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缘尽了

【书名: 烂柯棋缘 第242章 缘尽了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天影斗战狂潮焚神洪荒之君临九天重生之鬼眼商女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最强仙皇     虽然太常使言常在一些谏官心中,已经被扣上了迷惑君上的帽子,但实际上他主要负责的事情也就是观天象,以及推算节气制定历法的工作。

    这些工作确实得脑子好的人来做,也很多时候看起来有些玄乎,但言常平日也极少做一些多余的事情,在朝臣中属于最佛系的那一类,不会谄媚同样也轮不到他直谏。

    只不过水陆法会这种事情,作为掌管太史司天监的监正,必然是会被皇帝推到台前的。

    司天监这个地方,历代监正也确实几乎都有些特殊之处,长久以来观天象衍四时,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或可领会一些毫厘之妙,言常如同观星一样能觉出老乞丐在众法师中的特殊,也并非没有这等原因在里头。

    但言常从没想到会因为老乞丐给自己带来祸事,此时更是伏在地上动都不敢动。

    皇帝冷笑过后,伸手指向下方。

    “将太史司天监监正言常,以及这个老乞丐,给我拿下!”

    “是!”

    皇帝一声令下,周遭侍卫瞬间暴起,高强的武艺带来的是出众的爆发力。

    顷刻间一道道人影闪过,老乞丐脖子上则在左右后三个方向各架了一把刀,脖子被围在了刀刃之中。

    另有两把刀架在了言常脖子上,侍卫收走了玉圭,将其双手负背扣押,整个身子在侍卫手中如同任其拿捏的孩童,直接拉了起来。

    言常脸色惨白,心跳扑通扑通得简直要窜出胸腔,心中满是‘完了,完了……’的念头。

    “言常,孤且来问你,谁人让你举荐这个老乞丐的?吴王还是晋王?”

    两个皇子面露惶恐,几乎同时出列跪伏,又几乎同时喊冤。

    “儿臣怎敢如此大逆不道!儿臣不知啊!”

    这对于两个皇子而言真的是无妄之灾,此刻更是同样恨死了言常。

    “哎……”

    言常闭上眼低声叹了口气,勉强平复一下心情再睁开眼睛。

    “陛下,是臣自己举荐的,同两位殿下无关,鲁老先生是真高人,但微臣不知晓其竟敢在朝堂上口出大逆不道之言,臣知罪……”

    元德帝冷哼一声,看向这老乞丐,见他始终面色如常,尤其是盯着自己的那双眼睛,目光十分平淡,心中倒也有些莫名感受。

    “那么你呢,是有人指使……”

    元德帝停顿后犹豫了一下,继续道。

    “还是你真的就是自己想说刚刚那番话?”

    大殿上让开两旁的一众法师中,有的面上平静心中忐忑不安,有的有些幸灾乐祸。

    那个玉面和尚也在一众法师当中,此时看看老乞丐又往往老皇帝,喃喃低叹一声。

    “善哉大明王佛……”

    老乞丐只是看着元德皇帝,并没有马上回答他的话,而是又看了一眼面如死灰的言常。

    “哎,言大人,老叫花子有些对不住你啊……”

    说到这,老乞丐才有抬头看向皇帝,脸上也重新露出笑容,只不过再无之前第一句问话时的郑重和恭敬,而是如寻常乞讨时的玩世不恭。

    “陛下,此事皆因老乞丐我自己口出狂言,怪不得言大人,也同几位皇子无关,不若这样吧,将老乞丐我处死,也当消了陛下的气了。”

    处死?

    言常现在对这个词极为敏感,然后反应过来不是说自己,是这老乞丐在自己求死。

    一边的朝臣虽然心中有很多猜测,诸如可能是为了保全背后指使之类的,但却不敢在此刻议论,所以殿前也十分安静。

    老皇帝面色阴晴不定,死死盯着这老乞丐。

    良久才憋出一句话。

    “你若真有神通法力,真有奥妙仙术,施展出来让孤瞧瞧,只要为实,孤不但会免你罪责,还会册封赏赐于你!”

