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享尽人世荣华之人

【书名: 烂柯棋缘 第241章 享尽人世荣华之人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之鬼眼商女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斗战狂潮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第一天的法会开场并不顺利,还凭空失踪了几百人,对于负责法会的官员而言,虽然在皇帝面前勉强混了过去,可接下来几天就绝对不能出差错了。

    幸好那些副法台的法会场所都不高,有不少还是空间广阔的大殿室内,变数应该也会小一些。

    对这些法师的管理其实比较宽松,虽然都有统计在册,但并未限制任何人身自由,若有一些场法会开始前应到而未至者,则视作弃权。

    没错,明明是祈福消灾的法会,却带有一定的角逐筛选性质,毕竟元德皇帝是要选出高人册封的。

    可毕竟是水陆法会,所谓角逐当然不可能是争斗,所以在这期间怎么显露自己的特殊,怎么显露自己比别人“高”,也是一门學问。

    雨停之后,剩下的法师们都随着朝廷的安排,各自陆陆续续回了驿馆。

    在他人都走得差不多的时候,一名手持禅杖的年轻僧人就这么站在法台台阶前,神情肃穆的望着整个法台。

    僧人五官堂正唇红齿白,面如羊脂却不显阴柔,身穿袈裟又头戴斗笠,身姿笔直不输手中禅杖,注视法台良久之后,才单手引佛礼。

    “善哉大明王佛……”

    “大师倒是生得一副好皮囊啊!”

    身旁这声音冷不丁响起,吓得这和尚忍不住就是身子一抖,这声音虽然中正温和,但来得也太突然了。

    计缘不知何时已经站在这位年轻僧人的身旁,正带着笑意开口,这和尚被吓一跳的反应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也是有趣。

    僧人看看边上的计缘,也是施了一个佛礼。

    “施主也说了,不过是一副皮囊而已,无需着相。”

    “嗯,但皮囊到了如大师这般程度,硬是让人别着相,反倒也是一种着相了。”

    计缘拱手回了络上的某种牵扯理论随性得说了一句,其实也算是真实心情的表达,毕竟人长成这和尚这样,要别人视作寻常也太牵强了。

    和尚倒是愣了一下,再次冲着计缘回礼。

    “善哉大明王佛!施主窥得见又看得破,是小僧着相了。”

    天上的云这时候已经散得差不多了,阳光也重新照射到京畿府的大地上,计缘看了看周围,已经陆续出现的一些行人,还有一些是听说或者看到之前法台那边可能出事,想着有什么热闹能看的。

    “大师又为何前来参加这水陆法会?”

    计缘轻声问了句。

    “唯祈福消灾尔!”

    僧人没宣佛号,恭敬得回了一句。

    计缘没说什么信或不信,更没发表什么意见,只是冲他点了点头,随后转身离去。

    这名僧人一直目送这计缘消失在视线中,然后再看看那边的大法台,擦了擦额头斗笠上的细汗,提起禅杖就快步离开了。

    ‘还是快点回到自己住宿的驿馆去吧。’

