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求得入幽冥

【书名: 烂柯棋缘 第253章 求得入幽冥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焚神天影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陆乘风说这句话的时候,口气带着明显的自嘲。

    “想当初我们九个初识于落霞山庄,那会还是初春……”

    当初九名来自各方的年轻少侠随着长辈到落霞山庄参礼,当年的他们一个个意气风发,聚在一起都是不过是两三天,一起尽抒江湖豪情,都是一副相见恨晚的感觉。

    偶然间听说稽州某处有猛虎袭人,且当地官府颇有束手无策之感,自恃武功的九人一拍即合,共同前往了宁安县……

    陆乘风虽然说他记不全其他八人的名字,但一些关键的往事经过却历历在目,而更多的事也随着回忆逐渐清晰起来,到了记忆中的某段位置,哪些人做了什么事都脱口而出。

    计缘能感受出来,这并非仅仅因为他刚刚报出了那九个名字,而是陆乘风回忆起这一段记忆的时候自然而然就浮现起那个人,所以也不能说就真的忘了对方。

    整个过程计缘都没有说话,只是当一个合格的倾听者。

    陆乘风也没有回忆太多,只是讲道了在破旧的山神庙看到计缘为止,因为后面的事情计缘都知道了。

    讲完初到山神庙遇见计缘的事之后,他抬头看看计缘。

    “计先生,您说,若是当初我们没有逞能来宁安县,没有异想天开的上山除虎,是不是很多事的结果也会不同?”

    计缘指节敲击着化为竹简的玉简,想了下笑着回答道。

    “于你陆大侠而言,当初的陆少侠只不过是减少了一段冒险经历,人生轨迹未必会有多大改变,真正影响最大的自然是杜衡,以及洛凝霜、赵龙和燕飞这几人。”

    计缘说的是事实,当初连陆乘风在内,有五人除了受到惊吓身上则是毫发无损,那受伤的四个伤势一个比一个重,影响也一个比一个大。

    最后右臂废掉的杜衡就不说了,便是洛凝霜,一个原本冰肌雪肤的女侠,身上从脖根处开始划胸过腹留下几道深深的伤口,几乎和破相无异,在这个封建社会,江湖到底还是男性占主导,女侠的归宿大多是嫁为人妇,且女子爱美世所共通,身上留下可怖的疤痕就是很大影响了。

    至于使棍的赵龙,被虎尾击伤,内府伤害也是极重,这些年都没听到赵龙什么消息,也不知道他究竟如何了。

    而燕飞也被利爪伤得不轻,但当初直面妖物直面生死,倒也令他在伤愈后有所突破。

    总的来说,也就是这四人真正能算得上影响一生,至于陆乘风则远远不够。

    当然,影响最大的可能是计缘本人,在那段最艰难的时间,没人来背他下山了。

    听到计缘的话,陆乘风也是再次自嘲得笑笑。

    “计先生教训得是。”

    计缘看他沧桑而消沉的样子,肯定是经历过一件或者一些追悔莫及的事情了,人总是在这种时候会逃避着想要回到过去,想要改变当初。

    “陆大侠,可将心事同计某倾诉倾诉,无人规定江湖豪侠就不可伤春悲秋了。”

    计缘说着,站起来走到厨房,取了两只陶碗出来,摆在石桌上,轻轻在酒坛子上一拍就拍掉了封泥。

    嗅着酒香将酒水倒入两只碗中。

    这酒闻着有一股淡淡的药材气息,并非普通的粮酒果酒。

    陆乘风也不客气,拿起碗敬了一下计缘就将一大碗酒全都喝光,品着酒的味道,眼睛不由的就红了起来。

    “计先生,我遇上过杜衡了,我想问问您……”

    陆乘风抬起头来看着计缘,视线迎着那一双苍目。

    “您真的是神仙么?”

    当初计缘虽然救了他们一命,但其实并未显露太过神异的手段,高人肯定是高人,但如同一些寺院庙宇也会有厉害的法师。

    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类似的高人也会有所了解,有些传得还更玄乎,以前对于计先生的敬畏也就在思维中逐渐弱化。

    可是之前再一次遇上杜衡,从其口中了解的一些事后,计先生的神秘感再一次加深了。

    “陆大侠此番来是为了看计某,还是为了看神仙?”

