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白衣神女(求月票)

【书名: 烂柯棋缘 第257章 白衣神女(求月票)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天影斗战狂潮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之前吃饱了肚子凝神休息了一会,又加上睡了一整个白天,王立现在算是精神不错,讲起话来也是中气十足。

    这《白鹿缘》完完全全是他王立的独家专享,而且只在京城和一些府城的私下场合为人讲过一些场次,不是那种人们耳熟能详的故事,且也敢确认没有其他说书人混在宾客中“偷故事”。

    所以这故事属于在别的说书人那绝对听不到的,并且每次讲这故事的反响都不差,加上这确实是“神人梦授”,所以此刻的王立也是格外自信的。

    “唰~”

    手中纸扇打开,气定神闲的王立拿起醒木,朝着桌上重重一拍。

    “啪~”

    一声清脆响声过后,边上的女子拨动手中乐器,琴瑟琵琶和弦音起,王立此刻的声音带着一种略微的朦胧感。

    “话说在顺承年间,我大贞朝一处偏远县城,有这么一位周姓书生……”

    王立说书确实很有一套,和弦音乐和他出众的口技变化配合下,营造出一种另听众身临其境的感觉,模仿出书生的意气,家中长辈的声音,甚至女子的娇笑都惟妙惟肖。

    众宾客原本以为是赶考求取功名的故事,毕竟此刻高家公子金榜题名,这种故事也非常应景,但随着故事的进行,好似有一层层浅浅的纱帘被解开,故事神话色彩开始逐渐展露。

    计缘听得入神,偶然间分心他顾,发现前后左右远远近近的宾客全都既认真又紧张,几乎无人动筷和饮酒。

    他也算是听过一些说书人说故事,有一些也是很厉害的,至少能够吸引到他计某人,可如同王立这么厉害的说书人确实少见。

    客观的评价来说,此刻的王立比之当初在晋王府除夕宴上,更显技艺精湛,显然除了计缘以物传神的故事助力,王立本身的才情也是进步的关键。

    “呜嚄~~~~~~~~~~~”

    诡异而空幽的鹿鸣声自屏风后面响起,满座宾客都抓紧的裤脚攥紧了拳头,不少人觉得头皮发麻身上起了鸡皮疙瘩,他们都知道这妖鸣。

    王立的學的鹿鸣声更是好似屏风后面已经没了人,而是变成了一只鹿妖。

    “啪嗒…”“啪嗒…”“啪嗒…”

    几扇窗户被风刮开。

    “呼呜……呜……”

    夜中一阵凉风透过众泰楼二楼的各个窗户吹进来,令众人凉意更甚。

    高家的家仆赶忙将窗户重新关上,但众人听故事带起来的情绪却没有降下来。

    若非里头有个罩灯能在屏风上投射出的一些影子,看到的依旧是手持纸扇的先生模样,说不准会有些人都该被吓得站起来了。

    计缘眼神淡然,王立讲得极好,但“剧情”似乎另有变化了,他眼神的余光扫向了窗口位置。

    随着一阵饱含凉意的风吹过,那里一张桌旁原本的空位上,已经出现了一个着淡妆的白衣女子,正望向屏风所在的方向。

    ‘有意思,神光不显却有香火缭绕,难不成还是个神女?’

    计缘不动声色,嘴角却浮现起一丝笑意。

    “啪~”

    醒木砸下惊醒四座。

    “欲知后事如何,一盏茶的功夫之后再听分解!”

    王立说完这句话,不少人才舒缓过气来,高老爷也立刻起身道。

    “大家先吃点菜喝点酒,新菜上来还没动呢,来来来,大家先吃,先吃!”

    刚刚大多数人都听得太过入神,根本顾不上吃东西,这会说书告一段落,众人这才重新开始吃喝,但很多还是边吃边讨论着说书的事情。

    计缘也同样如此,抓着筷子夹着新上的白切糯米肉,夹了一片沾沾边上的蘸料,放入口中品着滋味。

    “哎呀这在京城都有名气的说书先生果然不同凡响啊!”

    “是极是极,刚才听得我身上都起了鸡皮疙瘩。”

    “你也是?我也是啊!”“哦,那巧了。”

    “这王先生的口技功夫果然了得,以前我也见识过一两次口技先生,都没他这么厉害的。”

    “嗯,还有这《白鹿缘》,这故事这么好却没听过,真的是王先生自创的?”