    这话一出,朝臣中顿时有淅淅索索的细微议论声,就连言常也充满希望的看向老乞丐,他见过计缘挥洒剑舞月华,老乞丐这就见到他抓了一只猫,但当时听几个高人对话,似乎那猫也了不得。

    不过老乞丐皮笑肉不笑,摇了摇头道。

    “不用了,处死老乞丐便可。”

    “你……”

    老皇帝双手紧抓龙椅把手,身体前倾声色俱厉。

    “你真当孤不敢杀你不成!”

    老乞丐即便被三把锋利的长刀架在肩头,却好似视之无物,双手被侍卫抓着,便直接歪着头蹭着刀刃自己瘙着肩头的痒。

    连边上的侍卫都不由暗自咋舌于老乞丐的胆大,他们抓着他的手,真气一探就知道对方体内“空空荡荡”,并不是什么武林高手。

    老乞丐蹭完痒痒,还是那副表情看着老皇帝,目光中甚至带上了一种怜悯之色。

    “九五之尊杀个老乞丐就不需要费神了,陛下动手吧。”

    皇帝苍老的手背上因为用力和激动弹起一根根老筋,胸口起伏怒意上涌,这老乞丐看他的样子令他火从心起。

    “呵呵呵……好!殿前卫士听命,立即将老乞丐推出永宁街,斩,首,示,众!”

    “将司天监监正,太常使言常……”

    一旁的言常忍不住颤抖一下,细密的汗水不断渗出脸颊。

    “革去职位,打入天牢!”

    “是!是!”……

    言常整个身子好似失去了所有力气的软倒下来,两名侍卫架着他往殿外拖去,用仅存的一点力气看看老乞丐,其人走路倒也稳健,只是被几名侍卫押送着走出大殿。

    等两个“罪犯”被押解出去,殿中就变得雅雀无声针落可闻,而两名皇子依然跪在地上不敢起身不敢抬头,他们甚至能感受到自己父皇的视线在看着自己。

    “哼,你们两个,起来吧!”

    “谢父皇!”

    两人异口同声的谢恩,起身的时候下意识对视一眼,都从自己兄弟眼神中看到一种心有余悸的神色。

    而经历了这么一处,殿中剩余的十五个法师不少都有些战战兢兢,前车之鉴就在眼前,一起负责法会之事的其他司天监和礼部的官员,也同样心中忐忑不已。

    所谓帝王令下不可怠慢,既然是皇帝亲口在殿前下令斩立决,侍卫自然是提起精神立刻就将老乞丐押解往宫外大街。

    连午时都不用等了,殿前卫士亲自看押,一众禁军相随,将一个老乞丐如同看押犯事的朝廷大臣一样,直接押送到了永宁街。

    禁军持枪戟在前方格开行人开路。

    “走开走开,不要挡道!闲杂人等避开!”

    不少百姓看到这架势,就清楚有人要被杀头了,立刻就有很多人在外围随行跟着,还有更多好事之徒闻讯赶来。

    “那边好像有人要杀头!真的?”

    “快去看看就知道了!”

    “走走……等等我。”

    看杀头,也是一种特殊的热闹场。

    “哎哎,囚车里好像是个老乞丐?是不是那个大臣从牢里出来的样子啊?”

    “不是,真是个乞丐,你们看那衣服,连件囚服都不是!”

    “这么说确实啊……这乞丐好像一点都不怕啊?”

    “吓傻了吧?”

    ……

    这幅场景也引来了一些特殊的人,其中就有计缘和几名玉怀山真人。

    计缘也跟随在一众同囚车一起移动的老百姓人群中,带着疑惑声冲着囚车的方向喊了一句。

    “鲁老先生,您这是犯了什么罪啊?”

