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水中月,一场空

【书名: 烂柯棋缘 第237章 水中月,一场空 作者:真费事

强烈推荐:修真之覆雨翻云重生之鬼眼商女洪荒之君临九天焚神斗战狂潮天影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重生最强仙皇     也就是这老乞丐刚才动手的那一刻,一直法眼大开时刻留意他的计缘,才终于捕捉到了老乞丐的一些气相。

    其实严格的来说看到的并不多,甚至五气蕴色也如同凡人,可却极为平衡如一桶静水,精气神同样类比凡人,甚至隐藏在人火气之中,可这股火气却极其平稳不见任何跳动感,实则为一股隐约的华光所罩。

    可惜这华光流于全身,散而不聚凝而不实。

    这人确实道行深厚,称得上是计缘目前所见的道行第二人,但先不论法力多强,单就道行上讲比起老龙来还是逊色一筹。

    至于法力和杀伐之力,计缘觉得比较起真龙来,这老乞丐逊色的应该就不止一筹了。

    当然,比起计缘自己肯定是强得不止一星半点,若计缘目前算是还在养身中五气,这老乞丐就已经算是窥得三华之妙了。

    按照如今修行界很多五气圆其一都自称朝元之境的状况来说,这老乞丐要是自称道成真仙,估计反驳的人也不会太多,毕竟想反驳你也得够得到这云层之上的色彩才行。

    但计缘的在这方面的观点上和老龙其实是十分一致的,差点意思就是差点意思,差一筹就是差一筹,这一点和一筹,距离就是天堑。

    不得“真”,不“洞玄”。

    相信真到了老乞丐这等道行的人物,自身也会更清楚这一点。

    比起计缘法眼所照观的一丝体会,老乞丐那边就恰恰相反了,在他眼中,这位计先生连在施展术法的时候都感受不到多少法力的波动,怎么看都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看似一目可观,实则却感觉隔着一整片山河,云里雾里似见非见。

    不过老乞丐认为自己也同样是不显山不露水,便是抓住这只灰猫也是毫无烟火气息,甚至更像是因为见到了计先生的月华舞剑成书,特意也露一手的。

    ‘月华舞剑成书,确实美奂如梦,我这探手拈物也是水到渠成以小搏大。’

    老乞丐看了看边上的太史司天监监正大人,发现对方除了手心攥着两月饼并且看了两眼地上的灰猫,之后主要注意力还是在走过来的计缘身上,嘴角撇了撇。

    ‘流于表面,不识货!’

    老乞丐再看看远处,那土地公已经消失了,似乎不打算过来招呼一声的样子。

    再看那计先生,见对方左手负背反抓着青藤剑,右手随身摆动,已经这走到石台这一侧的近处。

    “鲁老先生出手如拈花,四两拨千斤,高妙手段啊!”

    听到计缘的夸赞,老乞丐不由露出笑容,有些话到底还是达到一定境界的人才说得出来。

    “计先生,此猫你准备如何处置啊?”

    老乞丐问话的时候,手底下被捏着头按在石台上的灰猫还在挣扎。

    “哇呜……”

    猫叫声凄厉如婴儿啼哭,听得边上的言常身上鸡皮疙瘩直窜,本能的觉得这是妖邪之物。

    灰猫身上毛色亮一层光,似乎有膨胀起来的感觉,法力和妖气升腾之间似乎是想要挣脱老乞丐的钳制。

    “哟~还不老实?”

    老乞丐左手在黑猫脑门声屈指一弹。

    “咚…”得一声脆响,灰猫身上的光色好似被戳破的气泡一样消散,整个猫身更是僵住不动了。

    “五尾猫妖。”

    计缘站定在边上,盯着地上的灰猫,别看只是这么只小猫的样子,其身上妖气之浓郁已经十分惊人。

    “你这孽畜,修行至今怕是害了不少有情生灵了吧?”

