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全都消失了

【书名: 烂柯棋缘 第240章 全都消失了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重生之鬼眼商女斗战狂潮天影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大雨中雷霆劈落法台的现象时有发生,在“轰隆隆”得雷霆声和刺目的闪电交织下,别说是去查探法台上的情况,就是靠近法台都没人敢的。

    更为诡异的是雷雨之中,还能在法台听到一些兽吼和瘆人的怪异尖叫声,使得更无人敢接近。

    但阳世的禁军不敢看顾法台周围,可在肉眼不可见的表象之下,京畿府城隍各司大神和阴差早已经封锁法台内外的一些出入口。

    他们自然无需上法台去抓人,除了看顾一二,为保万无一失,也会再次逐个查看那些逃下法台的“法师”们,看是不是有些个邪异之辈侥幸混在其中。

    至于那些真的只是想混个借机混得“天师”之号的清白修行者,只要并无戾气和怨气纠缠,那么哪怕是精怪之流也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暂时过一马,至少能安然度过九天十会这段时间。

    本来精怪类的是不可能被放过去的,但此次仙、妖、神三道共聚,京畿府阴司也乐得给这个面子。

    这种人其实当初正元帝求仙的时候也出现过一些,本身道行浅薄甚至于修行精进无望,使点手段糊弄过去,力求和沉重的皇朝气减少牵连的前提下,又能借助帝王之口混个封正。

    然后只要找个机会脱身,那就可以再努努力拔升修行。

    只是这种事,风险也很大,皇家奢靡之风为天下最“毒”的红尘之风,哪怕时间短暂,这类道行浅薄定力也未必好的修行者,也极容易迷失。

    可明白是一回事,现实又是另一回事,明知很危险,还是有经不住诱惑的人,人人都道自己会是那个“例外”,可若你真的是那个“例外”,有此等心性毅力能得了封正脱身而去,修行之道又怎么可能需要借助这种方式来翻身呢?

    相比之下,反倒是没成气候又坚持苦修的精怪之流,或许更容易抓住这种机会,若能讨得封正,首先想的肯定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找机会溜了,多半不敢在明知有阴司管辖的情况下停留城中。

    当然了,除了这些道行低微之辈,也难免还有高人藏身人群,毕竟法台阵势只针邪魔之辈,若是正道自然是能离开的。

    包括计缘在内的大贞各方不能容忍邪魔之辈搅风搅雨,但是正道的话,动作就不好太出格了,可肯定也被吓一跳就是了,可既然来参加这九天十会嘛,未必就会被吓走,一如那老乞丐。

    。。。

    某处距离法台差不多两里路的茶楼内,十几个离开法台的法师在这里躲雨,另外还有一些个禁军也在这里。

    有的披着半湿的衣服,有的干脆就脱了湿衣服光膀子,毫无“高人”形象,倒是禁军哪怕内衬湿了,也是甲衣不离身。

    躲雨的时候大家注意力也都集中在远方法台的方向,看着那劈落的闪电,好些人都心有余悸。

    “哎呀,这刚刚要是没跑,指不定就被雷给劈死了呢!”

    “是啊,台子上不是给劈死了几个了吗?”“哎,可能是这台子建太高了。”

    “不对不对,我觉着,当今圣上的法会祭点路子肯定对了!”

    “哦?此话怎讲?”

    一群法师凑在一起讨论着看似高深莫测的话题,就连一些休憩的禁军也伸长了耳朵细听。

    “你们想啊,这天为什么突然电闪雷鸣暴雨大作?我估摸着可能是对圣上不满……”

    “大胆!竟敢妄议圣上!”

    一些禁军当即站起来,不少都将手放在了刀柄上,吓得一些个法师脸色煞白。

    “军爷,军爷消消气,咱怎么敢对圣上不敬呢,且听我说完,且听我说完!”

    见这些禁军缓和了下来,这人也是松了口气,刚刚那煞气冲身可绝对不好受。

    心中不由想着,都说皇城之兵无血气,这他娘的是谁造的谣,这些禁军要是没见过血,哪来这么重煞气!

