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袖内乾坤大,壶中日月长

【书名: 烂柯棋缘 第250章 袖内乾坤大,壶中日月长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之鬼眼商女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斗战狂潮修真之覆雨翻云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牛奎山深处某处向阳的山坡上,有一个一丈余宽两丈余高的狭长山洞,内里显得十分宽阔,纵深约四五丈后洞径收窄斜着向下,一直连通一条地下河。

    此刻在山洞中,有一只魁梧的猛虎正缩在软草铺就的巢穴上,这会感觉到头上有些痒痒,猛虎伸出爪子想挠却又顿在空中。

    犹豫了十几个呼吸,实在是奇痒难耐,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于是小心的收了利爪,只以肉垫摩擦脑门。

    正舒服着呢,突然感觉爪下一滑,猛虎心中顿时咯噔一下。

    握紧爪子伸到眼前一看,果然爪子上抓着一大团黄黑相间的毛发,其上还流动这一丝丝灵光,但也不能摆脱它已经脱落的事实。

    “哎……早知道就用爪子扣着挠痒了……”

    陆山君满面忧愁,看着自己这又一蓬脱落的毛发,可以想象头顶上这会绝对斑秃了不小的一块。

    山洞后侧有钟乳上滴落的小水潭,可以充当镜子用,但陆山君可不敢去照。

    望了望自己的身后,如同钢鞭一般的长尾上,也显得斑斑驳驳的,好一处位置都露了皮肉。

    “哎……”

    又叹了口气,陆山君将爪子上的这一蓬毛发小心的送到嘴边,然后张嘴吞了下去。

    之前脱落的毛发也是如此,全都收入了腹中保存,自修行有一定成就之后,这一身毛就没换过,跟随了陆山君一百几十年,现在眼看它们都掉下来,心中分外惆怅。

    “陆山君……陆山君……”

    胡云的声音从外头传来,让趴在洞中的猛虎精神一振,但听到对方脚步声快速接近,又赶紧大吼一声。

    “吼……停下!不准进我洞窟中来,就在外头说话好了!”

    陆山君平常都學着先生威严时候的样子教育赤狐,这会身上斑斑驳驳和癞子虎一样,真就没脸见这狐狸。

    在陆山君看来,他已经入得计先生门下,胡云虽然性子稚气未脱但也已经越来越稳重,迟早也是能有建树的,他们这算是将来都要长生不老的妖怪。

    如今这般模样让先生看到倒是无所谓,可让胡云看了去,那还不得被对方笑个千百年啊。

    胡云脖子下面夹着一张纸,兴冲冲的从山上跑来,原本打算冲进山洞,听到虎啸声赶忙停在了洞外。

    狐狸其实也已经有挺长一段时间没见着陆山君现在的样子了,虽然很好奇所谓的“掉毛”掉得怎么样,但还是更十分怕陆山君。

    “师,呃,先生醒了么,有让你带话吗?”

    陆山君威严的声音从山洞中传来,带着一股轻微的呼啸之风,将洞口的一些树叶枯草等物吹得在“沙沙”声中飞远。

    赤狐闻言伸出爪子将脖子下夹着的纸拿起来,在手中甩了甩。

    “有啊有啊,计先生说了,你现在的状况和一些水中得天独厚的精怪要化蛟前一样,属于脱胎换骨的变化呢,说不准以后你就不是老虎了,至少也不是寻常的老虎了。计先生让你不用过分在意,好好修行!”

    山洞内的阴影之下,猛虎双目猛然爆出幽光。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听先生教诲悟无上妙法,太好了……”

    猛虎压抑着内心强烈的激动,兴奋得不住低语,但这一激动,身上痒痒的地方就又敏感起来。

    不过此时陆山君已经不怕了,伸出爪子就是一顿狠挠,比起这些天担惊受怕又小心的样子,此时那真是挠得舒坦,令猛虎都忍不住想呻吟一番。

    胡云抓着手中的宣纸,冲着太阳光瞧,又不时嗅嗅上面的墨香,之前回来的太急所以路上都没细看,这会可是好好研究了一下。

    但他道行太低,除了错觉性觉得这张纸“很重”之外,其他倒也没看出什么差别,甚至若岔开注意力,这份“重量”也会感觉不到。

    自己研究得差不多了,胡云也就拿着纸冲着山洞又喊了一句。

    “对了山君,计先生还有东西送给你,说是对你有帮助的,就是我手上的……”

    “什么!?先生有礼物赠予我?吼~~~~”

    猛烈的虎啸之中,一只斑驳巨虎带着无比的激动从洞中一跃而出,从赤狐头顶跃过后在山坡上落下。

    “在哪里,先生赠予我的东西在哪?就是这个么,先生写得字?”

    陆山君一眼就到了胡云两只爪子间的宣纸,其上“脱胎换骨”四个大字不时有流光闪过,浓郁的道蕴弥漫不散。

    “这是先生写得字……好字,好字!脱胎换骨,脱胎换骨……”

    猛虎小心翼翼的接近,随后前掌收起利爪,以肉垫轻轻托住纸张两侧,从胡云手中将法令接过来。

    一入手,纸张上居然又显现出一行小字,内容为“缘赠予陆山君”。

    字迹一显,陆山君立刻赶到从纸张上流出一股道蕴冲身,使得自身精神一振,四肢百骸有筋骨舒展之感。

    “先生送我东西了,胡云你看,这是先生送我的,哈哈哈哈哈哈……这是先生送我的!”

