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光头探子

【书名: 烂柯棋缘 第247章 光头探子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之鬼眼商女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斗战狂潮修真之覆雨翻云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慧同和尚到底也是个高僧,虽然修持之法不同,拼道行也肯定比不过这大殿中的诸多高人,可至少灵台透彻感应敏锐,知晓这些高人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可是天宝上国国运昌盛,从使有些地方会滋生妖魔,且不说民间诸神,就是其国内山林市井亦是有高人的……”

    和尚就算知道刚刚的那些应该就是事实,还是忍不住说了几句,不是不信,而是希望能从在场诸多高人这得到答案。

    “是啊,我等虽久居大贞,但多少也听过天宝国,在东土云洲也算是数得上的大皇朝了,说句能牵动云洲凡尘之势也不算过分,如今却连推算的时候都显得明晦不定气机紊乱,不是国中已经天下大乱,便是有人作妖!”

    老龙说的这话莫名让计缘心中有些感慨。

    套用上辈子的说法,大贞这一方水土上的修行者,还真的就是挺“宅”的,或者也可以说其实这世上的修行者大多都比较宅,只是大贞这边更加明显一些。

    和尚的话引得旁人猜测,从玉怀修士到一些化形龙蛟也都发表了一定意见,甚至双方都将此引申到了此前各自有人遇袭的情况。

    等殿内探讨之声小下去一些,京畿府城隍才一挥袖,将殿中的雾气推往一侧,流出更多空间,然后看了看慧同和尚再看向左右。

    “依慧同法师和诸位道友所言,是否可如此推断,天宝国乃至云洲大地上生出异常也就是这十几年的事情,或者至少在这十几年以前一直不显山不露水?”

    玉怀山修士中道行最深的居元子也是皱眉开口到。

    “妖邪之辈心术不正心境也不平,很难说能一直恪己忍耐,更不用说一群聚之。”

    “居元子真人说得不错,妖邪之辈多数心性不佳,易生暴虐之心,只是心境与性格虽有联系却无必然影响,妖邪心境不佳是会影响道途,可未必就耐不住性子,且此事不类寻常,亦不可等闲视之,如此番来我大贞参加水陆法会的这群孽障,不也没有在中途滋事嘛。”

    计缘浅浅的附和一句,才说出自己的观点。

    玉怀山的修士到底还是持正统仙府的观点,通俗的说就是对妖魔之辈天然鄙视,多数是看不起那些山野妖怪的,带着有色眼镜看人的结果就是容易把对手看轻了。

    比如这个居元子,计缘手上还有他的书就的玉简,论道行绝对是高深的,比之老乞丐也就略逊一筹,但虽然不否定妖物的狡猾,却依然难掩一股“妖邪难成气候”的意思,但实则凶姓暴虐之人也会因为某个更高的目的,而忍耐一时甚至更久。

    “嗯,确是此理!可是……”

    居元子说话间看向京畿府城隍。

    “那边护佑一方的神祇呢?”

    修仙界不理世事的占多数,有时候一个仙府十几年几十年没有人出山走动也是正常,且出门很多时候也高来高去,但各方神祇与民众和动物息息相关的。

    于是又有修士提议不若直接飞遁天宝国巡游一番,立刻遭到了居元子反对。

    “我们于此猜测太过盲目,但贸然前往天宝国做法也绝非上策!”

    “哼,就是贸然前往了也同样得不出什么结果,此前老朽龙游出去诛除了不少宵小之辈,可抛开数量不说,其实同样未能调查到什么,好些孽障都跟自己凭空从地上长出来的一样!”

    老龙对于最终未能查到对墨蛟下手的存在,还是一直耿耿于怀的,虽然在墨蛟死前说得是不确定是否都杀了,但实际上老龙自己清楚并未根除,起码墨蛟的龙筋就没能找回来,没法给墨荣一个全尸。

    一时间殿中鬼神仙妖又是一片各自商讨,和一群凡人遇到难题的时候也差不多,只是少了嘈杂之感。

    计缘听了这么久也想了这么久,到这也是斟酌着再次开口。

    “此番我等在大贞将前来法会的妖邪都扫净,若立刻作出什么大动作,不免打草惊蛇,又如应老先生所说,强提神通以力压之,也未必能有理想成果,然廷梁国与天宝国之事也不可不慎,天官巡游不如遣人润物细查……”

    “善哉大光明佛,小僧慧同愿担当此任!”

