爷吩咐给您结钱,请随我来。”

    有高家管事到王立边上,领收拾好桌面的说书人前去拿酬劳银钱。

    “好,这就去!”

    王立听到领钱也是心中一喜,赶忙提上自己的东西随着管事一起下楼去。

    计缘见到那个白衣女子果然也匆匆起身随着王立下去了,便将自己身前的杯中酒饮尽,随后擦掉了桌上酒渍写的字迹便站了起来。

    不过计缘没有直接下楼,而是走到高家主人所在的那一桌,朝着目前尚在作陪的高公子拱了拱手。

    “高公子,多谢贵府招待,计某还有事就先行告辞了,代我向高老爷问好!”

    高老爷毕竟年事已高,本就熬不得夜,加上因为高兴多喝了些酒,已经回府休息去了,反正同样分量的一众长辈大多也已经都回去了。

    高公子根本不认识计缘,但就冲这句“代我向高老爷问好”,也是觉得怠慢不得的,而且计缘也确实风度不凡,所以赶忙站了起来回礼。

    “好,计老爷走好!”

    本来已经想转身的计缘一听这声“计老爷”,顿时乐了。

    “哈,计老爷?哈哈哈哈……有趣有趣……”

    这高公子虽然學问应该是不错的,但却习惯却并不是读书人的习惯,或者说因为高家结交的大多是商贾,来参加宴席的也都是商贾富户。

    既然自己不认识计缘,高公子很自然的就理解为是父亲认识的某个富户,习惯性的就叫计老爷。

    计缘笑着摇了摇头。

    “公子如今高中,多半会去婉州为官,路挺远的,气候也略有不同,需得好好准备准备,离乡之前别忘了祭拜祖先庙中烧香,再带一把家乡之土同行。”

    “婉州?”

    高公子略一思量瞬间悟透了其中缘由,前年末到去年初,一张“血丝绸”震动朝野,幽州市井中流传的也不少,但毕竟隔了太远,只知道杀了不少贪官,不知道究竟严重到什么地步,听这位计先生的意思,似乎那边官场还有大量空缺?

    ‘婉州可是好地方啊!也是能大展抱负的好机会!’

    “多谢计先生提点!”

    高公子再次郑重拱手,这次不叫老板了。

    计缘点了点头,也就转身离开了,高公子看着他走下楼去,然后才坐下来继续喝酒。

    心中不由思量着,自己老爹认识的人当中还有这种没铜钱气味的,有种得遇名士的感觉,得回去好好问问老爹,最好可以请这位计先生来家中再好好聊聊。

    楼下,高家管事借用众泰楼的银秤当着王立的面将银两过称,一共两锭银子,一锭五两一锭一两。

    “银重分毫不差,王先生请收好,五两是酬金,这一两是老爷吩咐额外赏赐给先生的。”

    王立郑重拱手。

    “多谢了!”

    随后才接过了银钱,面上喜色更甚,再三致谢后才告辞离开众泰楼而去。

    在王立走后,一名白衣女子也跟随着离去,经过高家管事身边时,使得后者冷不丁的打了个寒战。

    “嘶……这大晚上的是冷……”

    一转头看到计缘下来,又是陪笑着点头,计缘回以一笑,大步离开众泰楼而去。

    虽然打更的还没来打三更,但这会差不多已经是亥时末,对于城中绝大多数居民而言正是睡得香的时候,街道上空无一人。

    王立走出众泰楼之后,一直行色匆匆的往南走。

    “呜……呜……”

    夜风吹得他遍体生凉,王立紧了紧衣服,脚步更快了一分。

    待走到一处街道的岔路口,选择回家还是去另一个方向之时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没有往家走,选择去了西侧。

    “王先生,王先生请留步!”

    一个清冷悦耳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王立疑惑的转身回顾,发现有一个白衣飘飘的女子正站在自己身后。

    王立左右看了看,似乎并无其他人相随。

    “姑娘可是在叫在下?”

    女子浅浅的朝着王立施了个万福,笑道。

    “早闻王先生的《白鹿缘》寄情真挚,今日听到后三回真是幸事。”

    早闻?

    王立皱了皱眉头,这成肃府他还从没讲过《白鹿缘》,何来早闻一说,难道这女子在外地听过他的书?

    “噢,多谢姑娘夸赞,这夜深人静的,姑娘一个人在街上行走未免太过不慎了,还是快快回家去吧。”

    “王先生所言极是,小女子一人夜中独行甚是害怕,不知王先生可否送小女子回家?”

    “这……孤男寡女的…”

    “难道王先生要小女子一人独行么?”