    。。。

    京畿府的百姓在接下来的所谓九天十会中,除了能在靠近法会各个法台的位置听到一阵阵诵经念法的声响,也经常能在街头看到一些法师“演法”。

    因为各个副法台场地并不大,剩下的九会都是在京城不同位置,以不同批次的法师轮流修持大法,也方便一些官员和手下主簿等官吏细心观察各个法师。

    这过程中,法会上能直接露上一手是很重要的。

    同时为了在水陆法会中更容易“脱颖而出”,一些个法师也会在京畿府城内,想方设法的“无意间”显圣一番。

    有人选择在休息时间攀附达官贵人,也有人选择在闹市上摆摊算命,更有甚者刻意做出一些极其怪异的行为举止引起注意。

    这对于难得出山一趟的玉怀山修士来说可是倍感新鲜,别说他们,计缘和老龙以及这京畿府的鬼神也是抱着一种看热闹的心态在围观。

    这会计缘正在青叶楼的二楼窗位上喝着茶,对面坐着的则是龙子应丰,一侧对着窗户坐着的则是龙女应若璃。

    楼底下是一个“法摊”,一个仙风道骨的老法师所设,法摊是一辆小推车架起来的,上头还贴了很多字条。

    字条大意讲明了可以测字算命也可排忧解难,并且是有缘人坐下才管,无缘者抱着金子来也不收,然后还写着不灵分文不取,灵验了若是没有钱财可支付,诚心致谢也可。

    总之很想那么一回事。

    计缘就这么边喝茶,边听着一楼那边传来的说书声,有时也会看看外头。

    “计叔叔,那下面的老头不过是个行将就木的样子货,道行浅薄至极,至多不过有些气感,会一些武功和微末小术,您选他干嘛呀?靠他可是赢不了我爹的!”

    龙子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龙女也是差不多表情,起初两人以为下面是否又是个深藏不露的高人,所以耐着性子左看右看细细观察,甚至龙子中途还乔装变化一番,前去摊位上探了探虚实,结果自然是大失所望。

    计缘和老龙打了个赌,各自在剩下的一些法师中挑选了一两人,看谁选的最终能脱颖而出,龙子和龙女就是来凑热闹的。

    “嘿,好看的还没来呢,喏,来了,注意看着点。”

    计缘说话间,下面街道上走过来一个妇女和一个老实巴交的汉子,直径冲着那个法师的摊位走去。

    “当家的,就是这!”

    “哦哦哦!”

    那难得应了几声,走到摊位前,左右看了看,然后噗通一声跪下了,边上的妇女也一起跪在旁边。

    “多谢大师救了我们呀~~~~”

    那男子看似木讷,嗓门却不小,一下吧周围的行人都吓了一跳。

    摊位后的法师则立刻站起来,绕过摊位来搀扶两人。

    “两位何必行此大礼,快快请啊!”

    “不,大师您对我们家恩同再造,又不肯收我婆娘带来的钱财,无以为报只能长跪谢恩啊!”

    “这如何使得,这如何使得!给我起来!”

    大师双手运力,一声声将一男一女拉了起来,两人想要再次跪下去,却始终拼不过大师一手之力。

    很多人议论纷纷,不知道这大师做了什么,让夫妇这么激动。

    “哎,钱又不收,跪也不让跪,大师您的恩我们怎么报啊~~!诸位父老乡亲,你们给说说我们怎么报啊!”

    有围拢的好事者就这么顺着说了一句。

    “大师都帮了你们什么啊?”

    “是啊,说说呗。”“就是说啊。”

    男子见大师已经叹着气摇着头回到了摊位后,便同自己婆娘声情并茂的讲述此前事,讲述这大师如何如何帮他们消灾解难,其中还颇有些玄幻色彩,听得周围人也啧啧称奇。

    最后这对夫妇千恩万谢的走了,过了大半个时辰,又有一老妪前来致谢,同样是不收钱却帮了忙,之后再有一年轻女子过来致谢,法师只收了十个铜板。

    一天看下来,等法师撤摊的时候,除了简单给好奇的人算了几个命,大概有四五次有人来致谢,只收过一次钱。

    等这法师收摊走了,龙子和龙女面面相觑,前者看看计缘。

    “计叔叔,难道我看走眼了?”

    “呵呵,非也,走吧,还没看完呢。”

    计缘站起来,直接付了茶钱,领着龙子龙女出了街巷而去,边走边身形淡化,不一会就到达了某坊内一处人烟稀少的窝棚后面。

    “哎哎,大师我表现的怎么样?”“不错不错!”

    “还有我,我的呢!”“给!”

    “谢谢大师,谢谢大师!”

    ……

    计缘带着龙子龙女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之前来致谢的那些百姓,正从大师手上拿钱,都是碎银子和大通宝。

    “这样也行?”

    龙子愣愣的看着这一幕,转头望向计缘。

    “计叔叔,他在凡人中算是要欺君吧?不怕杀头吗?”

    计缘笑了笑,留下一句话就转身离开。

    “与元德帝何其相似也。”

    龙子皱起眉头,看向龙女。

    “小妹,你听懂吗?”