    从刚才开始就缺乏存在感的慧同和尚这会突然开口了,计缘似乎早有此料,看向他平静的问道。

    “大师,你虽有精深佛法,又常聚消灾祈福之德,只是这成了气候的邪魔外道,可不是光靠佛法能感化的,纵持得明王之术,也难保有机会使得了明王之力啊。”

    “善哉大明王佛……”

    慧同和尚引一声佛号,冲着周围的仙妖神行了一礼。

    “小僧乃是大梁寺僧人,距离天宝国边境不算太远,且又常年云游,此番参加了大贞法会,正好返回廷梁国,或可再北上云游,去天宝国大轮寺修持佛法,呵呵……便是并无此事,小僧也是打算如此做的。”

    但有了这件事,还打算这么做,就不同了。

    计缘面色略显钦佩。

    “大师高义,将来定能成明王果位!”

    “你这和尚确实还不错,你我之事算是揭过了。”

    老龙也是笑言一句,对这和尚有新的认识,至于其他人,多少也对这“年幼”的和尚另眼相看。

    不过慧同和尚的提议只能算是其中一手准备,不能尽数将宝压在上头,还探讨了其他的手段。

    当然也不排除可能只是他们多心了,最终不过是某种巧合,毕竟天机阁流言之事所传甚广,刚巧就把天宝国那一块的一些个成气候妖物都吸引了过来,也不是不可能……

    第二日下午,慧同和尚已经到了大贞最北边的金州。

    这僧人不会飞举之术,自然不可能昨夜还在京畿府,今日便至大金州,所以只能是被送过来的。

    此时此刻,金州北面廷秋山的山边,慧同和尚与计缘和老龙一起,从云头上落下来。

    “慧同大师,越过此山就是廷梁国了,我们此前多论的是天宝国或者云洲更北端的地方,但廷梁之地也未必安生,过了此山你便需开始留心,当然,此前真龙一怒余威尚在,廷梁国南边这多半是不会有什么事的。”

    计缘说道这看了看前边继续道。

    “接你的人来了。”

    慧同和尚和老龙也都看到,在不远处山脚边,有一阵黄晕化烟闪过,一个面如山石之色的人出现在那,朝着三人迎面走来。

    “廷秋山山神洪盛廷,见过计先生,见过龙君,见过这位大师!”

    “洪山神好!山神多礼了。小僧见过山神大人!”

    计缘、老龙和慧同法师也向着山神回了一礼,应答也各有不同。

    山神虽然不认识慧同和尚,但这和尚能和边上这两位站在一起,怎么说也是个不能怠慢的主。

    “大师,玉怀山的太虚玉符神异非凡,乃是符箓中的上品,但对大师而言太损法力,还请谨慎使用,土遁灵符虽能助人逃遁,但并非自身神通,法力耗尽恐困死地下,若是被极善土行术法之辈定住气机反克锁地,亦十分危险……”

    越是听计缘说,慧同和尚越是有种光头顶上要冒汗的感觉,怎么听计先生口中说得,感觉自己干什么都很危险。

    “呵呵,总之大师您还是尽量多听多看,莫要太过依仗身外物,有时候未必管用的。”

    也不怪计缘啰嗦,便是修仙界,也少有即时传讯的手段,有也是稀罕的神物,而类似飞剑传书之流,既需求神通法力也需要时间,更不是万无一失,如计缘几次用仙剑传书这种,到底还是太奢侈了。

    而除了慧同和尚,老龙是不方便去打探的,玉怀山的修士正如老乞丐和计缘闲聊时那样,一股子“贵气”或者仙气难掩,也不适合,至少来京畿府的那批计缘没觉着谁合适,都是常年仙府苦修之人,世俗情估计都快不会处理了。

    可计缘自己去的话,嗯,说实话,一是对自己的本事没绝对自信,其二的道理同老龙也相似。

    所以对慧同和尚难免一番叮咛嘱咐。

    而这边,听计先生说话,有种小时候在大梁寺被师父抓着不停说道理的强烈既视感,让慧同和尚总是有种莫名的压力,感觉自己干什么都容易出事,挑个水都能淹死那种。

    这会见终于说完了,赶紧佛礼佛号伺候。

    “善哉大光明佛,小僧省得,请计先生放心,请龙君放心!”

    计缘点点头,冲山神一拱手。

    “有劳山神了,勿扰地气平稳送达即可。”

    山神点头间冲着老龙和计缘再行了一礼,伸手按在和尚肩头。

    下一刻,山神和慧同和尚一起“陷入”地下消失不见了。

    “这光头探子不知道能不能行…”

    见他们离开,老龙这么叹了一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