    猛虎的笑声犹如啸声,带起一阵山风,更震动着四周山野花草树木颤动不已。

    “呃……山君……你怎么变成,变成这样了……”

    胡云目瞪口呆的望着陆山君,往日里威严的猛虎精,此时却斑秃了好多地方,脑门上和脸上更是都没多少毛了,活脱脱一只半秃毛的巨猫,这状态,简直比全秃还丑十倍。

    猛虎笑声戛然而止。

    原本兴奋无比的陆山君浑身僵硬,低头看看呆在那边的胡云,细小的狐眼和滚圆的虎目眼神相对。

    ‘要不吃了他一绝后患吧?’

    陆山君甚至恨恨得在一瞬间这样想过,体现在眼神中则是幽光大盛。

    赤狐猛然间感到一阵恶寒袭来,身子都抖了两下,急中生智得大喊。

    “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绝对不会!啊……计先生的纸上有法力,把我的眼睛弄得好难受,有些看不清东西,刚刚就没看清!我,我先去山中修炼了!”

    说完这几句,赤狐鼓动其全身力量,纵跃间就离开了这一片山坡。

    “哎……”

    看着赤狐消失在林间,猛虎精叹了口气,随后看看手中捧着的字帖,心情又再次灿烂起来,带着这字帖入了洞中。

    诞生意识至今,这还是陆山君第一次收到能算是礼物的东西,并且还是敬重的师尊所赐,加上胡云所带来的话,足以抵消近期的一切焦虑。

    在细细端详了许久之后,陆山君才将这张纸放置到石窟内一个凹陷的壁槽中,然后开始吐纳灵气修炼起来。

    曾听闻有灵水族化蛟要经历数个或痛苦或漫长的阶段,陆山君不知道自己会面临什么样的情况,但却一点都不慌,他背后可是站着师尊。

    ‘或许等我彻底脱胎换骨之日,便是我化形成功之时!’

    。。。

    少了那份特殊香味的居安小阁在宁安县中显得更加不起眼,犹如一种特殊的道蕴气息流转,小阁总是显得更加宁静一些。

    在胡云离开后没多久,小院的门难得又一次被敲响。

    “咚咚咚……”

    计缘抬头看看门的方向,亲自走到院门处打开门,外头站着的是老乞丐和小乞丐。

    “鲁老先生和小游是如何找到这里的?”

    计缘一边拱手致礼,一边询问了一句,然后伸手引向院内。

    “请进吧!”

    一脸郑重的小乞丐和笑呵呵的老乞丐一起向计缘回礼,然后走近了院中。

    “俗话说得真好啊,正所谓大隐隐于市,用在计先生这里真是再恰当不过了!”

    老乞丐感慨一句,视线自然被院中这棵看似平常却神异非凡的大枣树所吸引,更是能看到隐藏在绿叶之后那星星点点赤红如火的枣果。

    计缘摇了摇,将院门关好。

    “别看了,我这院中枣树也是要修行的,没什么特别的事就不落果了。”

    “我来了还不叫特别的事?”

    老乞丐说了这么一句,见计缘又回到树下桌上写字,只能无奈笑笑。

    “老乞丐去拜访过玉怀山了,他们也见过我与计先生的断头之交,提了一嘴就套到了您住在宁安县了。”

    可以,果然症结在这呢,计缘心中如此念叨,手上却也不停。

    “自京畿府法会断头后一别,老先生行踪不显,计某还以为已经出了大贞去了,不成想留在这呢?”

    ‘这不欠着你的人情不还心里难受嘛!’

    老乞丐心中嘀咕一句,口上却是哈哈着。

    “这大贞一国之地,有玉怀圣境已属难得,通天江还蛰伏着真龙,更还隐着一尊真仙,老乞丐好奇得紧,也难怪天机阁那几个长须翁算得大贞之地气数大盛。”

    计缘书写带着笑意,瞥了一眼老乞丐。

    “好了,计某也不想你还什么人情,弄得和百姓欠人银两似得念念不忘,你一个以天为被以地为床的乞丐,倒是蛮市侩的。”

    “哎呦,计先生您可真毒啊!您明知道对于我这等修为和心性的人,越这么说我就越念叨,越难受,您还这么说…啧啧啧……”

    老乞丐哭笑不得的时候,鲁小游已经走到石桌边,手肘杵着桌面托腮看着桌上的纸。

    虽是一个小乞丐,但自九岁跟随老乞丐后也是學了字的,所以能看清纸上写的什么。

    “袖内乾坤大,壶中日月长,蕴化方寸之间,道容大千万物,是为袖里乾坤之术……”

    “幼儿放肆!”

    老乞丐顿时神情紧张,一伸手将小乞丐扯到身边,没想到计先生就这么不设防的在纸上写了这等要术,光听小游念了这几句就能想象出是何等了得的奥妙仙法。

    也怪自己太少和小游将修行界的事情,这窥人真妙**乃是修行各界的大忌!

    计缘见老乞丐突然罕见的对小乞丐动怒,起初还一愣,随后反应过来才笑道。

    “不碍事,计某推演着练练字而已。”

    说完这句,习惯性一挥袖,桌上笔墨纸砚尽数收入袖中,手中毛笔一个旋转,也飞入袖中。

    袖里乾坤别说是推演着修成功,现在几乎连计缘想象中那种高大上神通的一丝一毫都比不上,纸上开头几句不过就是一种寄愿,更直白点说,更像是一种自我夸张的吹嘘和勉励,结果却把老乞丐给唬得一惊一乍的。

    老乞丐神色莫名的看看桌面又看看计缘的衣袖,刚刚收走笔墨纸砚的动作,可绝不像是寻常乾坤纳物之术该有的样子,太过随行洒脱了。

    ‘袖内乾坤大,壶中日月长……’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