    应若璃也是皱眉思量了一下,再次望向那个正在从钱袋里拿钱出去的法师,虽仙风道骨却也枯瘦苍老。

    “计叔叔可能是说,这人到了如今,为了一个‘封正’,已经不怕杀头了。”

    “呃,那咱爹会输?”

    龙女没好气的瞪了一眼龙子。

    “咱爹选的那个是有真本事的,怎么输?我觉着和计叔叔一比,咱爹算是作弊了!”

    “那就是平局咯!”

    龙子笑笑,也转身离开。

    。。。

    八月三十是大贞元德皇帝的生辰,所以这一天也是万寿节。

    整个皇宫张灯结彩,宫殿内外各处都有忙碌的宫人,御膳房和一些相关位置,更是早些时日就开始为这一天准备。

    这一天,群臣在早朝上也是尽量克制,如果不是非常重要且紧急,尽量不会禀奏令皇帝不开心的事。

    等议政阶段很快就过去,殿中群臣也都安静下来。

    元德帝望向龙椅边的老太监。

    “宣法师们进来把。”

    老太监微微躬身点头,然后深吸一口气,吐气高宣。

    “宣,水陆法会诸位大法师进殿~~~!”

    外头殿外也有宫人高声复述。

    “宣,水陆法会诸位大法师进殿!”

    三轮之后,在群臣面朝殿外侧目的注视下,有太监领着一小群人跨过殿门进入大殿。

    群臣中有人眯眼,有人露笑,有人冷哼,也有人好奇。

    进来的人中有僧有道有老有少,甚至还有一个衣着破烂的老乞丐,总共有十六人之多。

    皇帝在上头也是眯眼看着下方。

    一群人站定,纷纷朝着上头行礼。

    “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免礼!”

    “谢陛下!”

    不得不说,细看之下,一个个法师都精神抖擞面色平静,至少都没人露怯,最引人注目的自然就是老乞丐,没办法,就他一个实在太过格格不入。

    “言爱卿,你力荐的高人是哪一位啊?”

    言常越众而出,持圭行礼。

    “禀陛下,微臣举荐鲁老先生面圣,正是此位!”

    言常伸手所指的居然那位乞丐,也是令朝中早就视他为奸佞之臣的某些官员觉得诧异。

    元德帝看看言常,再细细打量这位乞丐。

    “你有何神通法术啊?”

    老乞丐上前一步,倒也不是像寻常一样懒散,朝着皇帝拱了拱手,说的事情却和皇帝的提问无关。

    “老叫花子我心血来潮,准备收两个徒弟,一个自小受尽人间苦楚,一个到老享尽人世荣华,我自觉这场水陆法会或许算是一个契机,问陛下一句,是否愿放弃你那座下龙椅?”

    “大胆!”“放肆!”

    “鲁老先生您在胡说什么?快快向陛下谢罪啊!”

    “胆敢冒犯君上!”

    “蹭…”“蹭…”“蹭…”……

    边上群臣怒目而视,言常也是冷汗阵阵,就连那些法师也下意识远离这个老乞丐,大内侍卫更是剑拔弩张。

    龙椅高坐上,元德帝压下怒意冷声询问。

    “这么说你有长生不死之法?”

    老乞丐皱眉思索后摇了摇头回答。

    “并无不死之法。”

    “那么能得超过寡人天子之位的权势富贵,获得超越九五之尊的逍遥?”

    原以为既然老皇帝急于求仙,那么自己这般问虽然看似不合适,对方也该郑重以对才事,可有些事与愿违,这皇帝似乎连丁点违逆都容不得啊......

    老乞丐脸色淡了下来。

    “此种逍遥,怕是也不行。”

    “哦,那若寡人从龙椅上下来,这天子之位悬置,国家大事无人处置又有何解?”

    老乞丐已经面无表情。

    “国不可一日无君,且大贞或可成天势,自然是让位给皇子,皇上年岁也到了。”

    元德帝扫了一眼诸位皇子,怒意上涌之下心中更是思量了许许多多,此刻是气极反笑。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言常,这就是你举荐的人?”

    “陛下!臣罪该万死!臣罪该万死!”

    太常使吓得直接跪倒在地,持圭叩首伏低不敢起身。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