    “不错,在老叫花子我看来,此妖身上缠绕的怨气煞气绝不算少了,留在世上也是个祸害。”

    “嗯,那鲁先生以为如何?”

    计缘和老乞丐颇有些一唱一和的意味。

    “别看我现在捏着轻松,但不过是以镇山法将其强镇在此,松开手此猫怕是马上就妖气冲天了拼死一搏了。”

    老乞丐眯着眼看着这猫妖,实际上现在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这猫妖蕴含的强大妖气和法力正在不断鼓动着想要冲破“囚笼”。

    “在此次法会所聚者中,此妖靠位不会太低,不若我等此刻将之摄去通天江,以黑水之法,牵江势将之溺毙如何?”

    这会老乞丐的口气可一点不像开玩笑,是真的要诛杀这妖物,听得猫妖浑身毛发到竖立起来,挣扎也更加剧烈。

    “喵呜……喵哇呜……”

    “你看,便是此刻都还凶相毕露,计先生,五尾猫妖,即便是我等也不是吹吹气就能处置的。”

    计缘前一刻还很严肃的盯着灰猫身上升腾明灭的妖气和煞气,但听到老乞丐这句话,不由就想到了自己的三昧真火,面上表情也就显得有些似笑非笑的古怪。

    ‘若是我这口气火焰重点,还真不是那么好受的!’

    计缘这微妙的表情变化,自然逃不过老乞丐的眼睛,只是他也非计缘肚子里的蛔虫,不清楚为何这计先生表情会如此玩味。

    “溺毙倒是也不用了!”

    略显冷峻的声音从远方幽幽响起,自法台之外又走来一人,真是须眉皆长的老龙应宏。

    老龙一步步走来,即便并无什么力法神光显露,但自身的那股子气势却并未掩饰,令老乞丐皱起眉头,看看来者又看看计缘,摸不透来人是何方神圣。

    老龙自然也注意到了老乞丐和言常,前者一脸的严肃,后者带着一股子惊异又兴奋莫名的样子在强装镇定。

    “计先生,中秋好啊!”

    虽然龙蛟之属不兴这套,可老龙知道自己好友还是挺在意这些民俗节日的,感觉就是这家伙很爱凑这种热闹。

    “中秋好!哦对了,我还有两个月饼,分你一个吧。”

    计缘很随意的就递了一个过去,老龙接了月饼之后,很自然的就望向了老乞丐的口袋和那边言常的手中,再看看计缘。

    虽然没说话,但计缘哪能不知道他的意思。

    “别看我,我也不知道你会来,有就不错了。”

    “先处置了这孽障!”

    老龙这么说了一句,猛然间头颅化影,这一刻老乞丐猛然心悸,不由就松开了擒住猫妖的手,在暗道不好的时候。

    “昂吼~~~”

    微弱的龙吟声起。

    “咔嚓……”

    老龙拉长的龙影已经恢复正常,好似刚刚一瞬仅仅是错觉,而猫妖也不见了。

    “呃…应老先生,你把它吃了?”

    计缘愣愣的看着老龙,这还没搞明白猫妖跟脚呢,直接吃了不合适吧?

    “哈哈哈哈……计先生总算是错了一次,老朽这是吞了,是吞了不是吃了,还是不同的。”

    可以,这么说计缘就懂了,老龙还是有分寸的,只是这龙肚子里的滋味必定不好受就是了。

    老乞丐面对着老龙脸色略有些不对,心中惊愕之下一句话还是忍不住脱口而出。

    “你,你……你是那通天江龙君!?”

    “哼,你又是何人,来搅我大贞这趟浑水?”

    老龙眯眼正视这老乞丐,令后者感到一股莫大的压力,但余光瞥见计缘在侧,却并没有什么惧色。

    计缘赶忙上前一步。

    “今夜中秋月圆之际,相逢亦是有缘,鲁念生老先生也不若寻常仙修,定是无意冒犯应老先生的。”

    老乞丐这才回神,自己犯蠢和真龙顶个什么劲?