    老乞丐只有一个头露在囚车外,还带着枷锁脚链,勉强转个方向冲着计缘喊一句。

    “计先生,我这是在朝堂上冒犯了皇帝,要杀头呢!”

    计缘有些哭笑不得,但同时也有些好奇,这老乞丐不脱身,难道真的要被杀一次头?

    但没来得及多想,两名禁军立刻就到了计缘身边,严肃的看着他。

    “你是何人,同钦犯有何关系?”

    “呃……几位军爷明鉴,在下不过是同这老乞丐一道喝过茶,其他并无瓜葛!”

    计缘拱了拱手,脸色从容,面带微笑之下气度自若。

    几位禁军相互看了看,也并未过多为难,只是让他别挡道。

    但禁军放过了计缘,老乞丐却不放过他。

    “计先生~老叫花子听说,杀头前可以吃断头饭的,要不您受点累,帮老叫花子弄碗饱饭吃吃?”

    看他这幅样子,计缘也是笑了,点了点头就转身离去。

    等计缘再回来的时候,老乞丐刚好被按在了永宁街的街心位置,一大群老百姓远远的围着。

    “让一让,麻烦让一让,在下送断头饭来了!”

    计缘致歉着往前挤,旁人一听说送断头饭,也是立刻让开,不一会就让计缘挤过了人墙。

    几个玉怀山修士站在一起,面色古怪的看着计缘和那个老乞丐。

    “师叔,这是在搞什么名堂?”

    被问及的老者细细思索眼神不定。

    “看着便是。”

    计缘端着一碗满满的酱汁碎肉饭,同周围禁军和侍卫致意过后,才走到老乞丐边上,这会老乞丐已经被解开了镣铐,算是能自己吃饭了。

    “鲁老先生,请用吧。”

    老乞丐眉开眼笑的接过大碗,道了句“谢”就直接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满满当当一碗饭很快就被他吃了个精光,吃得那个叫香啊。

    “嗝~”

    一个饱嗝之后,老乞丐把碗筷还给计缘。

    “嘿嘿…计先生还是靠外一点吧,一会别让老乞丐的血脏了你的衣服,哦,您是无垢之身,不怕这点污尘。”

    计缘接过碗筷,摇了摇头,缓步走回了外侧一众看客群中。

    看起来这老乞丐真打算“被杀头”,这让计缘想起了之前抓住的鬼母,也是能被砍头后活过来。

    “既然你吃完了,那就上路吧,也别怪我等无情,怪就怪你自犯死罪!”

    殿前卫士说完,亲自充当刀斧手,拔出佩刀高高举起,而老乞丐就这么跪在地上低着头。

    所有围观的百姓几乎都下意识的缩起了身子,人群中一阵吸气和颤声。

    下一刻,卫士快刀落下。

    “噗……”

    人头滚落,脖颈喷血,很多看客身子跟着就是一抖。

    “啊……哎呦……”

    “嘶……”

    计缘睁开法眼细瞧着老乞丐的样子,忽然有所明悟。

    大约在四五个呼吸的时间后,令所有围观者和行刑者毛骨悚然的事情发生了。

    那趴倒在地的无头尸体竟然自己又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伸手往前摸来摸去。

    “啊……鬼啊!”

    “诈尸啦,快跑!”

    “啊…跑啊…别推我!”

    ……

    一众老百姓仓皇逃窜,周围禁军和殿前卫士也尽皆骇然,逃又不是上也不是,身体都有些僵硬……

    “哎哎,这呢,在这!”

    那滚落一旁的脑袋也开口说话,像是在引导身体过来找自己。

    又是一会之后,无头身捧起了头颅,然后按回了自己脖子上。

    “咯啦啦…咯啦啦……”

    老乞丐扭了扭脖子,发出骨骼脆响,随后面带笑意的望向殿前卫士。

    “哎,这皇朝气数真是轻易牵扯不得,我与那老皇帝的师徒缘,尽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