    听到这,计缘一桌上的一个年轻公子显得十分兴奋。

    “他说是神人梦中所授,我还听说这王立先生啊,四处游历寻找各种神奇故事,也算是个奇人。”

    计缘只是吃菜,边上有人同他聊的话也附和两句,然后时不时看看屏风那头,从里面罩灯光投到屏风上的影子看,王立也接着这会的机会在喝茶解渴,还有一个刚刚抱琵琶的女子站起来拿着扇子在帮他扇风。

    屏风内的王立也是尽量在此刻休息,喝完茶就闭目养神,大约半刻钟的时候才睁开眼睛,朝着边上的女子拱手致谢。

    “多谢这位姑娘了,你快休息一会吧,一会还得弹琵琶呢。”

    “嗯!”

    女子放下扇子出了屏风,坐回了自己的位置,边上立刻有同伴和她谈着什么,还指着屏风掩面偷笑。

    随着时间过去,计缘能明显感受到宾客们心思都不在菜肴上了,因为很快王立又要开始讲了,再看看那携风而至的白衣女子,也是差不多的状态。

    计缘所在的桌子这边,也就只有他一个人不停在吃,这众泰楼的菜肴滋味确实不错,他这些年大多吃得是粗茶淡饭,偶尔换换口味确实是神仙也迷醉。

    “啪~”

    醒木一拍,王立起身甩开纸扇,中气十足的声音重新响起,这一刻,满座宾客无人再用餐,全都凝神静听。

    “上回说到,那白姓小姐,原来是一只白鹿成精,化成妙龄女子模样现身在周公子面前……”

    王立再次开始讲述,因为这时候故事已经进展到了一定阶段,书生苦读求仕的事少了起来,开始有更多神话色彩的东西以及更玄奇的爱**彩。

    期间有鬼怪,有魑魅,更有一些凶险,一些情节经过王立设计显得跌宕起伏。

    计缘也不得不在心中再次感叹王立是个人才,明明本该是因为沾了妖气身体阳气虚弱的周书生行夜路遇上了鬼,却被王立增增改改化为一段惊险神奇的故事,恶鬼法师齐登场,白鹿娘子救相公……

    就连计缘听得也是有种上辈子追剧的趣味感,更别提这一众宾客了,早已如痴如醉。

    最后讲到白鹿随老去的相公一起入幽冥求城隍被抽魂羁押的时候,宾客中的女眷基本都已经落泪。

    “自此,白鹿娘子自囚于阴司,陪周老爷一同在阴间生活,每年周老爷死忌之时,也是白鹿娘子于阴司刑狱受鞭刑之日,世间真情最难觅,人妖相恋永相随,叫人不胜唏嘘啊……”

    王立讲到这,轻轻压下醒木,发出沉闷的响动。

    “呜嚄~~~~~~~~~~~”

    幽幽的鹿鸣声再次从屏风后面传来。

    外面一众宾客闻之依然有种过电的感觉,但惊惧的意味少了许多,情感的迸发倒是更重了。

    不少人下意识的搓揉着手臂和大腿,在这故事的结尾起了不少鸡皮疙瘩。

    “啪啪啪啪……”“精彩!”

    “讲得好,讲得妙啊!”

    “啪啪啪啪……”“是极是极,妙极妙极~!”

    “王先生真乃大才!”

    “是啊,讲得真好。”

    ……

    满座宾客鼓掌喝彩,笑着称赞说书人王立技艺高超。

    故事一共四回,近两个时辰的书说完,两块屏风也被下人抬了下去,露出里面汗迹未退的王立。

    高老爷和高公子也一起站起身来,拱手感谢。

    “多谢王先生带来的半夜妙语,多谢先生了。”

    王立赶忙起身回礼,口中谦词连连。

    计缘同样鼓着掌,不过注意力自然更多留意在窗户那边,见那个女子目光清冷的注视着王立,双手长袖挥动起来。

    “呜……呜……”

    之前关上的窗户有一些又被吹开,这风比之前更大了一些,也更邪性,很多风像是会转弯,打着漩扭进一些灯罩里,使得那些火光抖动得厉害。

    众泰楼内都有种忽明忽暗之感,一些宾客都为这邪异的变化扰得有些不安,高家人吩咐下人关窗却发现很多窗户怎么都关不上。

    风越来越大,灯罩内的烛火接连熄灭。

    “啊……”“这是怎么了!”

    “老爷……”

    众人有些惊慌,王立在厅堂中心则感觉摇摇晃晃恍恍惚惚……

    只是下一个刹那,所有风全都停止,之前按都按不上的窗户也突然失去了阻力,让几个关窗的下人一个踉跄撞在的窗口。

    那名白衣女子惊异莫名的看看左右又看看窗外,双手挥动却发现周围毫无反应。

    “呵……”

    计缘轻笑一声,食指离开了桌面,在其杯盏边上,以黄酒酒渍留书“定风”二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