    也是冲老龙拱了拱手。

    “见过龙君了。”

    老龙没有说话,但好歹还是象征性回了一礼,计缘笑了笑,看向一侧的言常。

    “这位是大贞太史司天监监正,言常言大人。”

    “哦,你就是钦天监?”

    老龙看言常倒是并未给予压力,但后者却不敢怠慢,恭恭敬敬躬身作揖。

    “在下言常,见过龙君!”

    言常也是聪慧之人,虽然不懂,但从这几句话里也能推断一个惊人的信息,眼前新来的老者,可能是一条龙。

    这一晚对于这位太常使来说真的就和做梦一样,而且其观摩之事也损耗精神,尤其是计缘一场剑舞……

    。。。

    “言爱卿,言爱卿…言爱卿!”

    威严的声音连续三声在上方响起,边上有交好的官员大急,忍不住伸手杵了一下愣神中的言常。

    “啊?”

    言常好似如梦初醒,左右四顾才发现自己正在朝堂之上,在抬头看看上面,元德皇帝已经面沉似水。

    “陛下!”

    一下子,言常赶忙持圭叩首,身上冷汗都下来了,刚刚居然因为听到水陆法会的讨论,不知不觉在思维中“回到了”中秋之夜。

    关键是他都不知道圣上之前问的是什么。

    “言爱卿看来是为法会之事劳心劳力了,是否要休息一阵子啊?”

    听闻元德帝这看似关切的话,言常反而更是脊背发烫,圣上这几年思绪无常,他可捉摸不透这是真关切还是假关切。

    慌张间言常赶忙从怀中出去一个绸囊。

    “陛下!臣昨无心睡眠便去法台赏月,有幸见仙人舞剑挥洒月华,仙人赠一枚月饼于微臣后飞升而走,等臣回神之刻已然天明,只能匆匆来参早朝,一夜未眠精神不振,方才有出神了,这月饼臣下不敢私藏,特敬献陛下!”

    元德帝眯眼望着下方的言常,这人什么性格他还是有底的,见那锦囊也有好奇之色。

    “呈上来。”

    “是!”

    边上太监下去将绸囊取来,回来后小心的替皇帝打开,那个小巧但并不精致的月饼就呈现在老皇帝手中。

    看着这个平平无奇甚至略显粗糙的月饼,老皇帝脸上起了一丝怒色。

    “这是仙人所赠?”

    “正是,臣下绝无虚言!对了,若取一盆水静放,将月饼悬于盆上,则水中倒影并非月饼,而是呈现明月!”

    言常一口气说了这么一串,中间连擦汗都不敢,心中十分庆幸昨晚他吃另一个月饼时无意间的发现。

    “哦?有这等事!”

    元德帝一下子兴致就起来了,当即命人取来一个铜盆。

    在伸手将月饼悬于盆上之时,果然见到盆中倒影着一轮明月,一边望着的太监都是瞠目结舌的表情。

    下方众臣也有不少翘首以望,很想围上去瞧瞧。

    “竟是真的!真是仙人所赠?啊……”

    元德帝太过激动,手指颤抖之下居然没能抓紧月饼,仓皇间伸手乱抓却只是同月饼擦过。

    “噗通……”

    这月饼一入水,直接打散了水中倒影的明月,整个月饼好似糖入开水一般瞬间融化无踪。

    “这…寡人…这……”

    这一幕使得大殿内鸦雀无声,言常同样愣愣的望着,不知该如何说话。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烂柯棋缘相邻的书:神云侠侣风云崛起之江湖豪杰我要吃唐僧肉云上仙宫卧龙窟铭至尊天命系统我的世界里不许撒谎洪荒之逍遥逆天重生蛤蟆精全系魔师:第一太子妃关山月明我真的只想划水