    计缘说了一句,也喝着这屠苏酒,酒算不上多烈,苦涩味却很浓。

    “计先生,乘风听说,仙人神通广**力通玄,长生久视逍遥世间,能腾云驾雾亦能游走幽冥,是真的么?”

    ‘看来是为了来看神仙的。’

    计缘心中一叹,也不再顾忌,看着陆乘风一身气相掐指一算,已经大致明白了一些事情。

    “说起来,当年这居安小阁,还是陆大侠出资替计某买下的,些许力所能及的忙,计某自然是可以一帮的。”

    陆乘风刚想开口,计缘就抬手制止了他,一双苍目淡然的盯着他。

    “我已知晓令堂寿过世不久,也知晓陆大侠心中悲切,然人死不能复生,别说计某算不得什么真仙大罗,便真的是,也是不能让令尊令堂活过来的。”

    一番掐算之下,计缘已经模糊的算到陆乘风周围的事。

    陆乘风今天第一次露出笑容。

    “计先生误会了,乘风也不是什么贪得无厌之人,既不求您仙法也不奢望父母还阳,只是……”

    “只是不清楚这世间是否真的有阴间,我父母是否真的在那里,人常说双亲故去会托梦子嗣,可我,我却一次都没梦到过……”

    这些年陆乘风也曾风光过,骄傲过,得到过很多,也失去了很多,父亲的意外去世,使得陆氏云阁的天好似突然塌了下来,接二连三面临一场场或来自于外或滋生自内的打击。

    这时候陆乘风才明白,往日的风光不过是空中楼阁,和他那不是凭借真功夫打出来的江湖名声一样脆弱,失去了父亲的庇护,短期内虽有一些父辈旧友帮助,可时间一长,各种欺辱接踵而至。

    寻仇者有之,窥伺云阁江湖地位带来的利益的也不少,更别提意图挑战陆氏掌法提高江湖声望的那些侠士们。

    武林和江湖就是这么现实,武林势力往往也很少受到官府层面的保护,没有父亲的武功和能力,想要明哲保身,就得承受更多郁气和无奈,陆乘风如此,作为目前云阁顶梁柱的大哥陆乘云则更甚。

    不同的是陆乘云性子坚韧不发,硬生生抗住了压力,而他陆乘风则不行,被现实击垮了,除了暗地里拼命练武,在明面上外人眼中,他已经成了整日买醉的颓废子弟,曾经的云阁小君子不复存在。

    等到最疼爱自己的母亲也病重过世,陆乘风就更恨自己,恨自己武功不够好,也没有足够的天赋,恨自己的无能,有些羡慕甚至嫉妒自己的哥哥。

    陆乘云是如此的“强大”,强大到可以宽容他这个弟弟一事无成,可以咬着牙咽着血顶起云阁,而他陆乘风扛不住压也挂不住脸,武功也不怎么样,简直什么都帮不上,这对于好高骛远的陆乘风来说也是一种绝望。

    而母亲的死,更像是连这份绝望都击碎了,随之而来的是信心的彻底崩塌。

    这些事陆乘风不敢和计先生细说,但总觉得计先生一双苍白双目好似能看穿人心,好似能看到这一切。

    “计先生,人死真的会变鬼么,我父母是否也看不起我这个废人?若您真的是神仙,能带我下幽冥,去见见他们吗?”

    这是一个荒唐的要求,陆乘风不知道问过多少法师,走过多少庙宇,明知道可能性不大,但在计先生面前,他还是带着期许的又一次问了。

    计缘喝了碗中酒,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站起来走了两步,到树荫之外,望向天空。

    “陆大侠曾经得到很多,也失去很多,但这都是过去,大日常在,阴时不过为云所遮,然阴云终有散尽时,天光自可挥洒大地。”

    计缘转身看了看陆乘风。

    “至于为什么令尊令堂,阴寿应当未尽,计某就带你去见见他们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