    茶楼里的其他人基本也都被他吸引了视线,在这种雷雨天讲些神奇的事也特有气氛。

    “我刚刚并无对圣上不敬的意思,可为什么会说估摸着老天不满?大家伙想啊,圣上是想要大贞江山永固,也想要自己英明千秋万代……”

    后面半句话大多数人心知肚明,皇上这是想当神仙皇帝,一直享江山万里之权福。

    “此等事说句逆天之举绝不过分,也只有我大贞英明神武的圣上才能做出此壮举!”

    说话的法师小小拍了皇帝一个马匹,然后才以自己的理解继续道。

    “此等逆天之事若是不可成,老天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反应的,可今次天威至此,足见圣上所求之法已经逆天可期了……”

    “有道理啊!”“嗯,确实有点道理。”

    “这位法师,您是仙乡何处的高人啊?”

    “我嘛…哎呦尿意上来了,我先去尿个尿。”

    这法师尿意上涌,后面还有一大段可说的,就先吊人胃口,笑笑后直接离开去茶楼后侧的茅房。

    茅房要绕过茶楼后廊,在外头乌云盖顶的情况下显得特别暗,等尿完尿回来的时候,经过这里的法师忽然觉得身体发凉。

    这种冷非常诡异,左右看看却见不到什么特殊的事,外头更是无风。

    ‘不对劲啊!’

    左思右想不对之下,从这法师自己口袋里掏出了一小把香灰,然后沾了点自己的口水,闭眼涂抹到眼皮上。

    再睁开眼的时候,这法师身子猛得就是一抖。

    几个脸色或青黑或惨白的阴差就在自己边上,还有一个舌头老长眉眼也是细长且不辨男女的阴差,正一脸似笑非笑的盯着他。

    这时候正巧一个禁军也来上茅房,路过的时候见着这法师一动不动的缩着身子靠在墙边,觉得有些奇怪。

    “这位法师,你怎么了?”

    看他脸色苍白,禁军走近一步伸手摸了摸他额头。

    “哟…这么热还这么多汗,看来是刚才淋着凉了,等我先尿个尿回来扶你。”

    禁军收回手,边走边还嘀咕“这儿怎么这么凉……”

    这边的法师也不敢有任何动作,僵着身子脸色极为难看,这大白天的这么多阴差围在边上,可是能吓死人的,更不清楚他们要干嘛。

    长舌细眼的阴差上下细看过这法师,随后挥了挥手。

    “走吧,这人没问题。”

    等阴差们离开茶楼,这法师才“呼哧呼哧……”得喘大气。

    。。。

    城中一些关键星置和要冲之地,或者在街中或者在屋顶,都站着一位两位或者三位要么羽衣要么长袍的修士,此外还有一些法力深厚者持太虚玉符御风隐匿在空中。

    比起法台那边的乌烟瘴气,这些修士一个个目中神光内敛身内法力腾腾,尽数是修行有成之辈,正是玉怀山一部分出山仙修之人。

    这次玉怀山大举出动,由五名道行深厚法力高强的玉铸峰大真人带领,其他出山修士也各个都在山中当得上一句“真人”之称,裘风作为同计缘关系较近的玉怀山修士,本身道行也够了,所以也位列其中。

    只是望着法台方向的的熠熠华光以及空中的落雷,很多人觉得似乎没他们出手的机会了。

    大雨最终在午前停歇,乌云也逐渐散去。

    言常等朝廷官员和禁军,以及一些周围的法师此后都在云散后小心的上法台查看。

    不过想象中的可怕场景却没有出现,高台上干干净净,并无一个人留存,哪怕之前听到一些法师说雷劈死人了,可此时台上却并无任何尸体。

    那些逃下来的法师都说过,上头可是还有几百人的,现在却一个也无,足见诡异了。

    但人失踪还是小事,法祭不顺才要命,皇帝可是真的会降罪的,这事瞒是瞒不了的,言常为首的一众负责官员有苦难言,只能想着怎么圆过去。

    皇宫中,没等到午膳开始,元德帝就接到了礼部的汇报,整个祈福过程很不顺利。

    哪怕心里早有准备,可元德帝还忍不住龙颜大怒,怒斥礼部和太常使言常全都是废物。

    只是火气才飙升没多久,就因为听到汇报官员后面的话而降了下去。

    说来也有趣,汇报官员后面的那套说辞,居然就是茶楼中那个被阴差吓了个够呛的法师的说辞。

    这么一番分析下来,元德帝心里顿时好受多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