    白衣女子又这么问了一句,见王立还在犹豫,便凑近王立身边,小声说了一句。

    “王先生,请务必随我前来,我能助你再见见段沐婉。”

    “婉儿!?你认识她?走走走,赶紧走!”

    王立不再犹豫,随着女子一起离开,倒是叫跟在后方远处的计缘皱眉思索。

    ‘段沐婉又是何许人也?这白衣女子神道香火不太稳的样子,也不知是什么来路。’

    计缘脚下不停,恍若缩地而行,轻松惬意的跟随着王立和那女子。

    王立一介凡夫自己不清楚,但计缘此刻可是看得真切,因为被白衣女子牵引,两人的行走速度异乎寻常的快,几乎远比常人跑步还要快。

    夜风阵阵中,一前一后三人越走越远越走越偏,最后竟然来到了城墙边,女子拉着王立行走在城墙上,就这么如太空漫步般快速跨出了城头出了成肃府府城。

    王立在中了迷惑之术的情况,丝毫没有察觉自己的情况,还以为随着女子在城中街道行走。

    计缘身如轻燕,贴着城墙跃起后又落下,依然跟随着两人前进,他倒要看看这神女搞什么名堂。

    很快,两人就已经走到了府城十里之外,到了这时速度才慢下来,似乎并无一个准确的目的地。

    “王先生,小女子有一事不明,想要请教先生。”

    “是婉儿让你问的吗,姑娘但说无妨。”

    王立频频眺望远方,以为会有人等在那里。

    白衣女子面色清冷的转过身来,盯着王立的眼睛。

    “这《白鹿缘》的故事,王先生究竟是从何处得知的,故事中的白鹿娘子,真的被被关押在阴司中年年受刑?”

    “这王某就不清楚了,更不曾见过,婉儿呢,婉儿在哪?”

    王立因为中了迷惑之术,显得很心不在焉。

    “王立!我在问你话呢,我找了你这么久,别在这里给我装傻!”

    “啊?姑娘找我很久了?别说笑了,婉儿呢?”

    白衣女子冷笑一声,挥袖在王立身上一扇,后者一个踉跄跌倒在地,揉了揉有些刺痛的额头清醒过来。

    “怎么……这是哪?我,我难道在做梦?”

    视线所及都是荒野,哪还有城郭中街道建筑的影子。

    “王立,告诉你到底如何知道《白鹿缘》这个故事的,你一介凡夫俗子,怎可能得知这等事情,并且,并且如此详细……”

    王立这会搓揉着自己的臂膀,神色有些慌张,刚刚他扭了自己一把,痛得很,应该不是梦,这可能是遇上精怪妖邪了。

    “姑,姑娘,王某说书前都讲了,这是神人梦中所授,在下又略加修改润色,才成就了这个故事。”

    “神人?呵呵,神人梦中所授,哪个神人会专门把妖物相恋的经过托梦于你?”

    王立咽了口口水。

    “其实,其实是王某得到了神人所书的‘白鹿缘’三个字,触摸之下心中生景,然后困顿入梦的……”

    女子微微一愣,以物传神?

    那么说可信度更高了几分。

    想到这里女子怒从心起。

    “那么说白鹿娘子真的在阴司受鞭刑之苦,只为陪着她相公?那个混账周念生竟然真的拉着她一起进了幽冥,阴司鞭挞可是会让她魂飞魄散的!”

    对面女子眼中冒出幽蓝冷光,苍白的面色贴近了王立面部,一只手抓在王立脖子上,指甲长得老长。

    “鬼…厉,厉鬼……”

    王立吓得面无人色,腿都软了,求生的本能让他哆嗦着辩解。

    “不,不是的……神,神人传授的结果,是,是比较好的……那白鹿娘子,虽然身入幽冥,但,但有土地神和一位仙人作保,阴司并未刁难,每年只受一鞭而已……”

    面目狰狞的女子明显愣了一下。

    “你故事中不是讲了求情的土地公吃了城隍闭门羹,白鹿年年在周念生死忌受整日鞭刑吗?”

    “这…不过是,不过是在下略加修饰的创作……王某对天发誓,绝无半句虚言啊!”

    女子眼中幽光闪烁,像是要看清王立究竟说没说谎,后者脸色惨白不敢看她。

    “你还敢骗我!”

    女子大怒之下,另一只手指甲刹那长长,冲着王立面部的一只眼睛爪去。

    “定。”

    随着计缘一声敕令,泛着幽蓝之色的指甲距离王立的左眼不过一寸,后者已经被吓得瘫软,呼吸都颤颤巍巍。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